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 第三章 龙魂战队 三十三 伏虎降龙2

chujian1982 收藏 4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4.html[/size][/URL] G市的T县位于祖国西南,靠近缅甸的边境。这里四季如春,气候宜人,是一个休闲度假的好去处。所以这里什么时候都不会缺少游人。此刻我就和曹SIR扮成了两个外地的游客走在T县古色古香的大街上。曹SIR戴着一个大大的遮阳帽,鼻梁上架了副茶色太阳镜,下身穿着一条花花绿绿的七分裤,上身套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4.html


G市的T县位于祖国西南,靠近缅甸的边境。这里四季如春,气候宜人,是一个休闲度假的好去处。所以这里什么时候都不会缺少游人。此刻我就和曹SIR扮成了两个外地的游客走在T县古色古香的大街上。曹SIR戴着一个大大的遮阳帽,鼻梁上架了副茶色太阳镜,下身穿着一条花花绿绿的七分裤,上身套了件画满向日葵的短袖。我比较随便,蓝色牛仔短裤,纯白T恤加运动鞋。当然,我们的目的可不是出来散散心,玩玩水。穿过这条大街往前走500米就是刘影枫以前的住所。我和曹SIR觉得还是有必要去他家光顾一下。也许会有别的收获呢!

“老曹!这次可不比上次抓那三个R国间谍!现在谁都不知道刘影枫到底在哪里!”我一边走一边说道。

“是啊!这次真的是大海捞针了啊!”

“呵呵,弄不好这根针什么时候还会跑出来扎你一下呢!”我调侃道。

“我倒希望他扎我一下呢!还省得我折腾了,”曹SIR蹴了蹴滑到鼻尖的太阳镜又接着说道“斌哥,如果换成是你,你现在会怎么做,会去什么地方?”

“我会看一下我值得留恋的亲人,做个道别,然后义无返顾的掉头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找最恶的人开刀,然后开始我城市猎人的生涯!”我想了想说道。

“哈哈,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侠客!哈哈,笑死我了!”曹SIR的笑又让我想起了136我们给张政委编那个“微软”绰号的时候,只是现在没有一张床给他来打滚而已。

“靠!你个小屁孩,还笑,还笑我削你!”我故意做了个削人的姿势“我就是看准他是一条梁山好汉,不然战队派我们来收服干嘛,一般人理都懒得理!”

“不过哪里才是最隐蔽的地方呢?”曹SIR摸着下巴问道。

“大隐隐于市,人最多的地方,我们最以为他不会呆的地方!”我随口答道。

“那他的家算不算!”曹SIR接道。

“也算吧,但这个可能很小,在他家的周围倒有可能,毕竟那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500米并不需要走很久,说话的功夫已经到了。刘影枫以前的住所是一栋老式的单元楼。是属于那种自由出入没有门岗和保安的小区。在小区的入口有一个书刊电话亭,店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可别小看她,来的时候杨志特别交代,她就是安排在刘影枫家周围的暗哨。

“刘队派来的!”我走到电话亭前随手拿了一张参考消息递上一块钱说道“我们需要进入,现在方便吗?”(各位可别想歪,哈哈!)

“他住在C栋301,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门口有一个订牛奶的铁盒。”中年妇女低着头装作看也不看地说道“他也许就在附近,假设你们现在进去有可能会被他发现从而打草惊蛇,晚上悄悄地进去比较好!”

“谢谢提醒!”我不能在这个电话亭停留太久,暗哨是不可以暴露的。

“走!,我们现在就去他家看看!”我把报纸塞到裤兜对曹SIR说道。

“不是说了会打草惊蛇吗?还是晚上去吧!”曹SIR不想走。

“我们的时间不容浪费了,再说,你以为你偷偷地去就不打草惊蛇了吗?以他在侦察部队服役12年的经历,这样的人逻辑思维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肯定知道会有人盯着他家,我们不出来我们相对于他来说就是暗的,他会更小心,而如果我们明着出来,甚至就大摇大摆的去他家反而会让他放松警惕,也许我们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进去了。”

“你说得也有道理!”


我们真的大摇大摆地进去了。一进到刘影枫的家就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我小心地慢慢把门推开一个小缝,就发现一根连着门和门框的细线。犹豫了一下我还是直接用力一推弄断了它。我相信这只是他设置的一个判断是否有人光顾他住处的机关,而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我们来过,而且让他知道我们只是一群不专业且粗心的菜鸟。所以他在门里小心洒上看起来很自然的一点灰尘我也直接踩了上去。房间里很多地方都被他煞费苦地的设置过了,整个就一战场。我走到客厅的一案几前,上面是他老婆的遗像。不得不承认,很漂亮的一个女人。就这样香销玉焚真的有点可惜,我能想像生前刘影枫是怎样的爱她。可惜这样一段美好的姻缘就这样被一个龌龊的禽兽给葬送了!悲哀,天大的悲哀!

在他家我们呆了不是很长,临走的时候我戴上白手套把他老婆的遗照擦了个遍,我知道如果他回来一定会拿这张照片看很久,我希望上面会留下他的指纹,那就表示他来过。再结合他所设计的机关,我判定他应该是从后面的窗口上下的,所以我在靠近窗口的位置埋了一个信号感应器,当然这个东西我可是做了专业的伪装,只要他一经过窗口我就会收到信号。

“那么我们现在撤退吧!”做完一切我拍了拍曹SIR的肩说道。

“斌哥,我怕到时候信号响了我们跑过来一看却是只猫哦!”曹SIR想象力还真TMD丰富。

“靠,你看过猫会自己开窗户的吗?”我对着他的脑袋削了三下“三鹿喝多了吧你!”

“脑子进奶啦!呵呵!”


“杨队长,你帮我查一下刘影枫的车案发前一周和以后是否有买卖记录。”退回到大街我拨通了杨志的手机。

“有问题吗?”杨志问道。

“我在他家发现一张欠李雪梅4万5的欠条,我觉得像他这样的人当初决定犯案的时候肯定会把后事办完,所以他应该会想办法先还上这样的一笔债。”

“可是这和案情有什么联系吗?”杨志问道。

“他现在缺的就是钱,没有经济来源,他靠什么活?”我给他分析道“如果他用卖车来还那4万5千块钱那就表示他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存款,而如果他卖车的钱刚好只有4万5或者多不了多少,那么,他就要重新想办法找经济来源。直接的说就是再犯案,他可能会在最短的时间里锁定一个目标。”

“那好,我马上查,等下回你!”杨志挂电话的速度很快,不过这就也代表我将知道答案的速度也很快。

“斌哥,我觉得我们是否利用现在的时间先摸清一个问题,”曹SIR也放弃了玩世不恭进入了状态“刘影枫会选择谁作为第一个下手的目标,这个目标是否就在T县。”

“T县是他最熟悉的地方,现在对于他来说也是最危险的地方,但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如果换成是我,我就在这里干一票,找最厉害民怨最大的那个人。”

“怎么找?”

“呵呵,斌哥我今天就告诉你一条金的定律,”我认真地看着曹SIR的眼睛然后笑道“看过武侠片吧,打探消息都是在茶楼、饭馆,嘿!你还别说,这条定律从古到今都有用,一国两制只是50年不变,它可是几千年都不会变!”

“切!那还不如上铁血论坛呢!”曹SIR笑道。

“铁血论坛又不是T县的专用论坛,那是全国的新闻,一个T县,淘死你!”我做了个用网瓦鱼的动作“小地方,茶楼、饭馆就是论坛!实在!”


“刘影枫的车我们已经查到了,他是直接抵押给了李雪梅,是案发前一天的事!”十分钟后杨志在电话里说道。

“那就是说他现在的处境不妙,他应该快下手了!”我咬了咬牙继续说道“杨队长,我们马上回来!”


T县公安局内,进出的人员和车辆都显得很匆忙,也许一部分不是为这次的人质事件,但还是足以证明这次人质事件的影响已经深入到每一个角落。挑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这个小县城在这之前实在是太平静了。虽然它平静得有一丝虚伪、有一丝腐败、平静得有一丝无可奈何,他终究还是可以贴上和谐的标签继续粉饰太平的。现在有人却打破了它,他让虚伪、腐败、无可奈何真真实实地呈现在大家的面前的同时也让人看见了正义的力量,看到了善与恶的鲜明对比。

“杨队,我已经在刘影枫的家里安装了信号感应器,你马上安排一个应急小分队,人员要精干,24小时轮流值班,一有情况就通知我们并赶过去,注意,用民用车,不拉警笛!”我把信号感应器的终端交到了杨队的手里“我和战友还有点事需要出去处理一下,保持联系!”

“好的!”


愉园茶楼建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茶楼不高,只有三层,但是来这里的人却很多,一半是当地的老头老太太,还有一半是喜欢热闹的游客。有端着盘瓜子一边闲聊一边死磕的;有四个人围成一桌挫麻将打纸牌的;还有的兴致好,抱着个二胡或者别的什么乐器吹拉弹唱不亦乐乎;唱段子的绝对比服务员的声音大。所以一遇到哪一堆发威了唱上几句,那些端茶送水的服务员需要和顾客交流的时候就要毛巾往肩头一搭捧着个嗓子在顾客耳边猛吹。

“两位先生,您这边请,这边有雅座!”服务员眼睛贼尖,我和曹SIR刚走上楼梯就被他们发现了。

“两位要点什么?”

“来点茶!”

“哦!我们这里有菊花茶、茉莉花茶、龙井、毛尖……”

“龙井!”我快速打断了他的介绍,喝个茶嘛,搞那么多名堂干嘛?

“那先生,还需要点别的什么吗?”

“还有什么?”

“先生!这是菜单,您请慢慢看!”

我扫视了一眼“一碟凤爪、一盘酱牛肉再加一碟花生!”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马上就来!”

整个人往这里一坐,我又仿佛回到了坐牢以前。那时候虽然有时工作紧张但大多还是逍遥自在的。只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我差点以为坠入地狱万劫不复。现在我又有了这份自由,也许短暂但我看得见。

要的东西很快就上了过来。我和曹SIR慢条斯理的品尝着。“

“服务员,听说你们这里前天发生了大事嘞?”曹SIR抓着一根凤爪不失时机的问道。

“是的!死了五个!”服务员可能和我们还没搞熟,说话有点保留。

“咦!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嘞?”

“我是江西人!”服务员答道。

“我祖籍也是江西,那我们算老乡了!”我一听他是江西的,马上接道。这江西不就是我们湖南人的老表嘛!


就这样慢慢套关系,我们在服务员那里挖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等到凤爪、酱牛肉、花生全被我们扫光走出茶楼的时候我们已经基本锁定了T县那个最恶最多民怨的人物------旺发酒搂的老板,朱大飞,外号迷龙。T县公认的黑社会老大,背负2条人命却依然能自由自在,逍遥法外。旺发酒楼只是他的表面生意,他背地里还有很多所谓的生意是见不得光的。T县的菜市场也属于他垄断,长期欺行霸市,背地里他已经被T县的老百姓用吐沫淹死几百次了,可表面上谁都不敢惹他。因为和被杀的前公安局长张献民关系不错,所以T县没有人管得了他。

“如果是我,我第一个就弄他!”我一拳狠狠地砸在路边的树上,震落几片树叶徒劳地在空中打转。

“那我们现在就把这个朱大飞监控起来?”曹SIR问道。

“不忙通知杨志,这个人我们两个搞定,人多了怕搞砸!”说完,我捡起一片树叶。红中带黄,它是在告知我秋的到来。是的,秋天来了。刘影枫就是秋风,等他扫完这片落叶我们的任务就是带他跨过寒冬去真正的春天。



头还是有点疼,兄弟们帮我看看这一节是不是写得有点昏啊!我好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希望大家给我提意见!我需要!!谢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