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歌手辞职遭暴打后跳楼逃跑摔断腿(组图)2009年05月08日 05:35现代快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女歌手丽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美高美”俱乐部

昨天,某网络论坛上有人发帖称,南京建邺区“美高美”国际娱乐俱乐部一女歌手因不满演艺厅经理安排,辞职不成反遭殴打,还被限制人身自由,后来该女子因担心进一步受到暴力对待,不得已从演艺厅二楼厕所窗户跳下摔断右脚。事发至今已半月无人过问,受伤女子因没医疗费,只能拖着断腿在出租屋以泪洗面。

昨天下午,快报记者对帖子中所称事件进行了调查和核实。

女歌手拖着断腿等说法

昨天下午,记者通过知情人,在建邺区“美高美”附近的一出租屋找到了帖子中的当事女歌手丽丽(化名)。她右脚绑着石膏,红肿着双眼斜躺在沙发上。回忆起4月21日深夜那恐怖的一幕,丽丽双手还在不停颤抖,“而且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说法。”

“李经理打了我好几拳,还让两个人看着我,后来我趁他们不注意,跑到大厅客人面前请他们帮帮我,但谁也不敢出手相救。这时已是4月22日零点过后了,俱乐部工作人员过来劝走剩余的客人,我仍被李经理盯着,一位歌手准备报警,手机也被工作人员抢走了,她还挨了耳光。”

说到这里,丽丽禁不住抹眼泪。她所说的李经理,就是她所供职的南京“美高美”演艺部经理。

26岁的丽丽是广西人。今年3月9日,天生一副好嗓子的她,经一朋友介绍,来到南京建邺区“美高美”国际娱乐俱乐部演艺部当了一名歌手。

“我进去时,跟俱乐部说的是每天在他们的营业时段,我唱三首歌,他们付给我120元工资,工资每日结算一次。”丽丽说,后来经过一个星期工作,她发现演艺大厅歌手的工作性质并非她想象的,有些事她根本就不能接受。她称,刚进去时,俱乐部并未说明在那里工作需要交押金,等她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演艺部的李经理才说需要两千元押金,并直接从她的收入里扣掉了,不过给了她一张押金条。

“这些都还好,最不能接受的是一些任务。”丽丽称,作为歌手,她还有拉客人的任务,要求10天内弄到三桌客人。“有些客人送花篮给我后,要求我陪他一起外出吃夜宵。”丽丽说,这个她不能接受,可后来才知道,在那里工作,这是个要求。

丽丽说,最不能接受的是一些客人的无理要求。经理暗示过她,要多接触类似客人,但都被她拒绝了。而每次客人送一个花篮,歌手可拿到花篮一半的提成。

丽丽称,因为不喜欢那样的工作性质,其间她多次提出辞职,但经理都找了理由让她留下来。

“我在厕所洗手台上用水写‘救救我’”

李经理还是很照顾她的,可4月21日晚一切都改变了。据她介绍,当晚,李经理给她下了一个任务,就是必须订到两桌客人来消费,到了晚上10点多,她一桌客人都没订到。后来李经理又要求她晚上必须弄到20个花篮,少一个都拿不到钱。

后来眼看任务完不成,丽丽也有些着急了。“我们表演过程中有拍卖礼物环节,一般我们这样的歌手都会去拍,拍了后让喜欢自己的客人来付钱。”丽丽说,如客人最后实在不愿意付钱,她们歌手就自己买下来,不过不需要付钱,只是走一个过场。

当晚10点多,她为了尽量表现得让经理满意,自己也希望多挣一点,拍卖礼品时,她便叫了一个最高价1000元的礼品。遗憾的是,后来客人确实不愿意付钱,丽丽就只能自己走一个过场把礼品买下来。“演艺厅里都是这样操作,可到那天晚上经理偏偏要我掏钱买下来。”丽丽说,她就生气不干了,跑到化妆间欲换衣服走人。

“我刚到化妆间,衣服才穿了一半,李经理就冲了进来,他推我肩膀问我干什么。”丽丽称,得知她是要换衣服回家后,李经理对着她左边太阳穴就是一拳,当时她就被打得头晕目眩,倒在了化妆间。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李经理对着她面部又是两拳。后来进来一个男子,听说丽丽是不想干了后,打了她两拳,并踢了她一脚。随后,李经理还叫了两个男子看着她,不让她离开。

丽丽说,其间她伺机跑到大厅,向客人求助,但被拒绝。

“我被打得嘴巴、鼻子流血,衣衫不整。我想离开俱乐部,两个男子看着我,不准我乱动。李经理走过来对两人说,‘等会客人*,带她到4楼。’我明白他们要折磨我,就想尽快逃出魔掌。我央求一名男子,‘跟你说件事,我小便憋得慌,想上厕所’。”

丽丽回忆,两男子虽然同意了,但寸步不离,跟着她进了二楼厕所,门虚掩着,留一条大缝,两人守在门口。

“一冲进厕所,我就对里面的一名保洁女工悄声说,‘阿姨救救我,借你手机帮我报个警’。这时,门外男子开始高声喊叫,‘上个厕所怎么这么久?快点呀。’我就向门外高喊一声‘我肚子痛,就出来’。为转移门外男子的注意力,让他们放心,我打开紧挨大门的水龙头,厕所内充满哗哗的水声。我手指蘸水在洗手池平台上写下3个字‘救救我’,示意保洁阿姨过来看,又蘸水写‘帮我打110’。”可保洁员说没带手机,丽丽说她浑身颤抖,心里乱成一团,害怕到了极点。

女歌手:怕再被打,我从二楼窗户跳下

“看外面男的凶狠模样,保洁阿姨也吓得不敢吱声。时间来不及了,我爬上厕所窗台就要往外跳。保洁阿姨慌忙过来说,‘太高了,不能跳啊。’可我想万一他们带我到4楼,不知会怎么虐待我,眼一闭,心一横,就跳了下去。快到地面时,我就地一蹲,重重摔倒在水泥地上,当时只感觉右脚脖子一阵钻心的疼痛。”丽丽说,逃出去要紧,顾不了许多,她咬牙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连爬带跳地向外面马路跑去。

“我跑到马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上了车,喘着气央求,‘救救我,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你送我,有人在追我,不知等会我还有命没命,救救我。’的哥看我没穿鞋,光着双脚,嘴巴、手上都是血,就说,‘看你这样,我也没办法。’就开车把我送到了我的租住地。

“我租的房子在6楼,与一对夫妻合租的,我每月付房租800元。进了门,我就瘫倒在床上,模模糊糊的,只觉得右脚脖子剧烈地痛。想报警,又害怕遭报复;想到医院,又担心钱不够,付不起医药费。就这样一直苦挨到天亮,又咬牙撑到中午,整个右脚和右腿都肿得像馒头,痛得要命,这才喊朋友送我到省中医院。”

记者昨天在美高美俱乐部门前看到,该楼不同于普通的住宅楼,二楼窗户位置较高,距离地面约有五六米,而且地面是水泥地。

丽丽说,事发后半个月也没有得到一个说法

脚外踝骨折

卧床半月无人问

省中医院医生诊断结果是,“患者12小时前从高处坠落致全身多处疼痛,伴随恶心呕吐、头晕。右踝部局部肿痛,皮下瘀血,胸廓挤压痛。右外踝骨折,建议手术治疗。”在病历上医生以警告口气特别注明,“如果保守治疗可能有畸形愈合移位再次骨折的可能。患者要求保守治疗。”

初诊时间是4月22日下午1时30分,距离丽丽从二楼跳下摔伤已过去约12个小时。医生给丽丽的右脚踝做了石膏托固定,叮嘱定期复查,需要固定7周。

令丽丽伤心的是,摔伤后她躺在床上不能动,医疗费一直没着落。她3月份才来南京,在美高美干了一个多月,房租、日常开支已花掉她所有的积蓄,现在还欠房东300元电费。没钱不敢做手术,保守治疗支付的2000多元还是向朋友东挪西借凑足的。

“我是从美高美俱乐部楼上坠落的,还有2000元押金没还给我。我朋友打电话给美高美的李经理,请他给点钱救急。手机拨通两次都被李经理掐断,第3次再打过去,就关机了。”没想到俱乐部如此绝情,丽丽异常气愤。

因为付不起住院费,她只得忍痛回到租住地养伤。如今半个月过去了,俱乐部管理人员没来看望过一次,更没支付一分钱医药费。事发第二天中午,丽丽让其朋友帮忙报警,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