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孙 毅: 亲历平型关大捷(转帖)

我行我素st 收藏 2 260
导读:亲历平型关大捷 孙 毅  孙毅,中将,我国杰出的军事教育家。毛泽东当年戏称他“孙行者”、“孙胡子”。   2003年7月5日13时25分,孙毅因病在京辞世,享年百岁。   1937年9月,孙毅参加了著名的平型关大战。当时,他任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参谋长,因师参谋长周昆一时未到职,聂荣臻让他代理师参谋长之职。   1937年8月25日,根据国共两党谈判达成的协议,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正式下达命令,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下辖一一五、一二O和一二九师。一一五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

亲历平型关大捷


孙 毅




孙毅,中将,我国杰出的军事教育家。毛泽东当年戏称他“孙行者”、“孙胡子”。

2003年7月5日13时25分,孙毅因病在京辞世,享年百岁。

1937年9月,孙毅参加了著名的平型关大战。当时,他任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参谋长,因师参谋长周昆一时未到职,聂荣臻让他代理师参谋长之职。

1937年8月25日,根据国共两党谈判达成的协议,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正式下达命令,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下辖一一五、一二O和一二九师。一一五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参谋长周昆,政训主任罗荣桓。该师下辖三四三旅和三四四旅。我被任命为三四三旅参谋长,旅长陈光,政委周建屏。

部署

我们第二梯队于9月23日到达上寨地区,先期到达的师长林彪等人刚刚看地形回来,在师部院子里,林彪和聂荣臻进行了交谈

傍晚,师部接到国民党阎锡山部送来的一份作战计划,说由他们担任平型关正面的

出击

未待改编就绪,一一五师即分作两个梯队,离开陕西三原地区,渡过黄河,奔赴抗日前线。由于正、副师长去参加洛川会议,第一梯队由陈光率领,所带部队为三四三旅和独立团;第二梯队由三四四旅旅长徐海东率领,所带部队为三四三旅直属队和三四四旅。我在第二梯队,同三四三旅直属队一起行动。

洛川会议结束后,聂荣臻在侯马赶上了我们第二梯队,这时得知日军正兵分两路向太原推进,20余万蒋阎军节节败退。我们乘火车到达原平后,为了不让国民党军队的溃兵影响我军的行军速度和士气,改变了原定经代县沿大路向平型关行军的路线,绕向五台山的山间小路前进。

9月22日,日军第五师团一部,进占平型关以北东跑池地区。23日,八路军总部命令一一五师向平型关、灵丘间出动,侧击向平型关进攻的日军。

我们第二梯队于23日到达上寨地区,先期到达的师长林彪等人刚刚看地形回来。林彪说,日军大队人马正向平型关方向运动,可以考虑利用这里的险要地形打一仗。聂荣臻果断地说:“打!为什么不打呢?利用这么好的地形,居高临下,伏击气焰骄纵的敌人,这是很便宜的事嘛!现在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要在与日本侵略军的第一次交锋中,打出八路军的威风来,给全国人民的抗日情绪一个振奋!”在平型关侧翼山地打一个大仗的部署就这样定了下来,并当即电告了八路军总部。

当天,全师连以上干部会在距平型关东南10公里的上寨小学召开,林彪、聂荣臻到会讲话,布置战斗任务。因师参谋长周昆未到职,我这时仍留在师部,聂荣臻对我说:“老孙,周昆到现在还不来,你不能走,你走了就没人了。”我说:“副师长,你放心开会去吧,我不走,我在家值班。”他们走后,我在家守电话,处理事情,并具体负责师直属队的工作,遂行使师参谋长的职能。

会议结束后,一一五师主力连夜赶往平型关东南15公里的冉庄待命。

我从师部文件中看到了以下战斗部署:三四三旅两个团为主攻,三四四旅—个团断敌后路,一个团作师预备队。攻击部队全部在平型关东南山地设伏。同时,派出独立团、骑兵营向灵丘方向活动,牵制日军,保障主力翼侧安全。

24日,林彪、聂荣臻又组织营以上干部进行了现场勘察。傍晚,师部接到阎锡山部队送来的一份作战计划,说由他们担任平型关正面的出击。


战斗


林彪打了一个哈欠,又看了地图一眼说:“要熟悉地图,了解地形地物,才能指挥好。”聂荣臻听到我们说话,也匆匆起了床

聂荣臻走后不久,为了安全,林彪立即转移到附近山沟隐蔽指挥

当晚,天降大雨,我同林彪、聂荣臻分别住在老乡家。睡觉前,林彪、聂荣臻根据侦察员得到的情报,叫我通知部队:今夜12时出发,天明前进入埋伏阵地。并强调:“暴露与否,是胜败关键。”

睡到后半夜,外面的风雨声将我惊醒。鸡叫时,我坐起来穿好衣服,轻轻来到林彪、聂荣臻住的房前,推开门一看,林彪的铺位空着,被子已经叠了起来,再朝里一看,煤油灯还亮着,林彪正戴着健脑器坐在桌前看地图呢。我轻轻走上前,小声说:“师长,你起得这么早?”林彪打了一个哈欠,又看了地图一眼说:“要熟悉地图,了解地形地物,才能指挥好。”聂荣臻听到我们说话,也匆匆起了床,对林彪说:“你看了这么久,该熟悉了。你到炕上睡一会儿,有什么事情我来处理。”林彪看看手表说:“时间不早了,不睡了。”

天亮了,雨也停了。早饭后,我们立即出发去师指挥所。

师指挥所和三四三旅指挥所在一起,位置选择在平型关东南方向石灰沟南山头一个小山顶上,那里长着几棵树,站在山顶,用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沟底那条公路。我拿起望远镜向远处望去,但见群山之上,婉蜒着古老雄伟的内长城,平型关坐落在群山之间。这一带山势不高,但是山连山,峰接峰,利于部队隐蔽。从平型关山口至灵丘县东河南镇,有一条由东北向西南伸展的狭窄沟道,沟道两侧,是刀削似的危岩绝壁,再上面是比较平缓的沟岸。

在十里长沟的东南山上,左面埋伏的是杨得志、陈正湘率领的六八五团,右面埋伏的是李天佑、杨勇率领的六八六团。徐海东的三四四旅六八七团奉命隐蔽地穿过沟道通路,占领了东河南镇以北的高地,以便切断敌人后路。六八八团作为师预备队暂未进入战地。杨成武的独立团和刘云彪的骑兵营已分别向平型关东北和以东开进,配合主力作战。

战前的十几分钟,林彪和聂荣臻对前来受领任务的六八五团团长杨得志和六八六团团长李天佑讲明敌情和战场注意事项,两个团的指挥员便疾速地返回阵地。

上午7时前,鬼子来了。这是日军板垣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的辎重和后卫部队。为首的高举着一面太阳旗,接着是三路纵队的鬼子,往后是载着日本兵和军用物资的100多辆汽车,200多辆骡马大车拉着九二式步兵炮、炮弹和给养跟随其后,压阵的是骑着大洋马的骑兵。

伏击部队的报告同时汇集到师指挥所:敌军已经全部进入伏击圈。这时林彪喊:“发信号弹!”“砰,砰,砰!”三颗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顿时,沉默的群山怒吼了。满贮着深仇大恨的枪弹和追击炮弹带着啸音飞向敌群,手榴弹雨点般地飞进沟道,日军汽车汽车,人挤人,马狂奔,指挥系统一下子就被打乱了。

当聂荣臻发现日军正利用汽车作掩护,进行顽抗,并组织兵力抢占有利地形时,连忙跟林彪研究,决定把敌军切成几段,分段吃掉它。随即命令部队出击,杀入敌阵地,并指令六八六团团长李天佑派出一个营,冲过公路,抢占在设伏前因怕暴露目标而来不及占领的老爷庙制高点,以便两面夹击敌人。

山谷间骤然响起激昂的冲锋号声和惊雷般的冲杀声。八路军勇士呐喊着向敌人扑去,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我透过望远镜看见,那群经过武士道训练的日军虽然失去指挥,被分隔开来,仍然利用汽车和沟坎,进行顽抗。八路军官兵前仆后继,以更加猛烈的攻势对付顽固到极点的敌人,只见枪托飞舞,马刀闪光,连伤员也与敌军官兵扭打在一起,互相用牙齿咬,用拳头打。六八六团副团长杨勇在激战中负了伤,仍继续指挥部队作战。六八五团一连连长曾贤生,带领战士们冲入敌群,在肉搏中壮烈牺牲。

战斗进行到大约8点多钟,林彪对聂荣臻说:“老聂,你亲自出马好不好?”聂荣臻回答:“好啊!”林彪说:“你到六八五团去,督促他们把这一仗打好。”聂荣臻站起来说:“好吧,我现在就去。”说完,他拄了一根棍子,带了一个参谋、一个警卫员和一个通信员,大步朝山下六八五团阵地走去。聂荣臻走后不久,为了安全,林彪立即转移到附近山沟隐蔽指挥。在隐蔽部里,就我和林彪两个人。他守着电话,随时询问部队情况。


鬼子拼命地争夺老爷庙制高点。几架敌机在上空盘旋。由于敌我双方距离很近,敌机不敢扔炸弹。经过一番激战,老爷庙制高点等有利地形全被我军占领。

中午时分,被堵截在辛庄、老爷庙、小寨村一线山谷中的1000多名日军全部被歼灭。缴获敌人步枪1000余支、机枪20多挺,击毁汽车100多辆、马车200多辆。板垣组织的增援部队被我独立团和骑兵营阻击在灵丘以北、以东地区。独立团还在灵丘与涞源之间的腰站,击毙了增援的日军300多名。林彪和聂荣臻遂令部分部队打扫战场,其余部队乘胜向东跑池之敌发起攻击。由于国民党军未按预定作战计划出击,致使东跑池的日军由团城口突围。


大捷


我走出隐蔽部,随后拿起一根棍子准备出发。林彪说:“你同聂荣臻一样,也爱拿根棍子。”

当我看到有不少是经过长征过来的老同志牺牲在战场上时,心中十分难过

下午2时许,林彪说:“孙毅,辛苦你一趟,到山下电台去,给八路军总部并延安的毛主席发个电报,除报告目前战果外,告知我部队仍在积极围歼中。”我说:“好,我马上就去!”我走出隐蔽部,随后拿起一根棍子准备出发。林彪说:“你同聂荣臻一样,也爱拿根棍子。”我说:“我是从长征开始拿的。”林彪好奇地问:“长征到现在拿几根了?”我说:“至少有七八根了。有根棍,上山下山,等于增加了一条腿。

我沿着下山的羊肠小道,一路小跑,心里打着腹稿,大约半个小时就到了隐蔽在山下土地庙里的电台,我将心中拟好的电稿很快写在纸上,大约有150多个字,交给译电员,叫他立即发给八路军总部并报延安的毛主席。我坐下等着,直到对方回电已收到电报时,我才往回返。

回到师指挥所,已是下午5点多钟了,沟中的战斗早已结束,只有远处还不时地传来枪声。尽管这时我已经很累,但我急于想了解一下战场情况,便拄着一根棍子,带了两名参谋下到沟底。只见战斗后的十里长沟,日军人仰马翻,尸体狼藉。燃烧的汽车、遗弃的武器、散落的文件、作战地图、写有“武运长久”的日本军旗及各种罐头食品,满地皆是。我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牺牲了几百个同志。当我看到有不少是经过长征过来的老同志牺牲在战场上时,心中十分难过。

当天晚上,我和林彪、聂荣臻住在距平型关几里路的一个小山村,这个村子只有三四户人家,我们进房时已是晚上9点多钟了。因房子少,我和林彪、聂荣臻睡在一个土炕上。林彪说:“今天打了胜仗,精神好,睡不着觉。”聂荣臻说:“是啊,我也睡不着。”聂荣臻还说:“日本鬼子搞武士道精神,死不投降,我们要研究如何对付他。”林彪说:“我原来还想多抓些俘虏,结果一个也没有抓到。”我说:“敌人不了解我们的俘虏政策,而我们的战士却还像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对待白军一样对待鬼子,结果吃了不少亏。”就这样,我们聊着,不知不觉鸡就叫了,谁也没有睡好,只是在天亮前迷糊了一会儿。

战斗结束后,师参谋长周昆来了,我向他简单交接了一下,就打算到旅里去。聂荣臻对我说:“老孙,你再呆两天。”两天后,接到命令,原一一五师教导大队大队长陈士榘同我对调,他担任了三四三旅参谋长,我担任了师教导大队大队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