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元曲文化入明后“元人生气,至是顿尽”



一代大师王国维曾评价说:“古今之大文学,无不以自然胜,而莫著于元曲。”一语道破了元曲在中华民族灿烂文化中的地位。


元曲原本来自所谓的“蕃曲”、“胡乐”,首先在民间流传,被称为“街市小令”或“村坊小调”。随着元朝灭金灭宋之后,它先后在大都和临安为中心的南北广袤地区流传开来。


元曲分为杂剧和散曲。王国维将元杂剧称为“一代之绝作”,在《宋元戏曲史》中提出“元杂剧出……我国始有纯粹之戏曲”,并再次强调“北剧南戏,皆至元而大成,其发达,亦至元代而止。”王国维认为,中国社会入明之后“元人生气,至是顿尽”,并指出徐文长写的《四声猿》小戏“虽有佳处,然不逮元人远甚”,就是远远比不了元代人写的杂剧。王还认为,汤显祖“诚一时之隽,然较之元人,显有人工与自然之别”。


纵览元曲四大家,马致远、关汉卿、郑光祖与白朴,无一不是敢爱敢恨,个性独立之辈。马致远怀大国民之自豪心态讴歌唱咏:“至治华夷,正堂堂大元朝世”,而仕途不利就大发牢骚:“这壁拦住贤路,那壁又挡住仕途。 如今这越聪明越受聪明苦,越痴呆越享了痴呆福,越糊突越有了糊突富。”关汉卿公然表示:“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破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郑光祖则“为人方直,不妄与人交。名香天下,声振闺阁,伶伦辈称郑老先生”。而白朴则视功名如粪土,他一方面保持着一种遗民的心情“伤时纪乱,尽见于字里行间。”一方面又坦然写散曲为元世祖忽必烈贺寿,肯定元世祖的历史地位丰功伟绩,然而却不愿接受史天泽推荐去朝廷做官。反观明代最受王国维欣赏的两位徐文长与汤显祖,不论是思想激烈程度,还是率真放任程度,皆不如马、关、郑、白四大家。更令人唏嘘的是,徐文长在明代那种畸形社会里最终变成了疯子,用锥子扎自己耳膜,用斧头把自己头骨击破,凄惨无比。


应该说,王国维的评价确实很符合历史的本来面目。元杂剧的兴盛得利于政治宽松,思想自由,文人没有什么束缚,笔锋恣睢,天马行空,无所不至。而明代社会政治空气截然不同,暴戾阴暗扼杀自由思想,因此在这种环境下的戏剧又怎能达到元朝杂剧的高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