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铁骑:1950朝鲜人民军装甲兵战史

销犁为剑 收藏 6 6839
导读: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到了26日大韩M國首都汉城(今汉城)的市民已经能够听到远处传来的隆隆炮声。前一天晚上,从前线不断撤下来一批批伤兵,市民们上前向伤兵打探前线的战况。那些“国军”士兵们的说法各异,但是都有同一个信息,那就是“坦克!北方的坦克厉害!而我们却没有坦克部队。”而正在此时,北朝鲜人民军的T-34/85坦克纵队正延着议政F——汉城公路一路南下。 北朝鲜人民军在成立之初就非常重视装甲兵的建设,朝鲜装甲部队的前身第5坦克团于1948年成立,由苏联派遣军事人员进行指导,专门从事培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到了26日大韩M國首都汉城(今汉城)的市民已经能够听到远处传来的隆隆炮声。前一天晚上,从前线不断撤下来一批批伤兵,市民们上前向伤兵打探前线的战况。那些“国军”士兵们的说法各异,但是都有同一个信息,那就是“坦克!北方的坦克厉害!而我们却没有坦克部队。”而正在此时,北朝鲜人民军的T-34/85坦克纵队正延着议政F——汉城公路一路南下。


北朝鲜人民军在成立之初就非常重视装甲兵的建设,朝鲜装甲部队的前身第5坦克团于1948年成立,由苏联派遣军事人员进行指导,专门从事培养装甲兵人才。苏联为他们提供了在当时性能先进的T-34/85坦克(二战中的功勋坦克——曾被德国陆军元帅克莱斯特称赞为“世上最完美的坦克”)中作为教学器材。在苏联教官的严格训练下,这批朝鲜人民军装甲部队的种子学员进步很快。逐渐掌握了苏式坦克的操纵技术和基础的作战技能。并且朝鲜人民军也继承了苏联把装甲兵作为突击兵种来使用的作战思想。


到了1949年5月随着更多苏联援助的坦克和其他技术装备的抵达,北朝鲜以第15坦克团为基础,成立了人民军第105坦克旅。该旅依照苏联1944年坦克旅编制。其下辖有3个坦克团,共装备T-34/85坦克183辆、SU-76M自行火炮16辆,共有兵员约6000名。此后又有一批出生在苏联在当地坦克学校毕业的朝鲜籍人先后回到北朝鲜,朝鲜将他们独立编成了第208坦克团,拥有坦克30辆。至此立国不久的北朝鲜在苏联的帮助下拥有了一支战斗力称雄亚洲的坦克部队。


而当时同样新组建起来的韩国军队却没有装备一辆坦克,1949年韩国陆军曾向美国军事顾问提出装备坦克的请求。但是美军顾问团认为朝鲜半岛的地形北部大多是山地、丘陵地形复杂。南部的一些平原地区稻田密布,而且一些老式的桥梁也无法承受坦克的重量,因而不适合装甲部队行动。所以拒绝了韩国方面的请求。他们还据此认为苏联也不会为北朝鲜方面配备坦克。还主观的判断北朝鲜方面只有少量日军遗留下来的老式坦克,不会构成威胁!于是韩国军队只装备了少量M1型57毫米反坦克炮以及1900具M9型6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


战争爆发后人民军第105坦克旅奉命做为西线进攻的矛头支援第1军团,向汉城方向发起进攻。6月25日在人民军第1师在105坦克旅第203坦克团的支援下逼近临津江北岸。韩军第1师师长白善烨下令各部死守阵地。在高浪浦里韩军第13团遭遇203坦克团的正面进攻,许多韩国士兵还是头一回看见这种发出隆隆的轰鸣声开近时连大地都会震动的钢铁怪物。在这种震撼力的冲击下许多韩国士兵的意志出现崩溃。而相比较之下他们更缺乏有效的反坦克武器,韩军操纵57毫米反坦克炮向坦克纵队射击。但是炮弹打在T-34/85的前装甲上当当作响之后就纷纷跳飞并不能使它受到损坏,而T-34/85坦克群85毫米坦克炮的火力反击却把韩军的反坦克炮炸的人仰马翻。眼见阵地就要被突破,少数当年在日军中服过役的韩军军官模仿当年日军的反坦克战术,孤注一掷的组织起敢死队抱着炸药包冲向T-34/85坦克与其同归于尽。在拼死攻击下终于炸毁了数辆坦克暂时阻止了人民军的进攻。但是也付出了重大代价,敢死队员几乎全部战死。其他人也失去了冲锋的勇气。当晚13团残部放弃阵地撤退到临津江以南。人民军随即迅速突破成功占领了临津江大桥。


此外北朝鲜第3师和第4师在2个坦克团共80辆T-34/85并加强有24辆SU76自行火炮的强大装甲部队支援下进攻汉城的北大门议政F市。守卫此地的韩军第7步兵师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是由于缺乏反坦克武器以及平时反坦克作战训练不足,韩国军队伤亡惨重仍无法阻止人民军装甲兵的突破。为了守住议政F26日韩军第7师反动反击。而人民军第3师趁敌后方空虚沿抱川公路向南推进,在浩浩荡荡的钢铁洪流的面前韩国军队束手无策。26日夜人民军占领议政F,27日清晨,以坦克部队为前锋沿着公路继续南下汉城。议政F失守后韩军第7师和第1师侧翼暴露,被迫撤退,汉城北部防线全线崩溃。在相继击溃韩军首都师以及第2、3、5师的抵抗后,1950年6月28日凌晨,朝鲜人民军的T34/85坦克纵队隆隆驶入汉城街道。韩军为了阻止人民军推进提前炸毁了汉江大桥使部分仍在北岸阻击的守军无法撤退。连同他们的装备一起被人民军的坦克兵俘虏。在汉城一役中韩军损失达4.4万人。而人民军的装甲部队仅有8辆坦克被摧毁。人民军之所以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主要是大规模运用装甲部队快速穿插,而韩国军队缺乏对付T-34/85的有效手段,因此取得了优异的战果。为了表彰装甲兵的优异表现7月5日朝鲜方面授予105装甲旅以“汉城第105装甲旅”的称号。


汉城失守后美国认识到韩国无力抵挡北朝鲜的进攻,于是开始对韩国进行援助。除了出动海空军进行火力支援外还出动地面部队直接参战。第一支抵达前线的是美军24师21团1营由史密斯中校率领的一个营,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史密斯特遣队”共406人装备2门75毫米无坐力炮,2门107毫米迫击炮,4门60毫米迫击炮和6个M9式6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此外还包括第52野战炮兵营,该营装备6门105毫米榴弹炮。把这样一支实力薄弱的小分队做为先头部队很显然美国低估了朝鲜军队的实力。


7月1日朝鲜人民军第4师渡过汉江进攻永登浦市,由于缺乏把坦克等重装备运过江的器材,装甲部队无法投入战斗只得用步兵发动进攻,在韩军的顽强抵抗下人民军进展迟缓。7月3日汉江大桥修复,在人民军4辆T-34/85坦克投入战斗后韩军被迫放弃了永登浦。随后人民军又乘胜展开了水原战役,此时韩国军方已经认识到了坦克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为了消除士兵对于T34的恐惧,于是组织军官手持美制M9型反坦克火箭筒编成打坦克突击组,希望能起到示范作用,可是M9型6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打T-34/85坦克完全无效。而坦克突击组在坦克火力下却损失惨重,这样一来反而加重了韩国士兵对T-34/85坦克的畏惧!


7月4日史密斯特遣队进入事先选定的乌山地区阻击阵地,其炮兵营拥有1200发炮弹,但是反坦克榴弹却只有6发(这种专用反坦克榴弹被优先配发给了驻欧洲的美军)。5门105毫米榴弹炮部属在步兵阵地南面1600米处,另一门装上反坦克榴弹,部署在步兵阵地上。作好战斗准备后在濛濛细雨中美国大兵们一边吃着战斗口粮,一边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战斗。


7月5日上午7时从水原方向过来的第105坦克师(汉城战役后105坦克旅已升级为师,但编成没有改变)向美军乌山阵地开来。当先头的8辆坦克逼近到2000米距离时,在上午8时16分美军的炮兵向T34/85坦克纵队射出了第一发炮弹。当时在步兵阵地上的巴斯将军认为这是个历史性的瞬间,特地作了准确的记录。


在位于步兵阵地上的炮兵前进观察军官的引导下。炮弹纷纷命中目标,但是坦克纵队并未受到影响,T-34/85坦克继续前进。当坦克到达距步兵阵地只有约700码的时候,史密斯下令2门75毫米无后坐力炮向坦克开火。在近距离上75毫米炮弹相继命中目标。可在烟雾中只听到当当的金属撞击声。却未见T34/85受损,继续一边用85毫米坦克炮漫无目地的还击,一边沿着坡度很陡的道路爬上来。此时坦克已经逼近到了步兵前沿,美军的反坦克火箭筒手绕到坦克纵队后方,用60毫米M9型火箭筒在15米近距离上连续发射了22枚火箭弹,但是依然没有效果。这种被美国大兵称之为“巴祖卡”的反坦克火箭筒在二战中是对付德军坦克的利器,在欧洲战场曾屡建奇功,可是面对T-34/85已经显得过时了,而史密斯中校认为这是因为“炸药陈旧,所以性能下降了”。


转眼间坦克纵队突破美军前沿阵地继续往纵深发展,美军只得用105毫米榴弹炮打出了手头仅有的6发反坦克榴弹终于将一辆T34坦克的履带打断,另有一辆起火燃烧。两名朝鲜坦克兵举着手从坦克里跳出来,随后出来的第三名坦克手手持冲锋枪向美军机枪阵地开火,打死了一名美军机枪手(这是漫长的朝鲜战争中阵亡的第一名美国大兵)美军立即开火将这三人击毙。紧随其后的T34/85坦克将前面两辆受伤的坦克推到路边后继续前进,此时反坦克榴弹已经打完,105毫米榴弹炮只得用普通的榴弹轰击坦克但这只能让其震动一下或是跳飞到一边无法对T34/85构成大的威胁。T34纵队并未向步兵阵地全力进攻而是迅速沿公路向后方开去。


在先头部队通过后第二批坦克纵队又紧接着开了过来,眼见着还有更多的坦克拥过来,这在美军士兵当中引起了恐慌,军官们只得亲自操炮向坦克射击,火箭筒组首发命中先头坦克,火箭弹打在T34/85的前装甲上却被反弹回来。但坦克纵队没有过多理会继续高速从美军阵地穿越。到上午9时半共计有33辆北朝鲜的坦克从美军阵地前开过。其中有四辆被击毁,美军伤亡约20余人,自己的装备无法对付T34坦克这对于美军士兵的心理是一个极大的冲击。在随后公路上又出现了由3辆T34坦克开路的人民军第4步兵师第16、18团的约5000人的步兵部队,史密斯特遣队进行了阻击,3辆T34/85坦克开到美军阵地前用坦克炮对准火力点进行压制。在人民军优势兵力和炮兵越来越猛烈的炮火下史密斯特遣队支撑了3个多小时后不支撤退。撤走时只来的及带上伤员,阵亡的士兵在盖上星条旗后被迫抛弃。乌山首战中美军损失约150人所有火炮全部丢弃。105坦克旅损失4辆坦克另有3辆坦克被击伤。


这场战斗终于使美军不敢再低估人民军的战斗力,于是又被迫放弃了平泽。美军第24师师长迪安将军认识到人民军T34/85坦克的威力,要求上级立即补充大量反坦克榴弹。面对T34/85的突击美军节节败退,在美国大兵中同样泛起了对T34/85的恐惧,但是美军上层仍认为是士兵对火箭筒操作不当和缺乏近距离攻击的勇气。为鼓舞士气,美军军官也亲自上阵操作火箭筒与T34/85坦克展开了近距离“格斗”。


7月7日夜人民军第4师和第107坦克团逼近天安与美军展开激战,8日清晨五六辆T34坦克突入市区向美军的车辆开火并轰击可能住有美国士兵的房子,在激战中刚刚上任不久的第34团新任团长马丁上校扛起火箭筒向一辆T-34/85开火,随即自己也被坦克炮击中身亡,随后他被追授朝鲜战争中的第一枚“优异服务十字勋章”。在天安美军第3营损失惨重伤亡被俘500余人。人民军107团仅损失两辆坦克。


美国驻日占领军司令五星上将麦克阿瑟致华盛顿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报告中说“朝鲜战局很严重——北朝鲜军队的坦克性能优越,具有类似过去德国军队那样的能力。”为了有效对付北朝鲜军队战斗力的核心——T34/85坦克,美军想方设法,为了发挥空中优势成立了战术空中指挥特遣队,每支小队由一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一名无线电修理员和一名司机组成。专门用来为空军对地打击指示目标,空军向美军第24师派遣了6支战术空中指挥特遣队。并起到了重大作用。同时还向前线运送大量炮兵部队包括155毫米远程榴弹炮,大大加强了火力。


7月9日在全义以南12公里处美军阵地的观察哨发现前方有一支人民军由11辆坦克和数百名步兵组成的纵队向这里开来,空中观察员立即呼叫空中支援。几分钟后空军战机便呼啸而至。对目标进行了猛烈轰炸。同时战斗轰炸机又对平泽和全义之间的公路狂轰滥炸。黄昏时空中观察员报告击毁5辆北朝鲜坦克,同时公路上至少有100余辆北朝鲜的军车在燃烧,另有20辆坦克受到不同程度破坏。但是随后到了10日人民军的T34/85坦克依然参加了进攻,用机枪和85毫米火炮向美军阵地开火,美军后撤,到了夜晚在刚刚运抵前线的M24“霞飞”轻型坦克的掩护下发动了反击,由此爆发了朝鲜战争中第一场坦克战,M24坦克首先开火击伤一辆T-34/85,但随后T34/85开始还击一连击毁了两辆M24“霞飞”,美军轻型坦克显然不敌T-34/85只得后撤。在此后的战斗中装备M24坦克的第78坦克营A连损失惨重又有10余辆坦克被T-34/85坦克击毁。眼见不是对手,美军坦克兵士气低落,第79坦克营A连也患上了“T34恐惧症”。


就在双方激战的时候,人民军的坦克部队蒙受了一次惨重的损失:当天下午美军的F80喷气机群飞临平泽时发现大批人民军T-34/85坦克和其他车辆集中停在美军第34团7月6日撤退时炸毁的一座断桥的北面。飞行员立即将情况上报,第5空军联队迅速调集了所有可以出动的作战飞机:有B26轰炸机、F80喷气战斗机和F80双引擎野马式战斗机。直奔那难得一见的大群目标,无数炸彈和凝固汽油弹倾泻而下,将桥的北端炸成一片火海。此后根据观察员目测的战告:此次攻击共摧毁38辆坦克、7辆半履带车和117辆卡车,并造成敌方大量人员伤亡。战果无疑是有些夸大,但这也许是在朝鲜战争中北朝鲜人民军装甲部队蒙受的最惨重的一次损失。


由此也得到了一个教训: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大白天在美国空军的眼皮子底下集中使用装甲部队是非常冒失的行为。从此也可以说T34/85不可战胜的神话也在熊熊大火中破灭。北朝鲜人民军再也无法将T34/85坦克集中起来构成一道无坚不摧的钢铁洪流了。只能被迫把坦克四散隐蔽起来,小股出击。这样一来却失去了最强大的突击力量。推进速度大大降底。


7月16日人民军攻占大坪里击溃了美军第19团后,强渡锦江。韩国第6大城市大田门户洞开,防守大田的美军第24师经过前一段时间的阻击战人员和装备都损失惨重,实力大为下降。而美军大批增援部队一时还到不了战场。坦克部队的M26“潘兴”重型坦克和改进过的M4A3“谢尔曼”坦克都还在运送的路途中,远水解不了近渴。但是此时美军投入了一种新式武器,这就是被之为“超级巴祖卡”的89毫米新型反坦克火箭筒。其实早在二战未期美军为了对付德军装甲部队中的重型坦克,开始研制新型反坦克火箭。新型火箭筒的口径为89毫米,能够有效对付德军的“虎”式和“豹”式坦克。但是当试射成功的时候二战已经临近尾声。新式火箭筒方案也就被束之高阁。


朝鲜战争爆发后因为此前美军装备的老式60毫米“巴祖卡”反坦克火箭筒无法击穿T34/85坦克的正面装甲。陆军军械部又想起已研制成功的新型火箭筒于是立即找出图纸,于1950年6月10日完成设计。随后立即投入生产,1个月时间就生产了数千具新型火箭筒和火箭弹。7月3日定名为M20型的新“超级巴祖卡”反坦克火箭筒装上了飞机,10抵达大田机场,立即下发到部队,正赶上了大田防御战。这种M20型反坦克火箭筒采用铝制两段结构,有效射程200米,最大射程1200米,全重6.3千克。火箭弹初速达104米/秒,穿甲厚度280毫米,几乎是老“巴祖卡”的4倍,成为了T34/85坦克的可怕对手。


7月20日凌晨人民军的装甲部队渡过甲川河,向美第34团1营发动进攻。这个营阵地上本来有一支配备了新式89毫米“超级巴祖卡”火箭筒的反坦克小分队,但战斗一开始。这些患有“T34恐惧症”的这些火箭筒手就全部四散奔逃,T34/85坦克轻松碾过美军这个营的阵地继续向大田市区前进。为了阻滞人民军坦克的推进。第34团团长比彻姆亲自带领装备新“超级巴祖卡”火箭筒的工兵组,在通往大田的京釜公路和论山公路的交叉点设伏,望着渐渐逼近的T34/85在团长的指挥下工兵组射出了一枚火箭弹,首发命中,坦克立即起火。随后工兵组立即转移方向又摧毁了跟进的两辆T34坦克,“超级巴祖卡”首战告捷!


人民军的主力部队突破西北方向美军的防线后主力集结在城西,并未进城,而是派了载有狙击手的坦克冲进市区制.造混乱。T34/85在街道上横冲直撞,向一切发现的美军目标开火。而美军的反坦克小组则躲在暗处向T34/85发射火箭弹混战逐渐变成了一场追猎坦克的游戏,连美军第24师师长迪安将军也扛起火箭筒加入进来。到上午9点共摧毁了4辆T34/85,迪安将军带领几名士兵在城区中游走,此时一辆T34/85从34团指挥部旁边驶过,迪安将军和火箭筒小分队一边追赶,一边躲避狙击手的冷枪。追击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接近了那辆T34/85立即发射了3枚火箭弹将其击毁。在迪安将军的回忆录中与道:“我追赶坦克,是为了给部下树立反坦克战斗的榜样”。这辆T34/85坦克的残骸至今仍被保存在韩国大田市,供人们参观。其车体侧面上写着:1950年7月20日,在W F 迪安将军的监督下摧毁。


但是,89毫米火箭筒并不是每次都能击毁T34/85,侦察连的3个火箭筒组,在30-60米的距离上向三辆T34/85发射了7枚火箭弹,只击毁了其中一辆。还有的火箭弹打在T34/85坦克正面,除了发出当当的响声以外没有任何效果。假如命中点和射击角度不正确,就很难奏效。


迪安将军个人的匹夫之勇难以改变整个战局,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民军坦克和军队拥入大田,把猛烈的炮火倾泻在城市里,美军渐渐抵挡不住,被迫又一次后撤,撤退进行的十分混乱,部队各自为战,迪安将军与部队失去了联系,在与部下走散后最终被人民军俘虏。


大田之战中美第24师伤亡惨重,从乌山阻击战开始到放弃沃川。第24师原先的15965人,车辆4773辆,经过17天的战斗损失兵员7305人,装备损失60%,而人民军的坦克在大田之战中也损失惨重有20辆被摧毁。


大田之战结束后,为了赶在大批美军增援部队到来之前锁定胜局,人民军紧接着发动了第四次战役,集中主力以105坦克旅通过太白山脉向洛东江一线推进。此时美军精锐部队骑兵第一师已经抵达韩国。7月22日人民军第3师16团配以106坦克团遭遇第骑兵8团1营,人民军以坦克为先导发动进攻。美军在炮火掩护下以“超级巴祖卡”击毁3辆T34/85,由于美军大批炮兵已经到达前线。在猛烈的拦射炮火下人民军正面攻击损失惨重。此后人民军巧妙的采用了穿插战术,并在美军的后方公路上设置了路障,切断了美军的补给,迫使美军扔下辎重装备撤退。


虽然人民军一路势如破竹,但是由于美军增援部队的不断到来,人员装备和火力都等到加强,新近从夏威夷来到朝鲜的美军第5团拥有14辆装备90毫米火炮的M26“潘兴”重型坦克这种坦克无论火力还是装甲防护都强于T34/85,而第1临时海军陆战队旅有整整一个营的M26坦克,此外还有54辆从太平洋岛屿上打捞出来经过修理的M4A3型“谢尔曼”中型坦克也已经交付给了新组建的第89坦克营,而且还有80辆坦克正在运送途中。而朝鲜人民军经过长时间的消耗。人员装备均损失很大,又没有有效补充可以使用的坦克下只剩下40辆,还不到美军一个坦克营的数量。


随着美军的89毫米火箭筒、155毫米榴弹炮、“潘兴”坦克的相继投入战场,特别是美军空军的战机投下的凝固汽油弹对于T34/85的杀伤力极大。内含110加仑汽油的凝固汽油弹可以使45平方米的面积内燃烧20秒钟,使T35/85坦克的橡胶诱导轮起火,导致车内的彈藥和油料爆炸。在大田战斗中在美空军凝固汽油弹的攻击下T35/85坦克损失惨重,被美国空军毁伤的T34/85占到被击毁总数的75%,人民军的坦克部队在白天的使用受到很大限制,实力的对比对于人民军越来越不利,然而由于连战皆捷,人民军的士气依然高涨,继续在战场上一次次突破敌军的防线,并且使美军的情报机构一直高估了人民军的实力。


7月31日,沿京釜公路推进的人民军第3步兵师第9团和第203坦克团冒险在白天强行突袭了美第7骑兵团的阵地,25辆T34/85坦克一路所向披靡直接从美军第8工兵营营部的帐篷上压了过去,一度逼近骑一师的师部。但是好境不长,很快美空军战机呼啸而来,投下凝固汽油弹,部署在后方的美炮兵155毫米“长汤姆”榴弹炮也猛烈开火,人民军坦克的进攻队形被炸成一片火海。造成13辆T34/85坦克受损,6辆被彻底摧毁。在这次战斗中第203坦克团的战斗力损失大半。


7月24日人民军第2师乘着大雾向美军发动进攻,8辆T34/85一直开到美军的阵地前沿,用85毫米炮向美军猛烈开火掩护步兵进攻。其中的3辆伴随步兵从公路上突破了美军第27团1营营部,危机关头,A连连长罗甘威斯顿上尉身先士卒,操起89毫米“超级巴祖卡”击毁了一辆T34/85坦克,极大的鼓舞了美军的士气。不久浓雾散去,一辆辆T34/85在阳光下清晰的出现在美国大兵的眼前,“超级巴祖卡”随即又击毁了两辆。此时F86喷气战斗机飞来,用刚刚研制成功的130毫米空对地火箭弹迅速摧毁了另外3辆坦克。这样一个早上人民军又损失了6辆宝贵的T34/85坦克。


7月23日人民军109坦克团攻入咸昌,被美军第90野战炮兵营击毁4辆,美国空军解决了剩下的1辆。


7月28最初抵达朝鲜的3辆M26“潘兴”坦克被火速派往战略重镇晋州,7月29日人民军第6师向晋州发起进攻。7月31人民军3辆T34/85和3辆SU76自行火炮突入市区。而美军寄予厚望的3辆“潘兴”却在关键时候发动机出了故障,被迫全部放弃。错过了与T34/85交手的机会。


8月7日已经退守釜山的美第8集团军为了稳固防线下令美军向战线西侧的人民军发动大规模反击,在强大海空军火力支援下代号为“基恩”作战的行动开始。冒着敌军猛烈的空地火力人民军进行了顽强抵抗,美军进展缓慢,每一处阵地都要反复争夺。8月12清晨人民军发动反击,穿插到敌军后方,切断了美军的补给线,将美军的第555炮兵营和第90炮兵营包围在钵山。


两辆人民军的T34/85坦克和数门反坦克炮开到美军炮兵阵地前向美军的火炮开火,第555炮兵营用105毫米榴弹炮向坦克反击,但是由于没有专用的反坦克榴弹没有丝毫效果。而第90炮兵营的155毫米榴弹炮的火炮仰角太高,无法放低向坦克近距离平射。最后在坦克掩护下北朝鲜步兵占领了555营的阵地,第90炮兵营顽强坚守,天亮后美军“海盗”式攻击机对人民军部队进行了扫射,但是已经于事无补。美军此役损失惨重,将此山谷称之为“流血之谷”、“炮兵的坟墓”。美军第555炮兵营8门105毫米榴弹炮全部损失殆尽,80人阵亡另有80人负伤。而第90炮兵营的6门155毫米榴弹炮也荡然无存,阵亡10人,伤60人,还有30人失踪。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