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驻印军缅甸战记第三部分:激战胡康河谷(六)

军盟海天 收藏 5 380
导读:[原创]中国驻印军缅甸战记第三部分:激战胡康河谷(六)

(六)荡寇瓦鲁班



从1942年起,史迪威就不断催促陆军部长马歇尔为缅甸战场派来至少3个陆军师,以支撑住中国和英国军队的信心,理由很简单:他不相信英国殖民军的战斗力,也不信任“国民政府那些腐朽的官僚”。但美国政府并不想分散自己的力量,他们的军队首先将应用于太平洋战场和欧洲,至于远东,只要维持中国人继续抵抗的能力就可以了。所以迟至1943年,美国陆军才给史迪威拼凑了这么个奇怪的别动队,不过毕竟他们中很多人曾经在遥远的太平洋岛屿上与日军经历了无数次撕杀,经历了炼狱般的所罗门群岛山地丛林争夺战,无不所向披靡,专业丛林战人才并不缺乏。虽然部分人员来自被称做“人渣回收站”的陆军 师(这个师基本上就是个“冷板凳师”,其人员要么智商低下,要么行为乖张,总之,一无是处。该师志愿参加缅甸丛林战的人员的想法,不过就是为了逃避犹如坐牢一般的守岛生活而已),也掩盖不了这个突击队的真实能力。但在这里,在缅甸,他们遇到了大麻烦。太平洋岛屿上的争夺再怎么激烈,也还有野战机械化工兵给他们安排张罗工事,他们可以在舒适安全的工事里喝可口可乐,可是现在,在他们必须自己动手构建防御的时候,他们却错误地以为日军已经丧失了进攻的勇气。很快,美国人的老爷思想就遭到了报应。

日军从孟关逃出的时候分成了两股向瓦鲁班突围,田中新一跟长久竹郎大佐率领的56联队在一起,另一路是师团步兵团长相田俊二暂时管辖的55联队,两路日军都在夺路狂奔,后面丛林里则到处是105毫米炮弹爆炸的火光。开始还很顺利,可是不久相田就看到了前面公路上有大批坦克在耀武扬威肆意碾压,他考虑到55联队士气已经接近崩溃,不敢硬冲,只有折道向师团长靠拢。

田中新一眼见本来分成两路的部队,现在居然又挤到一起来了,日军越来越多地拥挤到了南比河边,后面炮声隆隆,追兵正在越来越近,105毫米榴弹炮惊天动地的爆炸则说明中国人的公路已经修到孟关平原,自己在前线的火力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一旦天亮,美军飞机将成群结队飞来,炸得自己的部队尸骨横飞。田中自己觉得异常可怕,可是一点主意都打不起,就这样彷徨了几乎一夜。

可是日军似乎命不该绝,天快亮时,田中新一得到了一个他根本不敢设想的好消息:前卫部队长久联队第2大队在大队长吉田武司的率领下,抱着玉碎的决心,擅自向防守渡口的美军发起了进攻。本来这位军官要做的是与敌人同归于尽,不料该处美军竟然轻易地像豆腐一样被捏得粉碎,他们猝不及防,在日军亡命攻击下狼狈逃窜,不少人被当场打死,剩余人员越退越远,很快就消失了踪影。美军仓皇撤退,扔下大批物资,后来收复该高地的新38师捡获很多装备,仅M1半自动步枪即多达百支。

苦恼得几近绝望的师团长在片刻的呆若木鸡之后恢复了理智,他立即组织部队抓紧时机渡河,到5日中午时分,日军终于冒着远程炮火的轰击全部逃到了南比河南岸,为师团解围立下大功的吉田大队作为先头部队进入了瓦鲁班,继续攻击已经逼近该地的美军并且再次成功打败了他们。

可是几小时后,从美军退却的方向涌来了中国人,很快瓦鲁班以南的秦诺也遭到中国人的猛攻。不用判断就可猜到,这支敌军一定是可怕的新38师。田中知道,瓦鲁班终究是守不住了,现在只有56联队可以依靠,55联队则已是溃兵,只能委屈56联队来掩护了。该联队第2大队现在在瓦鲁班已经与迅速冲来的中国113团接上了火。师团指挥所周围也出现了坦克,这说明新22师也已经突破南比河,正在压过来。而55联队的攻击部队又在瓦鲁班西南被压得抬不了头,中国112团已经切断了通向南方的退路。

闯过了南比河,又落进了另一个陷阱,18师团的形势,危如累卵。


新22师64团1营在驻印军总指挥部的战车1营引导下,正在发展胜利,6日,日军南比河南岸昆年卡、大班等阵地一个连一个失守,在日军抛弃的仓库里,储存着足够新22师全师食用三天的粮食。好容易从孟关搬到这里的100多箱炮弹,也落入新22师手中,没有了炮弹,日军炮兵的武功被废掉了,他们只好拖着炮混在步兵里逃难。

战车1营在3天前初次出场就碾碎了日军步兵的信心,他们在指挥官赵振宇的指挥下,绕过孟关西侧向南迂回,一边前进一边战斗。班长张天翼的座车冲在最前面,当冲进敌人阵地时,突然看到了两门平射炮,仿佛是从地里钻出来一般。日军的平射炮尽管性能很差,但在近距离里与其骤然相遇,还是很危险的,张班长眼疾手快,抢先一炮打在敌人炮位边上,在敌人还没有转正炮口时就把他们炸得躺了一地,因为来不及重新装弹瞄准,为了抢时间,就直接照第2门炮压了上去,炮手的人头挂在履带上来回滚动,异常恐怖。很快坦克群就迂回到孟关守敌人背后的瓦朋高地,日军只顾在左翼攻击中国的步兵,没有发现后面出现了坦克,一顿痛快淋漓的榴霰弹与机枪,100多名日军化作了凌乱的肢体,少数人仗着脚杆长,地形熟,大呼小叫地跑得满森林都是。

继续冲锋的坦克在那宁河遭到了日军反坦克炮的伏击,有一辆不幸中弹,驾驶员杨少安在身负重伤,同车战友全部牺牲的情况下,使用前机枪连续击毙四名“肉弹”(日军反坦克挺身队),一直坚持到将车驶回安全地带,当人们找到该车的时候,英雄杨少安已经安详地在驾驶位上长眠了。另一辆坦克在过那宁河时被地雷炸毁,驾驶员王英华右臂被炸断,艰难地爬到了炮塔后面躲避车内冒出的浓烟。当看到日军前来搜查时,他以单臂挟冲锋枪击毙三个敌人。子弹打光后,他一只手无法装弹,为了避免被俘使驻印军受辱,他毫不犹豫用自己随身带着的廓尔喀弯刀引颈自尽。这一幕被后面赶上来的战车营赵际昌连长从车长镜里看得清清楚楚,满腔悲愤的赵连长吼叫着猛扣扳机,一长串子弹击毙了爬到王英华车上的三个敌人,最后这名叫做田桥清吉的日军比较机灵,举手投降了。

日军放弃了孟关后,66团1营与战车1营毫不停留,紧紧粘住日军,歼灭了不少日军后卫小分队。8日,战车1营在南比河南岸横冲直撞,将100多名日军碾成肉泥,并几乎冲进了田中新一设在大班的司令部,田中新一急忙将指挥所向瓦鲁班转移。由于113团已经攻进了瓦鲁班西南一角,在那里防守的56联队第2大队,也就是那位由于卤莽而救了全师团的吉田武司大尉的部队音信全无,田中新一感觉不妙,在中途急忙溜到了长久的联队部去了。而其他人则遭到了灭顶之灾,他们在到达瓦鲁班西北角并建立起指挥所以后,遇到了突然从森林里窜出来的坦克,作战课长石川中佐、经理部长木村大佐等人全部被打死,他们连同55联队长山崎四郎大佐的印章、私人文件、日记,统统被坦克兵作为战利品搜去。

战车1营在日军指挥所来回碾压,日军官兵的尸体惨不忍睹。在日军的枪声渐渐消失的时候,坦克兵在一所小棚屋里的桌子上发现了一个无五寸高、三寸见方的小东西,抓到手里才知道,这毫不起眼的印章,就是18师团的关防。缴到这样重要的物品,在整个八年抗战里是绝无仅有的一次,新22师和新38师的军官们后来争着在白纸上压上这枚关防的印记,以纪念这一次不同寻常的胜利。

在瓦鲁班战斗结束的第二天,日本东京广播电台在为18师团的败绩辩护时,给了战车1营这样一个评语:“支那军惨无人道,在不适合使用坦克车作战的瓦鲁班竟使用了!”敌人的咬牙切齿,是对战士最好的褒扬。

死里逃生惊魂未定的田中新一,知道大势已去,急忙再次组织撤退,他命令55联队从先前准备好的秘密小路绕过正在激战的瓦鲁班和秦诺,沿西边的丛林一直向南,待师团主力撤完,56联队再跟上。这条由师团张亲自策划,工兵联队长深山忠男中佐带队施工开辟的道路很隐秘,中美联军没有发现日军企图。在一昼夜惴惴不安的静默行军之后,18师团再次逃出包围。

9日拂晓,113团对瓦鲁班发起总攻,兵力严重折损的吉田大队消耗殆尽,余部撤出战斗,113团3营于早6日占领秦诺,2营于9日早7时切实控制了瓦鲁班,到中午13时,战车1营、66团1营和64团主力也冲到瓦鲁班,几支部队胜利会师。

瓦鲁班附近,散落着775具日军尸体,整个孟关—瓦鲁班战役找到日军尸体合计超过1500具。日军的伤亡总数当在4500人以上,剩下的残兵败将正在继续分路涌向胡康河谷最南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