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红与军绿 第一章 接近无限荣耀 第八节 捷报传都城

潭轩 收藏 6 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size][/URL] 当李磊出现在厅堂时,所有人都眼前一亮。雪白的贵族长袍,精心修饰过的衣服褶皱,优雅的举止以及所展现出的平和气度……这一切都令在座的所有权贵们欣赏。手握重权、高高在上的人们早已对紧张、不安、局促甚至谄媚的嘴脸习以为常。而眼前这个平民出身的将军之子所表现出的风范,绝对不输于任何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7.html


当李磊出现在厅堂时,所有人都眼前一亮。雪白的贵族长袍,精心修饰过的衣服褶皱,优雅的举止以及所展现出的平和气度……这一切都令在座的所有权贵们欣赏。手握重权、高高在上的人们早已对紧张、不安、局促甚至谄媚的嘴脸习以为常。而眼前这个平民出身的将军之子所表现出的风范,绝对不输于任何一个,哪怕是出身最古老贵族家庭的公子。当然,这些识人无数的政治家们也可以轻易察觉到,此人一定长期被病魔困扰。特别是和他身后那人相比,纤弱的身体,略显憔悴的面容以及过白的肤色都显露无遗。让人很容易产生世间难有尽善尽美的感慨和惋惜。

就在这些政治老手们趁相互见礼的空当打量李磊时,李磊心中也在不断盘算他们。执政官和议院议长素来不和,不仅因为他们分别是两派党首,更因为两派政治主见有很大分歧,所以矛盾重重。但今天以执政官和议长为首,两派人同时到府上来,李磊也难料吉凶。所以当宾主落座后,李磊干脆开门见山。“诸位都是国之要员,日理万机。平日里纵使请到一位已是碰壁生辉。今日齐聚李府,全家皆倍感荣光。父兄虽在外征战,如有差遣,李府上下当竭尽全力,在所不辞。”

来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不禁都笑了。“这么说,你还不知道吧?”执政官笑着说,“我们是来报喜的!也就是在十三天以前,李将军成功击退了北蛮的进攻。而且还亲手射死了北蛮首领。如今他们已是群龙无首,看来北方边境又能有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安定了。”

“为了表彰李将军对国家的贡献,议院刚刚作出决定,授予李将军元帅称号!”像是事先说好了一样,议长不失时机地接口宣布道,“还有,一个星期以后将举行为期三天的国庆。届时将举办盛大的宴会,府上到时可一定要来啊!”说完所有来客都愉快笑了。

“李将军不能到场实在是遗憾,但我想国民们肯定是等不及庆祝这个好消息了。”

“可不是,这可是少有的大胜啊。当然会破不及待了。”

“我这个老头子,也要沾沾这个喜气。”

……

在一团和气下,两派议员纷纷向李磊道贺,赞美之声不绝于耳。所有要员在同一个问题上取得如此一致的看法,着实罕见。不要说潭轩了,就连李磊也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和眼前的一切弄得措手不及。而客人们的热情却越发高涨,似乎他们才是今天的主角。但令所有客人感到遗憾的是李家人丝毫不为这天大的好消息所动,而是平淡的接受了。这反映与其说一种冷漠,还不如说是一贯的低调态度使李家人真正做到了荣辱不惊。相比之下,送来好消息的客人们反倒显得缺乏涵养了。客人们自感无趣,想着此行的目的已经完成便心有灵犀的提出离开。李磊如同开始时彬彬有礼,送出门口。临别时,议长特地拉过李磊,颇有些长者之风的嘱咐道:“记着七天后的庆祝宴,最好你们一家人都能来!相信我,届时国都所有权贵都将出席,和他们结交总不是坏事。我说得对吗?”议长智慧的眨了眨眼睛,微笑着说,“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差不多一个月后,授勋仪式就将举行。议会已经下了调令,让你父兄都回来,到时候你们一家人总算能团圆了。呵呵。好了,再见。”

直看着客人们消失在街口,李磊才长叹一声。潭轩发现李磊的笑容转瞬间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尽是疲惫和忧虑。

“你这是怎么了?”忍到同李磊回屋,潭轩才问。他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之中。

甚至连便装都懒得去换,李磊一屁股坐进椅子里,长叹一声:“祸福难料啊!”

“这是好事啊,怎么还会有祸事?”

“你不觉得事情太巧合了吗?两派议员一向视同水火,今天意见却出奇的统一,而且今天还弄了这么大阵势。时间又恰叫在传出不利谣言之后。还有,议长只提到给父亲授勋,却为什么还要把哥哥也一同调回来?”李磊摇了摇头,呆呆的望着屋顶发呆。

虽然一向钦佩李磊对事物分析的精准,但这次潭轩真是搞不懂他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这本是天大的好事,却让他说得似乎隐藏了多大的灾祸一样。潭轩希望李磊能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结果,所以不敢打搅他,只是默默地守在一旁。

过了好长时间李磊才如梦方醒,看到潭轩凝望自己,李磊露出歉意地微笑。“你说得对,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我想一定是我想太多了。”看得出他现在精神好了许多。“好吧,就算是再有什么好消息,剩下的考试也不会拖延太久。因为最多再有一个月这个学年就要结束了。所以让我们现在就抓紧干吧。”

对于三天后的庆祝宴会,李家在当天吃晚饭时便商量出了结果:只由李磊作代表出席。也许是受到上次宴会的不利影响吧,即便是举国同庆、议长亲自相邀,大家反倒觉得更有必要保持李家一贯的低调作风。况且,李磊更强调说,现在临近考试不应该耽误学业,也就没必要全家都去了。对于这决定,李夫人是最赞成不过了。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于恬静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被尘世上的纷乱所打搅。相比之下,潭轩还需要克服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不过一想到将影响自己一生的考试,就算再大的诱惑也难令他心动了。失去在如此级别宴会中作主角的机会多少让李晶有些失望,但考虑到决定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潭轩,她就一点怨言都没有了。

不过事情往往不如人预想的那么顺利。就在作出决定的第二天早上,李磊却突然病倒了。潭轩一早得到消息,却只能过去看一下,今天他必须准时赶往学校,因为还有考试等待着他。当晚回到家,潭轩得到确实的消息李磊并无大碍才松了口气。看到卧病在床的李磊,潭轩觉得他虽然精神还好,可面色还是很难看,人也好像瘦了不少。和往常一样他如今又只能以粥为食了。潭轩从怀里取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小包交给他。

“是什么?”他边问边打开,里面原来是些炒熟的银杏核。

“这东西你吃点应该没关系,只是别叫他们知道。否则又要骂我偷偷给你送吃的了。”

李磊微笑作答,顺手拿起一个打算剥开尝尝,可是没想到炒过的果壳似乎更坚硬了,说什么也掰不开。抬头朝潭轩苦笑,却发现他已经把剥好的送到自己眼前了。银杏核的味道很怪,但这次吃起来似乎不同以往,面面的,有一股果实的香甜味。可惜就算是炒熟的那股苦涩的味道还是不能完全消除。淡淡的香甜夹杂着一丝苦涩,这和李磊此时的心情多少有些暗合,使之自有一番感慨。

“你啊,心思太重,想得又多。这耗损也就大。人说:‘心病还需心药医。’我看啊,这病要真正治好,还要看你自己。”

“哪像你说得阿?”李磊笑着反问。

“有没有你自己最清楚。”

一起生活了八年时间已经让他们对彼此都太熟悉了,很难对对方隐瞒什么。李磊豁然的说:“传说这人越是聪明,这心就越有很多孔。你总说我聪明,但要是孔多了还能结实得了吗?所以这人哪,不能太过求全责备,就当是上苍的安排吧。”

潭轩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低着头默默地剥着果壳,似乎是认同了他的说法。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的说:“不能让李晶一个人去,我后天没有考试,就由我陪她吧。”

“不行!”李磊很坚定得否决道,“这宴会一定会闹得很晚,你第二天怎么去比棋艺?棋艺考试不比剑术,输一场就结束了。再说你又根本不占优势。”

潭轩停下手里活儿,抬起头,笑了。“你刚才还叫我别求全责备,怎么自己这么快就又变了?考试一共有十个项目,有谁能样样拔尖?只要到时候总分数领先就行了。”

李磊心中一沉,看来潭轩还不知道他的目标其实是要创造学校一个新的历史。尽管依照学而优则仕的原则,平民出身拿到学校推荐本不该有什么可新奇的,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顺理成章的。但人固有的观念和眼光,以及本身就是贵族的学校领导们能允许这样的事儿轻易发生吗?李磊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没一骑绝尘的优势就难以达成目标。在学生毕业后直接得到助理职位的近百年历史看,还没有一位平民获得如此荣誉就是最好的佐证。他想和潭轩说明这一切,又突然想到自己根本没有这个权力。多少有些黔驴技穷的李磊于是有些粗鲁而又不近人情的说:“我说不行就不行!”

潭轩也有些急了:“我为什么不行?你忘了自己曾经说过,我也是李家人了吗?”

这话把李磊噎得够呛,他了解潭轩是个不易改变初衷的人,此时李磊实在找不出什么好的理由阻止。转念一想,由他代表李家也好,或许会模糊他的平民出身,于是勉强同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