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城管欺骗代市长

新马甲aaa 收藏 2 1367

在代市长批示后,上报要恢复值守状态的便民电话仍在保安室,被解聘的保安照样上班。


昆明市民打电话到城管部门投诉噪音扰民,结果城管部门推三阻四,不予解决。市民一怒之下给昆明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王文涛写了举报信。令人想不到的是,“较真”代市长两度作出的为民解难的批示竟然被有关部门敷衍!


无奈市民找代市长告状


1月3日晚,昆明市民于立给市城市建设管理监察总队(以下简称市城管监察总队)打电话,反映小西门某电器超市商业促销噪音扰民的情况,接电话的是市城管监察总队门卫室的保安张瑞权,张告诉于,具体管理小西门地区的是五华城管监察大队,并将五华区城管快车直通电话号码告诉了于立。于随即打电话到五华城管监察大队,五华区城管监察大队告诉于立,类似的商业促销是市里批准可以搞的,没有给于立一个满意的答复。


1月4日上午10点左右,于立又打电话到市城管监察总队投诉,这次接电话的是城管监察总队门卫室的另一名保安李文斌。因为不断遭到噪音的骚扰而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解决,于立这次说话激动了一些,质问城管部门是不是拿了老百姓的钱坐在办公室不管事?结果双方争了几句。


于立一气之下,给代市长王文涛写了一封信反映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反被恶语中伤的事。代市长看过于立的信后,立刻在信件上作出批示:“请市监察局、12345热线办严查此事。此类有损政府形象,有辱公务员形象的行为一定严惩不贷,结果要再报。”


“较真”代市长两度批示


市监察局和12345便民热线办公室接到代市长的批示后,立即责成市城管监察部门调查。几天后,市城管监察总队给市监察局和12345便民热线办公室报来一份“处理意见”。


这份“处理意见”先在两个问题上作出解释,一是接听热线的保安是否对举报人恶语中伤,城建监察总队解释说,由于“该电话没有录音设置,当天也没有书面记录”,所以无法查证保安李文斌是否对举报人恶语中伤;另一个问题是,城管监察总队的便民热线电话为什么会摆在门卫室,城管监察总队说,从去年6月城管监察职能下放后,该电话就设在了门卫室,让保安接听。城管承认“疏于管理”,但没有说明为什么热线电话要摆在门卫室。


对举报事件“高度重视”的市城管监察总队提出的“处理意见”包括以下几点:借此典型事件,组织各类人员认真学习“昆明市政府便民热线管理规定”,开展大讨论,牢固树立“群众利益无小事”的思想,进一步增强大家服务社会的意识;为“严肃纪律”,给予李文斌、张瑞权解聘处理,对主管部门总队办公室在干部大会上通报批评;以此为契机,在全队开展一次全面整顿,举办一期文明用语、服务态度、办理程序、责任意识培训班,以强化提高人员素质,不断改进工作作风;改进总队便民服务热线的通信装置,将电话恢复到原来的值守状态,安排事业心、责任心强的正式队员担任便民热线值班工作,对受理投诉问题力求以最短时间、最快效率向4区协调并安排到位,本着急事急办、特事特办的原则,以最佳效果答复投诉人。


代市长认认真真看完报告后,严斥了相关部门这种不负责任的工作作风,再次作出处理批示:“将监察总队的投诉电话擅自交给门房保卫,且又在新年第一天上班时间,总队是如何管理的,仅解聘两名保安就相安无事了,总队该承担什么责任?领导该负什么责任?处理完后至少要在全市所有有热线电话及便民窗口的单位内通报,同时,请宣传部安排媒体曝光,举一反三,警示教育。”


“处理意见”原是满纸空话


昨日下午6点左右,记者来到市城建监察总队,这时总队机关人员已下班回家,只有门房保安坚守岗位。记者一来到这里就打听李文斌的下落,正碰到李文斌坐在保安室内。记者惊异地问李文斌:“你不是被解聘了吗?”李回答:“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解聘的事!”李竟反问记者,从哪里听来他被解聘的消息?他一直都在城管监察总队上班!他还表示,张瑞权也没有被解聘。


原来,城建监察总队报给代市长的“处理意见”不尽真实,让记者感到惊异的是,那部备受关注的“城建监察总队便民服务热线电话”直到昨天下午还照样摆在门卫室,值守人员依旧是当班保安!电话并未像“处理意见”上说的那样“恢复到原来的值守状态,安排事业心、责任心强的正式队员担任便民热线值班工作,对受理投诉问题力求以最短时间、最快效率向4区协调并安排到位”。


李文斌说,城建监察总队的这部便民服务电话号码为3382965,主要用来接听市民对施工噪音和商业噪音的投诉,24小时值班。值班人员全部是保安,正式工作人员几乎没有管过这部电话。他们接听电话不需要记录,只要听听电话,然后把举报人转到4区城建监察大队就行了。这部电话上午11点左右和下午四五点响得多一些,其他时段拨打的人很少。


李文斌是去年8月才从盘龙保安公司分到市城建监察总队门卫室的,虽然接听“便民”电话已有四五个月,但他直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没有权力”接这部电话,他们的职责应该只是安全护卫,他不知道为什么总队会把这部电话交到门卫室,让他们保安全权负责,甚至,他来了这几个月,也没有人教过他电话该怎么接。李文斌坚持说他没有骂过举报人于立,只是当时激动了些。




(2005-01-18)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