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接引者

昏头胀脑 收藏 14 157
导读: 这条河只有五六米宽,河道的很多地方的宽度不足两米,一个小孩子都可以轻松的跳过去,河水从一块生长着谷物的狭窄农田里静静穿过,两岸是些高高低低长年长满了野草开放些零碎花朵泥埂,偶而会在某个地势平坦的河湾懒懒散散的立着几棵到死不活的矮树。浑浊的河水在这条连身都不能翻的河道里日夜不停的流淌着。 一位衣不避体、佝偻着身躯的乞丐拄着根看上去同他一样衰老的木棍从泥埂边艰难的走了过来,他的面容和那一头蓬乱头发几乎是一种颜色——带着肮脏的黢黑!乞丐在河边停了下来不再往前走了,他在寻找着什么,东张西望。 农夫荷

这条河只有五六米宽,河道的很多地方的宽度不足两米,一个小孩子都可以轻松的跳过去,河水从一块生长着谷物的狭窄农田里静静穿过,两岸是些高高低低长年长满了野草开放些零碎花朵的泥埂,偶而会在某个地势平坦的河湾懒懒散散的立着几棵到死不活的矮树。浑浊的河水在这条连身都不能翻的河道里日夜不停的流淌着。

一位衣不避体、佝偻着身躯的乞丐拄着根看上去同他一样衰老的木棍从泥埂边艰难的走了过来,他的面容和那一头蓬乱头发几乎是一种颜色——带着肮脏的黢黑!乞丐在河边停了下来不再往前走了,他在寻找着什么,东张西望。

农夫荷着锄悠闲的立在对岸的田地里,他冷漠的看了看那个乞丐。乞丐在河的这边说话了“好心的人,求求你”......

“走吧,我没有多余的吃的给你”农夫带着厌恶和嘲笑的语气向对岸的那个人回着话!

“不...不是的,我想知道怎么才能从这过去”乞丐近乎哀求的声音在哗哗作响的流水声中竟然是那么微弱!

“这个人可能很久没吃东西了,看他的样子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农夫看着乞丐心里升出一丝怜悯,农夫对乞丐喊道“这条河本身就是条小沟,你一步就跨过来了”

“我走了太久太远的路,实在没力气了”乞丐缓缓的弯下腰,一手扶着那根支撑他的木棍,另一手慢慢的撑着地,然后在泥埂上坐了下来,他喘着气,看上去真的很虚弱!

农夫忽然想到自己家里老小,思虑这乞丐过了河会不会去家里要饭呢?我们吃的都不够,不行!“你走吧,不要倒在这了,万一死了没人来给你收尸,这个地方离大路很远,你要再往我身后走就没路了,那边就是深山老林,毒虫多着呢”农夫的却没有说谎,这地方也的却是隔绝人世了,他每年进城一趟来回都要半个月,而且中途还不敢耽搁。

乞丐低着头,注视着流水,自言自语的说“我从很远的地方来,要去找我的弟子们”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彻底发自胸腔的巨大笑声让农夫捂着肚子蹲了下来,“你们要饭的也成群结队啊,不过我是第一次在这块土地上看见除了我家里人就是你的外人了!”

乞丐依旧注视着河水,低沉的说“很多年前,我的弟子们带着让世人快乐的理想走了,他们中有的很聪明,有的很机警,有的很善辩,有的很有力气。走的时候他们都对我说,我们出去了,可心在您这里,而且还会经常回来”.....

农夫收住了笑,带着调侃和戏谑的神态打亮着河岸边的乞丐,他脏的连面貌都看不清楚,那样子分明就象是一条在冬天的雪地里即将被冻饿而死的流浪狗一样!“那么你的弟子是做什么的?你教他们怎么要饭还是抢东西呢?他们去哪都没跟你说吗?带着让世人快乐的理想,哦,我猜猜看,你以前一定是位艺人吧”!

“不...我不是艺人,当然,如果您愿意的话,您可以叫我艺人,我教会我的弟子们怎么去看世界,怎么去思考问题,怎么去面对自己和别人的一切”乞丐有些累了,他喘了喘气,咳嗽起来。

农夫觉得对面河岸坐着的这个乞丐可能是个疯子或者曾经是个什么教书先生,或许是别的什么,总之不管他是什么,今天终于有人陪着他在枯燥乏味的日子里聊聊天了,农夫带着笑继续听那位乞丐讲述着。

乞丐仿佛并不在意农夫的嘲讽和对他的鄙视“我的弟子们都叫我世尊,他们是那么的优秀和诚实,他们是那么的可爱和谦虚,就象一群生活在没有痛苦天堂的孩子一样,他们离开的时候,我再三告戒他们要小心,因为外面的一切都容易让他们迷失本性,象观世音,一个仁慈而坚定的人,他对俗世的奢靡是那么的不屑,对一切众生是这般的爱惜,可当我不久前寻找他时,在一座修建的如同宫殿辉煌的寺庙里,看见了他,穿着金色袈裟,身上挂着炫耀人间富贵的珍宝,脚下跪满了无知和欲望还有贪婪......他的眼睛里让我看见的是一种得意的神光,一种被供奉的满足,一种象帝王们俯视自己臣民和私有财产的热切,他....”乞丐说到这里,停下了话语。农夫在一阵寂静之后便发出让周围空气都嗡嗡颤抖的狂笑!他笑着,抖动的身体如同被孩子们绷紧而忽然在手中弹动的皮筋似的不停发颤。

“还有很多弟子都象他一样,如今都在享受着快乐,同时他们也让更多的人在迷惘中快乐。我找了几个,可他们太留恋这个地方了,根本不愿意跟我回去,我想走到这俗世的尽头总能找到一个跟我回去的吧”

农夫已经笑的不能说话了,他在地上不停的来回的打着滚,用手拍打着泥土.......

“我带不走他们,所以我来到了这里,曾经我就是延着这条小河走到了一棵树下去领悟到那大千所有的真谛,这条河当初就是我的接引者,而今天却没有人再愿意重新被我接引而跟我回去”乞丐好象很伤心

“哦,跟你说了这么多,真的是麻烦你了,谢谢你听我唠叨半天,那么我就走了,善良的人,谢谢了,如果要是有一天有人到这里找我,您要是看见的话就请您告诉他,我在当初他们离开我的地方等着他们回去——我的名字叫释迦牟尼”

一身沾满了泥土和谷种的农夫此刻只是笑着,他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

乞丐站起身来,他拄着那个木棍来到了小河中间,抬起头看看广阔的天空,嘴里喃喃的不知说着什么,忽然砰的一声,乞丐倒了下去,瞬间和浑浊的河水融化在一起,农夫依旧那么快乐,一根残旧的木棍随着涌动向前的浪,渐渐的消失在了无垠的空旷里.....布谷鸟飞过了田地,轻松的歌唱着!



呼吸之间,世界在自然的思想里诞生或者消逝,世间的一切,也许包括那些不属于世间的都会在瞬间灰飞湮灭。无量劫终究有尽头,都在呼吸之间,日面佛的寿命是一千八百岁,月面佛的寿命只有一昼夜,即或是生生不灭的那为数不多的几尊佛到最后又能化做什么呢?永恒是一个虚假而期望的主题,佛祖从来没有告诉后人你可以象神一样的不死,解放心灵和升华你的思想,用智慧与达观去直面宇宙间的无常。就算是十二缘生和六道轮回又能怎么样呢?因果是人所恐惧的,启开的智慧在百丈那里有了一个答案“不昧因果”。功德是什么?自我的开悟或是叫智慧到彼岸,扔再多的钱最后换来的还是一个因果而没有功德可言。所以,呼吸之间存在或失去的,可能重要,也可能不重要。因为穿越空间的光根本不会顾及我们人类的时间概念,解脱或者沉睡,开悟者的世界,到最后都只是呼吸之间的事情!

本文内容于 2009-5-8 5:47:54 被昏头胀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