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陪女在中国最初的历史与发展及未来

读书略有心得 收藏 79 8961
导读: 闲来无事,写写关于三陪女的历史初探,权当与大家一笑,如有谬误之处,还请高手指点。 三陪女是现在的人们给这个行业的女人起的代号,一般指的是陪男人唱歌,跳舞,睡觉(或者是陪吃);实际上这个行业已有一千年的历史了。 在唐朝以前,可能没有诸如此类的行业,因为战乱比较多,加上文化比较单一的原因,所以没有形成一定的风气。由于张骞在汉朝进行了“凿空之旅”及班固和班超联系西域各国,到唐朝中期版图的扩大,在唐贞观之治以后,各行各业开始兴旺发达,生产力得到比较大的提高,人民生活开始比以前

闲来无事,写写关于三陪女的历史初探,权当与大家一笑,如有谬误之处,还请高手指点。

三陪女是现在的人们给这个行业的女人起的代号,一般指的是陪男人唱歌,跳舞,睡觉(或者是陪吃);三陪女是自由人,不是婢女或者妓女;所以想做就做,不想做立刻就可以不做。如果将此混淆了,则无从区别和讨论。(至于在先秦时代起即养蓄婢女的事情,那是当作小老婆蓄养的,或者是给赠送给别人当小老婆的,不应算作是三陪。三陪是自由人,有时候是不陪睡的。)

在唐朝以前,可能没有诸如此类的专门的行业,因为战乱比较多,加上文化比较单一的原因,所以没有形成一定的风气。由于张骞在汉朝进行了“凿空之旅”及班固和班超联系西域各国,到唐朝中期版图的扩大,在唐贞观之治以后,各行各业开始兴旺发达,生产力得到比较大的提高,人民生活开始比以前的朝代有更多的繁荣。以及因为唐朝的开放政策,使得西域的国家的人大量的进入到了唐朝进行经商,这些人带来了自己国家的民族特色文化,民族之间的交流达到了空前的交融。唐朝的首都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国际化的大都市,人口达百万之多。袭承秦朝的惯例,唐朝在长安城内设有鸿胪寺、典客署、礼宾院与专门接待、管理外国贵宾和侨民的机构。当时由西域来的民族(包括今新疆境内的突厥、吐谷浑及龟兹、于阗、焉耆、疏勒等西域三十六国)居留长安的很多,到开元年间(公元713---741年间),西域人多达七十多个国家、地区和唐王朝互相交往。当时有数以万计之多。

唐朝那时候大量的西域人进入长安后,唐朝皇帝在“鸿卢寺”附近划出了一块地方专门安置来到唐朝的西域人,地点在现在的西安市西大街一带。

这些来到唐朝的西域人有五类人,一是外交使团及其随从,二是商人,三是战俘,四是艺人,五是来唐朝学艺的人。唐朝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朝代,唐朝的皇帝和人民的胸怀还是比较宽广的,也没有多少忌讳。从根本上来讲,唐朝的建国者有游牧民族的血统,喜欢学习先进的文化和生产力。再则那时候佛教和***教才自汉朝刚传入中国不久,在清规戒律方面不是像后来那样严肃。这些西域人的到来,带来了其民族的文化,尤其是歌舞文化;给唐朝的子民带来了非常新鲜的感受。因此,西域的歌舞文化在唐朝便大受欢迎,尤其是文人和王公贵族中的附庸风雅之辈十分推崇西域的歌舞。杨贵妃跟安禄山学跳胡人的“旋子”就是一例了。

长安的“东市和西市”(即为现在西安市的东木头市和西木头市一带)为著名商贸区,有许多胡商(我国古代称外国人为胡人番人夷人)开设的珠宝店、百货店、饭食店、作坊、酒店……波斯胡商经营的以珠宝店和酒店最多,波斯胡商的酒店里有“胡姬”(换成时髦的说法应该叫做“洋妞”“鬼妹”)当垆卖酒和各种服务。这种酒店在著名的风景区春明门至曲江池一带也不少。如有唐人在胡商开的酒店消费的话,胡姬即陪客人喝酒猜枚,唱歌或者跳舞给唐人消费者助兴。至于是不是陪睡则搞不清楚了,这个的可能性是非常之大的。李白有诗曰:“胡姬招素手,延客醉金樽”; 他的诗作中描写胡姬的很多,如《前有一樽酒行》:“……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笑春风,舞罗衣,君今不醉将安归?”又如《少年行》:“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看来老李还是蛮风流的:经常出入酒店,自然就“斗酒诗百篇”了。可能是老李看胡姬跳舞多了,自然其的诗里有洒脱和飘逸的风格。

其他的人也有记录这个事情的,初唐时人王绩在《过酒家五首》中最先描写了唐代城市中的“酒家胡”:“洛阳无大宅,长安乏主人。黄金销未尽,只为酒家贫。此日晨昏饮,非关养性灵。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竹叶连糟翠,葡萄带粉红。相逢不令尽,别后为谁空!对酒但知饮,逢人莫强牵。倚炉便得睡,横瓮足堪眠。有客须教饮,无钱可别沽。来时长道贳,惭愧酒家胡。”

据历史学家考证,“酒家胡“里卖的是葡萄酒,这种葡萄酒大抵来自高昌(吐鲁蕃),是西域名酒,此外,还有大食(波斯)的龙膏酒。据唐苏鹗《酉阳杂俎》记载,龙膏酒是一种“黑如纯漆,饮之令人神爽”的饮料。还有三勒浆,这是东南亚地区以椰汁制造的“阿刺吉”或“阿勒奇”的译音。当然还有其他的含酒精一类的民族独特饮料类。

(据大师陈寅恪推测,《西厢记》中的崔莺莺是唐代蒲州“酒家胡”中的靓女。现在经过山西的学者考证崔莺莺真的是胡姬)

看来,文人骚客这些家伙在“酒家胡”流连忘返,胡姬的“三陪”还是魅力不小。估计胡姬做“小三”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顺便说一句:西安市在仿唐歌舞方面做的非常成功,这些歌舞的风格是中国舞蹈和西亚舞蹈的推陈出新,确有异族风情。现在每天在“大唐芙蓉园”表演,去西安旅游的人是为必看节目。

(胡姬与宾客是否上床,历史里好像没有记载;但是以前陕西农民在自己家盖房子时候,要打一种土坯,是用黄土打的,然后在晾晒干了后垒成房子的墙壁。打土坯的这个劳动农民称之为“打胡基”,而打胡基的工具是木头圆棍子,一端的头上缠上布条插进石头凿成的半圆石头,一端有个把手,用此来将黄土夯实,这个工具和男人的阴茎很相似。很巧的是,过去农民们将男女的“ML”行为也称之为“打胡基”,不能不让人猜测是不是跟“胡姬”与唐朝人有床第之欢有关。)

现在的西安市的西大街以北,大约有十万多人,仍然是信奉***教的回族人的集中居住地;几乎很少有汉族人在那个地方居住;这里的人的通婚也主要在信奉***教的人中选择,一千年来和汉族人通婚的很少,所以在容貌上与汉族人是截然不同的。如果是旅游者到了这个地方,可以明显看得出来这里的人长相比较奇特,完全和现在的西亚各国的人长的很相似,有些人的容貌简直可以说是西亚人穿了件中国人的衣服。而且这里的女人有好多人还天天带着头巾,包的严严实实的,这里的人有不少的人去麦加朝觐。这里的人大部分经营饮食业,做的小吃非常好吃,西安市的多种小吃实际上是这些人创造出来的品牌。陕西名小吃“羊肉泡馍”就是这些人的祖先搞出来的。去西安旅游的人不妨抽出时间到北院门,大麦市街,庙后街,北广济街看看这些人,蛮有意思的。至于西域文化嘛,哪就没有多少了,这些人虽然有好多人会说中东语言,看得懂伊 斯 兰的文字,但是谈吐就差了,最多的就是炫耀自己去过麦加朝觐。(这在他们中间是一个无上的光荣经历,似乎在朝觐之后就可以安心逝世了似的)

(据河南省的调查和电视采访,在宋朝年代,汴梁来了许多罗马人和犹太人因为经商,长期在汴梁居住,现在仍然有后人,只是蓝眼睛是没有了,全变成黑眼睛了,或者是眼睛珠子比较黄。)

到了宋代,胡姬“三陪”为汉族做了表率,这个事情便在汉族中流行起来,于是汉族也有“三陪”了,在宋朝有了极大的发展。“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其中的商女可以说是“三陪”。三陪后来甚至畸形的发展,有发展到了青楼中高档的琴棋书画妓女,有发展到了卖唱;《水浒传》里史进和武松两个都在青楼栽了跟头,提辖鲁达出场就遇到了金家父女卖唱的事情。倒是大宋皇帝老赵和李师师成了千古名事。

当然,以后每个朝代都有了“三陪女”,至今已经是“处处有才,于斯为盛”了。

看来以后这个行业是“前仆后继”了,永远都会存在的,因为钱和色共同把人害的。

本文内容于 6/23/2009 8:27:09 PM 被读书略有心得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