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子看守所外遇警察 称不让说话被警察打两顿

少鑫 收藏 65 7710
导读:“昨晚,我外甥和朋友在外面遇到警察,没来由就被带到了刑警队,挨顿打不说,还被铐了一晚上。”8日,读者王园园给记者打电话反映他的外甥莫名被打一事。   昨日15时许,在长垣县中医院急诊105病房,25岁的王洪涛躺在病床上,直说自己“头晕、恶心”。一旁,他的小姨王园园和怀孕7个月的妻子周艳红一脸愁容。王洪涛左侧太阳穴有一片红色的伤痕清晰可见,左腿牛仔裤上还残留着几滴血迹。“7日晚12时左右,我和俩朋友开车在长垣县后屯看守所附近转悠时,一辆警车把我们拦住,车上下来四五个人命令我们下车,接着抓住我和朋友林森就

“昨晚,我外甥和朋友在外面遇到警察,没来由就被带到了刑警队,挨顿打不说,还被铐了一晚上。”8日,读者王园园给记者打电话反映他的外甥莫名被打一事。


昨日15时许,在长垣县中医院急诊105病房,25岁的王洪涛躺在病床上,直说自己“头晕、恶心”。一旁,他的小姨王园园和怀孕7个月的妻子周艳红一脸愁容。王洪涛左侧太阳穴有一片红色的伤痕清晰可见,左腿牛仔裤上还残留着几滴血迹。“7日晚12时左右,我和俩朋友开车在长垣县后屯看守所附近转悠时,一辆警车把我们拦住,车上下来四五个人命令我们下车,接着抓住我和朋友林森就打。”王洪涛说,另外一个朋友见情况不对跑了。被打过程中,那些人根本不让我们开口说话,“只要动嘴想说话,马上会被扇耳光。”


坐在司机位置上的林森说:“我们被打了三四分钟后,被铐上手铐带进警车拉到了刑警队。整个过程警察啥理由也没说。”


“带到刑警队值班室后,进来仨人,我被第二次殴打。”王洪涛说,“他们把我的头摁到地上用脚踹。其中一个人,别人都喊他张队长。打完了,他们就把我和林森铐在值班室的沙发腿上。直到第二天上午10点多,我和林森被分别录了口供,问的问题都是‘为何要在看守所附近晃悠’。录完口供后才被放了出来,也没说被铐的原因。”


听说王洪涛被警察带走,王园园凌晨两点多慌忙赶到刑警队。“我隔窗看到了我外甥王洪涛和他朋友,当时王洪涛脸上有伤。”王园园说,值班民警不让她进去,让她第二天上午来找领导,“我怕外甥再被打,就在刑警队门外蹲了一夜”。


王洪涛的主治大夫杨振林告诉记者:“王洪涛的头部有多处压伤,肩和手腕有多处红肿和损伤,有脑震荡的症状,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昨日16时30分左右,记者来到了长垣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见到了副大队长张东鹏(音)。


“王洪涛是我们最近抓获的一名犯罪嫌疑人的外甥,当天晚上他和林森尾随办案警车。”张东鹏说,因为他们影响了警察办案,所以才被带到刑警队,至于警察打人那是不可能的,“王洪涛脸上的伤是我们抓他,他逃跑时自己在车上碰的。”

4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