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强军自保 其实美国比中国更担忧

阿伯次德 收藏 13 11347
导读: 美国比中国更担忧:澳大利亚强军自保昭示危机 澳大利亚近期发布的新版国防白皮书中将“中国威胁”作为强军的理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样一种姿态有将中国作为澳大利亚假想敌的意思。中国外交部也对此做出了反应,称中国军事现代化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 澳大利亚在国防白皮书中过多强调所谓的“中国威胁”必然会对两军甚至两国关系形成不小的冲击。同时,从这样一份国防白皮书里,还应该看到澳大利亚对于自身定位的一些改变。这种改变,实际上已经通过很多具体行动表达出来了。 在着力


美国比中国更担忧:澳大利亚强军自保昭示危机


澳大利亚近期发布的新版国防白皮书中将“中国威胁”作为强军的理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样一种姿态有将中国作为澳大利亚假想敌的意思。中国外交部也对此做出了反应,称中国军事现代化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


澳大利亚在国防白皮书中过多强调所谓的“中国威胁”必然会对两军甚至两国关系形成不小的冲击。同时,从这样一份国防白皮书里,还应该看到澳大利亚对于自身定位的一些改变。这种改变,实际上已经通过很多具体行动表达出来了。


在着力维护美国主导的亚太格局的同时,澳大利亚已经注意到美国衰退与新兴国家崛起这两个并行的历史进程所可能带来的影响。特别是与澳大利亚共享太平洋的中国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统治地位所带来的影响。因此,陆克文政府一方面表达出了与中国进一步接触的浓烈兴趣,另一方面又将中国视为一个潜在威胁。


军事力量是国家参与地缘政治角逐的最直接力量。甚至经济实力也作为军事力量的潜在物质基础存在于斗争过程中。如果说经济实力是国家地缘政治角逐的战略基础,那么军事力量就是不可忽视的战术和战役基础。澳大利亚的强军行动,客观上是加强地缘政治中的战术和战役能力的行为。这直接体现为澳大利亚既有战略方针,即依附于美国主导地位思路的调整。


政治态度的变化要远远比地缘政治的物质基础改变来得快。澳大利亚对美国主导地位信心的动摇才是其新版国防白皮书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澳大利亚在提到“中国威胁”的同时致力于加强自身在亚太地区的独立斗争能力。客观上会削弱美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军力的强弱决定了一个国家在安全问题上的底气,即自决的程度。即便澳大利亚用“中国威胁”作为加强军力的借口,他事实与美国国家利益的重合度也会下降。毕竟,国家安全作为一个国家的最核心利益,其在利益层面中的位置和比重都是惊人地重要。只要未来中国能够寻找到澳大利亚与美国国家利益的分歧点,不愁其基于“中国威胁”加强的军力不为我所用。


拥有优越地理位置的澳大利亚在太平洋地区的意义不言而喻。甚至该国要比日本更适合成为中美之间的桥梁。同时,作为一个地区强国,任何一个大国想要跨越几千千米对其形成足够的军事威胁也是困难的。澳大利亚相对于太平洋两岸的两个超大型国家来说,潜力又不足以对其中任何一个形成直接威胁。当中国突破岛链封锁之后,澳大利亚就将拥有更为雄厚的资本来待价而沽。加强军力的措施,到了改变后的外部环境之下,就将成为削弱美国影响的前提条件。


当然,并非说澳大利亚的强军措施是在针对美国,而是说这一改变客观上所带来的连锁反应。这一切发生的源头,都在于美国力量的削弱使澳大利亚对于自身未来安全环境改变的担忧。正是这种担忧促使澳大利亚加强军事力量建设。“中国威胁”确实是当前不多的理由,不过也仅仅是一个理由。中国需要看到事情的另一面,即澳大利亚这种改变背后的有利因素,并加以分析和利用。


改变澳大利亚的政治倾向还是一件比较遥远的事情。当前澳大利亚在阿富汗投入了1550人即可以看出澳大利亚仍然热心于维护美国主导体系的存在。显然,这与中国倡导的多极化体系是背道而驰的。包括澳大利亚强军所需要引进的大部分主力装备也来源于美国。甚至澳大利亚当前就没有改变自身政治倾向的意图。同时应该看到,这是在美国仍然维持着主导体系下的政治倾向,而非这种主导体系真正意义上被冲击后的政治倾向。


澳大利亚的强军仍然是美国主导下的全球体系危机的预示,同时也是对奥巴马政府收缩战略的一种危机预警。全世界对于美国的信心正是建立在美国全球强势地位这样一个基础之上。一旦这种强势地位受到不可逆转的冲击,能有多少铁杆追随者就很难说了。毕竟,在国际地缘政治领域,一向强调的是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战略收缩可以认为是新的均势战略的开端。美国人一向乐于在自身力量不足以维持全球范围内强势地位的情况下使用此种手段维持地区平衡。只不过,这类政策下的美国必然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地区环境中把自己作为一个同等级甚至弱势的棋手来看待。战略收缩这样的大背景下,可使用力量是有限的。既然没有了绝对力量优势,对于地缘政治智慧的考验将更为凸显。地区范围内的强国冲破美国构筑的区域平衡的可能性也将大为增加。同时,美国在地区范围内的盟友和伙伴中的影响力必将下降。这都是美国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对于国家规模远远不如的澳大利亚来说确实是庞然大物。在没有确实看到中国真正崛起为超强国家之后的政治倾向之前,澳大利亚某种程度上的害怕也是可以理解的。国家是人的集体,人对于未知的恐惧也是一种天性。不能指望仅仅几句话几件事就化解。


随着美国由于布什政权时期大规模透支所带来的危害日益表现出来,奥巴马政权在可用资源上所受的制约将更为突出。届时,美国的盟友及伙伴加强自身军事力量对美国全球体系的冲击会让奥巴马政权的收缩战略面临一个尴尬的境地。


中国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政治策略即可达到推动更多国家强军自保的目的。在致力于军队现代化的同时,对于部分战略方向,不需要排除军事手段解决问题。这也是从另一个侧面推动更多的国家强军自保,从而弱化美国的控制力,在亲和力上的损失也不会太大。只顾亲和力一头显然是极端的,不合时宜的。冲击世界对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信心对于中国来说,同样是客观利益节点。


历史在不断演绎着豪强拥兵自重继而地方割据的桥段。几十年后,若中美掰手腕,或许澳大利亚将重新做出选择……

2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