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基金炒股豪赌巨亏谁之过?

社保基金炒股豪赌巨亏谁之过?


——全国社保基金应该“反周期”进出股市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董登新(教授)


2009年5月6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发布了2008年年报。年报披露,2008年,全国社保基金“炒股”发生重大亏损,并直接导致“交易类资产公允价值变动额”-627.34亿元,“基金权益投资”亏损393.72亿元,2008年全国社保基金投资收益率为-6.79%!(特别提示:这里的-6.79%绝对不是股票投资收益率,而是包括各类债券、各类证券投资基金等在内的综合投资收益率,如果单就股票投资收益率而言,则远不只这个负数!)


试问诸位:庞大的全国社保基金是如何炒股的?它们又是怎样巨亏的?总之,一句话:追涨杀跌,而赚赔则无关痛痒;它们既敢于在6100点买进,更勇于在1600点卖出!社保基金炒股为何如此胆大妄为而荒唐无知?究竟是谁拿着人民的养命钱豪赌?是否有人该承担巨亏的法律责任和经济惩罚?


众所周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是中央政府集中的社会保障准备金,作为国家重要的战略储备,它是全国人民养老保障的最后一道防线和精神支柱。自2000年8月“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建立以来,一直由“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负责管理运营。


全国社保基金的投资,包括直接投资和委托投资两种方式。根据《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股票的投资主要是采用委托投资方式。截至2007年底,10家境内委托投资管理人管理了40个社保基金投资组合。每个投资组合分别由不同的基金经理按照既定的投资策略和投资风格进行独立运作。


在此,笔者提请诸位高度关注:中央统筹的养老基金竟能托付给投机性十足、商业味浓厚的中国券商或基金公司来打理,这样一种“信托理财”方式,诸位觉着放心吗?因为中国券商既替自己炒股,也替社保基金炒股;同样,基金公司既替基民炒股,也替社保基金炒股!将社保基金慷慨大方地托付给它们,它们会公私不分吗?它们会内外有别吗?这样一种托管模式是否存在重大体制缺陷或人为漏洞?


在2007年A股严重泡沫化时,笔者曾多次呼吁:“社保基金应该‘反周期’进出股市”!当上证综指扑向6000点时,笔者大声疾呼:“社保基金应该彻底清仓离场”!然而,疯狂的股市,疯狂的人!社保基金有如脱缰的野马,它以国家之巨资、以人民之养命钱参与股市豪赌,疯狂之势,无人能敌!


镜头回放:截止2007年9月30日,在名流置业(房地产股票)的前十大股东中,尚无社保基金的影子。2007年10月16日,当上证综指冲顶6124点时,沪深A股平均市盈率直逼80倍的历史最高记录,这意味着中国股市本轮疯牛已走到尽头。然而,正是在此之际,由“国泰基金”管理的“社保基金111组合”莫名其妙地、悄悄地闯入了名流置业十大股东名单!


截止2007年12月31日,国泰基金管理的社保基金111组合因持有名流置业共计1288.80万股,从而使社保基金在牛市顶部不幸地沦落为该股“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和“前十大股东”!报表数据显示:1288.80万股全是2007年第四季度“新增”持有,也就是说,社保基金111组合正是在大盘冲顶6000点前后开始买入名流置业的。此时的买入成本应该在14——18元之间,其间,该股最高价曾冲高至20.55元。试问:这是社保基金的投机,还是投资管理人的豪赌?


更为滑稽可笑的是:2008年1月,当名流置业以15.23元的高价增发1.97亿股A股时,结果只有3家机构参与了网下申购,其中,“中金公司”管理的“社保基金112组合”认购了其中的“最大份额”6046.359万股,涉及金额9.2086亿元;因此,社保基金为名流置业在牛市顶部再融资作出了巨大贡献。幸运的是,倒霉的社保基金111组合此次主动放弃认购名流置业的增发股票。


截止2008年6月30日,经过送股后,由中金公司打理的社保基金112组合持股名流置业9050.01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高达6.72%!持股比例再次“越轨”违规(根据社保基金管理办法规定:“单个投资管理人管理的社保基金资产投资于一家企业所发行的证券或单只证券投资基金,不得超过该企业所发行证券或该基金份额的5%)。与此同时,社保基金111组合持有名流置业股份增至1459.63万股。社保基金112与111组合分别成为名流置业的第1大和第9大流通股股东。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008年9月30日数据显示,就在上证综指最后一跌、冲向1800点附近时,社保基金111组合居然“发神经”,它硬生生地“杀跌”净卖出了459.63万股名流置业(其间曾跌破3元),持股量减至1000万股!


不仅如此,更为荒唐可笑的是:2008年12月31日数据显示,当上证综指杀向1664点的大底部时,社保基金112组合居然大手笔杀跌,一口气在3元左右的低价位卖出了2330万股名流置业。2009年3月31日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社保基金112组合又在4元多附近廉价抛售了1441万股名流置业。15元高价买进,5元以下低价卖出,不知诸位作何感想:这些社保基金组合究竟是傻子?还是赌徒?


从社保基金111组合与112组合身上,便可见一斑!以上个案不过是众多社保基金组合投资中的一个典型或缩影:在顶部(6100点)买入,在底部(1600点)卖出,这就是全国社保基金最有本事的“追涨杀跌”!这样一种炒法或赌法,试问:有多少社保基金可以重来?又有多少社保基金能被他们这般折腾?


当然,我们没有证据或理由怀疑:中金公司和国泰基金在受托管理社保基金时,它们是否做了社保基金的手脚或“老鼠仓”?但是,如此不负责任所造成的社保基金的巨大投资损失,它们是否应该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不然,何以体现信托责任?何以防范道德风险?


事实上,全国社保基金作为中央政府统筹的巨额准备金,身系着全国人民养老保障的社会大计,在组合投资上,必须科学而审慎的决策,除了兼顾安全性、流动性与盈利性外,还必须遵循“反周期”进出股市的原则:即当牛市疯狂或严重泡沫化时,社保基金应该悄悄清仓离场,给股市降温,而不是火上浇油、兴风作浪;当熊市跌过头、市场一片悲观时,社保基金可以悄悄入市,低成本建仓,这有利于稳住市场、安定人心。这便是笔者一再反复强调的“社保基金应该‘反周期’进出股市”的观点!


最后警示:在世界上,将中央统筹的社会保障基金交由私营机构打理的做法,中国可能是唯一例外。比方,拉美一些国家是将“个人账户”托付给私营机构打理的,而美国法律则严格规定:联邦统筹的社保基金只能购买财政部内部发行的特别国债,不得用作其他投资!


当然,中国社保基金管理可以有自己的特色,但在股市中,社保基金切不可拿人民的保命钱豪赌!更不可助纣为虐、兴风作浪!社保基金应该成为股市的“稳定器”,在牛市“涨过头”时卖出;在熊市“跌过头”时买入。只有严格遵循“反周期”进出股市的原则,社保基金才不致于沦落为股市的“赌徒”——追涨杀跌、短炒烂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