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乡镇政府负债的雪球还能滚多大?[影子军团]

欧阳中士 收藏 18 4771



2003年10月27日,重庆市云阳县人和镇龙泉村,农妇熊德明向温家宝总理反映她丈夫的2300元工钱被拖欠。她绝对不会想到,她的一句话居然在全国范围引起了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活动。现在六年过去了,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仍然没有解决。问一个做包工头的朋友,他告诉我,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根本就执行不下去,因为最大的拖欠人是各级政府。查拖欠工资的事,查着查着就查到某级政府身上了,只好不了了之。


真的是这样吗?今天的一则新闻让我相信了这个说法。在常德市桃源县架桥镇政府工作的廖永福,自95年开始在镇政府“号召”下四处给镇政府借钱,先后“借给”镇政府71015.2元钱,算到现在连同利息高达17万7千多元。期间,他们找政府讨要过,政府说没钱,要理解。不理解的话,就别想再升迁了。最近,廖永福被诊断出肺癌,急需钱来救命。而他的外婆到镇政府下跪四次要求还钱,也只要回了6500元,连零头都不够。对于欠款,镇政府直言承认,并指出乡镇负债,是体制产物,拖欠乡镇干部工资款和补助,是现实。


我们这里有句玩笑话,有人来借钱自己不想借给时,只要一说“我穷的象乡(镇)政府似的”对方就不好意思再开口了。看来乡镇一级政府负债真的是太普遍了。


我查找了相关资料,证实架桥镇镇长并没有撒谎。据统计,全国3.9万个乡镇,上个世纪末历史遗留就有高达2000亿元的债务窟窿。近年来因为没有权威机构的披露,目前的负债总额没有完整的官方数据,但相关专家普遍认为应该在6000亿~8000亿元之间。由于统计口径、账务不公开、忽略隐形赤字等原因,实际负债额可能还远不止这个数。即使按7000亿元的保守中间值测算,平均每个乡镇负债接近1800万。可见,乡镇政府“真不是一般的穷”。


至于说乡镇财政负债是体制的产物也并非空穴来风。乡镇的体制一直不顺,乡镇一级无法统揽地方人财物权,无法统揽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来说,乡镇一级政府就是个受气的小媳妇,承担着一方水土的各种责任,但权力却被几个婆婆掌控着。第一个婆婆是财权,第二个婆婆是人事权,第三个婆婆是事权。三个婆婆的不协调,弄得乡镇政府这个小媳妇无所适从。


第一个不协调时人权和财权不统一。乡镇的人事权在上级认识部门的事,但财政却是本级政府自己的事,实行的是分级财政包干。上级安排来人需要接受,但其工资、行政经费却要乡镇自行解决。干部职工越来越多,机构越来越臃肿,张嘴吃饭伸手要钱的越来越多,原来靠农业税和少少量工商税收都无法应付,取消农业税后的“人头费”缺口就越来越大,不得不举债养人。


第二个不协调是事权和财权不统一。乡镇政府承担着很多政府提倡的责任,却得不到相应的财政支持。突出表现在教育和医疗卫生领域。据调查,九年义务教育的经费投入中,中央财政负担仅约2%,省、地负担11%,县负担9%,而乡镇负担高达78%。税费改革前的教育投入靠的是向农民收费。农村停止教育集资后这项费用就没了着落。办学校没有钱,就向银行贷款、建筑队垫支修建、向民间拆借等办法筹措教育资金, “寅吃卯粮”的结果就是乡镇财政的债台越筑越高,恶性循环。


第三是婆婆数量过多增加了乡镇政府的行政成本。政府面子需要维护,哪级部门来了都是爷,都要招待。上头来人要接待,周边来客要接待,没有经费打白条举债吃饭也要招待。镇政府吃垮饭店早就不是新闻了。


2008年8月份,美国阿拉巴马州杰佛逊县,由于财政负债高达32亿美元,县政府向阿拉巴马州州政府提交了破产申请。引起一篇哗然。当然,我国政府是不会允许破产的,但政府财政陷入了负债累累越滚越大的恶性循环却是不争的事实。我们不得不考虑这样一个沉重感的话题。乡镇政府负债的雪球越滚越大,但总会有一天因为无法承受自身的重力而崩溃。雪球到底还能滚多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