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剩女”?

学业之难:女孩子的浪漫情怀装进了瓶瓶罐罐


“你看你看,昨天这里又冒了两颗。”赵燕指着脸上清晰可见的痘痕,戏称自己又成了校园里的“痘痘女”。


赵燕是华中科技大学二年级博士研究生,除了高中那会长过痘痘,从本科到研究生,一直光鲜照人,可自打读博以来,痘痘又开始频频光顾,“一做实验就长痘!”


赵燕主要研究纳米材料在太阳能中的应用,去年10月,一项实验进行了一个多月后依然没有出现预期结果,心情特别郁闷,痘痘也跟着在脸上疯长。


赵燕说,相对文科博士生而言,理工科博士生的压力更大一些,因为一项研究从模型设计、算法直到正式实验,每个环节都不能有疏漏,脑子里的弦始终绷得紧紧的,有时一个阶段的努力会因为一个细节的失误前功尽弃,所有的工作又得推倒重来,“郁闷地连实验室都不想去,看见电脑就想呕吐”。


赵燕每周要完成导师交待的几十个小时的工作量,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基本在实验室度过。逛街的时间少了,跳舞的时间少了,郊游的时间少了,每天在校园里从一群群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本科生身边经过,走近实验室冷冰冰的药品、仪器,“女孩子的浪漫情怀也随之装进了实验室里的瓶瓶罐罐。”


对于武汉大学电气工程学院二年级博士生周悦而言,学业难则主要体现在论文的发表上。


周悦的导师要求学生在EI源(工程索引)刊上发表两篇论文,而导师认可的EI源(工程索引)刊只有3本,均为本学科最顶尖的刊物,而一篇论文从投稿、送审、修改到最后发表,一般需要一年时间。


周悦说,论文讲究创新点,而做到博士阶段,每个人的方向不一样,不像硕士阶段很多人做同一个项目,能互相帮助,博士阶段实验中的问题就只能靠自己去解决。“老师不是百科全书,有时候也不知道学生所运用的方法,只能把握学生做的方向有没有价值。


前不久,周悦的一篇论文要对一个问题提出一种特殊的数学验证方法,没人能提供帮助,只能自己找资料恶补,实验了无数次,“就像蜗牛爬树,不断地掉下来,再爬上去;女生思维敏捷度有时本来就比男生弱一些,有时真是想放弃不读了。”


学业上更大的压力来自毕业论文。


“我不能给你写推荐,你还是推迟答辩吧。”今年春节刚过,北京一所重点高校三年级博士生王虹与导师通完电话的那一刻,只觉得一阵晕眩。这已经是她第N次和导师探讨论文的事了,没想到还是要推迟。


论文推迟答辩,那就意味着将不能毕业、不好找工作、不能落户口,还要自己解决住宿等生计问题……焦灼油然而生,失眠也随之而来。


王虹所在的学院每年都会有一批女博士生或因发表论文数量和级别不够,或因毕业大论文工作没做完而推迟毕业。博士生数量不断膨胀、学术期刊数量有限,导师偏爱动手能力强、能出差、能吃苦的男同学,王虹说,“不能毕业有着太多的理由。”


爱情之急:有没有男朋友成为博士录取条件之一


北京某重点高校材料专业博士二年级学生张静至今还记得考博士面试时导师的意外提问,“有男朋友没有?如果没有,建议先解决这个问题再说吧。”幸好当时并没有男朋友的张静灵机一动,把身边一个同学拉来“客串了一把”才顺利过关。


“有没有男朋友竟然成为博士录取的条件之一?!”当时张静还有些难以理解和接受,而现在每当有小师妹想投考自己导师门下来咨询时,这样的问题也成了她的口头禅。


“理由很简单,理工科、女博士,学业紧、学历高、年龄大,很多人闻之色变。”张静就曾亲身经历过一个尴尬故事。一次参加本科室友的同事聚会,年轻漂亮的张静很快成为焦点人物,可当室友告诉大家她是工科女博士后,不少人像看外星人一样瞪大了双眼,嘴巴也变成了“O”形。


“白天愁论文,晚上愁嫁人。”这句话如今在大学校园的单身女硕士生、女博士生中颇为流行,而对于工科的女博士则更加意味深长。


历经十余载寒窗苦读,随着个人研究领域越来越细化,工科女博士局限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从实验室到宿舍,生活相对单一,交友范围也越来越窄,同时,学业、就业的压力也让她们很少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感情归宿由此成了难题。


“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一要有内涵,二要对我好,三要有一定经济能力,相貌身高都无所谓……”记者采访中,几乎所有工科女博士的择偶标准都只有这并不高的几条。


来自婚介公司的调查统计可能会让她们“很受伤”——“钻石王老五”相对更喜欢“年轻漂亮,有点文化素养,但未必太高,必要时要会撒点娇”的女孩。


“灭绝师太(女博士)、李莫愁(女硕士)当然没有黄蓉(本科生)和小龙女(专科生)可爱”,一名接受采访的男博士坦言,自己不会找个工科女博士,“女孩子还是感性一点、浪漫一点更可爱,博士的逻辑思维本身就高深,更何况前面还加个工科,一听就感觉少了生活情趣!”


记者在武汉地区多所高校采访了解到,工科女博士最看重“嫁对郎”,为了避免遭遇“恋爱歧视”,不少女博士选择读博以前解决个人问题。在张静看来,目前社会比较浮躁,女生选择读博充满风险,“万一博士读完,男友也找不到,那就惨了。”


就业之困:年龄和性别成了过不去的坎儿


越是临近博士毕业,小王感觉越来越迷茫。


“选择读博就是想多学点知识,以后求职更有底气。”小王2006年被保送华中科大读研,一年后跳级读博,这是让很多人眼红的事情,可慢慢地,小王高兴不起来了:未来去哪儿呢?


小王说,最初设想是到企业做技术研发,但企业一般不愿为博士这样的高学历者支付高薪酬;到高校当老师或进研究机构,是大多数博士生的首选甚至惟一选择,然而在经历大规模扩招后,本科生规模已基本达到峰值,高校是按照学生数量来配比师资,现在的需求已经不如前几年了。


而一个大的背景是,我国博士教育规模近年来快速扩张,2007年中国培养的博士人数已超过5万人。而由于社会经济发展等多方面的原因,中国的科研单位、大学机构无法承载消化如此多的博士。


男博士找工作都不易,女博士就更难了,而工科女博士则是难上加难。因为相对文科女博士而言,工科女博士就业有着更多掣肘。


说起求职的经历,北京一所“985”高校材料性能方向的应届博士毕业生屈文娟满肚子苦水,今年毕业生工作难找,可没想到博士研究生毕业了,求职砝码反而更弱了。“虽然前几届毕业生都说,找工作女博士PK男硕士,女硕士PK本科男,真到了自己找工作,才知道其中的无奈。”


屈文娟简历中的研究成果一栏满满当当,各种证书十分齐全,沟通能力也很不错,在一般人看来,她找工作应该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可是,走过了就业的“金九银十”,年前的冲刺也过去了,屈文娟至今仍然没有找到东家。


几周前,屈文娟去一家央企研究机构应聘。几轮笔试都通过了,她的导师在内业颇有声望,出于对学生的关心,还专门打电话拜托该单位负责人,可屈文娟前几天突然接到那家研究机构的电话,说今年的招人计划取消了。


屈文娟通过多方侧面打听,才了解到,原来该单位想招一名男博士,但屈文娟笔试成绩第一,而且又有人打招呼,录取别人说不过去,干脆今年就不招了。屈文娟失去了几乎已经到手的工作。


“社会上和我们差不多年纪的,一般都有工作经验,求职比我们有优势。本科刚毕业生虽然和我们一样没经验,但有年龄优势。我们难道真是名副其实的‘校园剩女’?”


屈文娟说,很多次应聘失利,不是因为专业不好,也不是能力不强,而是用人单位认为她近两年就会结婚生子——工科做科研,不同于文科的书斋式研究,更多需要四处调研、做实验,挺个大肚子或者拖儿带女肯定不方便。


“单位有单位的现实,毕竟新员工前三年正是勤勤恳恳四处干活的时候,大四女生入职后可以全心工作几年,但女博士毕业时已28岁左右,正是生育、哺乳的高峰年龄,几年内都没法出差做实验完成研究项目。”日前在武汉市洪山体育馆举行的研究生专场招聘会上,一家央企招聘人员坦言,招收正处于生育年龄的工科女博士,单位会更慎重考虑。(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