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谈

逍遥神州 收藏 0 131
导读: [center] [i][b]庚子之年,其奥运之年也?其祸运之秋也?初,南方暴雪,交通阻塞,民寒饥冻,多省受灾;阳春三月,偏逢达赖叛乱,伤民损财,国际动荡;夏初五月,汶川地震,神州惶恐,万人罹难,举国悲恸,何其痛哉!六月之暑,中原大旱,民皆引缸水而耕耘;七月,南方洪涝,不乏多患,其后更有何灾,吾不忍视,悲哉!近日所闻洋夷于荒山之巅采一野火,而吾炎黄子孙却以圣火而称且传之,况为野火鄙俗已伤数人,悲夫!值否?[/b][/i][/center]

庚子之年,其奥运之年也?其祸运之秋也?初,南方暴雪,交通阻塞,民寒饥冻,多省受灾;阳春三月,偏逢达赖叛乱,伤民损财,国际动荡;夏初五月,汶川地震,神州惶恐,万人罹难,举国悲恸,何其痛哉!六月之暑,中原大旱,民皆引缸水而耕耘;七月,南方洪涝,不乏多患,其后更有何灾,吾不忍视,悲哉!近日所闻洋夷于荒山之巅采一野火,而吾炎黄子孙却以圣火而称且传之,况为野火鄙俗已伤数人,悲夫!值否?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