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五章 川军再战山西,李家钰四十七军转战晋南 五,四十七军中条山游击战(三)

何允中 收藏 2 2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size][/URL] 这股专门受过夜间作战训练的日军进展神速,到天亮时敌先头骑兵二百余已经到达距南村仅有数里的西沟。 这时,李家钰正同往常一样,聚精会神地在司令部用电话指挥前线的部队。突然,卫兵仓皇跑进来,语无伦次地报告。李家钰要他镇静下来慢慢讲,这才把目前面临的险情讲出来。 西沟已经响起了密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这股专门受过夜间作战训练的日军进展神速,到天亮时敌先头骑兵二百余已经到达距南村仅有数里的西沟。

这时,李家钰正同往常一样,聚精会神地在司令部用电话指挥前线的部队。突然,卫兵仓皇跑进来,语无伦次地报告。李家钰要他镇静下来慢慢讲,这才把目前面临的险情讲出来。

西沟已经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在南村的街头顿时乱成一团。老百姓听说鬼子已到了西沟,都扶老携幼背起衣物粮食慌忙逃跑,村子里鸡飞狗跳,呼爹叫娘。

日本人的动作如此迅速和凶狠,连李家钰也感到殊出意外!然而,在司令部里李家钰却依然镇定若常,先叫参谋李卓夫立即拿来地图,俯在桌上仔细察看。随即命令军部特务连长屈治洲率机、炮两个排听从团长李克敦指挥,组成一个加强连在西沟阻击敌人。

随后又命令军部参谋人等迅速到街头安顿百姓,组织转移。

李克敦接到命令,立即命令三营副营长许晖率领一个有力连队火迅赶往西沟组成加强连并指挥作战。

当许晖率部跑步到达西沟时,一〇四师师参谋长李伦已经守候在那里了。正在焦急万分的李伦一见许晖赶到,一边紧握住许晖的手说:“你来得正好,敌人骑兵离这里只有几里路了。”一边塞过手中的望远镜叫许晖观察。又说:“总司令还在村里,情况非常危急!你赶快布置,千万要击破敌人的进攻和包围,掩护总司令和总部人员安全转移!完成任务后,你和你的官兵就是全军第一大功!”

许晖从望远镜中看到前面尘土飞扬弥漫天际,尘土中敌人骑兵正在向前飞驰。立刻大声说:“请参谋长放心,我和我的全体官兵誓死歼灭敌人,保护总司令安全转移!”李伦连说:“好!好!好!”匆匆离去。

许晖当机立断,已经来不及构筑工事了。立即命令屈治洲带来的机、炮排火速占领右后侧高地布置射位,要射人先射马,待敌骑兵靠近时猛烈射击敌人马匹。另命令各排步兵依托山坡山脚沟溪作阵地,步枪全体上好刺刀,手榴弹拧开盖子,人人作好冲锋准备,听号令冲锋歼敌。

敌人持其精兵马快,瞬时间已冲到了眼前。许晖一声令下,山坡上的轻、重机枪居高临下首先咆哮,接着迫击炮弹在敌群中开花。紧接着步兵跃出阵地,用手榴弹和刺刀展开近战。敌骑兵遭到意外打击,人叫马嘶,乱了阵脚。不少高头大马跃起前腿,又重重地摔落在地,马背上的骑兵纷纷滚鞍落马,有的被打死,有的在地上乱爬。

敌骑兵一下子被打晕了头,但很快就清醒过来组织反击。双方展开近战,许晖带领步兵拼命冲杀,以跪姿射杀马匹,然后消灭落地的骑兵。骑兵不敌步兵,敌人丢下三十多匹死马和十多具尸体向后溃退,一些落马的敌人爬上其它鬼子的坐骑合乘一马狼狈逃窜。这场近距离的混战中,许晖带领的加强连有向传清排长等二十多人伤亡。


村子里的李家钰不慌不忙安排群众先转移后,才命令军部直属部队整装待命。西沟一带枪炮声响成一遍,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他还不下达撤退的命令,身边的人已经为他的安全心急如焚。一直等到特务连长屈治洲汗流满面地跑回来向他报告说,已经击退了日军的先头部队。又等到参谋人员报告说,村里的老百姓全部转移完毕,李家钰紧绷的眉头才舒展开来。他还要同敌人巧妙周旋,寻找机会打击敌人。这时,他拿起电话下命令:“一〇四师和一七八师撤入第二线阵地,依据深沟隘口阻击日军,先将日军阻击在郑家圪塔、下涧一线。”下达完命令,胸有成竹的李家钰才率部撤出南村,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在黄土高坡上向北转移。后面的枪声渐渐远去,军部在日军后续部队赶到合围前跳出了包围圈。

李家钰撤走后不久,敌后续部队赶到包围并占领了南村。不过,此时的南村已经人去屋空,找不到人影了。此时,许晖和一〇四师的友邻部队还守在西沟后山,又和包围过来的敌人打到天黑,双方才歇手。

第二天拂晓,李青廷派樊德厚营来接替许晖连。换防不一会,敌人集中步、骑、炮兵向樊营猛攻,运城飞机场的敌机接连起飞赶来助战。樊营被团团围困,敌人在天上地下,如发疯似的轰炸和冲锋。樊德厚指挥全营英雄作战,这位参加了“长沙部队”学习的营长在战斗中光荣牺牲,全营几乎伤亡殆尽。

战斗之后,许晖连全体受到总部的传令嘉奖,李晖记大功一次,并奖励加拿大毛毯一床,上面印有“蒋宋美龄赠”的字样。


果然,李家钰要寻找的机会来了。这天拂晓,当樊营和西沟遭到猛烈进攻的时候,在一孔破窑洞作成的临时指挥部里,李家钰得到了日军猛攻西沟的报告。他知道,西沟附近还有李青廷的师部,显然李青廷此时也十分吃紧。于是,李家钰立即命令一七八师抽出一部兵力从侧面向日军发起攻击。正在西沟猛烈进攻的日军受到侧面打击,攻势顿时受挫,李青廷转危为安。

李家钰还要狠狠的打击一顿这伙自以为得计的敌人。又命命从两师中各抽出一个营来,当晚又亲自到达下涧指挥对敌人发起夜袭。

夜里,经过奔袭作战的日本鬼子早已疲惫不堪,正在呼呼大睡之际,突然被激烈的枪声惊醒,慌乱中跳起来有的找不着枪,有的找不着衣,冲出门来又被迎面飞来子弹打倒,躲进屋内又被塞进成捆的手榴弹。一时间枪声密集不停,爆炸声此起彼伏,一〇四师和一七八师的两个营从不同方面攻入敌阵。川军士兵先用“摸夜螺丝”的方法摸掉敌人哨兵,后突进纵深,刀砍枪杀,成捆的手榴弹塞进鬼子的被窝。骄横的敌人占领了李家钰的军部后,万没有想到李军竟有力量在夜里对自己动手。虽然他们也受过夜战的训练,但在黑夜里终不是草鞋兵的对手,狼狈不堪,被打死打伤无数。

大小战斗持续到六月十二日,日军无力再向四十七军发动攻势,逐渐后撤,四十七军又恢复了原来的阵线。此役打死鬼子七百余,伪军一千余。另外,从七月统计到当年十月底的数字是:大小战斗五百八十三次,共毙伤敌军二千六百五十一人(包括少佐以上军官二十余名),炸毁铁路三十二段,火车头二个,车箱五节,汽车三十八辆,汽油三百余桶。

占领茅津渡的敌人也遭受到惨重的损失。六月中旬,茅津渡和平陆县被收复。日军对中条山的进攻遭到彻底的失败。


敌人狼狈撤出中条山后,李家钰命令顺手牵羊就势拔掉中条山麓的马蹄疙瘩据点,反咬它一口,教敌人偷鸡不着还要蚀把米。在第一次攻击未果之后,挑来选去,这个艰巨的任务又落到了许晖头上。

这个马蹄疙瘩位于夏县城东中条山麓,是一座高约百米的山头。敌人在山头上布署了一个中队、即大约相当于一个加强连的鬼子,附有三门山炮,四周构筑了坚固的工事和暗堡,外加环形的战壕和铁丝网、障碍物。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堡垒,是夏县敌人赖以安全的屏障。这个堡垒的存在却对我军十分不利,凡我有行动都要受到该敌的炮击,使我官兵徒生伤亡,令人痛恨已极。

一〇四师作战参谋王良知就遭遇到这样一次生死之间。

当时师部驻在夏县和安邑之间的一个叫坡底窑的小山村。敌人侦察到了师部的位置,于是采取奔袭战术,突然来袭。受到轰炸之后,师部马上转移,王良知是作战参谋,需要随时整理作战命令向下面传达。因此有两个传令兵始终跟在左右待命。在炮击中日军使用了一种空爆弹,炮弹在一定距离的空中爆炸,弹片向下散开,杀伤面和杀伤力极大。王良知带着两名传令兵正在奔跑,突然一颗空爆弹在头顶爆炸,“轰”的一声巨响,下面的人被震得浑身抖动,脑袋像要爆开来一样难受。正在跑动的王良知不由得愣了一下。这时,他听到后面一个传令兵在喊:“你咋过不跑啊?”,王良知回过头一看,跑在他后面的一个传令兵已经被炸死,但仍保持站的姿势在原地不动。最后面的那个传令兵用手一推,他便倒下去了。王良知他们三个人一堆,一发炮弹炸死了中间的一人,死神同前后两人擦肩而过。


笔者采访了王良知老人。在王老的家里,笔者先就本书中有关四十七军的书稿征求意见,因为这篇书稿已在前些日子交到王老手中。王老掷重地从里间拿出书稿,我看见,书稿已经被王老细心地装订过了。王老就书中的一些细节谈了自己的看法,最后,王老说:“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说,就是报社记者来采访的时候也没有说起过。”笔者好奇:“哦,什么事情呢?”

“开初,我总觉得这样说有突出个人之嫌,后来我看了你的书稿后,就觉得,这件事虽然同我个人有关,但也是四十七军在抗日战争中的功迹。你看看可不可以也把它写进你的书中?

那是后来我军同运城日军对峙时。当时,我军发动对敌夜袭,每天晚上都派出小股部队袭扰敌人。开始时我军频频得手,后来,敌人警觉起来,加强了防守,我袭扰部队无法靠近敌人。

我仔细地研究了这里的地形和袭扰敌人的经过,于是向师和军部建议,既然步兵不能靠近敌人,那我们改用迫击炮远距离袭扰。一个班几个、十来个人,一门迫击炮或六○炮,白天找机会选好目标和发射地点,晚上到位,几发、十几发,打了就走。敌人也找不着我们。

果然,军、师采纳了我的意见。那一阵子,运城周围,一到晚上,总有我军三、五个一伙的,十来个一伙的,扛着迫击炮去袭扰敌人,打得鬼子不得安宁。”

王老这么一说,笔者想起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越南南方的游击队也是采用的这种办法,专门袭扰西贡军队和美军据点和机场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