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青年是愤怒的一代?(转)

fead 收藏 0 150
导读:平时鄙人比较喜欢看的一份报纸是《环球时报》。尽管立场很主流,但还是能感受到这个多元世界不同价值观的撞击,很有些“第三只眼睛看中国”的意思。 平时鄙人比较喜欢看的一份报纸是《环球时报》。尽管立场很主流,但还是能感受到这个多元世界不同价值观的撞击,很有些“第三只眼睛看中国”的意思。 随着以80后为代表的独生子女一代开始登上时代舞台,围绕他们的争议从来没有停止。这些新兴的主流人群是迷惘的一代?还是跨掉的一代? 现在答案逐步向一个方向靠拢:这是愤怒的一代,简称“愤青”。他们的呐喊引起了世界的关注。、 据《环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平时鄙人比较喜欢看的一份报纸是《环球时报》。尽管立场很主流,但还是能感受到这个多元世界不同价值观的撞击,很有些“第三只眼睛看中国”的意思。


平时鄙人比较喜欢看的一份报纸是《环球时报》。尽管立场很主流,但还是能感受到这个多元世界不同价值观的撞击,很有些“第三只眼睛看中国”的意思。 随着以80后为代表的独生子女一代开始登上时代舞台,围绕他们的争议从来没有停止。这些新兴的主流人群是迷惘的一代?还是跨掉的一代? 现在答案逐步向一个方向靠拢:这是愤怒的一代,简称“愤青”。他们的呐喊引起了世界的关注。、 据《环球时报》报道,连续几天高规格的纪念五四运动及庆祝青年节的活动,不仅把中国对这一代青年人的关注推到了一个高潮,也吸引着近年一直留意这个世界最大群体之一的外媒目光。令西方担心的当然还是跟“民族主义”有关的“愤青一代”。 不过,国际上越来越多的人把中国青年视为推动世界前进的正面力量,一个重要的理由是:这一代青年是中国近代以来最具国际标准的一代人。不过,就个体命运而言,这个全面放眼看世界的群落集体面对着国内外双重考验:首先是在中国完成大国崛起的征程中,面对越来越严峻的挑战和压力,比如由于文化、制度、利益等诸多因素带来的阵痛,比如西方妖魔化中国现象的频发甚至升级;其次是转型社会中种种多发的矛盾带给他们个体命

随着以80后为代表的独生子女一代开始登上时代舞台,围绕他们的争议从来没有停止。这些新兴的主流人群是迷惘的一代?还是跨掉的一代?


现在答案逐步向一个方向靠拢:这是愤怒的一代,简称“愤青”。他们的呐喊引起了世界的关注。、


据《环球时报》报道,连续几天高规格的纪念五四运动及庆祝青年节的活动,不仅把中国对这一代青年人的关注推到了一个高潮,也吸引着近年一直留意这个世界最大群体之一的外媒目光。令西方担心的当然还是跟“民族主义”有关的“愤青一代”。


愤青需要完成大国公民的塑造,对内,他们则需要战胜命运的挑战,寻求人生价值的答案。 其实,五四运动也是起源于一次愤青的爱国集体冲动,但后来随着德、赛二先生的提出和广泛传播、认同,爱什么样的国家成了那时青年们最主要的问题。今天,这个问题同样摆在新一代愤青的面前。 我希望答案像新中国那样美好。 当然,探索答案的过程如同一段光荣的荆棘路。 我曾和一位知名学者有过一次对话。 他说:如果不头顶理想的天空,脚踩现实的大地又有什么意义? 他说的很对。但我也提醒了一句:不脚踩现实的大地,光头顶理想的天空,你以为自己能飞? 与各位愤青共勉。

不过,国际上越来越多的人把中国青年视为推动世界前进的正面力量,一个重要的理由是:这一代青年是中国近代以来最具国际标准的一代人。不过,就个体命运而言,这个全面放眼看世界的群落集体面对着国内外双重考验:首先是在中国完成大国崛起的征程中,面对越来越严峻的挑战和压力,比如由于文化、制度、利益等诸多因素带来的阵痛,比如西方妖魔化中国现象的频发甚至升级;其次是转型社会中种种多发的矛盾带给他们个体命运的困厄和磨砺。备受家庭宠爱的独生子女们有理由设定追求更美好生活的现实目标,但社会并不像家庭那样总是充满无私的温情和关爱,伴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毕业即失业命运的降临以及背后的教育弊病、机会不公等体制问题的近距离逼问,都成为一种壮怀激烈情绪孕育的温床。


幸运的是,这种叫愤怒的情绪与爱国完成了结合。日本媒体报道说,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和北京奥运会中,众多中国青年加入到志愿者行列中来,流汗工作,并挥舞国旗反对国际上的批评声音。这些年轻人的做法被认为与五四运动一样,表达了强烈的爱国情绪。


需要提醒的是,愤青不是新兴社会现象。在80年代也就是改革开放初期,一代愤怒青年已经登上历史舞台。那是一个破旧立新的年代,伴随着西方思潮的冲击,一代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愤青通过对集体无意识的反叛,为一个多元价值时代的来临修筑了宽阔跑道。比如解构“崇高”、尊重个体、关怀内心等成为当时思想文化界的关键词。


愤青需要完成大国公民的塑造,对内,他们则需要战胜命运的挑战,寻求人生价值的答案。 其实,五四运动也是起源于一次愤青的爱国集体冲动,但后来随着德、赛二先生的提出和广泛传播、认同,爱什么样的国家成了那时青年们最主要的问题。今天,这个问题同样摆在新一代愤青的面前。 我希望答案像新中国那样美好。 当然,探索答案的过程如同一段光荣的荆棘路。 我曾和一位知名学者有过一次对话。 他说:如果不头顶理想的天空,脚踩现实的大地又有什么意义? 他说的很对。但我也提醒了一句:不脚踩现实的大地,光头顶理想的天空,你以为自己能飞? 与各位愤青共勉。

但今天愤青主要的使命却是回归和建设。面对全球化的背景,在破除了阻碍社会经济进程发展的思想藩篱后,如何立足人类共同情感和价值重塑中国信仰成了当下最迫切的课题。


对外,新一代愤青需要完成大国公民的塑造,对内,他们则需要战胜命运的挑战,寻求人生价值的答案。


其实,五四运动也是起源于一次愤青的爱国集体冲动,但后来随着德、赛二先生的提出和广泛传播、认同,爱什么样的国家成了那时青年们最主要的问题。今天,这个问题同样摆在新一代愤青的面前。


平时鄙人比较喜欢看的一份报纸是《环球时报》。尽管立场很主流,但还是能感受到这个多元世界不同价值观的撞击,很有些“第三只眼睛看中国”的意思。 随着以80后为代表的独生子女一代开始登上时代舞台,围绕他们的争议从来没有停止。这些新兴的主流人群是迷惘的一代?还是跨掉的一代? 现在答案逐步向一个方向靠拢:这是愤怒的一代,简称“愤青”。他们的呐喊引起了世界的关注。、 据《环球时报》报道,连续几天高规格的纪念五四运动及庆祝青年节的活动,不仅把中国对这一代青年人的关注推到了一个高潮,也吸引着近年一直留意这个世界最大群体之一的外媒目光。令西方担心的当然还是跟“民族主义”有关的“愤青一代”。 不过,国际上越来越多的人把中国青年视为推动世界前进的正面力量,一个重要的理由是:这一代青年是中国近代以来最具国际标准的一代人。不过,就个体命运而言,这个全面放眼看世界的群落集体面对着国内外双重考验:首先是在中国完成大国崛起的征程中,面对越来越严峻的挑战和压力,比如由于文化、制度、利益等诸多因素带来的阵痛,比如西方妖魔化中国现象的频发甚至升级;其次是转型社会中种种多发的矛盾带给他们个体命

我希望答案像新中国那样美好。


当然,探索答案的过程如同一段光荣的荆棘路。


我曾和一位知名学者有过一次对话。


他说:如果不头顶理想的天空,脚踩现实的大地又有什么意义?


他说的很对。但我也提醒了一句:不脚踩现实的大地,光头顶理想的天空,你以为自己能飞?


与各位愤青共勉。


愤青需要完成大国公民的塑造,对内,他们则需要战胜命运的挑战,寻求人生价值的答案。 其实,五四运动也是起源于一次愤青的爱国集体冲动,但后来随着德、赛二先生的提出和广泛传播、认同,爱什么样的国家成了那时青年们最主要的问题。今天,这个问题同样摆在新一代愤青的面前。 我希望答案像新中国那样美好。 当然,探索答案的过程如同一段光荣的荆棘路。 我曾和一位知名学者有过一次对话。 他说:如果不头顶理想的天空,脚踩现实的大地又有什么意义? 他说的很对。但我也提醒了一句:不脚踩现实的大地,光头顶理想的天空,你以为自己能飞? 与各位愤青共勉。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