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三 第七章 遍地英雄 长山大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他忽然在心中闪过了一个从来没想过的问题:战争的胜负往往是靠科技力量支撑的,谁撑握了当今世上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谁就能战胜对手,取得战争的决胜权。即使尖端武器拥有者使用的是土匪强盗的手段,那胜利的天秤照样也会眷顾他们。所谓“天理”和“正义”将在它们面前就显得苍白无力,不堪一击。一个军队如没有一个强大的政治,军事,经济集团在背后撑腰,终使你有三头六臂,最终还会被对手剿灭。


他正想得入神时,被刘书凯打断。“啊!书凯你还好吗?我被炸昏了,我们还剩下多少人?”李锐忙答非所问地说。书凯见他满脸是血忙一边给他包扎,一边着急地说:“我是问你看没看到陈洛尘?”“没有!”李锐忍着痛说。


包扎完毕后,李锐立即从迷茫中回到自己的角色,他对刘书凯说:“找人的事先放一放,现在赶快集合部队,围住峡谷。你马上找人去通知江世波,叫他立即撤回龙脉山参战。我们要尽快地解决这一场战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刘书凯虽然心里惦记着洛尘,但李锐布置的事也确实是当务之急。于是便转身奔波在各个山头阵地传达命令,王耀东一直在最重要的前沿阵地坚守,他和战友们亲眼看到李倩文等十二名姑娘血溅长空斗敌机的事,痛得他捶胸顿足昏过去几次,但理智又使他从昏厥中清醒:倩文她们用鲜血和生命为我们的胜利铺就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我们决不能半途而废,要坚决地走向胜利!


于是,他把附近的战士都归入到自己身边,又派人去联络其他阵地上的同志,用纵队的名义下达了:坚守阵地,待命出击!的命令。当刘书凯满面愁容赶到这里时,他便把自己看到的一切简明扼要向他描述了一遍。刘书凯顿时就惊得气急冲心昏死过去,等缓缓醒来时他用双手握拳使劲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而在不停地自责:“都怪我不该让她们在空谷中架起一条藤索!我真是笨蛋!真该死!”


“书凯啊!你知道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吗?若不是她们甘愿以身搏寇,我们浮玉纵队早就被打败了,现在敌人的飞机完了,而谷中的鬼子就成了翁中之鳖,它们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什么也别说了,先消灭了这帮鬼子再说。你赶快在我这里带一批人去支援孟赞,一定要守住出谷之口,你要有心理准备,只要我们发起了进攻,鬼子肯定会涌向谷口,所以能不能全歼敌人,就看你的啦!”王耀东一面开导着书凯,一面布置了任务。因为耀东深有体会,这时候的书凯只有在战斗中才能暂时地脱离痛苦的纠缠。


被洛尘安排在另一个僻静山谷里的十几万百姓,在老会长的领导下井然有序地进入林中栖歇,一个个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战斗胜负的消息。忽然天空中飞来了九架轰炸机,老会长顿时就被吓蒙了。一个年青人问道:“会长!小鬼子整些铁鸟来干啥!”老会长为了稳定这十几万人的情绪,忙敷衍道:“没啥子了不起的!乡亲们我们浮玉纵队个个都是金钢之身,又有孙悟空的本领,量小鬼子也没能耐把他们怎样,大家要坚信最后的胜利一定归我们的浮玉!”


乡亲们虽然被会长忽悠过去了,但会长心里却十分清楚:九架轰炸机将会意味着什么!随着地动山摇的爆炸,和烈火吞噬的山林后而高高卷起的浓烟,这一切都仿佛在告诉人们:这一切并非象老会长所描述的那样简单,浮玉纵队正在经历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生死考验! 群情激愤的人们忙拿起钉耙锄头,冲着老会长说:“会长!我们不能在等啦,让我们去帮浮玉一把吧!”


“你们这些榆木脑瓜,你们一起去再多的人都是送死,人家鬼子在天上,你们去了有什么用,还不是给部队添乱!你们都给我坐好了别乱动,如果让鬼子飞机发现了我们,你们的罪可就大了!因为我们这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儿童!”老会长的一席话吓住了这群蠢蠢欲动的人们。


又过了一段令人惊心动魄的几个小时,老会长见敌人的飞机已消失殒尽,除龙脉山方向飘来的一股股浓烟外,整个山谷都显得十分的寂静。他再也坐不住了,也不敢深思究竟发生了什么?忙说:“能走得动的,拿起你们的杀鬼子的家伙,跟我去龙脉山!要快!”象潮水般的十几万人,不分男女老幼,个个都带上家伙,黑压压地冲向龙脉山大峡谷,这种壮观的场面连李锐和刚刚逃出死亡线的队员都为之震撼!


乡亲们爬上山梁进入阵地,见到了一具具战士们的残缺不全的遗体,在各具形态地躺着,又看着他们一张张无私无畏无惧而充满豪气的脸庞时,便情不自禁地抱起了他们而失声痛苦,无不为之动容。老会长来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战土遗体旁,勐然下跪、老泪纵横地说道:“天下哪有这种舍身为民的军队啊!从古到今的仁义之师都是唬人的玩艺,不是权贵们的打手,就是为私家天下看门护院的恶狗,只晓得对老百姓狂嚎穷吠,要么就为政治集团而打家劫舍,而无恶不为!目前我只看到我们的浮玉纵队是一枝独秀,而与它们同门异户!乡亲们我们一起来为牺牲的战士下跪吧!跪出我们的敬重,跪出我们的心痛,跪得他们的亡灵早升天堂,因为那才是他们该待的地方!跪出我们对权贵的憎恨,跪出我们内心的祈望:为人民者将永远留在民间!糟蹋人民,剥削人民,压榨人民的人将永下地狱,被人民踩在脚下永远汇入到污泥浊水之中而不得超生,管他是位高权重还是鬼魅魍魉!”


老百姓心中有秆称,谁做了好事!谁干了伤天害理!他们都在心里记得呢!不要看现在日本人和一帮依赖它们的权贵们正在嚣张横行,汉奸们便变本加利的剥削人民,贪心地吞噬人民大众的劳动成果,就以为自己已经到了高人一等的境界了,其实不然,久经沧桑的中国人民早就对他们暗箱操作的卑贱行为心知肚响、了如指掌,全国各地也正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酝酿着一场铺天盖地,摧枯拉朽,波澜壮阔的人民彻底解放的运动。在当时的动荡局势中只有中国共产党本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打江山的宗旨,才能使中国人民从而彻底地摆脱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而浮玉纵队正是由于坚定地走为人民服务的道路,才能取得各阶段的胜利,虽历经艰险而仍然屹立在群山之中。


老会长在李锐的搀扶下,缓缓起身,他健步走向一个高坡、用古铜钟般的声音说道:“孩子们你们不是要杀鬼子吗?现在机会来了,鬼子就在深谷之中,等纵队的同志和它们接上火后,我带你们去冲锋!也好让它们知道:中国人民一但联合起来将是股无坚不摧,无往不胜的力量!”


“齐心协力,没有贵贱,一视同仁,奋力杀敌!”浮玉战士的声音和乡亲们的发至肺腑的乡音连成一片,声声惊天震地,恰似一阵晴天霹雳,呼啸着而震荡着整个长山,而山谷中的回音经久不息!吓得花泽手下的士兵们隐匿在山缝中或溶洞里双手捂着耳朵,而不敢抬头。土肥惊讶地对花泽说:“照传来的声音来判定,支那军至少有百万人在围剿我们!”


“不可能,浮玉纵队充其量则不会超过二万人,难道他们又来了外援?”花泽说到这里禁不住地阵胆寒,但仍硬着头皮说:“这一战是在所难免的,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要毫无选择的面对,你召集我们的人,准备战斗!”


土肥叫传令兵吹起了军哨,说实话鬼子的哨声确实让人觉得不怎么样!尤其它的声音尖的要命,就象一个助尿器一样,把刚才还没在惊慌中醒来的不少鬼子兵都弄得尿了裤子。早就受够了战争折磨的士兵们已经到了十分颓败的程度了。矢内的走被他们看成了临战脱逃,造成了很大影响。有不少人开始思考为什么打仗和在为谁打仗的问题?


当一个个鬼子懒洋洋地来到一块安全的山涧缝中集合的时候,一个老兵就劈口质问花泽道:“我们究竟是在来帮支那人建立王道土的?还是来送命的?”其它有厌战的士兵也纷纷要花泽作出合理的解释,当时的秩序有点混乱。自从跟着花泽或田野从第一批进入长山的士兵,现在已经仅存不多了,即使能侥幸活着的,也尝尽了胆颤心惊,如履薄冰的滋味,如不是一个民族意识超强的人,谁也坚持不了到最后。这是一场用超出人本身承受能力和无尽的绝望在比拼的拉锯战。而到最后每个人都必须要面对的是极大可能的灭亡,绝望的人们都在这时候想早早脱离这场灾难。


“砰!砰!砰!”三个带头闹事的老兵中弹倒下,土肥凶相毕露的提着刚刚开过的王八盒,对正忙着后退的士兵说:“大种民族的优秀品质,就是知难而上,知耻而进,我们坚忍似龟,忍辱负重,只要有一息尚存就绝不能倒在对手的脚下!而我们在和支那人的百年较量的记载中,往往倒下的都是支那混蛋,从前我们的一个浪人就可以纵横支那,杀戮无数!他们的孤寂品质,永远是我们的楷模!在他们的亡灵之下,我们根本没有权力出现任何懦怯的状况和厌战的情绪!”


花泽见土肥稳住了局势,忙下达了突围命令:“我们必须与支那人决一死战,能突围出去最好,如没有可能我们也要打出武士道的精神,虽死犹荣,视死如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