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日狂神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酒楼新业务

身后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URL] “九一八事变”还在继续。大部分东北军遵照中央最高统帅部的指示,“不抵抗”地顺序撤出了东北。中外各个媒体都在对这个事件进行追踪采访,做连续报道。新闻发言人每天都会向媒体提供巨量的消息,北平绥靖公署主任张学良本人也几乎每天都要在记者前露一次面。 在各个报纸上,九一八事件的过程是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九一八事变”还在继续。大部分东北军遵照中央最高统帅部的指示,“不抵抗”地顺序撤出了东北。中外各个媒体都在对这个事件进行追踪采访,做连续报道。新闻发言人每天都会向媒体提供巨量的消息,北平绥靖公署主任张学良本人也几乎每天都要在记者前露一次面。

在各个报纸上,九一八事件的过程是这样的:

第一阶段:在9月18日晚上10:10,日本关东军派柳条湖分遣队长河本末守中尉率领七名日军士兵阴谋爆破离东北军北大营八百米远的一段南满铁路的路轨,并嫁祸给中国军队,准备以此为借口对中国军队发动袭击。但正好有一个班的中国军队巡逻路过此地,并发现了他们的企图。河本中尉引爆炸药,同时对中国军队开枪。打死打伤九名中国军队的士兵。巡逻队奋勇还击,击毙五人,俘获河本中尉,另两名日军士兵逃走。我巡逻队牺牲七人,负伤二人。这一过程有照片、证物、河本中尉的供词作为证据。河本末守中尉还在北京接受了几大报社记者的采访。

第二阶段:日军听到爆炸声后,立即开始对北大营和沈阳城(奉天城)的中国军队进行炮袭。仅这次炮袭就造成了总共七八千人的伤亡。当日军的指挥官接到那两个逃回去的日本士兵的报告后,知道阴谋已经败露,于是增兵对沈阳发起了进攻。我中国军队本着忍让的原则,一再克制,对日军的进攻尽量不予还击。但日军把这种忍让和克制当作了软弱,竟然得寸进尺,毫不手软地屠杀我中国军民。导致我军伤亡五万人,平民死亡四万人。

第三阶段:中国军队由于突然遭受袭击,同时又接到不许抵抗的命令,在冲突中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万不得已只能逐步日脱离战场,撤出了东北大部分地区。出于人道主义,中国军队在撤退之前,将部分平民,特别是将所有的外国侨民撤至到关内。

中国政府已经将此事件控诉至“国际联盟组织”,要求予以公正的裁决。“国联”的成员国除日本外,一致谴责日本的这一行径,同时要求日本军队撤出所占领的地区。然而,日本政府蛮不讲理,甚至以退出“国联”相要挟。

大被分媒体是按以上的内容对“九一八事件”进行了报道。只有日本媒体提发出了相反的声音。他们说是中国军队先破坏了铁路,然后袭击了日本军队。日军在袭击中伤亡了大约两万多人(估计是怕丢人,没敢实话实说)。日军忍无可忍,这才出兵占领满蒙地区。而那个所谓的河本末守中尉根本就是个中国人假扮的。

这番言论一出,马上就有评论家、分析家、批评家、外交家、军事家等等各方面的专家撰文批评日本政府。日本对中国早就有领土要求。平时日本总吹嘘大日本皇军如何如何地英勇善战,天下无敌,即使真遭到了中国军队的袭击,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损失。更何况中国政府不可能首先去袭击日本军队。原因么,从中央最高统帅部发出的那个“不许抵抗”的命令来看,就一切都不要解释了。

至于河本末守中尉的身份问题,早就有外国记者找到了中尉的家人,并进行了采访。

以上这一切只能说明:日本政府是一个卑鄙无耻的政府,竟然要欺骗全世界!当然,列强们还需要保护各自在中国的利益,日本的存在有助于平衡各方面的势力。因此,很多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此时也不愿意过分逼迫日本。比如美国就提出了“不承认主义”,声明:“丝毫无意干涉日本在满洲合法条约之权利”。

历史不是靠一个人的能力创造或改变的,即使像我这样提前知道历史发展轨迹的人也不行。我能做的仅仅是稍微改变一下历史事件的结果,但总的发展趋势我是无能为力来改变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九.一八事变开始没多久,我又把心思放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就是——末代皇帝溥仪。溥仪如今正住在天津的静园,日本人对他的前途早就做好了安排。我原来曾制订了一个将其暗杀掉的计划,但总觉得有些不妥。第一,杀了溥仪,日本人完全可以再找一个有大清皇族血统的人来替代他。第二,如果这么干,日本人可定会借机挑拨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给今后的统一抗战带来麻烦。第三,留下溥仪有可能今后通过他来控制“满洲国”的一部分武装力量。经过一番权衡利弊,我坚决否定了刺杀计划,不仅不杀他,还要想办法帮他尽快登上皇帝的宝座。完成这个任务的最佳人选当然就是川岛芳子了。

我不怕川岛芳子背叛我,也断定她不敢这样做。即使川岛芳子能够忍受住那毒瘾发作时的痛苦,她也不敢把我和闪电突击队的事情向外吐露半个字,因为她已经向我们纳了“投名状”,而且她的这个“投名状”太大了。九一八血战中,日军的最新部情况署我了解得一清二楚,这完全是川岛芳子的功劳。日军因此而造成的几万人的损失,不是川岛芳子一条命能赔得起的。

我将任务书交给川岛芳子,同时还交给她四百克高纯度的海洛因。除了让她自用外,还可以使用这种魔鬼武器去控制一些她想要控制的人。同时我还承诺,在她完成任务后,我会帮助她戒掉毒瘾。川岛芳子接受了任务,对我的承诺却只是惨然一笑,并没有过多的表示。看得出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吸毒的人首先丧失的就是信心,包括生活的信心,甚至是生命的信心。

向川岛芳子交代完任务后,我心里又放下了一件事。该考虑一下怎么将北平的那些日本特务和黑龙会的会员利用起来。那些女特务已经完全在我的掌握之中,有一大部分男特务也被我掌握住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使用好这些力量。我正在思考这个问题时,川西田来了。

川西田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来了一个熟人——中村震太郎。中村震太郎没有被处死,中日两国在解决“九一八事变”的谈判中,有一项关于释放两国被俘人员的内容。双方在这一议题上很快就达成了协议,于是中村并没有像历史上记载的那样被处决。

三个“朋友”经历了生死离别后又聚在一起,自然得在平安楼喝一顿大酒。川西田和中村震太郎又都醉了,两人又搂又抱,又哭又笑,最后竟都睡在那间名为“富士山”的包房里。我只能让人收拾了残羹剩饭,又找了两条被子给他们盖好,然后独自回到了伯爵府。

第二天一早我就回到了平安楼。一进“富士山”,眼前的情景令我大吃一惊。之间两人都脱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交颈叠股地搂在一起酣睡。我的突然闯入惊醒了他们,二人尴尬万分。不过我面上只能装作无所谓。其实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对这种情形还真的是无所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由,包括决定自己性取向的自由。不过我真的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而且又是两个日本人,心里的确恶心的不得了,暗自骂道:“死玻璃!”突然间,我的脑中闪过了一丝灵光。

十天以后,我又将川西田请到了平安楼。川西田刚从沈阳回来,他去处理加工厂的事情去了。我们的那个中日合资企业在九一八血战中受的损失不大,厂房和设备都没有损坏。现在这个厂子被定名为松田农品加工株式会社。川西田作为会社的的副董事长去和日本占领军商谈有关军粮加工的事宜。今天早晨才回来。川西田现在可得意了。他提供的情报最后都在九.一八事件中得到了证实。现在川西田已经是中佐了。

此时川西田笑容可掬、毕恭毕敬地坐在我面前。“川西君,我想在酒楼开展一项新的业务,希望能得到你的支持,当然得到的利润也会有你一半。”我是开门见山。

“高桑请讲。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去做。”我要把平安楼的两个最大的包房改造成特别舞厅。我要酒楼里推出一项“艳舞表演”的服务项目,而且男女表演都有。当然能看这个的都是高官显贵。特别是你们日本人,素质很高,能够辩证地看这些东西。你们日本人的表演水平也很高,所以,所有的演员都用日本人,你要找一些艺妓,还要联络一部分客户。我招了一批演员,现在已经培训的差不多了,今天晚上就可以让你试看一次。怎么样?”

当晚的表演先是令川西田目瞪口呆,继而热血沸腾,继而赤裸相见,继而疯狂放纵,继而疲惫不堪,继而对我的建议毫无保留地举双手赞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