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汤恩伯穷得缺钱治病

汤克勤 收藏 15 1125
导读:晚年汤恩伯穷得缺钱治病

昔日风风光光的汤恩伯,晚年逐渐到了需要节衣缩食的境况,陷入为生计而精打细算的苦闷之中。

他在1951年3月21日的日记中写道:


我与一班老同事,过去专致力军务,一心为国,向来不曾为本身之生活打算;至台后闲居一年, 目前均感生活困难。我此次迁乡居住,本拟节省开支,不料修理房舍又超越预算,反增许多开支。不知住定后,能节省否。服务党国数十年,至今生活感受威胁,殊为苦闷。自信我能吃苦,谅可随遇而安的。


到了年末,汤恩伯家中已到了入不敷出的境地,只得辞退了安保人员。


一次,旧友徐复观去三峡镇看汤恩伯,他正在当地的一家小诊所里割治盲肠炎。徐复观问他为何不到中心医院去做手术,在小诊所开刀怎能放心。汤恩伯笑笑说:“没有关系,这里便宜。”


由于长期过军旅生活,汤恩伯早年落下的胃疾时愈时发,一直未能根治,迁居乡下后,胃疾又复发了,且日趋严重。为方便就医,他不得不迁居台北市。


但是,治了相当长的时间,病情却不断加剧。请中心医院的外科权威张先林医师检诊后,发现除胃部溃疡外,还有十二指肠肿瘤。虽然还不是绝症,但张医师认为应当及早出国手术治疗,否则,在半年内恐有性命之虞。


身在美国的夫人王竟白得知病讯,电邀汤恩伯赶紧赴美就医。可是,他在台之妾钱婉华却不赞同,要汤恩伯去日本医治。


汤也考虑到,美国医术先进,但赴美费用昂贵,哪里支付得起;而到日本医治,至多七八千元,这还是可以应付的,遂倾向于去日本。


此时,也有亲友为之担心,考虑到汤恩伯在抗战中打死不少日军,宜小心谨慎为妥。汤认为有道理,但想到也有遣返时厚待日本人的一面,先前率军事代表团去日时,日方也待以隆礼,于是,决定先去日本检诊一下再说。


1954年5月27日,汤恩伯飞赴日本,进入东京庆应大学附属医院。岛田信胜博士担任他的主治医师。


第一次手术后,情况良好。但是不久,汤恩伯病情急转,主治医师曾为之连续实施了第二、第三次手术。百战余生,年仅55岁,但体质渐弱的汤恩伯在第三次手术后,因输血不慎,终于回天乏术,于6月29日深夜与世长辞。


汤恩伯去世的消息传到台北后,有人怀疑是被报复的结果。据陪护汤恩伯的亲属说,按日本医院的制度,护士每次到病房为病人注射后,都要把盛针药的空瓶放在桌子上,让病人家属知道注射的是什么药。但最后一次却一反常例,不见有针药瓶留在桌子上。注射完不久,汤便猝然身亡。甚至有资料称,岛田信胜的兄长,就是在中国战场上被汤部击毙的。


赴日视殓的陈良将军回台后报告说,汤恩伯的确是死于医师的疏忽。汤恩伯一入庆应医院,许多日本朝野友人就去关照医师,说他是中国现代名将,要加倍细心治疗。因此,岛田信胜格外用心诊治,其他医护人员对之也特别客气,遇事予以通融,不完全依照医院规则。


正因为如此,铸成了一些错误:照理,割胃要放橡皮管,以便淤血流出,但医师怕他有痛苦,就略而不用;动大手术后一二月内不应洗澡,但汤恩伯在首次手术半个月后,医师居然同意他洗澡的要求;动大手术后要绝对安静休养,一周内绝不准许接见客人,家属也不例外,医院却例外准许其家属在病房照料,小孩进去也不禁止;手术后未能进食,口中乏味,很想吃些日本酱菜,医师也未阻拦。诸多善意相待,其实都不利于治疗和康复。


汤恩伯在台北的生前好友胡宗南约徐复观到其寓所去,拿出汤恩伯在日本医治期间写给他的几封信,递给徐看。其中一封,已经潦草得不能成字了,它其实是汤的绝笔。信中讲的是,汤无法支付医药费,恳请胡先生在老蒋面前为他想点办法。胡宗南马上把要求补助药费的报告送到蒋介石手中,被批准拨给 3000美元。不幸的是,此款还未收到,汤已离开尘世。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