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的印度陆军伞兵突击特种部队

销犁为剑 收藏 0 226
导读: 伞兵突击特种部队是印度部队的骄傲,在每年度的阅兵仪式中,红色贝雷帽和醒目的徽章都是印军阅兵式上的一道风景线。作为印度陆军中的精锐部队,伞兵突击部队所肩负的战斗使命是:具有步兵部队的精锐作战能力;在执行军事任务中,能有效对敌方实施突击奇袭;通过渗透等手段秘密破坏敌方军事任务的进程;成功破坏敌方通信指挥网;采用突袭和渗透方式,成功摧毁敌方重要的军事区域和据点。经过多年的努力发展,伞兵突击部队从小变大、从弱变强,能够适应不同的天时气候和各种作战环境,成为印度一支不受地理复杂条件局限的特种精锐部队. 发展


伞兵突击特种部队是印度部队的骄傲,在每年度的阅兵仪式中,红色贝雷帽和醒目的徽章都是印军阅兵式上的一道风景线。作为印度陆军中的精锐部队,伞兵突击部队所肩负的战斗使命是:具有步兵部队的精锐作战能力;在执行军事任务中,能有效对敌方实施突击奇袭;通过渗透等手段秘密破坏敌方军事任务的进程;成功破坏敌方通信指挥网;采用突袭和渗透方式,成功摧毁敌方重要的军事区域和据点。经过多年的努力发展,伞兵突击部队从小变大、从弱变强,能够适应不同的天时气候和各种作战环境,成为印度一支不受地理复杂条件局限的特种精锐部队.


发展历程


第一个印度伞兵部队于1941年5月15 日得到认可,1941年1O月第50印度伞兵旅成立,其中包括第152伞兵营(印度)、第151伞兵营(英国)和第153伞兵营(廓尔喀)。 1944年,印度当局决定要成立一个师级单位(第44印度伞兵师),在此同时印度伞兵团的编制也被认可为实质上独立的单位。1947年英印帝国的分裂,导致伞兵单位被印度和新成立的巴基斯坦分割。第50独立伞兵旅是印巴分治后印度的第1个伞兵单位,组建于1945年。


在1965年的印巴战争中,印军警卫旅的梅戈•辛格中校从各步兵团的志愿人员中组建了一支特殊的突击兵部队。这支部队绰号为“梅戈部队”,他们在山区与巴军支持的游击队作战,寻机对巴正规军进行袭扰,并且屡屡得手、战绩显著,这就是印军“特种部队”的前身。1966年6月,印度政F授权伞兵团建立一支永久性的精锐突击队,即第9伞兵营,营长即为梅戈•辛格中校,部队的主要骨干为原“梅戈部队”的成员。1967年6月,印军抽调部分第9伞兵营的成员,组建第二支突击队,即第10伞兵营。两支部队都驻Gwalior。但到1967年7月,这两支部队都离开Gwalior,其中第9营驻扎北部山区,重点执行山区作战任务,第10伞兵营活跃在西部沙漠地区,专事沙漠地区作战。1969年,这两个营更名为第9、第10伞兵突击营。


伞兵突击大队在1971年印巴战争中首次参战中就锋芒大露,第9伞兵突击营对巴基斯坦的曼德霍尔的火炮阵地发动突然袭击,成功摧毁巴基斯坦陆军第172独立炮兵连的6门122毫米火炮。巴基斯坦军队除了大量的火炮、彈藥和其它重要装备被毁,还有37人死亡、41人受伤,颜面全然扫地。此次突袭还大力支援了印军第25步兵师在Daruchian的作战行动。第9伞兵突击营因此次行动而获得曼德霍尔战斗荣誉奖章。与此同时,第10伞兵突击大队对巴基斯坦查克劳和维拉瓦罕基地进行了致命的打击。


到20世纪70年代末,印度伞兵开始训练高空离机、低空开伞的技能。与此同时,印度政F又将伞兵团第1伞兵营改编为第3支伞兵突击部队。1980年代中期,印军曾计划将这3支伞兵突击队合并为1个独立团,但因各种原因,该计划终未付诸实施。这3支伞兵突击队的人员训练和招募继续由伞兵团负责。


1984年,伞兵突击部队参与了代号“蓝星”的作战行动,即平息旁遮普邦金庙印度锡克族极端武装分子的暴乱。第9特种伞兵突击队承担了进攻金庙任务中的两项子任务,其中一项任务需要潜水。但是,由于部队未掌握武装分子的真实力量,并且行动在大白天进行,以及采用传统的进攻方式和缺乏高度精确的近战技能,这使伞兵突击部队陷入一场恶战中。并且第一小组陷入沼泽而潜水任务不得不取消。虽然伞兵突击队最终取得战斗的胜利,但是在激战中,17名队员阵亡,数十人受伤。


伞兵突击营还参与了80年代末在斯里兰卡的军事行动,由于印度维和部队未制定恰当的计划,并且未掌握周边地区的情报,致使1987年10月11日首次空中突击遭受惨烈的失败。在10月11日,印军对设在贾夫纳大学校园内的斯里兰卡泰米尔伊拉姆“猛虎”组织总部实施突袭。殊不知“猛虎”游击队事先截获了印军的通信联络,而印军对此还一无所知。特种伞兵突击队员乘坐的直升机刚刚降落在校园内的足球场上,就遭到早已埋伏在四周的“猛虎”游击队出其不意的猛烈的交叉火力袭击。在次行动中,6名伞兵突击队员丧生。在贾夫纳失利后,第10名伞兵突击营参与了1987年11月对蒙莱镇的直升机空降突袭任务。在此次任务中,突击队员共打死25名“猛虎”游击队员并占领了一处彈藥库。为了给突击队员实战经验,1988年初,印军对伞兵突击队员实施轮换,第10伞兵突击营回国,第9突击营的队员接替他们的任务。第9突击营原计划于1988年6月回国,但由于要参加事先计划的对Mullaittivu附近的沼泽地带的攻击任务,他们的归国日期被推迟。此次任务取得很大成功,突击人员摧毁了好几处彈藥库。第9伞兵突击营还为印度在斯里兰卡的特派使节团提供了12名队员执行护卫任务。


1988年12月3日,太平洋岛国马尔代夫发生政变。马尔代夫总统请求印度紧急出兵予以救援。4日,印军连夜制定代号“仙人掌”的紧急行动计划。第10特种伞兵突击队与第6伞兵营登上了由伊尔-76、安-32和安-12等运输机组成的大型机队飞往马尔代夫。4日上午,特种突击队员分乘加装了机枪的米-8直升机,在岛国上空四处巡歼政变武装分子。到5日凌晨马尔代夫总统被解救、“仙人掌”行动宣告结束时,特种伞兵突击队的官兵无一伤亡。进入90年代,伞兵突击大队的任务逐渐转向反恐,他们主要配置在恐怖分子活动猖獗的克什米尔地区,印度内政部要求伞兵突击大队在克什米尔山区以及偏远地带实施搜捕武装恐怖分子的行动。突击队员在这一广阔地形中进行搜寻,一旦发现可疑目标,队员立即跳伞进行侦察并进行有效武装攻击。有时候,这样的一些任务要连续几周的时间,主要包括攻击恐怖分子的营地和沿他们的渗透路线进行伏击。


除了伞兵突击队外,國M安全警卫队和Rashtriya步枪特种部队(为应对克什米尔暴乱分子而成立的准军事部队),以及海军突击队等部队在内都参与了反恐作战行动。尽管陆军一直坚持,印度政F一直未批准陆军穿过边境线对位于巴基斯坦境内的恐怖分子实施打击。据称,伞兵突击队曾在克什米尔参与了人质救援任务,但从未向外公布细节情况。第9伞兵突击营参与了1999年的Kargil冲突,突击队员发动了多次攻击,打死多名渗透至印度境内的巴基斯坦特种部队人员、轻步兵和武装人员。突击队员一般以6人一组(5名士兵和1名军官)开展行动和搜集情报,例如在山顶上利用黑夜作掩护,在夜视镜的帮助下侦察哨兵数量和火炮的配置,突击队员还参与了其它的一些行动。


作为联合国多国维和部队成员,2000年6月,伞兵突击营受命前往西非塞拉利昂执行“库克里”行动。在HarinderSood少校的指挥下,约120名突击队员从新德里起飞,作为先头部队营救被塞拉利昂革M统一前线叛军俘虏的223名人质。此次行动还有印度空军的米-25/35直升机炮舰和其它步兵营部队参与,整个行动取得全胜,除了少数人员被弹片划伤外,再没有其它的伤亡。英国空军的特别空勤部队也参与了此次行动,并在最初的攻击行动中借给印度伞兵突击队几架“支奴干”运输机。


印军将3支伞兵突击营重新命名为第1、9、10伞兵特种部队,1996年2月1日,印军又组建了第4支伞兵突击大队——第21伞兵突击大队,指挥官为V.B辛德。随后伞兵团的第2、3、4伞兵营加入到特种部队的行业,在以前每个伞兵突击营都有着地域特色,并且按特色来安排任务,例如第1伞兵突击营擅长山地作战,第9伞兵突击营擅长从林作战,第10营擅长沙漠作战。现在,所有的伞兵突击营都能在任何地点、任何环境下执行任务。每个突击营的地域特色已经不复存在。


严格训练


伞兵突击队员有时以连的规模,有时以营的规模开展行动,他们进行各种特别战术、徒手作战和在自然环境下生存等科目的训练。他们必须掌握用于某一特定任务所需要的全部类型的陆军武器。“永不言败”是伞兵突击队员的座右铭,全部伞兵突击队员都是志愿军,有些直接以平民身分加入伞兵团,有些则由正规陆军单位调任而来。他们一般要接受为期3个月的预备期的训练,受训人员须经历各式各样的体能和智力和心理上的测试,在这期间有许多人将被淘汰。受训人员在体能和智力上要经历最严重的压力和挫折,有些人的生物钟完全被打乱。正如一名突击队员所说“只有最硬的坚果才能坚持到底”。通过试用期的考核后,队员会被送入阿格拉伞兵培训学校进行跳伞训练,在那里需要在1250英尺的空中进行5次固定拉绳跳伞,包括一次夜间跳伞,然后才能获得在右胸佩戴那梦寐以求的翼状徽章和红褐色贝雷帽的权利。伞兵突击队员的臂章采用红色背景下浅蓝色的字,一般戴在右臂。在获得徽章后,受训人员继续进行专业训练。他们返回伞兵部队培训学校进行自由跳伞课程的训练,他们至少在22500英尺的空中跳50次,他们还需要学习高空离机低空开伞和高空离机高空开伞的技能。他们还需要掌控高空降落伞渗透系统,以在距离目标50公里处实施隐蔽的渗透行动。


每天的训练是从早晨的5公里开始,随后,受训人员开始进行各种武器、地面导航和野战技能的训练,当他们熟练掌握渗透、攻击和伏击等战术后,他们开始着重近战、城市战、反恐作战和徒手作战的训练。夜间训练一般每周一次,负60公斤的装备和彈藥行军20公里。每月的急行军是负重65公斤作战装备行进30公斤,每个季度要全副武装进行多次夜间跳伞。除了这种内部训练外,伞兵突击队还要参加由陆军组织的多种训练,包括低级军官的突击队训练,高海拔山地作战训练、高海拔作战训练、反暴从林作战训练。


近年来,印美两国特种部队的交往频繁而密切,相互为对方培训人员。印度政F允许美国特种部队司令部人员参加印军的反暴从林作战的训练课程以及高海拔作战训练。而印度的伞兵突击队员也被派遣到美国与陆军的游骑兵和其它单位一起进行训练。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在1992年与伞兵突击队员举行了高空离机高空开伞的训练,在1995年举行了水下训练,在1997年举行了反恐作战训练。伞兵突击队也参与了完整的作战潜水课程,队员在完成潜水训练后,可获得战斗潜水徽章,一年后可获得奉献徽章。


武器装备


伞兵特种部队编制虽比普通伞兵营小,但装备更加精良。特种突击队员原先使用的是射击精度要比AK-47步枪高许多的7.62毫米的AK-74突击步枪。从1999年起,伞兵特种部队逐步换装印度自行研制的5.6毫米伊沙波尔突击步枪。这种步枪的重量更轻,枪身较短,便于携带,性能可靠,是印度自行研制的最新式单兵武器。特种突击队员还随身携带一支口径为9毫米的勃朗宁式手槍。其他武器包括MSG-90型狙击步枪、印度制.造的英式9毫米L2A2型冲锋枪、英式L4A4型轻机枪、迫击炮、一次性反坦克武器、定向地雷等。除此之外,他们还有诸如通信、夜视、探测、潜水等特种作战装备。伞兵特种部队使用的降落伞也与普通伞兵使用的不同,这是一种适用于高空跳伞和低空开伞的新式高精度可控降落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