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司法缺乏独立精神,是体制之殇、社会之痛?(转自中华网)

十四阿哥 收藏 6 704
导读: 我国司法缺乏独立精神,是体制之殇、社会之痛? 编者按: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司法独立精神,并非西方式的司法独立,而是指根据我国宪法规定的司法独立办案、独立审判的原则。 4月28日《广州日报》报道,广州市纪委书记苏志佳日前指出,年轻干部成为案件发生的高危人群。两年来,广州因违纪违法被立案查处人员中,31岁至45岁年龄段违纪违法案件占大多数,共计127人占55.95%。其实,作出“年青干部成为职务犯罪高发群体”论断的并非只广州纪委。早在2008年4月份,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发布

我国司法缺乏独立精神,是体制之殇、社会之痛?



编者按: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司法独立精神,并非西方式的司法独立,而是指根据我国宪法规定的司法独立办案、独立审判的原则。



4月28日《广州日报》报道,广州市纪委书记苏志佳日前指出,年轻干部成为案件发生的高危人群。两年来,广州因违纪违法被立案查处人员中,31岁至45岁年龄段违纪违法案件占大多数,共计127人占55.95%。其实,作出“年青干部成为职务犯罪高发群体”论断的并非只广州纪委。早在2008年4月份,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发布的报告就显示,近年来职务犯罪过去常见的“59岁现象”不再突出。35岁以下干部群体已经成为职务犯罪的高发群体。“59岁现象”正在被“39岁现象”甚或是“29岁现象”所取代。



如果说“59现象”可以解释为一种“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特殊心理,那么现在的“腐败不在年高”又将如何“自圆其说”?古人说"有志不在年高",如今我们却说"腐败不再年高",着实是一种讽刺。现在看来,腐败与年龄没有直接联系。



当职务犯罪和干部年龄不能划等号之时,我们自然而然地会把矛头指向现有的司法监督体制。我们可以责怪犯罪者党性的丧失,也可以责怪法治的不健全,甚至还可以责怪公检法部门的“不作为”。但是这一切的问题的根源——司法之不独立却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



在广州市纪委指出“年轻干部成为案件发生的高危人群”的同时,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和前广东省纪委书记王华元等人的腐败案件却在持续扩大;据香港媒体披露,涉案官员还有上海市公安局分管经济侦查的副局长朱X及广东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朱X生,还牵涉到广东电视台女主播和粤剧名伶。



香港《星岛日报》说,深获陈绍基赏识的粤剧名伶蒋文端近日突然以私人理由取消了在香港北角新光戏院的公开表演。香港《新报》说,蒋文端因为涉嫌陈绍基案正在接受当局调查。而据大陆媒体报道广东电视台著名女主播李泳,也因为卷入陈绍基案,日前在北京准备出境时被警方截获。香港《新报》说警方怀疑她参与的活动涉及港澳黑社会。香港最新一期的《亚洲周刊》也透露了目前正以调职到工商局为名、实际接受调查的上海市公安局分管经济侦查的副局长朱X等人侵吞财产等恶行。



亚洲周刊引述受害者表示,到公安经侦立案少则要价三、五十万,多则几百万,数千万。有一位受害者曾经宴请一位广东公安局长,饭店由局长指定,吃晚饭结账三、五千,却开出了两万多元的价。此外,由哈耶出版社近日在香港出版的《收拾广东官》作者钟伟透露,广东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朱X生也已被有关部门内部监控。香港媒体说,最近的这一波主要是全国政法系统的要清查,听说牵涉黄光裕等人的案里面总共省副部级以上的有57个官员;主要就是司法系统烂透了,有人告到中央去,胡锦涛就下决心要整顿政法系统。



香港《苹果日报》报道,受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被中纪委“双规”所累,由官方评定的“广东省古村落”惠东县多祝镇皇思扬村揭匾仪式,省市各级领导在赴会前夕突然接到通知,仪式改期,原因则是花岗岩石匾“广东省古村落”几个字是陈绍基所题,省当局已下令要铲除陈的墨迹。由广东省文联、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组织的“广东省古村落”普查,共认定27个村落获此殊荣,包括惠东县多祝镇皇思扬村。知情者指,当时广东省文联主席刘斯奋题写了“广东省古村落”六个大字,刘为广东书画名人,其画作曾获北京人民大会堂收挂。但去年9月第一个获认定的古村落揭匾时,地方官员拒用刘的题词,一定要“请绍基同志题”,理由是陈绍基是省政协主席,官职比刘斯奋高。据悉当地为请陈绍基题六个字,耗费不薄。



陈绍基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写得一手好字,喜欢舞文弄墨,粤省不少官吏为“擦鞋”,投其所好,造成“广东处处绍基字”局面。陈曾有题词“黄花晚节香”被行内传为佳话,但今日黄花依旧,晚节难存,在北京秦城监狱中的陈绍基,不知有何感想。



内地不少贪官都能写得一手好字,自己附庸风雅同时,也引来下属藉机趋炎附势拍马屁,请这些“领导”题字,岂料这些贪官随后东窗事发,锒铛入狱,累拍马屁下属们要忙不迭“铲字毁迹”,以示与贪官划清界线,令人耻笑。江西省前副省长胡长清书法不错,省内各地到处请他题词,胡更以字敛财,出事后江西省为铲除他的题词,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全国人大前副委员长成克杰在广西任主席时,也到处“应邀”题字,因贪被捕后广西各地猛铲前主席“墨宝”,令一些名胜建筑物留下块块“疮疤”。广东省人大前副主任欧阳德也是文墨行家,早年主政东莞时,该市图书馆、科技馆、展览馆等题字均出其手,后来他锒铛入狱,三馆立即换匾,但他所题的《东莞志》书名用了三个月才回收毁掉。



上述仅仅是倒台官员的社会小花絮。回到文首广州市纪委指出“年轻干部成为案件发生的高危人群”的问题。陈绍基和王华元等人的腐败案,实际上反映出中国司法平时对这些高官的没有约束,实际上在考问德斯鸠二百年前就告诫我们的“权力的赋予必须伴随着权力的约束”的法制原则。说到底,是中国缺乏司法独立的体制。



中国有些理论家一直鼓惑人们,说“司法独立”的提法是西方“三权分立”理论的一部分,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下资产阶级不同利益集团瓜分国家权力要求的理论反映。其实,我国《宪法》第126条规定:“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第131条规定“人民检察院依法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同时《宪法》规定,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其他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各级法院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法院的机构由人民代表大会确定,法院院长由人民代表大会任免,并定期向人民代表大会报告工作。



由此可见,我国宪法中早就有“司法独立”的概念。



中国有些理论家,完全不顾宪法中的“司法独立”精神,在宪法规定之外,另外设计一套不能自圆其说的解释,批判“宪政”中的“司法独立”是“企图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发展的关键时刻,社会上各种矛盾有激化的趋势,各种利益要求日益分化的大背景下,迎合国际上反共势力和社会上的一部分私有化受益者要向共产党和人民代表大会‘抢夺‘国家司法权,分割国家权力”。他们不能自圆其说的现实是,正是因为我国没有真正按照宪法的规定、落实 “宪政”中的“司法独立”,才使得中国腐败横行、贪官当道。他们故意耸人听闻,说什么要求落实“宪政”中的“司法独立”是“迎合国际上反共势力”;实际上中国现在的腐败横行、贪官当道根本不是什么“国际上反共势力”造成的,而是中国自己造成的!他们胡说八道,说什么“一部分私有化受益者”要求落实“宪政”中的“司法独立”;事实上,阻止落实 “宪政”中的“司法独立”的人,才是“一部分私有化受益者”——那些既得利益者;而要求落实 “宪政”中的“司法独立”的人,是被既得利益者巧取豪夺的广大人民群众,他们要实行“宪政”,让国家的根本大法来保障自己的权益!他们混淆是非,说什么落实 “宪政”中的“司法独立”,是“抢夺”国家司法权,分割国家权力;事实上,是他们抢夺了宪法赋予给人民群众的权利,撕裂了社会,颠覆着国家的性质!



因此,他们除了色厉内荏地吓唬人外,所有的“理论”和立论,都毫无社会基础,也无充足理由。完全是一种强词夺理的空洞威吓。



他们居然还厚着脸皮引用马克思的话来为自己打气,说什么马克思早就说过,“法官已失去其表面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只是他们用来掩盖自己向历届政府卑鄙谄媚的假面具,而他们对于这些政府是依次宣誓尽忠,然后又依次背叛的”;对照现实,被公开揭露出来的种种司法腐败,比如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案件,马克思的这段话正好可以照搬用在中国目前司法腐败上。他们还恬不知耻地应用马克思认为“(巴黎)公社对于法官,也像对其他公务人员一样,今后准备由选举产生,对选民负责,并且可以撤换”;请问,这段马克思的话是100多年前说的,而且新中国也已经成立了60年了,那么马克思“对于法官,也像对其他公务人员一样,今后准备由选举产生,对选民负责,并且可以撤换”的指示,100多年后的今天,你们照办了吗?既然没有,引用这段话,难道是为了证明你们自己是马克思的叛徒?!



这些理论家,之所以让人讨厌和鄙视,就是一边高喊辉煌的口号,一边大搞污浊的行动;一边用马克思对照别人,一边用马克思来验证自己的背叛;一边声称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却一边剥夺人民群众的权利、霸占人民群众的利益。他们的口头“思想”和实际行为,完全背离。既高喊维护国家政权,又抵制国家宪法,这么不要脸的人,居然是“理论家”!



笔者没有高深的学养,更谈不上理论水平。只是从广州市纪委指出“年轻干部成为案件发生的高危人群”,从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和前广东省纪委书记王华元等人的腐败案件,感性地、粗浅地认识到:司法不独立,是体制之殇、社会之痛。为了民族的复兴、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监督机制、制衡体制方面,需要“不拘一格”。唯有如此,才有人民之幸、社会之幸和国家之幸。



(凤凰博报 颜昌海)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