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营 正文 第七章

庄威 收藏 7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6.html[/size][/URL] 天也快黑了,肖锋只好找了家车马店住下,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一觉醒来,同屋的几个旅客早已起床赶路了,肖锋本能地一摸口袋,糟了,钱呢?那好心的女车长给他的那些钱,一个字也没有留下,叫人连窝端了,肖锋气得只想扇自己耳光,这一觉他睡得太死,毕竟一连几天没好好睡过一个囫囵觉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6.html


天也快黑了,肖锋只好找了家车马店住下,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一觉醒来,同屋的几个旅客早已起床赶路了,肖锋本能地一摸口袋,糟了,钱呢?那好心的女车长给他的那些钱,一个字也没有留下,叫人连窝端了,肖锋气得只想扇自己耳光,这一觉他睡得太死,毕竟一连几天没好好睡过一个囫囵觉了。

车马店的老板五十多岁,虽是生意人,可人为倒是很讲义气,豪气得很,看肖锋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不是那种投奸耍滑的人,就很慷慨地说,“不是多大的事,小兄弟,出门在外,谁没有个七灾八难的,别说你这一夜的旅店钱,你就住上吃上个十天半月,我这店不大,还能管得起你。”

肖锋说,“真谢谢你了老板,你放心吧,你的这些店钱,我多则五天,少则三天就设法弄到钱还你。”

老板说,“小兄弟,你快别说这些了,我已经说了,这些倒不是重要的,尽你自己说你能吃我多少喝多少,啥时手头宽了,你再还我不迟,真没有了,你走你的人,我要是打个磕巴,我叫街坊邻居扇我朱某人的嘴巴,我担心的是你下一步有何打算呢?”

肖锋说,“朱大哥,实不相瞒,在家的时候我跟我堂伯经常赶庙会,练场子,挣些零花钱,我现在既然走到了这步田地,我想我只能重操旧业,选个地儿再练上几场混个饭吃。”

朱老板说,“呵哟,这么说小兄弟你果真是个练家子,怪不得我看你浑身上下透着股利索劲,你要真有这个打算,我倒可以给你推荐个地儿,出了咱这旅店,上了大街,你一直向西,有一个钟鼓楼,那儿有一广场,嗐,那儿人多的海了去了,在那练上一阵,估计你真还能挣个百儿八十的。

肖锋说,“谢谢你了朱大哥,要不,我今儿就去试试。”

就这样,肖锋果真的就带了刀,去了钟鼓楼,在那儿,拉开了场子,摆了家伙,肖锋虽然以前跟他五伯赶过不少的场子,可从来都是肖青山喊话,他只负责埋头练就是了,现在剩他一个人摆场子,肖锋毕竟年轻,有些话他还真张不开口。

到时,广场上那些四面八方赶来的行人不用喊已看出来他这是卖艺的,于是不用动员,就自发地聚拢过来,围着看,肖锋一看有人围观,就脱了小褂,杀了杀腰带,弯腰捡起地上的大刀,一跺脚,立了门户,大刀横起,刀把上系着那大红缨子就迎风飘动,接着就是通、削、砍、劈、拨,蹲越闪转,手起风生,那刀在他手里被抡得忽忽直响,越练越快,渐渐得只见刀影不见人影,看得围观的人眼睛只晃,正当大伙抻直了脖儿梗,看得入神的当儿,肖锋把刀忽然在右手心一个旋转,身弯了下去,跟着刀把一顺,叭的一声,猛地一个侧翻,身子直挺,刀尖前抻,左腿伸开,左脚拱起,脚尖点地,那动作绝对的高难度,一时间,四周鸦雀无声,过了半天,场上才掌声雷动。

不及肖锋说话,很多人就在场上投了铜板。

肖锋按照江湖规矩,双手握刀,弯身给大伙作揖:“谢谢大家伙的捧场。”

等肖锋练完,一些人正欲离开之时,东南角,突然有人喊道:“喝!看样子你小子有点功夫啊!只是不知道你师傅是谁,出自哪门哪派?”

大家伙不由得闻声望去,见一壮汉,黑塔似的,一脸的络腮胡子,头发也乱蓬蓬的,上身穿着件蓝色对襟大褂,敝着怀,露着黄不拉英的胸毛,一看就是个来者不善的主儿。

肖锋冲着壮汉笑了笑,“这位大哥,小弟无师无派,全是平时自个瞎练磨着玩而已,要是哪里练得不好,还望大哥指教。”

壮汉说,“指教就不用了,我看你出手不赖,倒是想和你比划比划。如果你今儿赢了,你继续在这儿练你的,我二话不说,要是你输了,嘿嘿,小子,你立马收拾摊子滚蛋,趁早别这儿丢人显眼,咱保定有的是高人。”

肖锋一听,当时心里就来气,他奶奶的,看来这黑厮,这是纯心找茁来了这是。只是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的。肖锋还是忍了,依然笑着说,“这位大哥是不是小弟哪里得罪你了?”

壮汉说,“你少他娘的废话,直说你敢不敢比吧。”

肖锋心说,看来今儿非得动得真家伙了,要不这黑厮还真没完了,于是就说:“如果你执意要比的话,那小弟就奉陪你过两招。”

“好,”壮汉说着,呼的一拳,照着肖锋的面门就砸了过来。

肖锋侧身躲过。

黑汉的第二招“黑虎掏心”跟着又过来了。

肖锋再闪身躲过。

黑汉分明急了,骂了声“妈的把子”,第三招,一个“双风贯耳”夹着风就过来了。

肖锋身子一压,再次躲过。

那黑汉就受了侮辱一样骂到,“嗐,小子,你倒是比不比,老躲算个蛋啊?”

肖锋说,“大哥,你我萍水相逢,我敬你长我几岁,让你三招,下边就得罪了啊!”

黑汉说,“你拉倒吧你,哪个要你让了。”骂着,抡起他那又长又粗的胳膊就是一招猛拼过来,肖锋将身子微侧,躲过拳头,一出掌,四两拨千斤,挡了黑汉的胳膊肘儿,跟着手腕一绕,就抓到了对方的肩胛骨,下边右腿前抻,上边用力一推,下边一绊,再看那壮汉,立时脚下不稳,黑塔般的身体格噔噔一连倒退数步,咕咚,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一跤摔得太恨了,黑汉试了几试愣没站起来了。好不容易站起,抡了胳膊正又上来,肖锋一想,妈的,今儿不给他点颜色,看来这小子不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于是,肖锋一个旱地拨葱,身子直旋,蹿起半人多高,等那黑汉刚一冲到跟前,肖锋一个边腿,叭一下,一脚面正踢在那黑汉的耳根处,再看那黑汉,当场就被踢出一丈开外,又在地上滚了一阵,这一下很彻底,黑汉有五分钟趴地上动都没动弹一下。

见黑汉躺地上不动了,肖锋顿时就有点后悔出手太狠了,心说,我跟他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何苦要把他打成这样呢。一时就动了侧隐之心,跑过去,弯身想扶黑汉起来,谁知那黑汉不买帐,甩了肖锋,一瘸一拐地径直走了。

临走还回头骂,“有种你丫就别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来日方长,我再找你算帐。”

肖锋哭笑不得,心说,这他妈什么人啊。

见黑汉走了,看热闹的众人也陆续散去。

肖锋就收拾了地上的家把什,正收摊子,谁知,又有人喊到,“慢着,小伙子,刚才我看了一下,你的功夫果然了得。”

肖锋闻声抬头,当时吓了一跳,这一次说话的人竟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军官,他的后边还有人给他牵着一匹高头大马,那马通身红毛,没有一根杂毛,像一团燃烧的火焰,一看就是一匹宝马良驹。那军官,四方脸,宽下巴,目如郎星,两腮的络腮剃得乌青,给人的感觉气轩不凡,透着一股贵族气息。

肖锋没跟军人打过交道,他本能地对军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敬重感,于是就愣了一下。

那军官说,“小伙子,你不是练场子的吗?”

肖锋说,“是,长官。”

“那你别先收摊,你给我练一下你手里的大刀,我刚到,错过了你刚才的表演,要是没有急事,你再给我练一遍怎么样?”

肖锋说,“我一介草民,只是为了混口饭吃,玩的也都是一些雕虫小技,怎敢在长官你面前卖弄呢?”

那军官说,“没事,你尽管练好了,练好了,我一定重重地赏你些铜钱。”

肖锋一想,看这军官说话倒也和气,练就练吧,再说自己出来就是卖艺挣钱的。

于是肖锋就一抱双拳,“既然长官你看起俺,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献丑了,”说着,就又脱了外套,紧了紧腰带,右脚在地上一蹉,那刀就被卷离地面,飞至半空,肖锋一个箭步,腾空而起,抻手在空中抓了刀柄,跟着就一招一式练开了,这一次同样也是越舞越快,最后至到把那军官看得两眼发直,哪知肖锋忽地,身子一转,虚晃一刀,恰似障眼法,那军官正看得入神,恍惚间,只觉得眼前刀光一闪,吓得浑身不由一紧,连退几步,后边一直负责给他牵马那年轻的士兵,也是一愣,旋即嗖一声就从腰里拔出盒子炮,对了肖锋,“妈那把子,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瞎糊弄!”

那军官惊了一身冷汗,低头一看,更是一脸错愕,我的天,此时,他才发现,原本一直夹在手指间的那根香烟,就在贴着肉皮的地方被肖锋刚才那一刀给齐刷刷地削去了一半。

再看肖锋已收了大刀,气不粗喘,冲着军官一摊手,“冒犯了长官,你的烟头在这儿。”

足足过了半分钟,那军官才缓过神来,冲着那个举枪的部下呵斥道,“收起你烧火棍”,既而又哈哈大笑,拍着肖锋的肩膀,“好,好小子,今儿,你让老子算开了眼了,”

“长官,过奖了。”

军官说,“小子,你是哪里人,为什么在这里卖起艺来了,这不是空窝了你一身功夫吗,现在小鬼子都打到咱门口了,你有一身的本领不用到刀刃上,真他娘的浪费了。”

肖锋说,“我的老家就是因为叫日本人给占了,我落得个今儿的街头卖艺,你以为我想过这种生活吗,我跟小鬼子的仇大着呢。”

军官说,“你一个人纵有三头六臂,又能杀死多少鬼子。”

肖锋说,“是啊,我终是浑身是铁又能捻几根钉,那我怎么办?”

“当兵吧,给我当个警卫员,你看行吗?你愿不愿意?”

肖锋一听,当时就高兴得一跳三尺多高,“咋不行,我太愿意了我。”

就这样,肖锋从此穿上了军装,做了警卫员,那个军官就是一团长董风勋。

然而,就在肖锋当兵第四个月头上,董风勋部奉命调往抗日一线,负责凤凰山阻击战,结果全师包括师长在内一万多人,几乎全部牺牲,肖锋命大,带着仅剩的几十个士兵冲出重围,在突围中,不慎坠崖,幸亏崖下是个深潭,这才得以保全性命。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