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扮嫖客揭开贵州习水性侵犯幼女案真相

tdszxc 收藏 0 349
导读:8日上午,贵州习水县委县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对8·15案件(习水县干部嫖宿幼女案)以来,社会环境综合整治的相关情况进行通报。 新西兰一名男子与警方交火并对峙,迫使警方向军队寻求装甲车增援… 温总理多难兴邦题字被擦掉 [策划:父辈祖辈 驰援部队 寄往天堂的信] ·越南再次提交南海划界案 中国外交部驳斥 ·马英九谈两岸关系:台海不再是战争引爆点 ·外媒:中韩担心日本再走上军事大国化道路 ·记者扮嫖客 揭开贵州嫖宿幼女案真相(图) ·空宝马车溜坡冲向女童 奇瑞轿车撞车拦截

8日上午,贵州习水县委县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对8·15案件(习水县干部嫖宿幼女案)以来,社会环境综合整治的相关情况进行通报。



新西兰一名男子与警方交火并对峙,迫使警方向军队寻求装甲车增援…

温总理多难兴邦题字被擦掉

[策划:父辈祖辈 驰援部队 寄往天堂的信]

·越南再次提交南海划界案 中国外交部驳斥

·马英九谈两岸关系:台海不再是战争引爆点

·外媒:中韩担心日本再走上军事大国化道路

·记者扮嫖客 揭开贵州嫖宿幼女案真相(图)

·空宝马车溜坡冲向女童 奇瑞轿车撞车拦截


对话史上最牛校长发现者朱玉

[百媒穿越地震带][晨报腾讯:汶川祝福]

·深度 | 城乡一体化中白领的“候鸟”生活

·军事 | 俄称我航母将出现非常奇怪的情况

·博客 | 中国经济定海神针 内地癌症村地图

·论坛 | 电信全员被迫装CDMA 棍子男第三季

·推广 | 中信QQ秀DIY信用卡 享12个月红钻




多位记者远道而来,并提出舆论最为关注的问题——是否将以新罪名(强奸罪)重新起诉。但这一问题至今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与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习水县人民检察院撤诉后,案件进入补充侦查阶段,是否更改罪名起诉,要依据新的事实和证据决定。


这一案件之所以引起社会舆论的如此重视,源于一位记者的正义揭发。否则,这个一年前就发生的案件还不为人知。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专访了首先披露此案的《中国青年报》记者陈强。他表示,这次卧底习水县六日,经历了“从业22年来最艰难的一次暗访”。


陈强并非第一个暗访此案的记者。


在他3月下旬进入贵州之前的一个月,《中国青年报》驻贵州的记者及贵州本地的一家媒体就曾前往习水调查,无奈却无功而返。“太难了”,在习水呆了三天的女同事后来对陈强说,“没有人愿意说出真相。”


报社编辑部准备派常驻福建的老记者陈强去试试。“这激起了我的强烈好奇。以我22年的从业经验来看,如此恶劣的案件,怎么会打听不到呢?!”陈强当晚就开始着手上网查找资料。


网上一搜,相关网页要么已被屏蔽,无法打开;要么就是只有标题,里面的内容已被删除。


没有任何可以参考或提供线索的消息。当陈强听说此案即将开庭,他觉得这是揭开真相的好时机,“还是赶到习水再说”。他想,难得有机会跨省采访,尽管对当地情况不熟悉,但也不会有人说情,反而更单纯。


习水案的最初版本并非我们现在知道的“嫖宿幼女”。当时习水坊间流传的,包括陈强最初听闻的都是,“教师组织学生卖淫”这个至今无法证实的说法。“我最初接触到的人没有真正知道真相的,都是捕风捉影。”陈强说。


3月26日,他到达习水的第一天,就开始有意与出租车司机、小店老板等最了解当地社会生态的人接触。“有人说是女孩被搞得下身大出血,也有人说是学生怀孕了,结果被家长发现后,才向公安举报的。”陈强说这是他听到的最详细的情节。


无奈之下,陈强装成嫖客实施暗访。


他让出租车司机帮忙寻找“学生妹”。但经历了如同特务一般的秘密接头、带到卖淫地点、见到卖淫女等繁琐过程之后,陈强才发现并没有真正的收获。“她们拿着安全套和卫生纸站在我面前。”陈强明白,这是常见的卖淫女,并不是他这次想调查的“学生妹”。于是他讪讪地打道回府。


这样的徒劳无功陈强又经历了几次。有个歌厅老板告诉他,“手上有货(学生妹)”,但要周末她们才出得了校门。在底层“混”的这几天,陈强发现,“学生妹”在当地已经成为时尚,有时甚至被当做招待外地客人的方式,因为她们“新鲜、干净,比较纯”。


在习水暗访的第4天晚上,陈强突然接到一名包工头的电话,让他到一家歌厅门口“接头”。他应约前往,看到几个社会青年和两个扭扭捏捏的小女孩在一起。


领头的告诉他“这两个还在读初一”,如果想玩可以带走。见到这一幕,陈强终于证实了社会上有关“学生妹”的传闻。他借口说“女孩太小了,不敢玩”,便转身打车走了。


陈强暗访获得突破性进展是在到习水的第5天,他获悉一位叫王清的受害女生老家在某乡镇。


他立马包车、乘摩的,两个多小时的颠簸到了村里,却发现王清家里没人。邻居说,王清家人早就搬到县城了。陈强千方百计打听到王清父亲的手机和单位地址,又怀揣希望赶回习水县城。


好不容易找到了王父,起初他否认女儿被性侵害的事。“我也有个和你家孩子一样大的女儿,她要是出了事,我肯定出来拼命。”在陈强的言语刺激下,王父终于开口道出了原委,并提供了其他受害女生家属的联系方式。


接着,陈强找到了正在当地某私立中学读初二的受害女生王清,并接触了另两个受害女生的家人——李瑜的奶奶和康倩的父亲。


了解了几位女孩受害的来龙去脉,陈强的心情久难平息:“每个女生被连环套在一起,就像传销一样。逼迫她们卖淫的坏人告诉她们,找到替身自己才能脱身,于是康倩找到了王清,王清又拖李瑜下水……”


[真相披露]


和官方“摊牌”拿到材料


经过 6天的深入暗访,陈强觉得有必要亮出身份,和当地官方“摊牌”了。


“如果你不了解情况就去找官方,他们可能会忽悠你。如果你了解了部分点上的情况,再去找官方求证面上的情况,那么把握性就大了。”凭着多年的职业经验,陈强找到了习水县政法委书记,告诉他这几天暗访的情况后,这位官员只好把一份有关此案的汇报材料给他看。


4月1日当晚,习水县政法委书记派警车将陈强送到遵义市。


次日,陈强在遵义赶稿,却对打电话来“关心”他的当地官员说自己“正在回北京的路上”。“之所以‘骗人’,是担心说客尾随,辛辛苦苦的采访白费了。”陈强说,事实上,和他一同采访的当地一家媒体后来就没能发出稿子。“报道(4月3日《中国青年报》刊发的《贵州习水部分官员涉嫌性侵幼女》)中用到的事实,主要是引用官方提供的材料。”陈强说,“但是,如果没有之前多天的暗访,是不可能拿到这份材料的。” (注:文中受害者均为化名。)


据《法制晚报》


■4月3日 《中国青年报》首次曝光习水嫖宿幼女案,习水县移民办主任李守明等5名在职公职人员涉嫌性侵犯幼女事件浮出水面。


■4月4日 文章刊出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争议,多家媒体对此文进行转载及跟进式深度报道。


■4月8日 该案在习水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察院以嫖宿幼女罪而非强奸罪起诉涉案公职人员。同时,律师界部分人士质疑,此案应以奸淫罪而非嫖宿幼女罪定性。


■4月22日 县人民检察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了新的事实和证据,启动补充侦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