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联邦德国总理施密特的一段论述。施密特先生出生于1910年,希特勒上台的时候他已经23岁,“二战”开始的时候29岁,战时他服务于空军,曾在德国防空指挥中心的参谋部工作过。在苏、德战争期间,他曾随军到过莫斯科城下。作为一个“二战”老兵,他在1989年为《战时德国人》一书做序时写下以下感言:


对于那些在1933年希特勒上台时已经成年的德国人,那些在战争过程中成年的德国人,那些在战后20年、30年、40年内成年的德国人来说,对战争的感受是很不相同的。每一代人都倾向于用自己的尺度来衡量和评价前人。我们的儿女可以相信我们中只有极少数人是纳粹分子,却无法理解我们为什么没有成为抵抗纳粹的战士。他们在没有生命危险的和平环境中长大,他们只需要很少的勇气就可以在机场的铁网外,在核电厂的围墙边,在导弹基地的警戒线旁群起示威,甚至还能够动用一些小小的暴力。所以,他们认为我们同样可以在第三帝国时期去做类似的反抗。他们不了解全面专制、###政府以及其对信息和教育垄断的恐怖。希特勒军队的多数士兵不是纳粹,但他们的身世、所受教育以及所谓国家的至高利益都要求他们去为祖国效力。即使是那些想要推翻希特勒和纳粹###统治的德国人,也并没有背叛自己的国家从而把祖国交给它的战争对手的想法。对于德国人来说,“二战”是我们对国家尽职的悲剧。我们对国家的义务感被希特勒滥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