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无双 第一卷 风起秦末 第四十九章 回归

no1zhanlu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3.html


沈铭和秦焰方商量了一番,最后合计出一个法子来。第二天,沈铭借着带李瑶出去散心的由头,和秦焰方两人各自骑了一匹马,为李瑶准备了一辆马车,并且还有乌里哈台派出的十名护卫,出了启罗城。

乌里哈台现在诸事缠身,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陪沈铭,要不然沈铭还真不好偷偷的溜走。出了城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沈铭和秦焰方出手打晕了跟来的十名护卫,在一个人身上留下了一封信,匆匆离去了。

其实现在选择回中原去并非一个明智的选择,现在已经是深冬了,原本沈铭来的时候,荒野中还是片片绿色,可惜现在全都被皑皑的白雪所覆盖了。沈铭估计就算是平日了横行绿园的巨狼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没了,因为没有什么猎物。

“每天赶路用六个时辰的话,就这样的路况,恐怕我们也要用掉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沈铭担心的看着马车,他和秦焰方倒是还好,虽然他的内功远不如秦焰方深厚,但却比秦焰方更加精纯,应付这样的低温还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李瑶的身子却哪里能够比得上他们,虽然身上穿了厚厚的裘皮,但长时间在这样的低温下生活,恐怕身子会受不住。

这时李瑶把头从马车中探了出来,车外的寒风吹得她一哆嗦,“不用担心我,我撑得住的。”

沈铭不禁苦笑,撑得住也好,撑不住也罢,既然已经出来了,难道还能回去吗?走吧。

************************

一转眼,一个寒冷的冬天过去了,虽然有不计其数的人死在了这个缺吃少穿的寒冬,不过当春天来临的时候,仍然是让大家兴奋不已,能够熬过来也是一种幸福,不是吗?

百姓的愿望其实很简单,只要能够吃得饱,只要能够穿得暖,甚至只要能够活得下去,他们就已经感到很幸福了,可是,往往就是这样简单的要求,统治者却无法满足他们。就算是遇到一个贤君,尚且会出现有人饿死的事情,更何况,现在的大秦是在秦二世胡亥的统治之下呢?胡亥本来也许只能算是一个调皮捣蛋不学无术的坏孩子,可是有了赵高在一旁“帮忙”,一切的事情就变了味道。

始皇帝在世的时候,大秦的赋税就已经十分沉重了,再加上修建长城征调了无数民工,早已经弄得怨声载道,但始皇帝有那么本事惹事,也有那么本事压制,谁敢在他眼皮底下捣乱?胡亥就不同了,他和他老爹比起来,更加喜欢胡闹,于是,百姓们所要承受的苛捐杂税更甚,更加难以存活。于是,有些事情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一个佣农出身的陈胜,和一个贫农出身的吴广,在被大秦严苛的律法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而是做出了反抗。

人一旦压抑的太久了,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往往是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就是凭着一群穷棒子,陈胜开始了杀官造反的生涯,向着他的“王侯将相”梦大步走去。

“伐无道,诛暴秦!”在大泽乡杀了押送军尉的陈胜和吴广竖起了反旗,像所有造反的人一样,为自己弄了一个好听而且有足够蛊惑人心的口号。

有人说乱世出英雄,这是因为乱世之中百姓难以生存,有人登高一呼,便有人热烈响应,也许到了后来很多起义军变了性质,但是最初的时候,大多数人只是为了生存而已,既然同样是死,为什么不闹他个天翻地覆呢?我死了,你也别想舒服!

天下被胡亥这个没用的皇帝搞得乌七八糟,百姓的忍受程度已经到了临界点,有了陈胜登高而呼,一时间响应者无数。

从大泽乡开始,再到蓟县,陈胜的兵马越来越多,占领的地方越来越大,最后掌握了足以震动天下的实力,向大秦发起了猛烈的冲击。

天下大乱之中,谁也没有留意到从陇西入关的两男一女。“看来我们还是回来的晚了,”一个人叹道。

这三人正是从西域回来的沈铭等人,在受尽了暴风雪的疯狂洗礼之后,他们终于再次踏上了中原的土地,可惜和他们西去时候不同,现在的中原已经陷入兵火之中了。

李瑶的脸色有些苍白,不仅仅是因为在路上折腾的厉害,还有为中原前途的担忧,匈奴人还没打过来,中原已经自己乱掉了,这样的中原,还能挡得住匈奴人吗?李瑶越想心中越是担心。

这一路上,沈铭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他记不清陈胜吴广的起义是在什么时候了,所以他只能祈祷不到赶在这个时候,可是没想到,越怕什么越是来什么,他们真的在这个时候开闹了。

“咱们还有去咸阳的必要吗?”沈铭感到自己的嘴里有些苦涩,他并不担心大秦王朝的命运,这是个注定要灭亡的朝代,但是,匈奴人来了,受苦的不是大秦,而是天下的百姓,他虽然没有那种将天下事视为自己事一样的觉悟,可他也绝不想让异族人的马蹄来践踏中原,也许这是狭隘的民族观,或者是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先别说去不去咸阳,我们能不能到得了咸阳还不一定呢,”秦焰方苦笑道,眼下虽然陈胜的义军还没有到了这里,可被陈胜这么一搅合,天下乱象已现,就像一碗碗底有沙子的水,平时的时候水看起来是很澄清的,可是一旦摇晃起来,碗底的沙子便都跑上来了,现在正是这样,陈胜在别处闹得天翻地覆,其他有同样心思的人也都跟着开始准备了,甚至有些跟着凑热闹的已经祸害地方了,良人变强盗,生人变恶鬼,一切都乱套了。沈铭等三人刚刚入关,就遇到了三伙歹徒意欲抢劫,如果他们是普通人的话,现在早已经成了冤死之鬼了。

李瑶低头不语,她现在方才明白一些沈铭的意思,有时候,有些事情并非是不想去做,而是无法去做,“你早就已经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吗?”

沈铭点点头,“你久在深宅,不知民间疾苦,先皇在时天下已呈乱象,六国遗老,被逼的活不下去的百姓,想造反的人数不胜数,当今皇帝更加只知胡闹,无治国之才,这天下,早晚也是要乱了,其实就算是匈奴人不来,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罢了,我们修书一封留给当地官员,也算是尽到我们的心意了,这天下大事,好像不是我们管得了的,匈奴人也好,自己人也罢,我们除了自己谁都管不了,”李瑶黯然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