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者如何成了受害者(转载)

yeelv 收藏 3 57
导读:[center][B]冒名顶替者如何成了受害者[/B][/center]   2004年,湖南隆回县学生罗彩霞高考后,没有被任何高校录取,而冒名顶替她的同学、时任隆回县公安局政委的女儿王佳俊却被贵州师范大学录取,并已顺利毕业。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冒名顶替者王佳俊及其家长受到舆论的一致谴责和声讨。而在此刻,首次披露该事件的媒体却于次日公开为侵权人脱责,宣称“冒名顶替的王佳俊同样是受害者”。   冒名顶替者同样是受害者。笔者对这个结论感到十分不解,真不知道媒体和记者依据什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首

冒名顶替者如何成了受害者

2004年,湖南隆回县学生罗彩霞高考后,没有被任何高校录取,而冒名顶替她的同学、时任隆回县公安局政委的女儿王佳俊却被贵州师范大学录取,并已顺利毕业。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冒名顶替者王佳俊及其家长受到舆论的一致谴责和声讨。而在此刻,首次披露该事件的媒体却于次日公开为侵权人脱责,宣称“冒名顶替的王佳俊同样是受害者”。

冒名顶替者同样是受害者。笔者对这个结论感到十分不解,真不知道媒体和记者依据什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首先,王佳俊是冒名顶替事件中最主要的侵权人,她不仅侵犯了罗彩霞的姓名权,还严重侵犯了罗彩霞的受教育权,不仅损害了罗彩霞及其家人的经济利益,还给罗彩霞目前的学习和生活带来许多严重影响,甚至还可能因此改变罗彩霞未来的前途和命运。无论从哪个方面说,在这个冒名顶替事件中,最大最直接的受害者都是罗彩霞,作为侵权行为人的王佳俊咋在转瞬之间就变成了令人同情的“受害者”呢?

或许在冒名顶替事件发生之前和之初,王佳俊并不同意假冒同学之名,不排除是在父母或亲友的劝说和压力下,勉强答应冒名顶替上大学。但这仅仅能说明不是自己主动策划,并不能否定她在整个冒名顶替事件中的主要侵权人角色。毕竟之后的一切行为,包括冒名报到、冒名读书4年以及冒名申请教师资格等等假冒罗彩霞所做的事情,都是在王佳俊明知且主动的情况下进行的。没有任何理由推脱责任,更不能借口目前的困境把自己由“加害人”摇身变为“受害者”。

至于王佳俊目前的困境,如毕业证、学位证书以及教师资格证等相关权利和资格都将面临被注销,因为冒名顶替被曝光而致身败名裂,并因此而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日子也的确不好过,甚至由此而彻底改变她未来的人生命运。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着实令人惋惜。但同情不能不分是非,感情不能代替法律。王佳俊所以要承担这样的惨痛后果,是因为她侵权在先,违法在先,是侵权人和违法者应当接受的法律处罚,是违法者必须付出的代价。这既是恢复法治秩序的基本方式,更是维护受害者合法权益,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必然要求。如果社会把更多的理解和同情给予侵权人,那将是非颠倒,善恶不分,对真正的受害者乃至整个社会都是不公正的。

笔者注意到,近来我国的舆论界出现了一种过分为违法犯罪人开脱的不良倾向,从两年前对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杀案凶手赵承熙的“哀悼”,到今年为惨杀8人的杀人恶魔熊振林表示“惋惜”(不少人因此指责社会缺乏矛盾舒缓机制),再到现在公然把侵权人美化成受害者,无不体现了对违法犯罪者的无原则的过分关怀。难道这就是社会宽容?这是一个文明的法治社会的应有景象吗?我看很值得全社会进行认真反思。

(作者:劳力 来源:法制日报)

冒名顶替罗彩霞是权力的溃败

如果不是一次偶然,湖南隆回的罗彩霞也许永远不知道,2004年高考后她没有被任何高校录取,而冒名顶替她的同学王佳俊却被贵州师范大学录取。罗彩霞被迫复读一年后考上大学,本应今年毕业却面临因身份证被盗用而被取消教师资格证书等一系列问题。(5月5日《中国青年报》)

在“一考定终身”的语境下,通过考大学实现人生价值,是大多数寒门子弟唯一的社会上升通道。对农家女罗彩霞而言,尤其如此。但现已毕业的 “假罗彩霞”王佳俊,却抢先堵死了罗彩霞步入社会的通道。更憋屈的是,准备诉诸法律的罗彩霞,反而要为家人安全担心。

让罗彩霞担心的,或许是王佳俊的家世背景。王佳俊之父王峥嵘,是隆回县公安局政委,2004年还被评为“全省人民满意的公仆”。这就像个讽刺,因为冒名顶替事件中,王峥嵘的角色和“人民满意的公仆”的要求,实在相去甚远。

当记者追问“决定让王佳俊冒名顶替是谁的主意”时,王峥嵘含糊其辞。假设这不是他的授意,那么身为公安局政委,作为受过司法训练的专业人士,也不可能心安理得地坐视女儿侵犯别人的姓名权、受教育权吧。何况在私下面对罗彩霞时,他显露出的那副权力骄狂的嘴脸,更让人怀疑他是直接参与其中的:在所谓的道歉时,他还无耻地自夸“小罗,我认识你,是你的荣幸”;然后是利诱“将来工作我可以帮忙”;可能还带点儿威逼———罗的父亲在他面前“吃饭时手都在哆嗦”。

我们也知道,当前高校招生毕竟还存在一个“壁垒森严”的制度设计。即以罗彩霞事件为例,从最初选中罗彩霞,到拦截录取通知,直至王佳俊成功入学,必须突破多道制度防线。罗彩霞潜意识里或也认识到这一点,她说她不停地问自己:王峥嵘为什么偏偏选中我?难道就因我家在偏僻的小村子,家里没有任何社会背景?“我认为,自己是被精挑细选选中的。”

锁定像罗彩霞这样一个学生,不会是随机乱选的———候选人成绩不能太冒尖,以免太招眼,当然也不能如王佳俊一样倒数十名以内;或许还要综合考虑其父母职业、家庭背景、人脉关系、家庭能量大小,甚至东窗事发后善后的棘手程度等等。这些都应是经过事先周密计划,严格筛选的。要搜集比对如此详细的资料信息,肯定需要“团队协作”,需要多人抱团作案,绝非王峥嵘一人所为。

而从派出所长跟随王峥嵘远赴天津游说罗彩霞,还说“改身份证没事儿”,就能窥测出当地的权力生态。若说这种侵害他人姓名权和受教育权,粗暴践踏教育公平和社会正义的冒名顶替事件,折射出权力乱象下“底层沦陷”在教育领域的一个侧影的话,那么我们若能还原王峥嵘他们从锁定罗彩霞开始的一系列非法活动过程,也就等于挖出当地权力溃败的一条清晰链条。

这事其实也警示我们反思现有的高招制度。为何权势者能如崂山道士一样,从森严的制度壁垒中穿墙而过,如入无人之境?是否可以考虑建一个全国联网的招生核查系统,让每个有疑问的考生都可方便地用个人姓名、准考证号、身份证号等信息,免费查询,以减少录取者同名同姓且身份证号码都相同的怪事?高校是否也该进行必要的入校比对核查工作,共同提高冒名顶替的难度和风险系数,以遏止这种不法现象?当然,这一切的前提还是所有权力都得到有效监督制约,彻底消解“权力通吃”现象,不至于在各种权力狂欢中,制造更多的社会不公和底层沦陷。

(来源:重庆时报 作者:李晓亮)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