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章 血色的朝阳 第十八节

看之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见到众人已各自坐好,林清华走到主席台上,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很高兴大家能来参加这次并寨大会,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要再分彼此了。好了,废话少说,我把我拟订的并寨方案给大家念一念,希望大家认真听,有不懂的地方就问,不同意的地方就说,不要憋在心里。”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见到众人已各自坐好,林清华走到主席台上,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很高兴大家能来参加这次并寨大会,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要再分彼此了。好了,废话少说,我把我拟订的并寨方案给大家念一念,希望大家认真听,有不懂的地方就问,不同意的地方就说,不要憋在心里。”说完就从怀里拿出一张宣纸,把上面写的内容大声念了出来。

其实林清华拟订的方案很简单,就是各寨子所应承担的义务与所享受的权利。由于林清华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在西平寨的那一套暂时不向其他寨子推广,以免各寨寨主起贰心,他只要求各寨按人口和耕地交纳一部分的税,而向他交纳后,就不用再负担明朝的税赋,因为明朝财政拮据,已命令各地的军镇在当地自筹军饷,也不用上缴国库;只要按时交纳了税赋,林清华就保证各寨的安全,并负责调节各寨之间的纠纷,而且还保证在各寨设立义学。


讲完了权利与义务,林清华向各寨代表询问有无不同的意见,但没有人提意见,因为刘洪起统治各寨时,就向各寨勒索大量的钱物,数目远远高于林清华的税,而且还向各寨索要壮丁,跟他到处打仗,不知多少青壮年死在外边。现在好了,不仅要交的银子少了,而且不用服徭役了,何乐而不为呢?况且看到镇虏军那强大的战斗力,他们对自己寨子的安全更放心了,因此没有人出来提意见,那些没收到信的寨子看到别人都不提,也就纷纷闭口不言。


林清华见无人反对,就说到:“那么现在我们就来表决吧。等会儿给大家每人发一个卡片,卡片的一面是空白的,另一面涂有红绿两种颜色,两种颜色各占一半,中间打了一排孔,绿色代表同意,红色代表不同意,大家将卡片从中间的那一排孔处撕开,然后按照自己的意思留下一半,并将其投入这个罐子中。”说完林清华把主席台上的一个黑色罐子抱了起来,继续说道:“每人只能投一票,不能反悔,所以投票之前大家要想好了。”


士兵们随后拿进来一个竹篓,将里头装着的票挨个发给了各个代表。代表们拿着票翻过来翻过去的看,在士兵们的指点下撕开了票,并把留在手上的那一半对折起来,然后分成几组走到罐子前将票投了进去。看着排队投票的队伍,林清华望着方世玉道:“世玉想得这个办法不错,比我那石子投票法好多了。”洪熙官也插口道:“是啊,看来以后应该推广开来。对了,世玉你是怎么想起这个法子的?”方世玉嗫嚅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而且脸也有些红了。林清华见状,知道他必有隐情,正想逼问时,投票结束了。


经过林清华的唱票,共有八百九十七张绿票,三张红票,以压倒性的多数票通过了这个方案。


并寨方案既已通过,那么剩下的事就好办多了。为了顺应时代,林清华命令士兵拿着写着并寨方案的宣纸和印泥,让代表们在上面摁手印,表示永不反悔。这些“代表”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各寨的寨主或是他们的亲信,因而很爽快的摁了手印,剩下的少数代表也只是稍微商量了一下,权衡了一下利弊,最后也都摁下了自己的手印。


林清华看着正面和背面都摁满了手印的宣纸,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宣纸小心翼翼的放进怀里,又向着众人说了些鼓励的话,再一次强调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重要性,要众人务必万众一心,团结一致,共同开创新生活。


由于刘洪起害怕各寨不听自己的命令,因而对各寨严加约束,禁止各寨拥有自己的武装,甚至连防贼的勇丁也不许建立,致使各寨经常遭到兵匪之害,又得不到刘洪起的有效保护,因而苦不堪言。针对这一情况,林清华允许各寨重新训练勇丁,以加强防卫,并慷慨的答应低价卖给他们一批前装火绳枪,还同意各寨自行制造火器,但仅限于前装火绳枪。林清华打算在时机成熟时把这些勇丁编练成民兵,除了小警自保、大警互援外,还可以配合正规军作战。为了早日提高勇丁的战斗力,林清华答应派镇虏军军官前往各寨帮助训练勇丁,为了防止各寨寨主用这些勇丁谋取私利、互相攻击,林清华特意拟订了一个法律条文,称为《严惩私斗法》,专门对这些行为进行了规范,并定下了严厉的处罚手段。


会议整整进行了一天,经过上午的磨练,众代表大多习惯了这样的开会方式,胆子也就渐渐大了,到了下午,一些不同的意见就层出不穷了。有个代表提出:“我们的寨子离清军很近,清军经常来骚扰,使得寨子不得安宁,寨子的收入很少,希望侯爷能减少些税。”这个头一开,底下就议论开了,有的同情有的反对。同情的多是一些小寨子,他们也纷纷向林清华表示了自己的难处,希望一同减免赋税;反对的多是一些大一点的寨子,他们觉得若是减免了小寨子的赋税,那么对大寨子就不公平了,并且表示要么不减,要减就大家一起减。很快大厅中就吵成一片,菜市场的景象再次出现在林清华的眼前。


林清华喊了几声也未能将众人的嗓门压下,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不再开枪,而是跑到外面,找到了一面铜锣和一个锣锤,回到主席台后,他一手提锣,一手拿锤,“当当当”的狠敲了一阵。锣声未息,而大厅中却已安静下来。从此以后,在后世各级议会大厅中,在那庄严的主席台上,在表情严肃的议长的身边,都无一例外的立着一个木架,上面挂着一面铜锣,旁边挂着一个锣锤,每当议会中的议员们处于混乱的争执状态时,震耳欲聋的锣声就会响起,待众人安静下来后,站在铜锣边、手拿大锤的议长就会说出同样的一句话:“诸位坐在这里是来议政的,而不是来吵架的,若想吵架,请到菜市场去。现在,请大家君子一点,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们继续议政。”


林清华见众人已经安静下来,便放下铜锣,右手拿着锣锤,有节奏的敲着左手的手心,向着楞在那里发呆的代表们高声说道:“诸位坐在这里是来议政的,而不是来吵架的,若想吵架,请到菜市场去。现在,请大家君子一点,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们继续议政。”说完后,他停了片刻,把锣锤放下,背着双手,在主席台上来回踱了几步,拿定了主意,便转过身,对着众人说道:“刚才那位代表的话也很有些道理,现在局势混乱,加上刘洪起多年的盘剥,百姓确实拿不出太多的钱。这样吧,现在的军饷还可以撑一年,那么就先免税一年,一年以后看看局势的发展再说。”


话音刚落,大厅中就响起一片欢呼声,众人均称林清华英明,是百姓的大青天,更有几个人争着说要送林清华万民伞。不过,待欢呼声停下,有几个大胆的代表犹犹豫豫的问道:“那么,侯爷的军队能不能在今年保护我们的寨子呢?”听到这话,大厅中有安静了下来,是呀,自己不交税,人家能保护自己吗?


林清华手一挥,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百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我岂能反悔?大家放心吧,这就好比我们签了契约,双方都不能违约!你们出保护费,我保护你们,天经地义!”


“那我们今年不交税,是不是违约呢?”还真有刨根问底的。


林清华说道:“那不算,那是我自愿的,不关你们的事。但若是到时候你们有钱也不交,那就是你们违约了,那我就可以解除契约,撤消对你们的保护!而相反,若是你们交足了钱,但我却没能很好的保护你们,那就是我违约了,你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不向我交税!你们可以另外找个保护人!”


说了这么一大段话,众人开始时听得一头雾水,幸亏还有些签过契约的商人出身的代表最先反应过来,一人问道:“是不是就像是借高利贷,你要是到期还不了钱,我就可以把你抵押的东西拿走?比如说房子、猪、羊等?”


林清华说道:“这个比喻不是很恰当,我来举个例子吧。这位代表听口音像是山陕一带的人吧?”


那人答道:“小人祖籍陕西绥德,是当地的羊皮商,前几年逃难,来到那高粱寨,承蒙寨主看得起我,招我做了上门女婿。”


林清华道:“那就是了。我问你,你在陕西做买卖时有没有跟刀客打过交道?”


那人道:“陕西刀客众多,像我们做买卖的哪能不跟他们打交道呢?而且刀客不仅陕西有,山西也有,就是这豫北和豫西也有一些呢!”


林清华道:“原来河南也有刀客?我还真没见过。好,既然你见过刀客,那你总该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吧?”


那人道:“知道。现在世道不太平,做买卖的东奔西跑,难免不会遇上坏人,这刀客就是我们商人雇佣的保镖,跟镖局不同的是,他们往往跟主人家签的有契约,若是在契约期满后,主人家还活着,那么就可以按契约领钱,期限不到不能领钱,主人家若被人杀死也不能领钱,当然,若是主人家是病死的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林清华道:“对呀,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我就好比那刀客,不过是天下最大的刀客,在座诸位就好比那主人家,诸位跟我签下契约,出钱雇我给诸位当保镖,只不过我保的不是个别人的死活,而是全寨子的安危。这么说,大家明白了吗?”


听了这一形象的对比,众人一下子都明白了,他们中很多人都直接跟刀客打过交道,知道刀客与主人家的关系,即使没打过交道的,也听说过刀客,因而很快就领悟了林清华的意思。


林清华就是想通过这样的办法来逐渐培养人们的契约意识,从而逐渐把中国建成为一个契约社会,并将这种契约精神带入到整个的社会生活中。


经过整整一天的会议,被后世称之为“河洛联寨”的政治军事联合体就正式成立了,史载“其寨连绵千里,人口百万,同气连枝,互为声援”,是明朝在北方的重要屏障,同时也是明军北伐的最重要的前进基地和后勤基地。


“河洛联寨”的主要行政和管理机构是“联席会”,所有加入“河洛联寨”的寨子都可以各派三名代表常驻“联席会”,因为“河洛联寨”是一个半开放性的组织,即想加入的寨子就可以申请加入,但一旦加入就不能退出,否则即为通敌,其寨主将受到审判。作为“河洛联寨”的发起人,林清华当仁不让的成为了“联席会”的主席,另外还由所有代表推选出了一名副主席,他主要是在林清华不在时负责联席会的日常工作。


林清华还改组了原来西平寨的两百人寨民大会,将其缩减到一百人,由“联席会”用红绿票的方法选举产生,并改名为“大陪审团”,用来处理重大案件,而且规定,“大陪审团”的成员不能是“联席会”的成员,也不能是各寨的寨主,而且必须识字,候选人均由林清华提名,由于现在识字的人并不多,因此选出来的成员大多是读书人和落第的秀才、举人。为了凑齐一百人的名额,林清华几乎把各寨的读书人全都“请”到汝宁城里,但大多数人对这种选举方法都不理解,最后林清华好说歹说,威逼利诱加上欺骗,才勉强凑够了一百人,原来想好的差额选举变成了等额选举,投票只不过是走了个过场而已。


对于一些小的案件的处理,林清华专门设立了法庭,要求各寨必须将抓住的犯罪嫌疑人送到法庭,由法庭审判,不得私设公堂,以此收回审判权,维护司法的统一。法庭由二十名法官组成,法官必须识字,由林清华亲自任命,除非渎职,任期终身,法官的月俸为每月五十两银子,二十名法官分成两班,每月轮流上法庭主持审判,一班审单日,一班审双日,且两班法官各自审理的案子不能互相交换,谁审的谁就要审到底,除非该班的法官全死了,否则不能换人。只有十名法官取得一致意见,才能根据《西平寨寨规》对被告量刑,由于林清华对《西平寨寨规》进行了补充,加入了一些民法和商法条例,因而法庭对刑事、民事案件均有裁判权。判决下达后,若是原、被告不服,则可向大陪审团上诉,由大陪审团成立一个三十人的临时陪审团对一审判决进行表决,若是有二十五票同意,则将案件发回重审,否则维持原判,且为终审判决,原、被告不能再上诉。除此之外,林清华还在法庭中设立了十名公诉人,由他们对被告进行公诉,考虑到公平原则,林清华虽然没有设立辩护律师,但允许被告的亲人或朋友为被告辩护。凡是遇到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法庭不受理,而是直接转交大陪审团审理,由法庭的公诉人进行公诉,所有的死刑判决都必须经林清华的同意后方可执行。


忙完了这些事情,林清华已感到体力不支,多日的用脑过度使他的头脑昏昏沉沉的,但他却不能休息,也不敢休息,而是连夜带着精锐部队赶回到西平寨,因为他刚刚接到消息----李自成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