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刚26岁离婚了!“80后”婚姻注定死在“不懂得经营”上。

ilovespring 收藏 2 659
导读: 公元2008年9月25日,农历8月26日,是我26岁生日。在我刚过完生日,没几天就和心爱的她离婚了。 我和她的故事说一辈子都说不完;但我还是搜肠刮肚的整理思绪,给大家说说,以示诚意。话,得从下开始说起。 我82年8月26日出生的,心爱的老婆(现在应改叫“前妻”了)81年8月22日出生!比我大整整大一岁!我们于2006年10月28日在亲朋好友的美好祝福中步入婚姻的殿堂,结束了彼此的单身生活,正式向世界宣告我们结婚了。我们这个年龄结婚,算是同龄人当中比较晚的,没有办法,我也不想结这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元2008年9月25日,农历8月26日,是我26岁生日。在我刚过完生日,没几天就和心爱的她离婚了。

我和她的故事说一辈子都说不完;但我还是搜肠刮肚的整理思绪,给大家说说,以示诚意。话,得从下开始说起。

我82年8月26日出生的,心爱的老婆(现在应改叫“前妻”了)81年8月22日出生!比我大整整大一岁!我们于2006年10月28日在亲朋好友的美好祝福中步入婚姻的殿堂,结束了彼此的单身生活,正式向世界宣告我们结婚了。我们这个年龄结婚,算是同龄人当中比较晚的,没有办法,我也不想结这么晚,但爸妈是比较保守的人,知道我们同居了,更何况我们的年龄也不小了,我24岁,老婆25岁,算得上晚婚了所以执意坚持我们一定要尽快把婚事办了。

结婚时我们差不多才刚刚认识不到七个月,刚结婚时很恩爱,很惬意的过着我们的小日子,碰到周末我们就到处玩。我们两个都不愿意做饭,天天在外面吃,碰上周末还要来顿好的,打打牙祭。我们两个无论是性格还是爱好都特别相同,比如都爱英语,都喜欢唱歌,而且都用电脑上的千千静听听歌,都爱穷逍遥,日子过的蛮自在的。但刚刚结婚的我们并没有存款,每月花完我们两个的工资以外,还要东拉西扯点“救济”,也算“救急”吧。我们成了典型的“月光族”,渐渐的我们开始觉得经济紧张了,遭遇家庭“经融危机”了,更何况结婚了总不能再向家里要钱。最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还没有买房子,并且“爱情的结晶”在肚里渐渐长大,让“瞬间快乐”的我们深深陷入了“困境”。


今天2009年5月7日续写


我和前妻结婚前,我在一个乡初级中学任教,她在另一乡初级中学任教。结婚前夕,通过协调多方面关系,我调到了现在的镇初级中学,把她调到了现在的镇中学(本县的一所高中,在我现任教的镇上),然后我们就结婚了。

前妻是四川外语学院英语本科毕业,任教高中英语,我是西南大学网络教育学校英语本科毕业,任教初中政治。现实是残酷的,新婚的激情慢慢地被现实磨灭,我们两个开始互相抱怨!这就使我们的浪漫婚姻出现了“波澜”。

日子一天天过去,前妻的肚子也慢慢的大起来。我这个做父亲整天愁上眉梢,但没在前妻面前流露出来,怕影响她的心情,以致母子俩不快乐。生活中的苦,生活中的累,我都一个人扛着。在生活中全身心,照顾我们这个家的“国宝”,她想吃什么,我就给她做什么。我是一个善于做家务的男人,被同事们称为“男人中的女人”。在家里,我尽量的迁就和顺从她,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前妻怀上孩子后,性格比以前“古怪”,难以琢磨。我通过各种渠道,如上网、问同事、问家人,特别是生过孩子的女性,向他们请教。就这样,在前期怀胎十月这段漫长而又快乐,短暂而又烦恼的日子里,母子俩在我的细心照料下,一切都安好。

终于,倍加幸福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

公元2007年4月30日晚,前妻上厕所时发现,下体有淡淡的红色液体流出,她急了,连忙叫我,“老公快来呀,是不是要生了!”我急忙停下手中的家务活,箭步如飞,匆忙跑到妻子面前,一看,我顿然明白了,这是平时俗称的“见红”,也就是产前征兆。我耐心而温和地安慰老婆,“老婆,不用急,先观察一下再说,你好好休息!”老婆没刚才那么慌了,我搀扶这老婆到卧室,慢慢躺下休息。然后,继续手中的家务活。

天慢慢的黑下来了。而我的心情却一点没降下来,忐忑不安的。晚上我联系了丈母娘和妈,还有姐姐,给她们说了这个情况。她们说明天一早就来,叫我们今天晚上好好休息,随时注意。

日历翻到了2007年5月1日,回想起来,这是个终身难忘的日子。天亮了,我早早地给老婆准备了早饭,伺候她吃了,然后我们就在一起谈天说地什么的。静静等待,看孩子今天会不会降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婆突然对我说,“老公,我身体觉得不是很舒服,下边又见红了!”看着老婆焦急而迷惘的眼神,我说:“老婆,我陪你到医院去看看吧。”老婆满口答应。收拾了一下,我挽着老婆慢慢得走下楼去,走向医院。当天逢场,而且天气晴朗,街上行人很多。陪着老婆缓慢地走到了医院。挂号后,进入妇产科候诊。终于,该我们受诊了。我怀着复杂的心情,送老婆到诊断室门口,看着老婆进去了(根据医院规定,非医务人员不能进入妇产科,丈夫也例外)。我焦急地等待着。咔,门开了。开见老婆满脸笑容,想必情况非常乐观。我忙问老婆情况怎么样,老婆喜悦地告诉我,妇产科杨医生(尊重隐私,一律用的是化名,下同)说,“不出意外的话中午前后孩子就会出生,因为宫口已经张开一部分了。午饭后,就到医院去。”听老婆这么一说,我心里石头落地了。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因为最危险最糟糕的情形还将在午饭前后。搀扶着老婆,慢悠悠地回家了。回家后,我一边做饭,一边收拾去医院要用的东西来;并且打电话问姐姐来没有。刚挂电话,丈母娘和妈妈一起进屋了,大包小包的提着和扛着些东西。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9-5-8 0:18:08 被ilovespri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