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五,秦天喜这个没出息的大烟鬼3

北方老驼 收藏 6 1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那天,鬼子在花村烧了五间房,杀了八口人,强奸了十三名妇女。半夜的时候,罗才骑着枣骝马回来了,和罗地弟兄两个抱头大哭了一场。待打发了罗成相和二板,埋了孩子后,罗才说:“哥,娘就交给你照应了,我投打鬼子的队伍去,给咱爹和嫂子报仇!” 罗地说:“兄弟,你就放心地去吧,你那份家业哥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落魄了的秦天喜馆子可以不下,窑子可以不逛,赌场可以不去,但大烟不能不抽。没钱就卖东西,值钱的卖了再卖不值钱的,没过多久,屋子便卖得空荡荡地了。看着家里没东西可卖了,秦天喜居然打起了卖儿子的主意。

枣花共生了四个孩子,老大是个儿子,比画眉大一岁,四岁时出天花死了。老二是个闺女,比老大还惨,月子地里中了风,没出满月便死了。后来又相继生了两个儿子,秦天喜给大的起名秦文,小的起名秦武。秦武比秦文小两岁,没秦文乖巧,秦天喜也没和枣花打招呼,悄悄把秦武带出去,六块大洋卖给了油坊镇一家没儿子的绝户。枣花知道后也没和秦天喜吵闹,抹两把泪就没事了。可画眉却不干了,和秦天喜又哭又闹,让秦天喜把弟弟给赎回来。因为秦文和秦武都是她帮着枣花带大的。

秦天喜找不到朱玉祥,对画眉也没以前那样好了。见画眉和他哭闹,打画眉两巴掌骂道:“反了你了,这家轮得到你做主吗?”

画眉虽然不是枣花亲生,却是枣花最疼的。枣花一把将画眉搂进怀里,眼睛铃铛一般瞪着秦天喜,“画眉不哭,不哭,咱不和这牲口治气。”

秦天喜见枣花敢骂他,恼羞成怒地扬起手掌,“妈的,给你脸了,连你男人也敢骂?信不信老子哪天连你娘俩儿一并卖了?”

枣花这次没有害怕,昂起头说:“卖吧,你以为我们娘俩儿留恋你这连猪窝都不如的家,连猪狗都不如的日子吗?你还能下得了手打画眉?你对得起红柳吗?好端端的一个家,一年多天气就被你折腾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有脸怨这个怨那个的?红柳和爹娘就在你头顶上瞪大眼睛看着你呢,你的脸红不脸红呀?你还懂得羞耻不懂得呀?”

秦天喜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他惊愕地望着枣花,突然往地上一蹲,捂着脸呜咽起来。

晚上,冷强的儿子冷长生放羊回来,吃过饭来找画眉。冷长生和画眉青梅竹马,小时候总在一起玩儿。村里有孩子欺负画眉时,他便瞪起眼睛护着画眉说:“画眉是我媳妇,谁敢欺负她我就和谁拼命。”后来长大了,懂得了害羞,也就不敢多和画眉来往了,俩人见了面也都羞答答地。

冷长生在村里当羊倌,白天在山上放羊时挖了些甘草,晚上便借给画眉送甘草之名来看画眉。

秦天喜卖了秦武,枣花嘴上不说,内心却哀伤不已,饭也没给做,坐在炕头眼睛痴痴地朝窗外瞅着。画眉也不说话,抱着秦文蜷缩在后炕。秦文大概是怕他爹哪天把他也卖了,眼神里满是惶恐。秦天喜心情不快,坐在炕桌前就着一盘咸菜一声不吭地喝着酒。

冷长生看出画眉家气氛不对,放下甘草对画眉说:“画眉,我走了啊。”

画眉没说话,下地把冷长生送出屋来。到了院里,冷长生小心地问:“画眉,你家今天是咋了?一个个地拉着脸,不会是出了啥事吧。”

画眉苦着脸说:“长生哥,我爹他……他把秦武给卖了。”

冷长生先是一愣,而后“唉”了一声,望着画眉好久没说话。画眉心里着急,问冷长生说:“长生哥,你愣着干啥?到是给我出个主意呀!”

冷长生摇摇头,“出啥主意?你能做得了你爹的主吗?我还是回去和我爹说一声吧,看我爹有啥主意没。”

画眉叹了口气,抬头望着冷长生的眼睛问:“长生哥,明天你还放羊吗?”

冷长生说:“放呀。”

画眉羞涩地说:“那我明天晌午到山崖上找你去。”

冷长生的眼睛立刻放射出光芒,“真的?那我明天晌午在山崖上等你。”

由于头天晚上没吃饭,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一家人便饿得肚子咕咕地叫了。枣花炒了两碗炒面,熬了锅莜面糊糊煮山药,刚吃完把锅洗了,冷强瘸着腿来了。

秦天喜看见冷强便心虚了,他猜出是画眉把自己卖了秦武的事告诉了冷长生,冷长生又回家告诉了他爹,冷强一大早便来指责自己了。

冷强腿虽然瘸了,体格却是极好的,蒲扇般的巴掌在炕桌上一拍,喝问秦天喜道:“天喜,你把秦武卖给谁家了?”

秦天喜羞得脸红一阵,白一阵,垂着头不敢说话,更不敢看冷强的眼睛。枣花倒碗水递给冷强,“他冷哥呀,你也别问他了。卖就卖了,说实话,要是卖给个好人家,也算给孩子寻了条活路。留在家里,说不定哪天就饿死了。”

秦天喜心知自己做错了事,满怀愧疚地说:“是呀,冷哥,枣花说的没错,谁让你兄弟没出息、没本事、懒得弯不下腰呢?你骂就骂吧,要是觉得骂着不解气,就给你这不成气的兄弟两巴掌。”

“打你?若是能把你的脊梁骨打直了,打你一顿也值。可你现在是死狗扶不上墙,没救了呀。说吧,到底把秦武卖到哪儿了,卖给了谁家?”

秦天喜用眼角偷偷瞅冷强一眼,“这……”

枣花别了秦天喜一眼,“他冷哥,这事你就别操心了。卖已经卖了,还能赎回来不成?就算赎回来了,他又馋又懒,以后的日子拿啥过?还不得再给卖了?我也想过了,卖秦武不过是开了个头,下一个就轮到卖秦文了。卖了秦文,就轮到卖画眉和我了。”

冷强安慰枣花说:“枣花,你别这么说,咱先走一步说一步吧,说不准朱司令过些日子就回来了。天喜,你把买秦武的人家告诉我,我去把秦武赎回来。然后把我的地匀出十亩给你种,年景要好的话,十亩地也能把肚子填个半饱了……”

“他冷哥,这可使不得,你家的日子也不宽裕,再匀出十亩地给我们种,你的日子咋过呢?”枣花听冷强要去赎秦武,还要把他家的地匀出十亩给自己家种,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暖流。

冷强爽快地站起来,“就这样了,且不说我和朱司令是过命的兄弟,咱们现在也还算个儿女亲家吧?天无绝人之路,熬过了这阵儿也许就好了。”

秦天喜见冷强说的真诚,把秦武的买家告诉了冷强,冷强便瘸着腿上油坊镇赎人去了。

画眉见冷强到油坊镇去赎弟弟了,心里高兴得像吃了蜜。她记着和冷长生的约会,便往村后的山崖上奔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