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1936 正文 第四十六章

lansha7789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size][/URL] 胡汉良更加得意:“马志贤不服气,到南京来告状,上下窜腾,闹得戴老板和徐老板都有些对峙。咱们占了便宜,就卖个乖,应该来汇报一下整个经过,再说也不能由着他告黑状。齐北不来,嫌丢身份,我倒是十分乐意,看看马志贤唱的走麦城。五头对面说清了,当着小陈部长和两位老板的面,双方和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


胡汉良在燕京大学的书没有白念,调文还有些档次:“齐巡座一切都是为了工作,本无可厚非。汉朝有两个人物,一个西汉,一个东汉。西汉的晁错,东汉的诸葛亮。诸葛亮神机妙算,最后却累死了,他不相信手下,事必躬亲。晁错为国为民,最后却被腰斩了,他不近人情,不允许人有一点懈怠。人嘛,本来就是充满欲念的动物。我看齐巡座,越来越像这两个人了。”


众人听了纷纷附和,不管懂不懂历史,都夸上两句胡汉良的博学,嘟囔两句对齐北的不满。


武伯英既不支持也不反对,静静听着,只拿眼睛去观察李直。李直也是默然不语,频频回看武伯英。二人目光每一交错,旋即分开,都装作不经意。


胡汉良借着酒劲,情绪越来越激动,愈发口无遮拦:“竟然怀疑老子是共产党,妈了巴子。现在上头不是流行几句顺口溜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投毛朱’。把老子逼急了,老子就真他妈给共产党当个内奸,把西安这锅粥,给他齐北熬焦喽!”


听到这话,武伯英坐不住了,话中有话阻拦:“胡处长,我看你是喝多了。”


胡汉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拿手的无赖笑容:“我没喝多。都是自己人,发几句牢骚,无关紧要。老武,你也是自己人,我才这么说说。”


李直开口道:“处长喝多了,高兴,喝多了。”


胡汉良看着李直哈哈大笑,拍拍他的肩膀:“你说这李直,怎么能叫人不爱呢!”


武伯英越发觉得胡汉良可怕。不用说,他是一个粗人,却粗中有细。他粗鲁起来不可理喻,所以人也不愿多计较。但是又在粗鲁的尽头露出些许细腻,峰回路转,让人觉得孺子可教,也不愿多追究。包括他说话也是,有时尽是些下三滥的粗口,有时又引经据典。做事忽软忽硬,让人琢磨不透,时而撞到棉花包,时而打到水泥墙。估计收服黄秀玉这个高傲的丫头,也是这么七擒孟获般,欲擒故纵尔后手到擒来。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武伯英发现自己以前的判断完全错了,不由得想起一个人,就是这三年来在西安城和胡汉良一同冉冉升起的另一颗双子星——马志贤。马志贤就没有这一手功夫,所以民愤极大,要不然齐北怎么能轻而易举逼走了根深蒂固的他。


胡汉良,有时候你觉得他就是个畜生,不愿与之较量,有时候你觉得他是个豪杰,恨不得与之成为金兰莫逆。


宴会结束,胡汉良尤其高兴,因为他觉得武伯英还是自己的人,还是比较顺从自己的,并没有自置于平起平坐的位置。离开太白居时,他又吆喝李直上了自己的车,和武伯英并排坐在后座。


胡汉良哈着酒气,突然给司机交代:“到黄小姐那里去,我们喝点茶,解解酒。”


武伯英看着胡汉良询问的眼睛,不好直接回绝,转头看看李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李直笑了笑:“黄小姐那里有好茶。”


胡汉良看着武伯英:“现在你嫂子,还不知道我和黄小姐的关系,你要不去,就是想给你嫂子告密,将来闹起来,我可饶不了你,嘿嘿。”


黄秀玉那里果然有好茶。武伯英以前来过她住的地方,所以明显能感到一些变化。那变化是细微的,家具摆设无有改变,气氛却变了,处处充满男人的气息,还有男人生活过的痕迹。那个男人就是胡汉良,他不但破坏了香闺,也破坏了黄秀玉拒人千里的孤傲性格。黄秀玉泡好了茶,就偎在胡汉良沙发扶手上,轻笑娇嗔着,听他们男人之间交谈,活活一个姨太太的做派。不过偶尔看看武伯英,眼底还是带着一抹怨恨,那怨恨之下,却是一层厚厚的凄凉。


武伯英不敢看她的眼睛,因为每看一下,自己心中就会有一种刺痛的感觉,虽然莫名其妙,却真真不是怜悯,而是空洞般的难受。


胡汉良有些动情:“现在这个内奸还没有查出来,都是乱码表惹的事。我和李直都接触这东西,有权力就有责任,难免不被怀疑。我绝对不是共产党,李直,你是不是?”


李直笑得有些难以自持,看了看武伯英:“我不是。”


胡汉良继续对武伯英说:“我和李直,一前一后负责一科,如果一科出事,就是我俩出事。怕就怕一科没有事,他故意给找事。你是咱们调查处的新力量,他赋予你的职责,我们都清楚。虽说李直现在负责一科,我是处长,只有领导不力的责任,但是如果李直出事,也还是我出事。”


武伯英笑而不答,假设李直就是共产党,胡汉良不可能没有一点觉察,那和共产党深仇大恨不共戴天的他,在这关键时刻,为什么一反常态,不远远躲开,反倒要来替他掩盖和遮挡,乃至于明摆着补救?


“如果事态发展,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觉得谁有理?”


又是一个要立场的问句,又是一个要态度的问句,武伯英笑了笑,没有明确回答。“李直不是共产党。”


“就算是,我也要保护他。”胡汉良信誓旦旦,看了眼黄秀玉,“况且他还不是。我这人最重感情了。李直跟我这几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茶喝得差不多了,李直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样子,总想和武伯英说点什么,却总找不着机会。因为胡汉良和黄秀玉在场,他每次都把沟通的欲望强压了下去,张开了嘴唇却无言,听着胡汉良一个人絮叨。


胡汉良怕冷场还是怎么的,把西安情报场上的事参合着人情世故,喋喋不休。武伯英知道他还在给自己亮耳朵,不过也听到了一些前所未闻的机密事件,惊讶于中统和军统罗网密布,把爪牙伸进了任何一个领域。黄秀玉用一种过分崇敬的眼神看着胡汉良,间或撒娇打嗲,过之犹不及,反倒显得虚假。她故意想气武伯英,但武伯英也故意浑然不觉,心思就不在她的身上。黄秀玉立刻就又冰凌一块,从烈火变成了寒铁,反复几次,分外尴尬和难受。


胡汉良真是粗中有细,知道李直的心思,觉得还不是他找武伯英说话的时候,于是散场时就明确交代。“李科长,你的住处离这里不远,就走回去吧。武组长家远,我开车,送送他。”


李直犹豫了一下,随即起身告辞。


胡汉良和武伯英又盘桓了片刻,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事,也就都告辞出来。黄秀玉一直送到公寓门口,胡汉良突然想起来:“小黄,你也早点休息,关好门窗,一会儿,我就不过来了。”


黄秀玉表情隐忍,偏眼看看武伯英,点点头转身回去了。


胡汉良示意武伯英开车:“妈的,年纪大了,酒量小了,不胜酒力。”


黄和李的公寓都在梁家牌楼,离党部很近,是公家给租的。车子在胡汉良的指挥下,穿过西大街,沿着大学习巷朝北,尽拣背街小巷走。快到大皮院附近,胡汉良突然感慨说:“唉,人老先老肾。前脚喝了茶,后脚就尿急,不像你们年轻人了。停车,我下去撒泡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