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五,秦天喜这个没出息的大烟鬼1

北方老驼 收藏 4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这些年来,朱玉祥和秦凤娇虽然没少给过秦天喜大洋和大烟,可秦天喜不成器,有多少花多少,吃喝嫖赌样样贪恋,家里压根儿就没攒下几个钱。现在秦凤娇没了,朱玉祥也音讯全无,家里很快便坐吃山空了,若不是冷强的接济,怕是连锅都要接不开了。到了年根儿的时候,看着过不了年了,秦天喜在村里传出话,说是要把院子卖了。罗成相听到了信儿,躺在被窝里盘算了一个晚上,把村里的人家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地数,最后认定花村近百户人家里,除了他,怕是没人能买得起秦天喜的院子,便想瞅个便宜,买下那处院子给罗地娶媳妇用。

从打那次没借给秦天喜枣骝马,罗成相一直忐忑不安,生怕哪天挨了黑枪,受到不明不白的报复。可自从听说驼峰山的土匪被日本人打散之后,他发现秦天喜家每况愈下,也没有骑马挎枪的人在半夜里到他家了。罗成相是个细心人,他琢磨着秦天喜和驼峰山的土匪肯定有些关系,不然,怎么驼峰山的土匪被打散了,秦天喜家也跟着败落了呢?于是,也就对秦天喜无所忌惮了。

罗成相背抄着手,迈着八字步不急不缓地来到秦天喜家,见枣花正在院子里劈柴,问道:“枣花,天喜没在家吗?”

枣花见是罗成相来了,放下手里的斧子打招呼说:“哦,是老罗哥呀!他在,正在炕上躺着呢。”

罗成相嘴巴啧啧着说:“他在炕上躺着,你在外面劈柴?枣花呀!天喜娶了你这样一个能干的媳妇,真是好命好福气!”

枣花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嗐!啥人啥命,老天爷安排的。”

有道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秦天喜得意的那些年,在花村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走路腰板挺直,话扔出去能在地上砸个坑儿。现在没了靠山,没了钱,也就像落架的凤凰,连鸡都不如了。他正躺在炕上眼望屋顶瞎琢磨呢,听得有人在院里和枣花说话,坐起来从窗户往外一望,见是罗成相来了,忙下地趿拉着鞋迎出去,“哟!是罗哥呀?进屋,快进屋来!”

若是放在往日,家里有客人来了,秦天喜必定是拿纸烟招待的,可现在,他也好久没抽过纸烟了。他安一袋旱烟,把烟袋给罗成相递过去,“罗哥,来一袋?”

“哦,我带着呢。”罗成相见秦天喜对自己恭维得像长工见了东家,心里很是惬意。掏出自己的烟袋点着,把房子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眯着眼问:“天喜呀!听说你想把这处院子卖了?”

“哦,是有这个意思。”罗成相一进门,秦天喜便猜出罗成相的来意了。他也盘算过,这花村除了罗成相,还真没有能买得起他这院子的。何况罗成相要给罗地娶媳妇,也用得着买处院子。

“天喜呀!这院子住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想起来要卖了?”罗成相明知故问。

秦天喜呵呵一笑,“手头暂时转不开,想换两个现钱花。等将来有了,也不想在这花村住了,不如到镇里买处院子,出出进进的也方便些。”秦天喜这话既是护自己的面子,也是暗示罗成相自己现在是暂时的困难。当然,他也还有希望,那就是说不定哪天朱玉祥又打回来了,他真不愁在油坊镇买处比现在这院子更好的院子。

两人闲聊了几句,罗成相便书归正传了。“天喜,你这院子打算多少钱出手呀?”

秦天喜也不傻,“那要看是谁买了。”

罗成相嘿嘿一笑,“天喜,你这话是啥意思呀?”

秦天喜也嘿嘿一笑,“罗哥,我这人你也知道,轻财重义呀!若是外人买,没有一百五十块大洋,我是决不肯出手的,但如果是本村人,我就不能光计较钱了。”

罗成相又是嘿嘿一笑,“天喜,你可真会说话呀。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你说说,如果老哥想买你这院子,你看得多少钱呢?”

秦天喜做出一副忍痛割肉的样子,“这个嘛……罗哥,如果是你买,我咬咬牙,一百块大洋就卖了。”

罗成相哈哈笑道:“一百块大洋?天喜,你是开玩笑呢吧?记得当初冷强是花了一百二十块大洋替你买下这处院子的,住了十几年,瓦破了,墙皮松动了,窗棂子裂了,你还要卖一百块大洋?还说是便宜我了?你真拿我当冤大头呀?我看你是没诚意。”

秦天喜给罗成相倒碗水,又点袋烟,眯起眼睛望着罗成相说:“罗哥说笑了,我咋能没诚意呢?常言道: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罗哥要真看中了这处院子,那就出个价让我琢磨琢磨。”

罗成相把水碗挪开,胸有成竹地伸出四根手指头来,“四十块大洋,你看如何?”

“啥,四十块大洋?罗哥,你这是趁火打劫呢吧?”秦天喜惊得险些跳起来。

罗成相不紧不慢地说:“天喜呀,其实,四十块大洋我也是出多了。你也知道,这几年年景不好,置地的人有,置房的却没几个。加上日本人打进来了,兵荒马乱的,谁不懂得存点硬货,就算跑,也能带在身上呀!说实话,我也就因为罗地要娶媳妇了,不得已才动了买房的念头,否则,就算三十块大洋,我也不会买这死宝的。”

秦天喜心知罗成相说的是实话,可好端端的一处院子四十块大洋就卖了,他实在有些舍不得,不卖吧,日子又过不下去,真让他两难。罗成相看出来了,站起身说:“天喜,你先琢磨琢磨,看卖得卖不得,我明天再过来听你的回话。”

秦天喜咬咬牙,“罗哥,我没啥可琢磨的,倒是你回去琢磨琢磨,这四十不好听,你看能不能再加十块?就十块,我咬咬牙,跺跺脚,这院子就姓你罗了。”

“天喜呀,四十块大洋我也是咬着牙往出拿的。你不是说四十不好听吗,那我就看在老街坊的面上,再给你加两块了。”罗成相微微一笑,转身告辞了。

“呸,我日你个铁公鸡、算破天、吝啬鬼,趁火打劫的活土匪。”秦天喜把罗成相送出门去,对着罗成相的背影忿忿骂了一通。他想了一夜,最终还是决定把院子卖给罗成相了。

罗成相也有点不近人情,付了钱,便催着秦天喜赶快把院子腾出来。秦天喜花三块大洋买下村北背靠山崖的一间破房,那房风雨飘摇,破败不堪,搬过来没半个月,他娘便受风寒病倒了。秦天喜到镇上给他娘抓了几副药,他娘吃了不见好,开春的时候咽了气,到阴间找他爹相聚去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