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中部第三卷:汉宫赵月(下) 第45集、慕容皝密云得将 庾元规邾城损兵1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URL] 石闵,字永曾,小字棘奴,本姓冉,世居魏郡内黄,其父冉瞻,原为乞活军陈午的部将,陈午败后,冉瞻独率数百骑抗击羯胡,终因寡不敌众被擒,石虎见他年少,却骁勇异常,赞道:“此儿壮健可嘉!”收为养子,因此冒姓为石。石闵乃石瞻(冉瞻)之子。石闵长大后,身高八尺,雄健敏捷,善使一杆两刃矛,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石闵,字永曾,小字棘奴,本姓冉,世居魏郡内黄,其父冉瞻,原为乞活军陈午的部将,陈午败后,冉瞻独率数百骑抗击羯胡,终因寡不敌众被擒,石虎见他年少,却骁勇异常,赞道:“此儿壮健可嘉!”收为养子,因此冒姓为石。石闵乃石瞻(冉瞻)之子。石闵长大后,身高八尺,雄健敏捷,善使一杆两刃矛,骁悍无敌,石虎待如亲孙,授为北中郎将,特赐“朱龙”马。这“朱龙”本是一匹千里马,往来飘忽,迅捷如风。当时石闵见慕容恪追赶石虎,即拍坐下“朱龙”,飞马来救。

慕容恪见石闵来得凶,只得弃了石虎,转马来斗石闵。两人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大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互相钦佩,以为劲敌。石虎趁机走脱。石闵见石虎已经脱险,也即罢战,徐徐而退。慕容恪不再追赶,收兵而还;查点战绩,斩获三万余级,军资器械无以计数。慕容皝又即分兵四出,收复三十六城。

后赵军退出燕境,到了令支,方才心安。当时后赵诸军都弃甲逃溃,唯有石闵所率三千汉军独全,石虎倍加称赞,升为游击将军,封武兴公,由此功名大显。恢复赵揽太史令之职。以大将石成、呼延晃、张支留守令支。回到邺城,以曹伏为渡辽将军,率青州之众戍守海岛,供给军粮三百万斛;又用三百艘船,将谷三十万斛运往高句丽,使典农中郎将王典率部万余,去海滨垦荒屯田;又令青州建造战舰一千艘:再谋伐燕。

却说段辽逃入密云山中,收集部众,还有数万,但缺衣少食,饥困无助,不能自立,不得已,遣使向后赵请降,并请石虎发兵接应。使者已去,左右谏道:“石虎横暴之君,国家都被他灭了,本是公之大仇敌,怎么还去投附他呢?不如改投燕王。公家与慕容氏世代姻亲,互为甥舅血表之亲,燕王有才有德,雄豪之主,从前虽然争斗,不过兄弟之争,公若去投,必受礼遇。”段辽听得有理,又即遣使去棘城,向燕王请降。燕王大喜,亲率诸军到密云山,与段辽相见,收抚其众。

段辽便将遣使向赵请降之事相告,并献计道:“羯胡贪而无谋,必遣军来,此山有武列水,上游三条支流交汇处名叫三藏口,地形非常,大王若设伏以待,必灭其军。”

燕王道:“正合孤意。”即使慕容恪率七千精骑伏于密云山山口处,嘱道:“见有赵军到,尽可放入,然后纵火烧之,将其赶入三藏口。”慕容恪领命去了。燕王却率一军列阵三藏口之上,段辽率一军列阵三藏口之下。部署已定,只待赵军入瓮。

却说石虎见段辽遣使请降,大喜,即遣大将麻秋率军三万,以鲜于亮为副将,阳裕为司马,去密云山接应段辽。麻秋领兵前进,途中紧赶慢行,约有十余日,已到密云山下,便令兵马入山。

阳裕谏道:“受降如受敌。密云山山险路狭,若段辽诈降或是中途生变,以伏兵待我,我军皆休矣。不如将兵马屯扎在山外,只遣一使者入山,令段辽出山,可矣。”

麻秋道:“卿真老弱多怯!段辽逃死之余,自立且难,哪有余力抗拒大军?纵有埋伏,我何惧之?”令三军放胆前进。等进到山中深处,寂静无声,只见山川相逼,树木丛杂,隐然一股杀气。

阳裕又道:“段辽既然请降,今我大军到此,竟不见一人出迎,岂不怪哉?此处道路狭窄,山川相逼,树木丛杂,若被段辽就此放下一把火,我等皆为涂炭矣!宜急退出山去,放火烧山,然后再进。”

麻秋猛醒,传令后队变作前队,沿路出山。就听背后喊声震起,山口处一派火光。时值冬季,天干物燥,一霎时,火龙飞窜,山上四面立时大火,赵军人马,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麻秋冒烟突火而走,将到山口,正遇慕容恪大率骑兵,奔涌杀来,扼住山口。后赵军出山不得,只得又往回走,直被赶到三藏口处:前有大江挡路,后有慕容恪追逼,燕王与段辽又分从左右杀来。

后赵军叫苦不迭,四面八方,无可逃处,赴水而死者,浮尸满江。直杀到黄昏,后赵军十死七八。麻秋、鲜于亮、阳裕各被杀散。

麻秋趁夜突围,沿武列水下流奔走,忽听背后喊声大起,段辽率一军沿路追来,于是不敢走直道,弃马上山,步走逃脱。

阳裕单骑正走,一群燕兵迎面涌来,无可避处,遂为燕兵拖下马来,押见燕王。燕王甚重其才,亲释其缚。阳裕遂降。

鲜于亮杀出重围,只剩一人一骑,忽有一箭飞来,射倒其马,于是步行登山,不想却到一绝壁处,无路可去,索性端坐石上。燕兵赶来围住,叱令站起。鲜于亮道:“我乃贵人,义不为小人所屈。汝曹能杀亟杀,不能杀则去!”燕兵见他仪观丰伟,气色雄壮,不敢前逼,急报燕王。

燕王道:“竟有如此人物?”亲自上山,叱退燕兵,只身上前,一把扶起鲜于亮道:“将军雄迈,非常之人也,方今天下多难,人才难得,皝欲建不世之业,还望多赖将军之力!”

鲜于亮为之所动,伏地拜道:“亮以俘虏之身,蒙大王待以国士之恩,不可以不报!”于是也降。燕王大喜,携手下山,赠以名马。过数日,燕王收兵回棘城,即拜鲜于亮为左常侍,阳裕为郎中令,待段辽以上宾之礼。

却说麻秋逃出密云山,收拾残军,只剩下数千人马,狼狈回邺,向石虎请罪。石虎闻败大怒,要斩麻秋。众官求情,于是削去麻秋官爵,使他白衣领职。余怒未息,又闻边报,说燕王遣将偷袭令支,俘获千余家而去。石成、呼延晃、张支率军追击,又大败,呼延晃、张支皆被斩首。石虎大惊,即将石成招回,另以李农为征东大将军,出镇令支,率众三万,与征北大将军张举攻燕凡城。

当时,燕将悦绾仅以一千兵守在凡城,见赵军攻城,率众坚守,一连数日,箭尽矢绝。将吏遂欲弃城而走。悦绾按剑喝道:“我等受命御寇,当以死生置之度外。且凭城坚守,一可敌百,有敢妄言惑众者斩!”

众人道:“箭矢已绝,如何守城?”

悦绾道:“我自有取箭之道。”即令将士去城中居民家中收集茅草,扎成草人数百,外披军服,趁夜将草人吊下城去。

城外赵军见了,以为燕军将来劫营,对着草人就是乱射,草人立时便被射成一团刺猬。悦绾便令将草人拉上城头,拔取其箭,然后又将草人放下城去。赵军见了,又一齐涌出营前乱射。如此反复多次,燕军已得箭十数万支。到了次日,赵军又来攻城,不见城下有昨晚射死的燕兵,反被城上一阵箭雨射下,死伤无数,大叫上胆,急退回营。

当夜,悦绾又令将草人吊下城去。赵军见了,不再上胆,不发一箭。此后数夜,悦绾仍令燕兵依法炮制。赵军大笑,索性不予理睬,回营睡觉去了。悦绾见机,即令将草人吊上,换成真人,各带短刀,吊下城去,偷偷摸到赵军寨边,放火烧营,大呼杀入。赵军正在酣睡,忽见营中起火,杀声大震,衣不及甲,马不及鞍,争先逃命。三万大军立时崩溃。

石虎得知李农又败,不由大叹:“一燕且不能制,何以并取天下?”干脆在燕、赵之间划出一片无人区,将段氏之民迁往冀州之南,以避燕国掳掠。忽有南部军报飞到,说东晋在江汉一带部署重兵,有北伐之意。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