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红与军绿 第一章 接近无限荣耀 第十节 迟到的准备

潭轩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size][/URL] 来人是京都有名的过棋士。我的天!潭轩心里直打鼓,这一天李磊到底要给自己安排了多少师傅啊?尽管是满心的不快,但知道过棋士的名气和在棋界的地位,潭轩不敢有丝毫怠慢。几句寒暄过后,过棋士很快便开始指导起潭轩的棋艺来了。过棋士的教学方法和早上的棋艺师傅相同,循环着对弈、讲解,再对弈、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


来人是京都有名的过棋士。我的天!潭轩心里直打鼓,这一天李磊到底要给自己安排了多少师傅啊?尽管是满心的不快,但知道过棋士的名气和在棋界的地位,潭轩不敢有丝毫怠慢。几句寒暄过后,过棋士很快便开始指导起潭轩的棋艺来了。过棋士的教学方法和早上的棋艺师傅相同,循环着对弈、讲解,再对弈、再讲解的过程。不同的是责任心极强的过棋士多了一件教学工具——戒尺。可此时潭轩的情况比上午更糟了,面对棋力超群的过棋士,不要说赖以一争胜负的激情了,就是斗志也越来越少,似乎正在下棋的不是他本人,而是存在于躯壳内的另一个自己在机械性的摆放着棋子。可想而知这样的状态能下出怎样的好棋来。戒尺无情的鞭打着潭轩的左手掌。以前潭轩只知道伤口可以激发人的兽性,可不知道疼痛还能成为克制倦意最好的方法。虽然脑中还有个东西不受控制,但手掌上传来的疼痛感让潭轩重又找回了自我,而且还渐渐学着如何利用疼痛抑制它的影响。当然,那手掌上的疼也不是白挨的,至少在一些情况下不该下什么棋,潭轩是深深记下了,保证他这辈子都不会忘掉。

过棋士对自己的成果很满意,棋艺是个博大精深的东西,根本不可能在一个下午产生立竿见影的成效。但至少他让这小伙子明白,对棋不能轻率而为,哪怕是你再疲惫不堪也不行!临别时他也没任何鼓励的话,只留下一句:“你不尊重棋,棋不尊重你。”经过一整天高强度训练,潭轩已经顾不得品味这句颇具哲理的棋训。加之前几天的紧张使潭轩一头倒在床上,连晚饭都没吃便昏昏睡下了。

这一觉潭轩睡的很沉,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却因为强烈的光线不得不把眼又重新闭上。“什么时候了?”潭轩听到屋内还有别人便问道。

潭轩很快适应了强光,一张笑脸出现在面前,是李磊那名克尽职守的亲随。“已经是下午了。”

下午?潭轩记得是在晚饭时睡下的啊!难道自己已经睡一天了?瞪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潭轩简直无法面对这个荒唐的现实。他怎么可以起得这么晚啊?就是在家也不行啊,更何况现在还是在将军府。

就在潭轩还在为自己的“失误”羞愧、懊悔的时候,亲随却并没把它当作一回事儿,大度的说:“我去告诉他们您醒了,让他们弄些吃的来。”

潭轩再不敢耽搁了,急急忙忙的起身穿好衣服,洗漱。还没等他开始收拾床铺,亲随又回来了,还带了些点心。“这些活儿交给我就行了,”说着他就抢到潭轩身前,“您要抓紧准备,一会儿就要去赴宴了。”

还没等潭轩反应过来,李晶也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闯进来了。虽然曾不知多少次为此受到母亲的数落,但她还和往常一样,只要心里有事儿任谁的房子也是直接进。这当然也包括了李磊和潭轩。进到屋里看到潭轩睡眼惺忪的样子才让她也意识到自己的鲁莽。不过李晶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她笑着掩饰自己的尴尬,有些幸灾乐祸的说:“听说你才醒,这可新鲜了,我说什么也要赶来看看。怎么样,你今晚打算穿什么?”

穿什么?这个问题从来都没进过潭轩的脑子里。他被冷不丁的问题给问住了。“穿什么?哦。平时穿什么,今天就穿什么吧?”说到后来连他自己似乎都觉得有些不妥。

李晶真有些着急了,平时穿什么就穿什么吗?潭轩平时穿的可是在学校都显寒酸的粗布衣啊!想到此,李晶埋怨自己为什么光顾着给自己打扮,却忘了这个自己一直心仪的宴会伴侣会和自己遇到相同的难题。顾不上多想,仰仗着和潭轩的亲密关系,李晶抬手便打开了潭轩的衣柜,而结果和她想的一样令人失望。里面整洁得令人吃惊,因为偌大的衣柜里除了几件潭轩平时穿的粗布衣外,再无它物。

“你要去哪儿?”看到她转身要走,潭轩追问道。

“找我二哥。”说着她已经离开了房间。潭轩再想拦已然来不及了。李磊正在养病,这丫头风风火火的跑去不是捣乱吗?想到此,潭轩也追了过去。

李磊屋里还一如往常,只是多了个李晶在翻箱倒柜的找东西。李磊躺在床上,看到潭轩进来,咧开嘴,露着洁白的牙齿朝他笑。看得出李晶没太惊动李磊,潭轩也就放心了,来到床边,关切地问:“好点了没?”

李磊微笑着点点头全作是回答,反问他:“你觉得那两个棋艺师傅对你帮助大吗?”

“大,大着哩。”潭轩之所以这么说很大程度是给李磊听的。他想让朋友知道。他的苦心没有白费,自己很领他的情。同时也想让他安心,不管有没有今晚这次宴会,对明天的考试他都能应付得来。

不过由于他们彼此太熟悉了,所以李磊一下子就看透了潭轩所要表达的深层含义。悠悠地说:“棋这东西博大精深,靠突击很难有大长进。不过明天考试的强度一定超不过昨天,所以耐下心来,应该会有个好前程的。”

哦,潭轩现在才明白,李磊是怕自己没连续高强度奋战的经历,特地给自己补得这一课。潭轩感动得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二哥!”李晶跑了过来,有些耍孩子气的抱怨道,“你这里根本没有适合他的衣服。太小了。”

李磊清答了一声,似乎没把此事放在心上。其实他早知道自己的衣服潭轩根本就没法穿。只是现在哪儿还能找到这么合适的衣服呢?看了看潭轩,李磊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李晶说:“你去大哥那看看,他俩身材差不多。或许能找到一两件不错的。”

大哥的房间?二哥说得对啊!我怎么给忘了呢?大哥虽然常年在外,但家里人都盼望着他能早日归来,所以在他屋里准备了一整套日常用品。想到现在完全能派上用场了,李晶急切地拉着潭轩往大哥房里跑去。不过,李晶这回又失望了。虽然这里可换洗得衣服是有一些,但只是供李焱在家里穿穿罢了,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礼服。就在李晶一筹莫展的打算回去找二哥商量时,却发现潭轩站在她身边呆住了。顺着潭轩的目光看去,李晶发现了一身漂亮的戎装。草绿色的衣料外包裹了闪耀着金属光泽的胸甲,很是惹眼。为了便于活动,衣服的领口和袖口都剪裁成收口样式,而且整件衣服没有丝毫修饰性的皱褶。尽管这一切都不符合贵族们通常的穿衣习惯和审美观,但套在木制人偶身上却显得格外精神、干练。李晶情不自禁的又偷偷地看了眼潭轩。她在想如果身边的这个人穿上它去参加晚宴会怎么样呢?她有些心动了。虽说乖巧的李晶时不时用别出心裁显示她的不凡,但于离经叛道的事却并不大喜欢。如果换一种情况李晶一定不会让潭轩去试穿它,但今天不同。这晚宴是庆祝战事的胜利,还有什么比戎装更能合适的呢。况且配上她那件粉红色的衣服,不正好红花和绿叶吗?“你去试试吧。”李晶这么说既是首肯,也是鼓励。

潭轩对这个决定很高兴,因为他实在不喜欢那绣着金边的白色贵族长袍。他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把它们看得够够的了,怎么还想去穿呢?而眼前这身衣服体现出的威武、雄壮,似乎是要把他体内男性的所有阳刚、强悍全部调动出来,展现在别人面前。在潭轩眼里,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华服,他被它的气度深深吸引住了。

潭轩穿这身衣服出奇的合适,李晶也不由得赞叹,潭轩和大哥似乎有着相同的身体。不过使她略感遗憾的是在宴会里显然不能穿戴头盔。否则和胸甲相映成辉的头盔以及由弥猴的鲜血所染的红缨搭配上这身衣服一定会在那些保守的贵族议员们中间鹤立鸡群的。即便如此,李晶还是很兴奋的把头盔从人偶头上取下,戴在了潭轩头上,然后倒退几步,仔细地上下打量起来。一时间,她甚至觉得这身衣服比它的原主人更适合潭轩。一定是和大哥分别的时间太长,连他到底长什么样都模糊起来,所以才有这样的怪想法,李晶又想。“好,就是它了。”李晶调皮在胸甲上拍了一下,有些男性化得表达自己的满意。

就算李磊聪明稳重,看到潭轩穿这么一身还是表现出吃惊的神色。不过李磊很快就猜到他们的想法了,一丝不快在心底掠过。倒不是说这身衣服不好看。情况恰恰相反,它就像找到了自己的原主人一样,不,甚至可以说更合身。但这身衣服对李磊却有着不好的回忆。

这是身什么衣服?它是大哥为自己有朝一日在授将仪式上专门作的,而那时大哥只有十三岁!父亲知道后什么也没说,所以如何看待,李磊不知道。那时候他还小不能理解父亲的心意,记忆里只有父亲意味深长的眼神。随着年龄的增长,李磊逐渐形成自己的思想。一方面,对于一个将要踏上陌生土地的人来说,能有如此大抱负确实难得,更不用说出自十三岁的少年了。但更重要的是什么驱使他这么干的?是热衷冒险的天性造就这个天生的军人?还是追求权力的野心抑或仅仅是少年浪漫无知的虚荣?经过六年的征战,大哥已经是将军了。说他浪漫无知显然不适合。但另两种原因似乎更糟糕。野心就不用说了,它会令一个人宁愿舍弃一切,甚至是他自己,也要追求权利。而天生的军人似乎都有一个相同的缺点,他们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为只有战场才是他们唯一的舞台,过于投入让他们忽略了很多东西,想不到至亲的遥远思念,想不到身处高位的斗争险恶,想不到自己掌握的庞大军队会让所有人生畏,而这种恐惧正是灾难的开始。总之一句话,能有这举动的都不是凡人,但其结果往往非常悲惨,还会连累他人。不清楚父亲对大哥有什么帮助,但这衣服的事儿传出去一定会授人以柄。在史书中看遍人世沉浮,李磊认定北方父兄权势越是庞大,京都的李家就越应该收敛。在这一点上他能感觉到和母亲有默契,李家也就在他俩的主导下安静的生活着,远离一切的喧嚣。如今这衣服突然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他面前,李磊平静的心似乎一下子被打破了。他这才发现,它似乎是藏在心中的一根小刺,平日里无声无息没有感知,但有个风吹草动都会触痛他。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了?”李磊再细小的举动也逃不过潭轩的眼睛,他关切的问。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刚才……”他笑笑,没再说下去。

他这自嘲的笑容很具有迷惑性,李晶很自然想到不过是二哥痼疾的一种表现,于是兴奋的问:“你看他这身怎么样?”

这话还真把李磊给问住了,装作端详的模样,一时间他陷入了思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