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些时候,我的姑父和我讨论起当年某城市部分出租车司机上访,我是唯红色阳光论的。姑父和姑姑当时都下岗一年多了,对D颇有微词。讨论过程不记得了,只记得,姑父说了句“政策现在对你家了?你就高兴了?”我无语了。他当时是引用司机们的话,可也正好暗指了我们家。

我父亲是一直铁路装卸工人。那几年,国有大中企业下岗人不知其数。可是我父亲的单位却还不错,工资丰厚稳定。也难怪我姑父“说”我。可是铁路就一直是好单位吗?我父亲的工作不是接班来的,我爷爷的班让给了我叔叔。我父亲刚上班时可能有点儿想不开,他对我说过,以前铁路装卸是没人愿意干的,有时会有劳改人员承担一部分工作。那时,路过铁路装卸的人会对自己的孩子说,看那是劳改犯。混于其间的工人们当然不干,可是那份自卑是烙印在心上了。所以人们问我奶奶我爸爸的单位,只答‘铁路’。

80年代好了,有了吊车,劳动卖力的父亲被老工友推去学吊车。那时我常去他们单位洗澡,因为装卸工即使有吊车,在卸载石灰粮食时还是人背人扛。危险更不必说,从车皮上掉下来就能骨折,更不容说其他了。后来,他们单位在卸载石灰什么的,都是交给临时工了。雇临时工,那时20元,出去洗个澡就10元。当然,也有人自己干的。个人的消费习惯不同。我爸同事,好几个早就骑上了摩托。我爸爸没有,但我们最早住了楼房,最早买了进口照相机,87年,我们全家就北京泰山1月游,我堂弟在上大学之前就没出过省。表妹高中前去市里也是屈指可数。而我基本是一月一次,和我爸爸去市里开会。铁路家属就这么方便。

可我要强调,这种方便不是条例容许的。可是中国人就是这样,自己有点小权利,你不求他,他也会给自己亲朋好友点方便。检票的王叔叔,见我们,就说,买什么票,真是的!过去吧!

现在,我买学生票,都是自己去排队,不是向某些人说的“强盗不欺负你了,你就该感谢他?”而是,规矩本就是好的,刚开始有人抵制,实行的不好,现在实行好了,还有人不依不饶!

家慈是曾是商业局干部,现在退休。商业局也早就存在了。可我妈妈上班哪会谁愿意当公务员呀!商业局下管糖酒公司,烟草公司,食品公司,在用粮票买东西的时代,在那几个公司上班意味着什么?还是那句话,方便!在我我们县成立商业大厦时,我妈妈以为没有调过去,和领导哭了好几天。但过了两年,调过去的都下岗了。

一个老百姓没有那麽多机会选择自己干涉么。这在世界各国都适用,你只能干好你正在干的。

如丘吉尔所说“干你爱干的没有用,要爱你干的事情。”这句话初听,奴性十足。但细想,奴性是别给的吗?不,是自己给自己的。

我的姑父现在在我省某市打工,做的是技工,还带了两个徒弟。比之刚刚下岗哪会,不知道到哪找工作安逸多了。姑姑在省城做月嫂,她在省城又给姑父找了家公司。赚的多,一家人住也方便。可姑父用N种理由推托了。可在我姑姑看,真正的理由只有两个,一起住,管着他喝酒;没有徒弟伺候,干活多了。可是在我看,还是那句老话,安土重迁。虽然现在和他们讨论,话题经常被带到他的客户如何有钱,脑子活,她的东家给我的表妹介绍了一个新公司。以前是闲下来打扑克,现在是玩祖玛。说起腐败,还是谁谁贪得更多,没发现。

这令我想起电视剧《武则天》中武则天听百姓骂她是狐狸精,她哈哈大笑,回头对太子说,百姓安居乐业才会有时间议论这些(花边新闻)。

我写这篇东西时,火箭刚刚输给湖人,1:2落后,这就是我身边的人关注的。回想中国人不是一天天过的更好吗?只不过是生活水平提高速度更不上眼睛看到的速度,更跟不上脑子想不到的速度。可这不正是人类进步的根本吗?

我不指望一篇帖子改变多少人偏激的看法。我只是在铁血上说一声,我没失望,在现在的环境下,我有能力发挥自己的能力。

如果姑父姑姑一天看到这篇贴子,请原谅我有不敬之处,也请斧正。

有骂人贴,不回且必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