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中称被震到国外的故事原型谢恩人

变色的玫瑰 收藏 1 137

白岩松在节目中讲了一个故事,说俄罗斯救援队在都江堰救了一位老人,她被救出来之后看到眼前都是外国人,于是当场惊呼,“狗日的地震好凶噢,都把老子震到国外去了。”“其实他说的就是我,我就是俄罗斯救援队在都江堰救出的唯一伤员!”“真佩服你的口才,我们川人永远是最乐观的!”“不,其实我没说这个话,都是网友编的……”废墟里掩埋127小时、被俄罗斯救援队成功营救的老婆婆叫徐荣星,是都江堰管理局退休职工,今年62岁。从去年开始,她和老伴就开始了寻找俄罗斯恩人的计划。4月下旬,俄罗斯方面传来喜讯:徐荣星的恩人找到了!5月12日之前,他们就将通过网络和俄罗斯恩人视频连线,通过网络致谢。


《隐者》


躲避采访 她消失在侧门 名头好问、家门好找,想见到徐荣星却并不容易。这并非是老人耍大牌,而是因为她不愿外界打扰,故意躲着络绎不绝的探访者,过起了“隐居”生活。 在都江堰景区大门附近,只要提起“被震到外国的老婆婆”,所有人都会迅速地喊出徐荣星的名字,并指出她的暂住地——都江堰景区生态停车场板房安置点。徐荣星和老伴江游龙去年6月就住在了这个安置点,他们分到了一间板房。徐荣星和老伴并不在家,房里除了两张小木床和一些简单家具,别无他物。徐荣星的大女儿说,就是这些简单摆设,还是他们凑起来的,“原来家里啥都没有了。”


不简单!


听说有人前来探访,周围邻居都围了过来,“她真的太厉害了,坚持5天不简单!”邻居们把徐荣星看成身边的一个传奇,他们认为徐荣星之所以能够创造奇迹,完全是因为性格开朗。徐荣星很爱跳舞和搞体育运动,对生活总是怀着乐观积极的态度,“如果没有这样的性格,她被压在废墟下这么长时间,早就不能坚持了。”


从医院出来后,徐荣星继续着往日的生活,早上打太极拳,晚上和朋友们跳舞,平时没事就串门聊天。不过聊天的内容多了地震求生的话题,“眼睛不能闭,很可能一闭就醒不过来了”、“心态要放好,着急的话很费精神和体力”,这些都是徐荣星的经验之谈;每当她讲起时,邻居们都乐于倾听,“这些我们都要学到起,能救命的。”


不见客!


邻居说,徐荣星和老伴正在一个农家乐参加单位组织的退休职工活动,“她肯定不会见你们的,最近来采访的绝大部分记者都被拒绝了。”记者将信将疑地往农家乐赶去。


农家乐位于都江堰城边一处山林下,环境幽静。大厅内,一群刚刚用过午餐的老人正讨论着下午的活动安排,有打算搓麻将的、有愿意下象棋的,不过一位身穿呢子衣服的老婆婆却笑呵呵地摆起手来,“这些我都不会哈,我去转路。”她就是徐荣星,记者跟上去打算和她打招呼,但一位戴眼镜的大爷却挡在了面前。


得知记者来采访徐荣星后,大爷连连摇头,“不行不行,她不会接受采访的。”大爷是徐荣星的老伴江游龙,他说,徐荣星最近心情很差,已经拒绝了好几拨探访者,“有人来都会躲远远的。”在和江游龙交谈时,远处的徐荣星似乎看出了记者的来意,于是拨通了老伴的电话。通话仅仅持续了几秒钟,江游龙回头不断重复着:“她不会见你们的!”而徐荣星则快步转身,走进了狭窄的侧门,不见了。


《幸运》


127小时等待终于获救


转过侧门,出现了一条僻静的花园小路,远处,徐荣星和江游龙相互搀扶着,脸上都露出真切的笑容。在农家乐附近的守候中,记者用相机定格了这温情的一幕。通过记者的努力,徐荣星答应接受采访。


徐荣星说,他们结婚近50年了,像这样的情景倒确实不多,回忆,如同潮水般开始在心头涌动,她一变之前的抵触情绪,谈起了自己的早年生活、经历。很快,徐荣星就把话题转到了“地震”上,“我这辈子经历很多,但最不能忘的肯定就是‘5·12’!”那天下午,感觉有些头晕的徐荣星独自在一楼家中休息。地震发生后,她第一时间冲出卧室打算逃生,没想到地板严重下陷,将她的两只脚给埋了。好不容易拼命拔出了双脚,整栋楼却又发生了塌陷,徐荣星被掩埋在了卧室门口,好在木质门框形成了狭小的空间,被困在里边虽然无法动弹,但她却没受到太大伤害。


被掩埋之后的前两天,徐荣星还经常在废墟里向外呼救,但因为体力逐渐不支,她不得不彻底安静下来,耐心地等待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来的救援,“那几天总是不断地昏睡过去,几乎随时都在做噩梦。”


两天、三天、四天……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人都认为徐荣星已经不幸遇难;连老伴江游龙也承认,只要能找到徐荣星的尸体,他就相当满足了。但奇迹还是出现了:5月17日下午,俄罗斯救援队在废墟里发现了生命迹象;晚上9时许,随着最后一块预制板被切开,经历了127小时等待的徐荣星终于获救,她也成了此次地震中唯一一位被外国救援队救出的地震伤员。


《段子》


善意谎言 能给大家打气


不久之后,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在节目中讲述这一事件时说出了一个故事:俄罗斯救援队在都江堰救了一位老婆婆,她被救出来之后说了非常经典的一句话,“狗日的地震好凶噢,都把老子震到国外去了。”


这个故事讲的正是徐荣星,她因此名声在外;不过,徐荣星却说,她并没有说这话,“当时看到外国人确实很吃惊,但已经没力气说话了。”其实在白岩松讲这个故事之前,老伴江游龙就从网上听说了这样的段子;惊诧万分的他赶紧跑到医院向徐荣星核实,才发现故事其实是网友编的,“后来看白岩松在电视里那样说,脸都笑痛了。”但徐荣星一家却不愿去追究此事,“毕竟是善意的,当时那么紧张,也需要这些段子来给大家打气。”


虽然徐荣星在医院只呆了1个多月就康复出院了,但严重脱水却伤害了她的肾脏。直到现在,她也不得不每天坚持服药,“大问题没有,就是药不能停。”


身体的伤痛总让老伴江游龙感到一丝不安,但他最担心的却是徐荣星的心理创伤。一年以来,徐荣星最不愿向人提起的就是地震中的不幸遭遇,但只要和人摆起龙门阵来,她又总会不自觉地就讲起地震来了,“避免不了。”


见到徐荣星这样的状态,江游龙平时在家总会刻意回避有关地震的话题。即便如此,徐荣星也总会经常自己回忆起那些事来,“晚上经常失眠,就呆呆地坐在那里,一语不发地看着她被救的照片……”


随着地震一周年的逐渐临近,徐荣星的心情也越发差劲。不过她自己也有所察觉,于是开始了“隐居”生活,拒绝任何探访者来跟她谈论地震的事情。平时,她还经常去跳跳舞、打打太极什么的,“相信没啥问题的,过段时间就好了。”


《感恩》


将和恩人视频连线


徐荣星很遗憾自己没能看清楚俄罗斯救命恩人的样子,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她和老伴就开始了寻找恩人的计划,“如果不能向他们跪下表示感谢,那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在医院里,所有人都在为徐荣星的幸运和坚强叫好,不过她心底却一直有个心结:不知道救命恩人是谁。徐荣星觉得,如果没有俄罗斯救援队的努力,哪有机会再和家人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但遗憾的是,被救出来之后她已无力言谢,“见光的短短几秒钟时间,我根本无法看清楚恩人的容貌。”


还躺在病床上徐荣星就和老伴商量,要找俄罗斯救援队当面感谢,“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但当时俄罗斯救援队已经回国,他们只得通过外事部门联系。这个过程是非常复杂的,涉及很多手续,从去年底拖到今年初也没有着落。但徐荣星一家并未就此放弃,他们写下了致俄罗斯国际救援队的一封信,表达了自己的感恩之心,“恩人啊!您们在哪里?我是多么想谢谢您们啊!我们全家都欢迎您们能再次来中国四川都江堰我们家做客。愿我们中俄两国人民友谊万古长存……”


徐荣星寻找俄罗斯恩人的消息很快传开,许多人都传来了有关线索,一些和俄罗斯联系频繁的媒体也加入到帮忙者行列。4月下旬,经过许多人的共同努力,俄罗斯方面终于传来了喜讯:徐荣星的恩人找到了!这个消息让徐荣星一家兴奋不已,他们透露说,5月12日之前,他们就将通过网络和恩人进行视频连线,“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见面。”



本文内容于 5/8/2009 6:44:15 AM 被变色的玫瑰编辑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