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章 血色的朝阳 第十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选举终于结束了,张屠户听识字的人念着当选名单,舒了一口气,幸好没被选上,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那天喝醉酒后,也不知是哪根筋发疯,他糊里糊涂的就报了名,结果晚上硬是被听到风声的婆娘拽下床来,又哭又闹,死活要他去回了林清华。这么一闹,他的酒也醒了,想起当上区长的话就要天天像林清华那样调解寨民之间的纠纷,真是烦也烦死了,况且难免与人结怨,真是吃力不讨好,于是他硬着头皮去找林清华,哪知林清华开口就要他赔一白两银子的“墨水钱”,“我的妈呀!这哪是墨水呦,简直是金水!把婆娘卖了我也赔不起!”他当时就这样想着,无奈之下只好回家,那还想哭闹的婆娘在吃了他一顿打后也就老实了,这才安生下来。

张屠户心中暗暗的庆幸着,但当他看见那些当选的人兴高采烈的被人抬着游行时,心中又有些些许的失落,他吐了口吐沫,小声骂道:“什么玩意儿!不就是平时会说客气话嘛?不就是平时喜欢帮帮这个帮帮那个吗?不就是给义学修房子没要钱吗?靠着这点小恩小惠就当了区长,先别高兴,到时候有你后悔的。当区长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每月十五两银子嘛?不就是三年不用交田税吗?老子多杀几头猪不就来了吗?什么玩意儿?还说要严惩闹事和打架的,还说要严惩奸商,我呸!”这些话小声的骂出来,张屠户的心里显然好多了,忽然想起答应几个朋友去一起喝酒的,这才意兴阑珊的向寨东北角的小酒馆走去。


林清华对这次的选举非常满意,不仅是因为很热闹,而且结果让人很放心,像张屠户这样人缘不好的一个也没选上,被选上的都是一些平常人缘好的、乐善好施的人,虽然这些人大都家境比较富裕,属于有产阶级,但只要百姓选他们,林清华就认为没必要干涉,因为林清华相信这样一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即使暂时受了蒙蔽,但最终还是会觉醒的,况且还有自己这个“指路明灯”呢,应该不会出问题。


林清华也知道光靠善良和乐善好施是不能治理好地方的,必要时还是需要一些暴力的,用暴力来对抗那些不法之徒,让他们明白法律是神圣的。因此林清华特意从镇虏军中挑选了二十名士兵,由他们充当区长的助手,其中有四人是识字的,其他的则都是身手敏捷的好手,负责保护区长的安全和执行区长的行政命令。为了防止出现腐败现象,林清华将这些区长助手的月俸也定为每月十五两,以达到高薪养廉的目的。


经过林清华的这一番努力,寨子中的面貌涣然一新,秩序也变的更加井井有条,打架闹事的明显少多了,因为各区区长都是当地人,在调解纠纷方面很成功,虽然还有些蛮横不讲理的,就像张屠户这样的人,但他们在吃了几下区长助手的皮鞭后,也立即收敛了许多。


但这一切都是林清华用银子堆出来的,镇虏军离开南京之前,二女曾将府中的存银大部分交给陈唯一带到西平寨,但这些银子总有用完的一天,何况军队的军饷也要从这里开支,银子就越发显得紧张,林清华为此苦恼不已。


“看来不仅要截流,而且要开源了!”林清华暗暗想道。但此时的中原大地战乱频仍,百姓把糊口都当成一件奢侈的事情,哪里还会有银子呢?林清华虽然知道河南在后世是重要的煤炭产地,煤炭资源丰富,但他也知道,河南的煤炭大多集中在豫北的太行山至伏牛山一带,离西平寨远得很,况且早已落入清军的掌握,现在他寨中制造枪炮所需的煤铁还是用银子从各处买来的呢。看来开矿是不行了,那怎么办呢?林清华忽然想起了盐,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家家户户都离不开盐,这可是宝贝呀!历代封建王朝无不把盐作为赋税的重要来源,甚至实行专卖,有时盐税可达到全部税收的一半甚至更多,而那些靠贩盐发家的两淮盐商更是富可敌国。现在明朝的江北“四镇”更是将制盐、贩盐作为军饷的主要来源,可见盐的利润之大。西平寨附近不产盐,所需盐全部由外地输入,主要有三条渠道:第一条是从长江沿江而上,再溯汉水而来的海盐;第二条渠道是四川的池盐通过川北的小道由马帮运来;第三条渠道是豫东南的汝宁所产的井盐。四川已被张献忠占领,此渠道早已不通,而那海盐是寨中居民食盐的主要来源,但自从左良玉占领湖广以后,他对过往的盐商课以重税,使得盐价飞腾,百姓已买不起海盐。这两条渠道均被堵死,西平寨的盐就只剩下汝宁一个来源了,但汝宁是刘洪起的老巢,自从林清华夺了西平寨后,他虽不敢来报仇,但却断绝了对西平寨的食盐供给,并扬言除非林清华交出西平寨,否则就不向西平寨供盐。开始时林清华提高了食盐的收购价,使得汝宁的一些胆子大的盐贩冒险运来几车盐,但在刘洪将这些盐贩全部灭门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向西平寨运送食盐了。万般无奈之下,林清华只好派人直接从南京收购食盐,通过长江偷偷运回西平寨,开始还顺利,但当镇虏军与左梦庚发生冲突后,左梦庚就阻断了汉水的水路交通,使得运盐的工作变得相当的艰难和危险,林清华已经为此损失了好几十人了。


林清华是绝对不会将西平寨交还给刘洪起这个恶霸的,因为这是他唯一的进攻基地,况且刘洪起一向欺男霸女,在这一带名声很臭,若是西平寨落入他的手中,就把寨民害苦了。


刘洪起控制下的那些寨子,无一不是生活在恐惧之中,除了应付刘洪起隔三岔五的勒索之外,还要派出壮丁随他四处打仗,实在是不堪其扰。本来他们是可以向官府告发刘洪起的罪状的,但在这乱世之中朝廷自顾不暇,哪里还会保护他们这些草民呢?而且前些时候刘洪起因为拥有较强的武装,已成为朝廷笼络的对象,被封为副总兵,要是向朝廷告发的话,那就是告官了,有理没理都要先打三十大板,寨民门更是无处申冤。后来听说西平寨来了个好官,而且还是大明的侯爷,对百姓秋毫无犯,据说还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于是寨民便把林清华当做了青天大老爷,诉苦的状子一张接一张的向林清华飞来,希望林清华能为他们主持公道,为民除害。林清华开始时并没有采取行动,因为他考虑到刘洪起毕竟也是个朝廷的官,希望两家能合力抗清,但他写给刘洪起的信全都石沉大海,而且据派去的细作报告,刘洪起已经与清军派来的使者密商了好几次,可能会投降满清。


经过深思熟虑,林清华决定向刘洪起下手,一来可以为民除害,二来可以获得资金来源,三来可以得到寨中急需的食盐。虽然这是个一箭三雕之计,但林清华仍不得不小心从事,毕竟刘洪起在汝宁一带经营多年,根基深厚,控制着汝宁附近的数百个大小寨子,拥有近十万人马,比林清华的人马多出几倍。但林清华考虑之后,还是认为胜算是很大的,毕竟自己的镇虏军是新式的军队,战斗力绝对远高于刘洪起的乌合之众,若不是因为要防着清军的南下和左梦庚的北进,他早就下令进攻了。


思虑再三,结合前几天得到的情报,林清华决定智取,他叫来留在寨中的天地会各堂香主,与洪熙官、方世玉一起拟定了一个方案,准备以天地会会众辅以少量的镇虏军精锐,一举拿下汝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