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章 血色的朝阳 第十七节

看之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在镇虏军强有力的干涉下,经过最初几天的混乱,汝宁城和附近的地区终于恢复了平静。林清华颁布的戒严令已解除,汝宁城的城门已经打开,城中的商人纷纷打开铺子,重新做起了买卖,由于这一带的道路已变的畅通而安全,因此从各寨前来采购货物的小贩络绎不绝,城中商人们的生意也比以前好多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在镇虏军强有力的干涉下,经过最初几天的混乱,汝宁城和附近的地区终于恢复了平静。林清华颁布的戒严令已解除,汝宁城的城门已经打开,城中的商人纷纷打开铺子,重新做起了买卖,由于这一带的道路已变的畅通而安全,因此从各寨前来采购货物的小贩络绎不绝,城中商人们的生意也比以前好多了。

王记家具店的王掌柜今天特别高兴,因为他刚刚做成了一笔大买卖。前几天,大明威毅侯林清华亲自来到他的店里,向他订购了一批桌椅。当王掌柜看到林清华拿出的图样时,楞了一下,虽然他做家具这一行已多年,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古怪的桌椅样式。这些桌椅均是等长的长桌长椅,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其中有十几张桌椅却是带有一定弧度的,林清华要求这些桌椅能够拼接成一个半圆,并且同时向他订购一些木制的架子,使这些桌椅能摆上架子,形成阶梯状。王掌柜拿着图样琢磨了片刻,便答应十天内一定交货,但林清华要求他必须在三天内完成。于是王掌柜动员了店内所有能动的人,还从附近的寨子高薪请来十几个手艺高超的木匠,日夜赶工,终于在头一天晚上全部完工,并刷上了桐漆。第二天一大早,王掌柜就派人把桌椅送到了刘洪起的新宅里。


王掌柜在心里盘算着这笔生意的利润,“嘿嘿,刨去人工,一下子就赚了三百多两银子,这一下就不用担心下半年没有生意了,就等着亮子把银子拿回来了。不过,这威毅侯不会和刘洪起一样买东西不给钱呢?不会的,不会的,听百姓们说,这威毅侯是个好官,大青天,应该不会和刘洪起一样,就冲他前几天开仓放粮,就知道他是个好人,他一定不会赖帐的!”王掌柜在心里默默的安慰着自己,站在店门口向着不远处的街口望着。


王掌柜的店离街口有二十多丈远,只要人一出现,他就能立刻看见。此时的街口并没有几个人,只有几个平时好吃懒做的青皮在街口的拐角处蹲着,互相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其中的一个人抬头向王掌柜的这边望了几眼,就又低下头去。王掌柜一眼就认出了他,“那不是罗秃子吗?怎么又和那些人混到一起去了?真是不成器!不过这也难怪,以前刘洪起风光的时候,他给刘洪起当眼线,还能到处混吃混喝,现在刘洪起完了,他又没手艺,又不愿种地,只好重操旧业了,这可真是‘树倒猢狲散’呐!”就在王掌柜感叹着世事的无常时,他看见了他的儿子----亮子。亮子和几个店里的伙计出现在了街口,亮子和另外一个伙计的身上都背着个布袋,看起来沉甸甸的,几个人边走边互相打闹着。看见父亲正站在店门口望眼欲穿的看着他们,亮子高声喊了起来:“爹!你看呐,货一送到,威毅侯就把银子给咱们了!”说完还用手拍了拍身后的布袋。


“这孩子!真是没记性!千叮咛,万嘱咐,拿了银子就快回来,不要在路上耽误,免得出事。这下可好,还喊上了,好象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背着银子似的,也不怕坏人抢。”王掌柜心里暗暗的为儿子担心,因为他看见那几个青皮听见喊声后,已有些蠢蠢欲动,有两人甚至伸手向衣服里摸去。


王掌柜低头四处寻找,看见了一个锛子,他俯身拿起锛子,正欲前去接应儿子,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整齐的“EE”声,伴着“EE”声的是铿锵的鼓点声,他回头望去,看见了一队衣甲鲜明的镇虏军士兵,正迈着整齐的步伐踏着鼓点声向着自己走来,他们扛在肩膀上的火枪枪尖上的刺刀在太阳的照耀下正发出耀眼的光芒。


“太好了,巡逻队来了,有他们在,就不怕歹人行劫了。”王掌柜悬着的心放下了,他放下手中的锛子,主动向着巡逻队打招呼。巡逻队队长看见路旁有人向他打招呼,当即向其回了个军礼,慌得王掌柜也有样学样的敬了个军礼。


那几个青皮听见鼓点声,立刻条件反射似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通过这几天同行们的“悲惨遭遇”,他们已经领教了林清华对付地痞流氓的铁血手段,现在他们又听到了这催命的鼓点声,立即想起那几十个还挂在刑场上的同行尸体,不等巡逻队走近他们立刻作鸟兽散。


亮子他们几个人望着那几个落荒而逃的青皮的背影,丝毫不知道他们曾处于多么危险的境地,他们互相猜测着那几个人逃跑的原因,但很快他们的注意力就被巡逻队吸引过去了。当巡逻队走过亮子身边后,亮子仍回头望着巡逻队那新奇的军服和先进的武器,正当他沉迷其中时,冷不防后脑勺被人打了一下,跟着耳朵便被人揪住了。


王掌柜揪着亮子的耳朵,数落道:“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知道不知道,刚才要不是巡逻队来了,你们恐怕就被那些青皮打趴下了!现在还东张西望,还不快给我回来!”说完揪着亮子的耳朵就往回走。


那几个伙计看着亮子的狼狈像,想笑但又不敢笑,一个个捂着嘴,直把脸憋的通红。亮子一边用一只手捂着耳朵,一边“哎呦”、“哎呦”的叫着,希望父亲能放开自己的耳朵,但王掌柜就不吃他这一套,一直把亮子拉进店里才放开了手。


亮子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耳朵,咕哝道:“爹,用不着这样吧!我这么大的人了,还被你揪耳朵,也不怕街坊邻居们看见了笑话!”王掌柜喝道:“宁愿让街坊们笑话,也不能惯着你!孩子呀,你怎么就不懂爹的心思啊?你可是我们老王家的独苗啊!万一有个好歹,你让我怎么活呀?那几个青皮你又不是没见过,他们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昨天被吊死的那二十多个青皮就是他们一伙的,他们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了,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民女,还抢东西!他们还以为是刘洪起的时候呢?这不,一下子全归西了!要不是罗秃子他们几个跑的快,恐怕也一起被吊死了。你知道你们刚才多危险吗?那罗秃子他们就是想抢点银子好离开这里,正愁没处寻呢,你倒好,不紧不慢的走着不说,还大声喊,你这不是找抢吗?哎,都怪我平时对你管教不严,你娘又死的早,没人约束你,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可叫我怎么活呀?不行!明天就给你说房媳妇,也好管着点你!”说完就让一个伙计去请媒婆,对亮子的牢骚不听不问。


林清华站在刘洪起新宅的门口,正指挥着一群士兵更换门匾,他的身后则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好几百人。“往右边来点,对,再来一点,诶,过头了,再回去一点,好,就这样!”林清华对站在梯子上的两名士兵喊着。这时,林清华听到了一阵熟悉的鼓点声,他回头一望,果然是一支巡逻队,他吩咐路上的人避开,然后他以立正姿势向来到身边的巡逻队行了个军礼。


巡逻队的小队长见到林清华向他们敬礼,急忙大声命令道:“全体都有!向着左侧,行持枪礼!”随着他的口令声,所有巡逻队的士兵立即整齐的把枪从肩头取下,用双手将枪竖立,同时把头转向左侧,望向路边的林清华,而那小队长也抽出指挥刀,行起了持刀礼。


林清华向着巡逻队中的鼓手笑了笑,并点了点头,因为这鼓手他认识,而且是他亲自提拔的。


狗蛋看见林清华向自己微笑,好象是在鼓励自己,立即勇气大增,两只手上的力道也大了些,敲得铁皮鼓“咣咣”直响。那天在刑场上,看到狗蛋尿了裤子,围观的百姓哈哈大笑,羞得狗蛋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后来林清华来到他身边,吩咐部下带狗蛋去换裤子,等狗蛋换完了裤子,林清华又问狗蛋敢不敢继续行刑,看着林清华那鼓励的目光,狗蛋坚定的点了点头,林清华拍了派他的肩膀,说道:“好,等办完了事,我就让你进镇虏军的精锐部队!”于是乎,狗蛋就进了精锐部队,但军官看到狗蛋的身子骨单薄,怕他吃不了苦,又不敢回绝林清华,只好让狗蛋当了一名鼓手。狗蛋刚开始拿到铁皮鼓的时候想哭,自己好不容易才进来,谁知这杀千刀的军官竟然让自己来敲鼓,这不是戏弄人吗?一气之下,狗蛋跑到林清华那里哭诉,说军官给他穿小鞋,要林清华给他主持公道。林清华问明情况,知道是自己疏忽了,但又不能让狗蛋失望,于是安慰狗蛋,说:“狗蛋呐,不要小看了这鼓手啊!要知道,在硝烟弥漫、杀声震天的战场上,士兵们就是靠得鼓声来行动的,可以说在部队里,你就是军官的直接下属,他的命令都要靠你来传达,所以你的责任是很大的,你就是指挥棒,指到哪里,部队就冲向哪里。怎么样,你再想想,到底还干不干?”


听到林清华这么说,狗蛋忽然觉得自己非干不可了,想象着自己在战场上的威风,狗蛋立即决定当一个好鼓手。可当狗蛋去教导连学习时,他才知道要当一个好鼓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仅要步伐整齐,而且还要记性好,集合时的鼓点声、前进时的鼓点声、变阵时的鼓点声等等,这些都要记牢了,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幸亏狗蛋的记性还不错,只两天就记牢了所有的鼓点声,但就是走不好军队中的步伐,别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可狗蛋还没入门,没办法,连长向林清华汇报,林清华想了想,决定让狗蛋到部队去亲身体会一下,于是狗蛋就成了一支巡逻队的鼓手,经过两天的磨合,现在狗蛋的步伐已经像模像样了。


望着巡逻队远去的背影,路边的人议论纷纷,因为他们中有些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巡逻队,对于巡逻为何还要敲鼓迷惑不解,方世玉也同样迷惑,他问道:“侯爷,为何要敲鼓呢?如果那些歹人听到鼓声,只怕老远就跑了。”


林清华得意的说道:“这就是我与众不同的地方了。现在世道不太平,人心思乱,有些道德败坏的人一有机会就为非做歹,光靠抓是抓不完的,于是我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一边用严刑峻法来震慑罪犯,一边用巡逻队的鼓声来警告那些欲图做恶的人,把罪恶消弭在无形之中,而且这样的鼓声能给百姓带来一种安全感,能稳定人心。”


一旁的洪熙官说道:“这一着确实见效,城中很快就太平了,我听说有些歹人混不下去了,已经纷纷逃到外地去了,没逃的也正在四处筹集路费,准备外逃,我看这几天恐怕还得加强巡逻力度,免得被歹人钻了空子。”


林清华点点头,说道:“我也考虑到了,这几天还需洪兄多费点心,免得百姓遭殃。对了,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说完便走到宅门边,吩咐士兵点燃鞭炮。


待鞭炮燃尽,林清华在众人的簇拥下,将门匾上的红绸拽下,门匾上“联席会”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出现在众人眼前。


林清华一马当先走进宅子,数百名围着林清华的人跟着他走进了宅子。众人好奇的东张西望,有几个以前来过这里的人纷纷发出惊叹声:“这才几天就变了个样子,真是认不出来了,怎么把厅堂的墙全都拆了?”


林清华夺了汝宁城后,立即派人到处查看有没有大一点的房子,直到有人提醒,林清华才猛然醒悟,想起整个汝宁城中只有刘洪起的新宅子是最高大的,他跑到宅子一看,发现刘洪起的新宅子居然是连成一片的,只要把中间的那些用来分隔房间的墙推倒,就成了一个宽阔的大厅,足足能容纳近千人,实在是个开会的好地方。于是他说干就干,派来一个连的士兵,只用了不到一个下午,就把宅子的内墙全部拆干净,只留下了外墙。昨天下午,家具店的王掌柜派人送来了木架子,并说明天一早就把桌椅送来,林清华马上命人将木架子摆好,并派人通知早已在城里住了几天的各寨代表准备第二天开会。


来到大厅门口,一位镇虏军的连长跑来报告:“报告,桌椅已全部摆好,可以进入了。”


林清华点头示意,吩咐连长带领士兵警戒会场,便带领众人进入了大厅。


经过了好一通的混乱,众人还是没有分好座位,有的椅子上一个人也没有,有的椅子上却坐了好几个人,他们互相认识,正热情的打着招呼,丝毫不把维持会场秩序的士兵的命令放在眼里,整个大厅乱哄哄的,像是个菜市场,士兵们急得满头大汗,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连他们的喊声也被噪音淹没了。


见到这个场面,林清华大喊了几声,但并没见效,他只好从腰间拔出短枪,冲着房顶放了一枪,子弹呼啸着掀开了一片瓦片,在房顶上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一缕阳光从洞里穿过,正好照在林清华的脑门上。


听到突如其来的枪声,众人都吓了一跳,乱哄哄的大厅立即安静下来,众人全都直楞楞的盯着林清华脑门上的那缕光线,在大厅外的士兵也慌忙涌进大厅中,看到林清华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林清华抬头看了看被他打出来的那个“天窗”,拍了拍头上的灰尘,对涌进来的士兵说道:“这里没事,你们去把这个洞补一补。”说完他转过身子,向着大厅中挤在一起的众人说道:“你们不要乱坐,我先前不是说了吗,每个寨子三个人,这里的椅子恰好能坐三个人,你们快重新坐好!同寨子的人才能坐在一起!”


众人听后,又是一通混乱,忙着寻找自己同寨子的人。林清华望着这些没头苍蝇一样乱窜的“代表”,真是百感交集,“这就是我想象中的民主先驱吗?太让我失望了!”林清华心里想道,但随即想到世界历史上的那些乡下泥腿子议员,他的心中又释然了,民主,不正是从草根阶级中诞生的吗?自从拿下了汝宁城后,林清华便派人向曾经被刘洪起统治的寨子送信,明确告诉各寨,如果愿意归附他,那么他就会用军队保护各寨的安全,防止土匪、流寇、官军、清军的骚扰,若是不愿意归附于他,那么也不勉强,但若出事,他不负责。各寨接到了林清华的信,经过几天的考虑,大多愿意归附林清华,并按照信中的要求,各派出了三名代表,前往汝宁城参加大会,两天以前人已到齐,林清华数了数,共有九百人,也就是说有三百个寨子愿意归附他,比刘洪起控制的寨子都多。仔细打听下,才知道原来是有些寨子得到了消息,由于现在正处乱世,兵匪成灾,考虑到寨子的安危,在没收到信的情况下也派出了代表,希望林清华能接纳他们,对此林清华当然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