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温总理喜欢跟哪类网友对话

铁血冰石 收藏 5 534
导读:谁是中国最“有名”的网友?当然是胡锦涛和温家宝,不但是最有名的,也是“粉丝”最多的。他们两位一个是国家主席,一个是政府总理,不但都上网,而且还都和普通网友交流过。他们上网使用的是实名,然而,这两位以实名制上网的最著名的“网友”在和普通网友交流时,却并没有要求网友也使用实名。   大家不妨看一下2月28日政府总理温家宝和网友的对话。一边是大家都熟悉的名字“温家宝”,一边是如下一些网名:“老翁”、“四季常青”、“把酒话桑麻”、“酸梅汤”、“人间正道是沧桑”、“益言九顶”、“风的想象”、“高雄的EE”、“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谁是中国最“有名”的网友?当然是胡锦涛和温家宝,不但是最有名的,也是“粉丝”最多的。他们两位一个是国家主席,一个是政府总理,不但都上网,而且还都和普通网友交流过。他们上网使用的是实名,然而,这两位以实名制上网的最著名的“网友”在和普通网友交流时,却并没有要求网友也使用实名。


大家不妨看一下2月28日政府总理温家宝和网友的对话。一边是大家都熟悉的名字“温家宝”,一边是如下一些网名:“老翁”、“四季常青”、“把酒话桑麻”、“酸梅汤”、“人间正道是沧桑”、“益言九顶”、“风的想象”、“高雄的EE”、“我从海上来”、“人生过客”、“金豆豆银豆豆”、“路人”、“网民协会”、“天天向上”、“独树一帜”、“春秋战国” ……这些网名可都是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熟悉的是我们也都是这样为自己的网络身份取名字的;陌生的是,我们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些五花八门的网名背后的真姓实名。


那天,正是这些奇奇怪怪的网名比温总理和网友对谈的内容更吸引了我的眼球。按说我也算一个网络上“出来混”的老江湖了,对于这些网名自然是见惯不惊,可是,把这些名字放在和“温家宝”这个大名一起,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不但没有在中国历史上见过,实际上,在当今世界上也并不多见。


可是,不但是温家宝总理,还有早前的胡锦涛主席,都是和这些匿名网友进行了对话,那么,我的问题是:胡主席和温总理为什么不和“实名制”的网友对话?


如果温总理在和网友交流前要求那些提问者使用“实名”的话,我想那些提问者也不会拒绝的,而且还有更多网友自愿披露真实姓名以换得提问的机会。可是,温总理并没有这样要求,他就这样和那些有着奇奇怪怪、根本不符合中国人姓名习惯的网友进行了一次说真话的交谈。


这样的总理,不但是对现代科技、对网络、对匿名网民持认同和尊重态度的总理,也是一个对中国社会和网络特性都有相当了解的总理。他在和这些有着“乱七八糟”名字的网友谈话前袒露了心声:我有点紧张。


温家宝这句话绝对是真心的,但他其实可以不紧张,他只要命令——或者象杭州市委市政府那样利用手中的权力发一个要求所有网民都实名制的规定——那时,你想一下,温总理还会紧张吗?全世界的记者,无论多么邪门和刁钻的,有哪一个温总理没有面对过?面对一帮他自己的有名有姓的臣民,他会紧张吗?


不会,如果那天在网络上和温总理交谈的网民都是实名制,甚至把单位和职务也标出来,温总理绝对不会紧张的,更不会真情流露地说自己“有点紧张”。如果实行实名制,那天,该紧张的应该是那些真名实姓的网民!


说到这里,有些人可能会说我天真了,他们会说,你难道不知道如果有关部门想要知道那些“乌七八糟”网名后面的真实身份,易如反掌?我当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河南的王帅和内蒙古的吴保全都是靠追查IP而抓捕归案的,而且还有更多这类案子没有公开或者公布(不全在公安,有些当事人自己怕死,不知道自己的权利)。我自己就听几位网友朋友说过,某天晚上,刑警队突然敲开了他家的门,问,你在网络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有的还被叫去做了政治思想工作,是的,是的,我都知道……


我们当然都知道,但是,温家宝总理可能不知道啊!否则他为什么要紧张?也许,温总理知道没有真正的匿名制,但他更加知道,如果有人在提问中冒犯了他,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是绝对不能命令警力使用侦查技术追查IP来个“因言获罪”的。


我说的够清楚了吗?如果没有,我想告诉大家,无论是河南的王帅,还是内蒙古的吴保全,他们都不是因为我们国家的法律而“罪有应得”,他们是触动了当地某些违法利益集团的个人私利。甚至北京政府高层、政法委和公安部一些领导都感到吃惊,惊觉:怎么会有这种事?(后来的纠正也说明他们确实不赞成这种事)。


就是有这种事,而且在全国各地还相当普遍。一些地方腐败的官员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利用他们对当地警察有支配的权力,随意调动警力(技术部门),对他们认为损害了自己升官发财、破坏了当地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妨碍了自己和亲戚朋友鱼肉老百姓的匿名发帖网友进行技术追踪与政治迫害,美其名曰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呜呼哀哉,真是放你X的狗屁!老子在世界各地走过了多少个地方,也算知道什么是国家安全吧?万万没有想到,到头来,国家安全竟然跑到河南的一个小县城里,跑到一些贪官污吏的银行存折上?这是国家安全,还是你们包庇腐败的安全?是社会稳定,还是你们继续在贪官的职位上稳坐钓鱼台的稳定?


河南王帅和内蒙古吴保全案让我们认识到人权的重要性,这些人权是受法律保护的。可是,一方面由于我们民众法律意识(人权意识)薄弱,更主要的还是各级官员贪赃枉法,利用手中的权力实行打击报复,让受害者有苦难言。


但王帅和吴保全案件也揭开了一些黑幕,不错,作为国家的执法部门(例如公安),他们完全有权力根据任何网友的发帖IP追踪到“匿名网友”,对他们散布谣言、造谣撞骗、进行恐怖活动等等犯罪嫌疑进行侦查、逮捕、判刑。但那必须是符合国家法律的,在动用这些侦查手段的时候,都需要有严格的合法的审批,如果随心所欲,枉顾法律,看领导的脸色而不是法律,那么执法者犯的罪就更大了。因为被执法犯法的执法者们一起拖下污水的是整个国家机器的正义性,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甚至还包括国家主席和政府总理……


温总理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而且我们也带着良好的愿望相信,北京高层如此重视河南王帅案件,是希望此类事件不要重演。我还带着更加良好、甚至有些一厢情愿的愿望推测,我国负责执行网络监视的领导一定要让手下受到法律的约束,不能出于私心甚至贪腐的心,随时出击,骚扰、威胁甚至抓捕“匿名网友”。而且要保证,一定要追究构陷者的责任——法律责任。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会提出这样的问题,目前家庭上网都是实名的,到网吧也都需要登记身份证,而公安和有关部门都有能力追查任何IP地址,那么,这和实名制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杭州市公布了《杭州市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保护管理条例》就大件事了?


大家必须搞清楚,公安和国家执法部门能够追查IP的那种“实名制”和杭州市宣布的每个网友必须使用实名上网的实名制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全世界的警察如果想追查,基本上都可以追查到自己国内的互联网使用者的地址,就算电脑使用了转移IP的代理手段,还有监视镜头呢。但问题就是需要警察追踪的匿名网友至少已经是嫌疑犯了,或者有明显违反法律的地方。如果你不是,如果你只是批评政府,任何警察都没有这个权力追踪你,否则,犯罪的不是你,而是那个警察,和那个警察机关。这就是问题关键所在。


目前的杭州市的规定,并不像他在规定里说的是为了在遏制犯罪,并不是在打击罪犯——按照目前的网络管理,如果王帅等真犯了罪,很容易就能追查到,别说从河南追到上海,就是追到美国,也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个规定出来后要威胁和限制的不是真正的罪犯,真正的罪犯公安机关怎么都可以抓到。


杭州市的规定威胁和阻止的只能是那些可能因为担心受到打击报复而匿名发帖的,那些知道内情并想举报贪官污吏的,那些对杭州市委和市政府一些腐败官员有看不下去,有话要说的……


绝大多数匿名网友不是罪犯,也不是想犯罪而取一个网名就是为了逃脱责任的潜在罪犯,如果国家重视公民的人权,地方官员越来越不敢擅自使用警察追查这些发帖者的真实身份,那么,只要不违反国家的法律他们是安全的,至少在面对那些没有控制人民警察的力量的贪官污吏来说,他们是安全的!


可现在,这个安全保护,被杭州市公布的规定摧毁了!


有人又说了,你发帖不是犯罪,那么使用实名,谁敢抓你?你不犯罪你怕什么?我的兄弟呀,你生活在美国、澳洲?抑或是月球?火星?你知道什么叫打击报复吗?什么叫穿小鞋吗?什么叫无情的迫害吗?你知道在中国这种什么都被垄断了的国家,比坐牢更难受的是被迫害和遭受打击报复吗?坐牢有刑满释放的时候,被打击报复则只有等到那个你揭露的人死掉你才能够活过来,知道吗,你?


最后一个问题:匿名发帖,匿名写文章,匿名揭露腐败,匿名……真有那么重要吗?有,有,有!过去十年,我们能够看得见的北京政府在管理上的改善、法制的健全和整个社会的进步,几乎绝大部分都是从网络上开始的,而网络上那些最初的发起者和推手,并不是我们这些有名有姓的网友,更不是一些大名鼎鼎的专家名人,而是一些“匿名网友”,一些使用奇奇怪怪的名字,每个名字后却隐藏着一个内心和你、我、他一样火热的中国公民!


懂得这些心的人里,温家宝总理算一个,他一定知道,在目前我们国家各项规章制度都不完善,法律很多时候无法执行的情况下,使用匿名的形式保护自己的同时又关心国家大事,保护自己的人权,是正当,也是正义的。而且是民众对政府实行的最直接、最行之有效的监督。所以,温总理才会在和网友对话时,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的先例,一位总理和一些使用假名字的,也可以说总理和一群虚拟的人物对话——而且,是真诚地对话!


谢天谢地,幸亏温总理早在几个月前和匿名网友对话,否则,要是今天的话,和温总理对话的匿名网友中如果有家住杭州的,他们有可能刚刚和总理谈笑风生后,立即就被杭州的秘密警察逮住了……


有人说,杭州实行实名制,是全国的一个试点,我真不能、不愿、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下次杭州的匿名网友想对总理说点真心话,又不愿意让杭州市委市政府知道,那咋办呢?


我不知道杭州要求网友实名制的规定经过什么程序推出来的,我不知道有多少民意基础。但我知道,中国老百姓其实并不喜欢鬼鬼祟祟的“匿名制”,例如,中国老百姓早就想让贪污受贿万贯家财的政府公仆们把自己的所有财产“实名制”,我相信杭州的老百姓和我一样,希望杭州市政府能够从善如流,率先公布政府高官们“实名制”下的各种财产。


早在互联网诞生前很久,老百姓就想搞这样的“实名制”了,可官员们硬是不推出任何规定;可是,互联网才出现多久?说推出网友实名制,真是雷厉风行啊。我想弱弱问一句:过去十年,互联网犯罪给中国人民和国家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同一个时期,贪官污吏卷钱外逃又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不用复杂的计算,连小学生也算得出来啊,可你们杭州市为啥不在公布官员财产上实行实名制?却偏偏要在网络上,甚至连玩游戏、写信都要实行实名制?


其实,这不是一个零和游戏,我们完全可以弄成双赢,怎么玩法呢?我建议,杭州市在推出网络实名制的同时,及时推出官员实名财产公布制。如果这样,我敢打赌,至少绝大部分杭州的市民会心服口服的,你想,杭州市的官员们都光明磊落到公布自己的财产了,我们这些匿名的网民还担心公布自己的真名实姓……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杭州市的领导们真光明磊落到率先公布自己的财产,他们还有啥必要对“匿名网友”那么紧张呢?


[ ⊙o⊙ ]

强国社区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