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敢死军 正文 第七十九章:跃马过薛镇

疏梅淡影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1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393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17.html


当野人谷打得热火朝天之际,留守薛镇的于梦才却如坐针毡。他听着远处野人谷方向传来的激烈枪声,就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在脑海中升腾,于梦才一会坐下,一会站起来,在屋子里像一只无头苍蝇来回走着,一旁的参谋长和其他几个参谋以及留下的三营长,看着于梦才这样子也不敢说话。

于梦才溜了好大一会,突然停住脚步看着独眼参谋长靳守仁,这个靳守仁是十七师中资格最老的家伙。靳守仁老谋深算,工于心计。靳守仁原来是国民党军统局的,戴笠死了以后,军统局改称保密局,毛人凤上台,由于他无意间说话得罪了毛人凤,被毛人凤从局里直接给派到了陕西站做了一个行动队队长,在一次抓捕地下党的时候,被打瞎了一只眼睛,就这样被陕西站又给退回局里悬了起来,后来是靳守仁自己要求离开保密局到部队上,毛人凤也就做了顺水人情,加之他和王作栋有同乡之宜,就这样靳守仁便到了十七师,王作栋把他安排到了五十一团做了参谋长。

于梦才看着靳守仁战战兢兢的问:“守仁兄,您快说句话吧,这样下去怎么行啊?你看这共军是不是…….?”于梦才的华海没讲完,靳守仁就打断了他的话说:“梦才老弟,你我在这个愣头青手下共事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毕铁桥有什么本事?不就是会破马张飞的嚷嚷,大呼小叫吗?今天这事情依我看啊,不是那么简单,你我还要早作打算啊!”

“打算?什么打算?守仁兄,你快说啊!”于梦才焦急的看着靳守仁,靳守仁呵呵一笑说:“赶紧命令关上城门,把城上所有明暗火力给我统统准备好,同时通知城外的那几处碉堡做好一切战斗准备,我看这好像是共军的调虎离山啊!”

“不是说没有大股共军吗?怎么现在又冒出调虎离山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梦才看着靳守仁问,靳守仁看看于梦才着急的样子说:“我的人早就探听到了,从前天就有大股共军向我们这方向开始行动,估计是冲着我们十七师来的,呵呵,小小的五十一团共军根本看不在眼里,他们的胃口大得很啊,你看着吧,十七师马上就有灭顶之灾了!薛镇只不过是共军顺手牵…….”

“报告!”一声报告打断了靳守仁的话,随着声音跑进来一个士兵报告道:“野人谷方向枪声已经停息,另外,从薛镇西侧发现大股共军正在向我薛镇移动!”

“什么?你说什么?”于梦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股共军移动,这怎么可能?于梦才用渴求的眼光看着靳守仁,靳守仁此时也感觉到危险在逼近,他马上对身边的参谋吼道:“通知城防,赶紧关闭城门,城门楼给我高架机枪!”

晚了,一切都晚了,命令还没有传出去,炮声已经响起来了,唐龙飚的炮团几十门大炮对着小小的薛镇一阵猛轰,城外几个小小的碉堡顷刻间土崩瓦解,薛镇本就是一个小镇,城墙又薄,根本经不起炮轰,几炮下来,城墙便炸开一个几米长的口子,人一下子就涌了进来,不知什么时候早就钻进城里的游击队配合外面的部队,里应外合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薛镇就姓共了。

靳守仁和于梦才做梦也没有想到共军会对这么一个小镇采用炮轰,靳守仁和于梦才等人仓惶逃窜,刚一出团部的大门,门口等着他们的是几十支黑洞洞的枪口。二团长陈章笑呵呵的走上前来,把于梦才手里手枪拿过去看了看笑着说:“枪不错嘛!哈哈!怎么?几位这是要到哪里去啊?”于梦才看着陈章身子一软差点倒下去,一旁的靳守仁拉了他一把骂道:“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个死吗?老子死过几回了,也不在乎这一回,只怪老子不应该在毕铁桥这个草包手下做事啊!苍天呀!苍天!”靳守仁说着快速举起枪,陈章一愣刚要上前,枪响了,子弹从靳守仁的右侧太阳穴打进去,从左面飞了出来,红红的血混着白花花的脑浆子冒了出来,靳守仁的尸体慢慢倒了下去,一旁的于梦才吓得蹲在地上高高的举起手,其余的人也都跟着他举起了手。

陈章看了看靳守仁的尸体说:“便宜你了,老家伙,你欠下的血账还没跟你算呢!”这时武云昭从也赶了过来,看见眼前的情景问陈章:“这是怎么回事?”陈章边把刚才的经过讲了一遍,当陈章向武云昭汇报完后,在地上蹲着的于梦才这会听的清清楚楚,原来这就是那个共军的独立师政委武云昭啊?他稍微抬头看了看,正碰上武云昭在看他,吓得他赶紧收回目光。武云昭一笑问道:“你就是于梦才吧?”

“报告长官,卑职正是,正是!”于梦才像得到了大赦一样赶紧站起来举手敬礼道,武云昭看看他说:“你们五十一团已经被我们彻底解决了,你还好,知道该怎么做吧?”

“知…知道,知道,卑职一切听从贵军的安排!”于梦才感觉脸上在往下流汗,浑身打哆嗦,武云昭上前一步拍着他的肩膀说:“你不用怕,我们优待俘虏,你只要老老实实的把薛镇的防御情况和有关于韩村的情况向我们如实的说出来,我可以保住你的性命!”

“是,是,我一定老实交代,交代,我这就交……”于梦才的话还没说完,被一阵开心的大笑给止住了,随着笑声,唐龙飚大步流星的走过来说:“秀才,秀才!哈哈,你别说这个方永志还真他娘的行啊!还有那个邵华,这俩小子都有两下子,毕铁桥那个混蛋被他们拎回来了,哈哈!”

于梦才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子可是全完了,你毕铁桥不是不听我的话吗?这回好叫人家全给捉了!”于梦才抬头看看唐龙飚,眼前这人身材高大魁梧,双手掐腰正看着面前的这帮人,从骨子里就给人一种震慑和威严,于梦才已经估计到了,这可能就是独立师的师长唐龙飚了,早就听说过此人,一直不曾见过,今日一见于梦才算是领教了,怪不得当初小鬼子怕他,后来多少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也都是毁在这个人手里啊,难怪啊!就这气势不用打就已经叫人矮三分了。

“都给我带过来!”唐龙飚声如洪钟的喊道,几个战士推推搡搡的把毕铁桥押了过来,毕铁桥被浑身上下被捆了个结实,他看看眼前站着的几人,头一扬,眼皮一翻根本视若不见。东方亮上前一步抬脚要踹,唐龙飚喊道:“给我退下!”东方亮这才退到一边。唐龙飚上前一步看了看毕铁桥笑着问:“怎么?你还不服气?哈哈!你的薛镇根本经不住老子的几炮,还有你小子,当了俘虏还他娘的跟老子这耍横?好样的啊,老子就喜欢这样的,有种!不过你要是当年跟小鬼子也这样有种,老子今天还真就放了你!”

毕铁桥看看唐龙飚没有说话,于梦才赶紧说道:“团座,团座您就…..哎!不,不,应该叫毕团长你就服个软吧!为了这一团的兄弟,为了……!”

“放屁!好你个于梦才,你这样对得起师座吗,你……”毕铁桥还想说,被唐龙飚打住了。唐龙飚大吼道:“什么狗屁师座?不就是王作栋那个王八羔子吗?我唐龙飚这次就是来收拾他的,你小子到了这地步还他娘的想着为他卖命,帮着他祸害老百姓吗?你睁开眼看看,现在是谁的天下了,你们这帮国民党顽固派还有几天好日子过?”

毕铁桥别的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但是他听到了唐龙飚三个字,毕铁桥浑身一颤,他定睛仔细看了看唐龙飚问道:“这位长官就是独立师的唐龙飚将军?”

“是啊?怎么了?不像吗?”唐龙飚回答道,毕铁桥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铁桥能败在唐将军手中此生无憾了!铁桥心服口服,任凭将军处置!”

唐龙飚哈哈一笑说:“来人,把他们都给我带下去!”

看着东方亮等人押着毕铁桥和于梦才离开,武云昭笑着说:“呵呵,看来你唐飚子还真是威名远震啊!哈哈!”

唐龙飚和武云昭来到毕铁桥的团部,把富平县的县委书记邵武轩和张少林请了过来,另外还有民兵队长张勇。唐龙飚看看众人说:“现在薛镇解放了,你们看看是不是需要留下一些人在这里做一下后面的工作,把毕铁桥的屁股擦一擦啊?我们部队不能在这长驻,修整一下马上就出发!”

“这不用唐师长操心了,我已经都安排好了!由我们富平县派人来管理这里的一切事物,我们还是继续跟着队伍,直到打下韩村,彻底消灭十七师,呵呵,这也是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邵武轩看着唐龙飚说,武云昭笑着说:“那就按你们的安排进行吧!队伍稍事休整明天一早就出发!”

薛镇的丢失,韩村王作栋早已经得知了,王作栋气得啪啪只拍桌子,指着薛镇方向大骂:“毕铁桥,你个混蛋,混蛋!”上校副师长张恒英、十七师新闻室上校主任余济安、中校参谋主任刘广智、中校新闻室主任梁慎功都站在一旁,看着王作栋,张恒英用眼角看看众人,众人示意他上前规劝,张恒英脸上堆起笑上前一步说道:“师座,您不必发这么大的火,小心身体,呵呵,一个小小的薛镇到也无足轻重,再说了,三十八军还有六十五军不正在向我们靠拢吗,他们的增援很快就会到了,呵呵,到那时候,看他唐龙飚一个独立师怎么和我们抗衡啊?您说是不是啊?”中校参谋主任刘广智也赶紧上来说:“是啊,师座您不必如此大动肝火,韩村就是他独立师的葬身之地,嘿嘿!您还在乎他一个独立师吗?我们是一个整编师,又有美式装备,加之我们在韩村经营了这么久,一定是万无一失的,就是三十八军和六十五军不来,咱十七师还怕他一个独立师吗?师座您就放宽心吧!”

王作栋看看众人,叹了一口气,挥挥手示意众人都下去,然后自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

清晨,唐龙飚和武云昭骑在马上看着队伍向韩村进发,唐龙飚笑着对武云昭说:“拿下韩村,估计是我们独立师的解放前最后一战了,一定要打个漂亮的!哈哈!”武云昭一笑,没有搭话,催马前行,唐龙飚在后面紧打马鞭跟了上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