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马走三国 正文 第四章:谋求发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6.html


第四章:谋求发展


七月二日,是如意酒楼开张的良辰吉日。经过两个多月的认真准备,各项工作均已就绪。吾精心装修的酒楼既显得富丽堂皇,又呈现出古朴典雅。《如意酒楼》四个遒劲的大字,金光闪闪,悬挂正堂门上格外醒目,两边是一幅木刻油漆的对联:“沽酒客来风亦醉,欢宴人去路还香。”这些,当然亦出于吾之手笔耳。洒楼大堂正面墙上装饰的是李白的《将进酒》和苏东坡的《水调歌头》两幅大型字画,不过,作者换成了吾一一徐庶矣!实在有点汗颜。大堂四周及二楼包厢都适宜地装饰了吾前些日子所书写的字画。大堂和包厢整齐地摆放着油漆一新的桌椅,皆出自吾如意山庄的家具厂,这些新鲜玩艺儿,可都是世人从未见过的。吾想:当这些古人看到这一切,会是什么形态呢?

酒楼大门两旁还摆放着由翠竹松柏编织的花篮,盛满着各色绚丽的花卉。吾还别出心裁地请来十数位年轻貌美的礼仪小姐(其实这些大都是从青楼请来的女妓,这个时代,一般人家的女子是不能抛头露面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统一着装,列队站在楼前,欢迎各位来宾;令世人耳目一新,惊讶之极。上午十时,开业庆典开始,鼓锣齐鸣,人流涌动,宴请的嘉宾达百人之多,大都是荆州城内的名望贵族、贤达世家、商贾巨富以及官府各衙门的一些头头脑(至于荆州最高层官员,吾一时还不想惊动)。众人跨进酒楼,都为酒楼独特新颖的装饰摆设而倾倒,特别是看到墙上悬挂的字画后,人人眼睛一亮,赞不绝口,有的还高声朗诵起来;就连少数不懂字画的人,也跟着故作风雅,赞曰:“好诗!好字!好画!”便纷纷打听作者是何人也?当所到诗、字、画尽皆出自如意酒楼少主人徐庶之手,且年仅十七岁时,不由得惊呆了。有人大声曰:“奇才呀!奇才!当为荆州第一才子!”另一人曰:“吾看哪!应为天下才子!”众人齐声赞同尔,纷纷嚷着要见徐庶不可。急得总管陈河连连拱手作揖,慌称:“某少主人有要事它往,一时回不及矣。待少主人回转之时,吾定转告诸位之意。在此,某先代少主人向诸位陪罪矣。”说得情真意切,才得以众人宽恕(因吾考虑到树大招风,必遭人妒嫉。故暂不露面,亦方便今后行事。所以将酒楼开业之事统交与陈河出面应酬安排)。

酒宴在热烈欢快的气氛中开始了,陈河致了简短地欢迎词,便拿来一罐包装精美的“一品仙”,笑着曰:“这是吾如意酒坊刚酿制出来美酒‘一品仙’,口感香醇,饮后飘飘如仙,请诸位品尝。小二,将酒罐打开,给各位嘉宾斟酒。”随着酒盖的打开,泌人的芳香顿时弥漫整个酒楼,不少人嗅着鼻子在使劲地猛吸。“来!诸位嘉宾,欢迎你们的光临,吾代表如意酒楼表示诚挚的感谢!请诸位满饮一杯!”陈河举怀邀客。有几个酒君子,早已举杯痛饮。“好酒啊好酒!吾平生从未饮过如此佳酿!”“吾说哪!皇宫琼液也比不过此酒,此酒应是天上瑶池仙品”。。。。。。赞美之声,塞满酒楼。随着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摆上酒桌,把宴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百余嘉宾顾不了斯文,大呼小叫,手撕嘴咬,狼吞虎咽,一饱口福。席间,陈河趁机推销美酒,没想到三百罐的“一品仙”一抢而空,白花花三千多两银子收入襄中。

不数日,“天下才子”的大名,伴随如意酒楼的美酒佳肴传遍了整个荆州矣。用不了多久,还会传遍整个中原大地。吾要的就是这个轰动效应尔,为日后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如意酒楼开业之后,天天爆满,幕名而来的,络绎不绝,可谓之财源滚滚也。吾还借鉴后世之经验,在酒楼的后院修建了一座逍遥楼,其功能除了饮酒外,还有歌艺厅、按摩房、桑拿浴等,其目的就是赚那些达官贵人、名门望族或仕族世家花花公子的银子耳。这些用不着打广告作宣传,那些工蜂一定会闻香而来,乐此不疲矣。同时,这里必成为吾打探消息,搜集情报的最佳场所。

紧接着如意酒坊和家具店也相继开业,生意亦红红火火,十分兴隆耳。带来的经济收入自然是非常可观;同时亦给吾带来莫大的隐患也。人怕出名猪怕壮,恐怕用不了多久,不少人的主意会打到吾的头上,未雨绸缪,得想个万全之策才好。看来,只有强大的势力,才能保证山庄健康正常的发展。到了该请人才出山,扩展自己势力的时候矣。

吾把荆州及荆州附近的人才筛选了一遍,决定先请出黄忠、陈到、李严等人。黄忠是蜀国初期的五虎大将之一,天下有数的绝顶高手,刀法、箭术早臻大成,年近六十与鼎盛时期的关云长力拼数百招而不落败,年近七十还力斩魏国名将夏侯渊,若单以武力而论,天下能与吕布单打独斗而不落败者,惟有黄忠矣。目前黄忠正值壮年,武力已趋顶峰,居住南阳,还未从军。陈到、李严亦皆为南阳人。陈到终生担任刘备近卫军(指白耳军)首领,被赵云遮住了光芒,其武力心计仅稍差赵云一线而已。李严为蜀国时期重臣之一,文武双全,亦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也。现陈到、李严二人很年轻,还未出道。据月前派出的探子返回信息曰。吾得知异常高兴,决定尽快请来。

临行前,须得将山庄的事情安排妥当,这一去需两月之久,若山庄发生变故,吾一切努力皆白费矣。吾决定先考察元俭、李成、徐来及亲自挑选的二十名亲卫的武力,看他们是否能担负起守卫山庄的重任耳?经过检验,吾发觉他们这几个月刻苦勤练,提高较快,元俭、李成已接近一流战将的水平;徐来和五名护卫陈杰、张弓、王胜、李定、蔡顺已达到二流战将的水平,其余十五名亲卫也接近二流战将的水平;又看了五百余名护卫的训练,感觉非常满意。只要小心应对,应该没有大的问题。吾召集陈河、元俭、李成、徐来、瑶儿等作了安排:陈河、李成、蔡顺带五名亲卫、百名护卫负责酒楼、酒坊、家具店的守卫;元俭、徐来、瑶儿、李定率八名亲卫、四百余名护卫负责山庄的守卫。山庄的重大事情皆由陈河、元俭商量决定;吾带陈杰、张弓、王胜及两名亲卫赴南阳。瑶儿闹着要跟吾去,吾只有狠心地劝阻了她,暗中嘱咐徐来要护卫瑶儿的安全。

次日,吾率五名亲卫,每人备了两匹马,携带了些自酿的美洒,快速奔向南阳。一路上换马轮骑,仅十余天便赶到了南阳,在先期到达的探子引导下,直奔黄家庄而去。来到黄家庄,稍一打听就找到矣。黄忠家住村东头靠山的一面,用竹篱笆围成的四间茅草房。来到屋前,吾便扬声曰:“有人在家吗?”“谁呀?”从左边一间屋走出一位年约四十相貌端正的妇人。吾连忙上前曰:“大婶,这是黄忠大叔的家吗?吾特地从荆州赶来的。”大婶一边打量着我们一边点点头,答曰:“是呀!请到屋里坐吧?孩子他爸在外干活待会再回。”

吾叫亲卫把马栓好,其他人在屋外候着,只带陈杰入内,大婶热情地为吾等送上茶水。吾问道:“孩子呢?”大婶面带忧伤,长叹曰:“这孩子从生下来就生病,十余年来一直没好过,郎中也请了不少,近年来更加严重,现还躺在床上呢?”吾谓大婶曰:“哦!大婶带吾去看看,吾也懂一点医道。”大婶看了看吾,觉得吾虽然年轻,但气势不凡;犹豫了一下,便带吾来到孩子床前。吾仔细观察着:这孩子年纪比吾略小一点,面色腊黄,枯瘦如柴。便运起《天龙诀》伸手探脉,凝神细察。

“孩子他妈,来客人了?”院外传来了黄忠宏亮的话声。大婶急忙迎了出去,不一会,便进来了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双眼冒出一股凌利的神光紧盯着吾,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气息,瞬间又消失了。吾坦然自若,不为所动,手中发出的丝丝内力,小心翼翼地探查着每一条经脉和脉胳,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在心脏附近发现两条主要经脉已严重损伤萎缩淤塞,导致心脏供血严重不足。还好,治疗为期还不晚。吾轻吁了一口气,缓缓起身。大婶焦急曰;“公子,怎么样?还有救鸣?”黄忠眼中亦流露出急切的情色;吾故意慢慢慎重地回答:“黄大叔、大婶,孩子的病的确非常危险,再拖半年怕回天无力了。不过,还有希望矣。”大婶紧紧抓住吾的手,呜咽道;“公子,汝说这孩子还有救。太好了!太好了!公子,你一定要救活他,吾就这么一个孩子呀!”黄忠亦真诚地说道:“公子,真的感谢你!只要救活这孩子,吾给汝当牛做马都行!”吾感动曰:“大叔、大婶,言重了,吾一定尽心尽力医好孩子。”

“孩子他妈,去把客人都叫进来,吾今天打了两只野兔,再杀只鸡,好好喝几盅。吾和公子先去说说话。”言毕,吾随黄忠来到客厅,其他五位亲卫已来到屋中。黄忠曰:“公子贵姓呀?来找吾有何事吗?”吾曰:“吾叫徐庶,字元直;荆州如意山庄的少庄主。吾想请黄大叔去担任山庄的总教头。”忠曰:“汝怎知吾会武艺,公子本身不就是位高手吗?”吾曰:“吾的武艺怎比得大叔?今后得多请大叔指教。”忠曰:“好!明天咱俩比试比试。公子,听说荆州最近出了一位‘天下才子’,还酿出了一样好酒,要几两银子一斤,真的吗?”陈杰一旁答道:“黄大叔,是真的!那‘天下才子’就是咱们公子,酒亦公子亲自酿制的。”忠高兴曰:“想不到公子这么年轻,文武双全,堪为天下奇才矣。”吾想不到消息会传得这么快,忙谦虚曰:“大叔过奖矣。这都是别人瞎吹耳。不过,酒倒带来了几罐,等下请大叔品尝也。”忠连声曰:“好!好!”

开饭了,大婶摆满了一桌丰盛的佳肴。吾令亲卫提来几罐“亠品仙”,瓶塞打开,满室皆香。黄大叔品尝几口,连声赞道:“不愧为天下第一好酒。”大家尽兴而饮,抱醉而眠。

次日拂晓,吾便来到院外,选一偏辟之地,盘膝而坐,面朝东方练起《盘龙诀》来,待太阳升起,才调息完毕。自穿越来之后,吾一直勤练《天龙诀》,丹田之气非常旺盛,感觉第八层关总在似破非破之间,寻思到这恐怕得靠机缘才行,强求不得。遂放下心思取出腾龙枪,来到黄大叔练武的空地练起枪法来。

“公子枪法精湛,武艺高强,待黄某来与汝比试如何?”只见黄忠手提大刀,健步而来;后面跟着吾的五个亲卫。吾闻声收住枪势,豪气顿生,与天下最强的高手比拼,这正是吾所希望的,一来可以检验自己的武力达到何等境界,二来看是否能借此机会突破笫八层瓶颈。于是便信心大增,曰:“善!大叔尽管攻来。”“看刀!”黄忠毫不留情,猛喝一声,展开刀法,大刀似闪电临空劈来。“来得好!”吾运起《天龙诀》,施出腾龙枪法,枪似流星疾架而上,两人刀来枪去,大战起来;五位亲卫站在场边,凝神观看,不时发出叫好声。吾将腾龙枪法前三十三招反复使出,越来越畅快,显得轻灵、疾速、变幻莫测。而黄忠的刀法更显得沉稳凝炼,大开大合,气势磅礴,似缓实快,恰到好处。吾慢慢将功力提到十成,黄忠也将全力使出,直战到三百回合双方才罢手。吾全身汗已湿透,气粗面红;黄忠比吾好一些,看得出功力比吾略高一筹。吾深吸口气,调稳气息,谓黄忠曰:“大叔,吾还有三绝招,敢接吗?”“行!来吧!”黄忠疑神提气,神色庄重。

吾提足十二成功力,不留后手,一口气将三绝招气贯长虹、云开日出、光照环宇连环使出;黄忠也提足全身功力,绝学连绵出手。只听到三声巨响,吾被震得倒退七、八步,一口鲜血从嘴中喷出,感觉一身功力好像尽去,心中大哧,忙扔掉腾龙枪,就地坐下调息起来。黄忠也被震得倒退四、五步,嘴角流出一丝血丝。场边五位亲卫吓得脸色大变,急忙跑过来想扶起吾。忠忙阻曰:“汝等千万不可打扰公子,只须在旁守卫即可。”言毕,自己也坐下调息。

不知过了多久,全身一震,响了两声,只觉得一身真气澎湃,非常强大,通行无阻,任督二脉也已贯通,大功告成矣,终于突破第八层了。吾又调息了三十六周天,方起身站立。“公子,你眼睛好亮也。”陈杰惊奇地说道。黄忠在旁高兴曰:“公子,恭喜汝功力又精进一层矣,假以日期,吾亦非汝对手尔。”“大叔,谢谢您!您太高看吾了。”吾真诚地感谢道。“公子,快去洗漱吃饭吧,现已午时了。”大婶崔促道。“好!吾这去矣。”没想到这一调息竟花了四个小时,早饭还没用呢?真有点饿也。吾快速洗去一身汗味油泥,浑身舒爽至极。

吃完饭,吾又替黄叙(通过交谈吾已知黄忠之儿叫黄叙)把了脉,输了一点真气邦他维护经脉,防止病情继续恶化。吾便向黄大叔、大婶详细询问了解黄叙的病情,得知黄叙是先天性经脉狭窄,供血供氧不足,体弱多病;黄大叔认为是儿子体质虚弱,便强迫他练武,本想增强他的体质,结果适得其反,反而损伤了他的经脉,再加之后来病急盲目从医,被那些庸医乱用补药,大补特补之下,哪些已受损伤的经脉怎么受得了,其结果是病情进一步严重,逐渐趋向恶化。弄清病因之后,吾便思考诒疗之法。师傅传授的医学知识,一一在脑中呈现,经过反复探究推敲,终于找到一条治愈的途征,就是用药物慢慢调理他的身体,增强他的体质,再用吾的《天龙诀》真气,打通淤塞的经脉和脉络,修补和拓宽萎缩损伤的经脉及脉络,就能完全恢复健康。吾修练的《天龙诀》真气就具有这种功能。吾将思考的治疗方法,向黄大叔、大婶细细解说了一遍,得到了大叔、大婶的认同。不过治疗的时间较长,约需一年。大叔听后立即表态:吾全家跟公子一起去如意山庄。吾闻言大喜,心愿终于达成矣。吾谓黄忠曰:“大叔,吾想认叙儿为义弟,将《天龙诀》传授给他,这样可以促使他身体尽快康复耳。”黄忠感动之极,泣曰:“公子恩同再造,叙儿有汝为兄,乃是他天大的福气尔。大恩不言谢,大叔这条命就交给公子了。”吾急曰:“大叔言重了!吾今后还得靠大叔多多指教矣!”

吾这几日一边为叙儿熬药调理,一边用《天龙诀》真气慢慢修补、护理经脉。目前,吾还不能用真气打通淤塞的经脉,因刚刚突破第八层,真气还不稳固、凝炼;强用的话,怕发生意外,那样反而得不尝失矣!待回到山庄后,再治疗也不及耳。经过几天的精心治疗,看来效果还不错,叙弟的气色好多矣。于是便和大叔、大婶商量离开的事。吾差亲卫买来一辆车仗给大婶和叙弟乘坐,送一匹马给大叔代步,又安排两个亲卫相随,让他们先到南阳待吾。吾则率陈杰三人去邀请陈、李二人。

不一日,吾等四人便来到陈家寨,很快找到了陈到。陈家是一大族,陈到之兄早已投军,如今是荆州军中一偏将尔,陈到从小深受影响,家传绝学,喜欢学武,立志当一名将军矣;现十八岁,武力将达一流战将水平。吾将来意向他详细解说了一番,他对吾提出将来投效刘备很是赞同,便同意随吾先去如意山庄;但却提出要和吾比试一番,吾亦有意彻底折服他。于是,二人便来到练武场,比试起来,不到十合便被吾轻易的打翻在地,陈到深感佩服矣,缠着要拜吾为师尔,弄得吾颇为尴尬,直到吾答应传他武功为止。其实,这亦是吾所愿耳。

次日,陈到便跟随吾一同去邀请李严。在探子的引领下,吾等很容易找到了李严家。李家亦是大户人家,家教甚严。此时,李严正在家闭门渎书,余时勤练武功。李严在得知吾的来意后,非常高兴,便向父提出要随吾去荆州学艺,李父始不允。但知吾是荆州盛传的“天下才子”后,便欣然同意尔。然吾亦付出两罐“一品仙”的代价矣。

两日后,吾率陈到、李严等来到南阳与黄大叔会合在一起,商议返回荆州一事耳。吾因有事还须汝南一行,便安排陈杰先护送黄大叔一家回山庄,并叮嘱叙弟勤练《天龙诀》;同时,密令张弓带一亲卫,携带吾的亲笔信去义阳寻访魏颜,将其带回山庄;吾则率陈到、李严、王胜及一亲卫五人七马(十二匹马,陈杰带走两匹,张弓带走三匹)赶往汝南。一路上,吾传给陈到《天龙诀》和腾龙枪法(因陈到用枪);传给李严《天龙诀》和五虎刀法(李严用刀);并严加督促,可喜的是他俩都有很好的武功基础,又头脑灵活,故领会很快,吾深感欣慰矣。

来到汝南城,吾寻一客栈,便安排众人休息尔。这段日子确实够辛苦的了,吾便让众人这两天在汝南城逛逛,顺便放松一下矣。吾则悄悄进入汝南郡府,秘密会见李通。通见吾来异常欣喜,曰:“公子真非常人也,誉为‘天下才子’,又文武双全,实叫通钦佩不已,通愿终身追随公子。”言毕便拜。吾闻言知已归心,便上前扶起李通,曰:“将军不必如此,贵在知心耳。吾带来几罐美酒,请品尝。”李通接过一看,喜曰:“‘一品仙’,公子自酿的酒,传说是瑶池仙品,天下第一美酒矣。谢谢公子!”吾知武将没有几个不爱酒的,这正是投其所好矣。是晚,吾二人彻夜饮酒交谈,对今后的行动计划作了大体的安排。随后几天,吾又将《天龙诀》传授给李通,并指点他练习枪法,纠正了枪法中的不当之处,使之威力大增。日后,李通武力突飞猛进,成为一流高手。

回至客栈,发现陈到、李严等人出外游玩未归尔,吾便转出客栈,寻找他们,也顺便看看汝南的街道及城墙,。或许过几年之后,这里又是厮杀的战场,多了解些情况有益无害矣。城内街道还残留些破败迹象,前些年黄巾造反,汝南城遭到较大摧残,虽经几年休养生息,仍未恢复过来矣,远比不上荆州的繁华;乞讨之人,沿街可见耳。吾心中甚是不平,哀叹世道是多么地不公。忽见前面不远处围了一堆人,吾便走过去瞧瞧,原来是一个十来岁的瘦弱男孩,插标卖身。吾心中大是不忍,蹲下身温和地问道:“孩子,汝叫什么名字,为何卖身?”小孩结结巴巴悲切地答曰:“吾叫邓艾,俺娘病重,躺在床上已两天了,无钱抓药,吾只好卖身救娘。”吾闻言甚是感动,曰:“好孩子!快起来,带吾去看看你娘。”小孩朝吾磕了三个头,爬起身,曰:“叔叔,谢谢您!”便带吾朝他家走去。来到邓艾家中,见一女人躺在床上,大约二十余岁,模样倒也标致,只是脸色苍白,神色萎糜耳。吾伸手探脉,便知是长期营养不良,操劳过度,感染风寨而至。于是开出药方,掏出三两银子给邓艾,叫他去抓药,顺便买些米、肉回来。艾应声便飞跑而去。没过多久,女人醒转,见吾在房中,大惊曰:“汝是何人?为何在吾房中?”吾安慰她曰:“大嫂,汝不必担心,吾乃颖川徐庶,现为荆州如意山庄少庄主,是你孩儿带吾来给汝看病矣。”女人坐起身,感激曰:“公子,妾身谢谢您了!孩子他爸前些年遭黄巾贼杀害了,吾娘俩逃难汝南,今又遭病,真是命苦矣。”吾曰:“大嫂宽心,汝病无甚大奈,两三天便好。吾见艾儿年小至孝,又聪明机灵,欲带他去荆州上学,将来必大有出息。大嫂亦一同前去,愿否?。。。。。。”正说着,邓艾买药已回,吾熬好药,服侍大嫂喝了,便转回客栈。吾见到陈到等人已回,便将今天邓艾之事跟他们说了,众人亦非常赞同。却不知吾捡到宝矣,邓艾乃三国后期之名将也!

第二天,吾买了些食品、水果来到邓艾家,发现大嫂病情业已好转,便叮嘱她继续服药,多吃亠点营养东西,使身体尽快康复。临走,吾又送给邓艾十两银子,嘱咐他要照顾好娘。小邓艾将吾拉至一边,悄悄曰:“大叔,娘已同意吾去荆州上学。”吾曰:“你娘同汝一起去吗?”艾曰:“娘没说。”吾谓艾曰:“艾儿,一定要说服你娘同去荆州。后天就出发。”艾答曰:“行!”

三日后,吾买了一辆车仗,载着邓艾母子,与众人一同返回荆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