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飚车事件最新进展]

fun520 收藏 20 8514
导读:[杭州飚车事件最新进展] 发帖时间:2009-05-09 21:37:56 功能:[回复] [收藏] [使用卡片] [违规举报] [复制地址] [点834/回16] 分页:第一页 [1-50] 下一页 尾页 [新开阅读] [只看楼主] [刷新本帖] -------------------------------------------------------------------------------- [楼主] [每日必看] [大字 小字] 免责声明:   1.本人是文盲,以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楼]:

昨晚本报一位同事给我发来快报电子版链接**和19楼相关讨论帖。

今天本报准备核心报道,并持续跟进。

以下是我这边一部分报道素材,未整理:

文二西路飙车夺命事件发生当晚21:20,有目击者将相关经过和照片发在19楼论坛“拉风一派”版面,迅速引起网友关注。网友纷纷跟帖大叹遇难者可怜,并谴责在市区高速飙车致人死亡的行为。

不过,7日深夜到昨日凌晨,跟帖中却意外地出现了一些改装车玩家为肇事者说好话的声音。论坛因此引发了一轮网上掐架。

疑为肇事者玩车同伴的“fangfang”、“修修爱舒舒、“大杭”、“无双aPOLOgizE”、 “555203”等ID在回帖中津津乐道于改装车知识、行人闯红灯被撞死活该、去香港生二胎等话题,并疯狂叫嚣“可惜了好车,修过也不一样了。路上乱窜的狗太多!死了不可惜!可惜车!我最好他死掉保险50万足够!”“生下来的命。定下来的秤!行人不长眼睛。开车要更加小心!”。网友们怒斥飙车族“脑残”。

网上掐架余波未了,昨天,杭州开始了网史上最强大的一次人肉搜索。飙车案的人气最高的一个相关帖子有60多万点击,7000多个回帖。网友将肇事者的一伙脑残同伴的回帖一一截图,并发帖进行抨击。并呼吁找到受害者的家人,将肇事者和他的“脑残同伴”们“人肉”出来。

昨天上午,网友已确认遇难者身份。遇难者谭卓系浙江大学通信学院06届通信工程0203班班长,在一家外企工作。昨天上午9点,谭卓父母乘飞机从湖南赶到杭州。其未婚妻听到噩耗后痛哭“我还来不及嫁给他”。从网友提供的照片来看,谭卓笑容自信阳光,正是大好时青春时候,生命却永远定格了。

肇事者胡斌,杭师体育专业大二学生,圈内人称“丁丁”,是去年F2卡丁车冠军。胡斌飙车早有前科,曾因改装车在市区嚣张耍漂移被交警处罚,并遭媒体曝光。

不过,因为同情遇难浙大男生而希望将肇事者一命抵一名的网友们显然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15:42,有网友发来西湖区交通局的鉴定,事发时车速为70码。消息称肇事者已被保释回家。

“70码的车速怎么能导致飞高5米飞远20米?”车速70码一说令网友不满,成为此案能否平民愤的最关键问题。

细心的网友从高速交警网站查到胡斌车子浙A.608Z0的违章记录。08的12月,肇事者的车曾以2百多码的速度狂飙。“如果交警早就把车主的证吊销了,还会出事吗???”网友将矛头指向交通局。

15:58,论坛惊现一个与肇事者相近的ID“丁丁EVO”(胡斌在19楼的ID为町町EVO),发帖《你们这帮穷鬼,老子撞都撞了,你们能怎么样》。帖子叫嚣“叫吧叫吧。。。。老子现在照样上网。。。。嫉妒老子有钱啊,你们这帮没钱的,买的起车不?”

同时,浙大论坛流出一封公开信《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浙大学子致杭州市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飙车夺命事件的相关帖子昨天被频频转载,出现在天涯等各大知名论坛。

8日晚八点,浙大学子出现在事发点为遇难学长默哀。

八点左右,X报的朋友告诉我被和谐了,已收到通知说不让做。那位记者告诉我,请你们要挺住。适时我正在码稿子,很高兴的说我们要做起码俩个版,并且一直报道到事情结束。朋友DANSOND也郑重其事地鼓劲要杭州媒体挺住。

不料几分钟后,我们社长召集几位高层开会,会议结束后,我们也被和谐了!

肇事者身份已被网友查明。但和谐原因并非人家后台硬,上头的说法是,怕学生聚众闹事!

悲哀呀,身为记者的悲哀!

重翻论坛相关帖子,看到网友发帖希望媒体挺住,我很歉然,几欲落泪。

我很想说,对不起,中国的法是不独立的,媒体也是不独立的。我从法学毕业转做记者,依旧无奈。

希望快报挺住。

今天晚上等看快报电子版。





[2楼]:

那人还真够不要脸的哈

2009-05-09 21:38:34

---wufengjing | 回复




[3楼]:

谭卓浙江大学通信0203班班长,毕业后在杭州工作,是一个阳光开朗、热爱运动的优秀员工、准新郎!在这个时候看到这样灿烂的笑容实在令人心酸、心痛、心碎……


天煞的飙车党(这几个字最早出现在浙大学生论坛上)就这样夺走了一个人的一切!无论谁,哪怕是一位做再生资源买卖的老太太,遭遇到这样的不幸,我们都会感到惋惜;只是作为校友,浙大的学生比其他人更容易激动一些。


三十年来,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成功实践,“让全中国人民都过上了非常幸福的生活”(《激流中国-富人与农民工》李晓华语)。我们的肇事司机“丁丁”,首届杭州F2卡丁车的个人冠军,想必就是“先富起来”的这一部分人——至少算个衙内吧。他和他的兄弟们所驾驶的三菱、法拉利、保时捷等高档轿车自然充分反映了“三十年来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的伟大成就。那个“聚集了国内顶尖的飘移赛车手”的汽车俱乐部FDS更是群众智慧的又一伟大创造。文二路(高兴的话可以把文一文三也加进来)就是他们实现梦想的赛道。——多么令人振奋的放时代啊!


逆行?既然是赛道,哪有逆行之说?开到草地上都没人管。超速?赛车哪有超速之说?再说路肩一点都没骑,明显速度没上去啊!文二西路也太不专业了,斑马线这种多余的东西除了浪费油漆还能干什么?


……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F2冠军“丁丁”同学和他的兄弟们一时还没这么恶毒,这些话还暂时说不出口,当务之急是把这事“解决掉”:“小×撞死人了,过来看看,文二西路这里。”敢这么飙车的自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或者说能在这个年纪开这种档次跑车的肯定不是我们这样的“待富者”和“创业者”。“赶紧找找人,看看有啥路子,到底该怎么处理……”多熟悉的语句啊……打电话的打电话,找人的找人……不明真相的群众对“黑衣女士”怎么“摆平”这件事不感兴趣……审丑疲劳!


我们的西湖区交警大队已经“依据肇事司机同伴的证言”在新闻发布会上声称车速是70km/h,并经媒体报道,使更多之前不知道这件事的群众认为车速就是70km/h。稍微有点物理基础的高中生算算就知道,起码是这个数目的两倍!那么为什么要说是70km/h呢?因为这个路段限速是50km/h,超速50%就会……当然这不是这辆车和这位肇事司机头一次超速,去年底的违章记录显示得清清楚楚:在限速120km/h的路段,他竟然能开到210km/h,早就该吊销驾驶证了!那么5月7日晚是无证驾驶,还是他的驾照根本就没有被吊销?!针对这些情况,我们的西湖区交警大队在新闻发布会上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解释。最新进展是:“……××涉嫌交通肇事罪,公安机关于5月8日晚依法对其执行刑事拘留。其父母系杭州市某服装市场摊主……”摊主(的孩子)也能开三菱?太天真了!人肉搜索的结果早已在网上传开,到底是怎么回事?杭州市公安局难道不知道一年前的瓮安是怎么聚集起那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的吗?真理部已经开始介入了。


这件事要是个案到也罢,可正如视频中谭卓的同事所说——“为什么类似的事情屡屡发生?!”2008年江苏南通好像也过类似的事情。几位大小姐在为党代表、人民代表建的五星级宿舍有斐饭店里,把一个出卖肉体的男大学生搞到jingjinrenwang……最后也不过赔钱了事。当然因为是丑事,受害者家属不敢闹大。这里面有自作孽的成分,可逼良为娼的又是谁?


男女衙内们哪儿来的底气敢这么嚣张?——自然是有高太尉在背后撑腰!不是太尉家的也不要紧,家里有人认识太尉就可以了;家里的人不认识太尉,认识太尉家的狗也行——总之能让太尉知道,向临安知府、通州知县打个招呼就可以了……


“当大家都忘记这件事的时候,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这是悼念活动现场的围观群众(包括目击者)无奈的叹息。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就是被这一次又一次的“不了了之”给冲淡掉的!


也许经过浙大学生这么一闹,上级有关部门对这件事重视起来,成功避免临安成为瓮安。可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就到此为止了吗?高衙内被处理掉,还会有千万个李衙内,王衙内冒出来。谁能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如果被撞死的不是浙大校友,而是一位普通的杭州市民,或是无人可以求助的外来务工人员,谁会去管这件事?悼念活动现场的围观群众几乎全都认为没有人会过问。请问这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发生的吗?!


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还可以接着干下去,我们这些冥顽不化的教条主义者对你们的特色理论实在难以理解。重新泛起的封建沉滓,加上资本主义特有的附属品,都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要克服唯有恪守“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生产力”的圣谕。真是太有才了!黄赌毒娼也是“生产力落后”造成的吗?飙车党的存在不是证明了“三十年来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吗?怎么又成了“生产力落后”而不能解决的问题?就飙车党这件事来看,要解决很简单,网友tongzhige为我们指明了方向:“以下是引用tongzhige在2009/5/8 10:34:09的发言:飙个**车,号召政府出面禁止跑车以及跑车运动的入境,已有的跑车一概没收。”志哥你错了,只有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才可以这么干,官僚和资本家把持下的是干不出来的——他们要尊重人权,尊重那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享受他们所需要的高品质生活的权利,“否则对他们来说就是不平等!”(《激流中国-病人的长龙》韩院长语)


该天煞的不只是飙车族,衙内们不尽情的玩甩是要憋出病的;也不是FDS这样的飙车俱乐部,他们只是为衙内们服务而已,他们并没有错(至少他们自己这样认为);那是高太尉……吗?干掉一个高太尉,还有千万个李太尉、王太尉会站出来。“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是虎去狼来!


那该怎么办?


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期间,索邦大学的学生是这样说的“在最后一个资本家被最后一个官僚的肠子绞死之前,人类不可能获得幸福和自由!”


1918年列宁同志是这样回答的:“让资产阶级去发疯吧!让那些无价值的灵魂去哭泣吧!……我们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胜利!还有另外一条路——死亡,死亡不属于工人阶级!”


“让我们哀而不默!”浙大学生在悼念活动海报的“默”字打上了红色斜杠!因为这不是一个人的悲剧。我们不应只把讨论的焦点放在为谭卓校友讨回公道上,对于这件事的本质还是要去冷静地思考。新时期进化了的吃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可怕,可恨!也许有人又要跳出来说我们这是仇富云云。可是,以飙车党为代表的先富者究竟是怎样的表现?我们凭什么不能去表达内心的不满?谭卓的不幸带给我们的不只是悲痛,对于新时期吃人现象的反思才是关键。


这不是一个人的悲剧,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飙车党的牺牲品。最后提醒各位:


小心飙车党,小心高衙内!

本文内容于 5/12/2009 5:32:18 PM 被拥有小叶编辑

1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