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十九章 唐棣神箭

王藏山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URL] 我们乘坐的中国航空公司邮政班机“济南号”,是一架司汀逊式6座单叶9汽缸飞机,三百五十匹马力,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由宁沪航空公司管理处从美国购入。 飞机驾驶员王冠一、副驾驶员梁碧塘都是北平南苑航空学校毕业生,年纪都在三十开外。飞机上除运载了60余磅邮件外,又搭载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我们乘坐的中国航空公司邮政班机“济南号”,是一架司汀逊式6座单叶9汽缸飞机,三百五十匹马力,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由宁沪航空公司管理处从美国购入。


飞机驾驶员王冠一、副驾驶员梁碧塘都是北平南苑航空学校毕业生,年纪都在三十开外。飞机上除运载了60余磅邮件外,又搭载了三个洋行的买办,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外企高管,气度从容,彬彬有礼,微笑着和我寒暄。


这几个买办来自怡和洋行。当年林则徐禁烟的时候,怡和的创始人老威廉亲自到伦敦游说英国政府与中国开战,力主从清朝手中夺得香港作为贸易据点。后来这个鸦片贩子洗白上岸,用卖鸦片挣下的糟钱在中国大陆和香港投资兴建铁路、船坞、工厂、矿山,还经营船务、银行等各种行业。邓大人收复香港之前,怡和洋行领头跳出来唱衰,携资撤离了香港,彻底结束了在中国的买卖。


这仨买办里面的头目徐胖子十分健谈,很擅吹嘘,自称毕业于北大,当年和傅斯年、段锡朋、匡互生堪称莫逆。巴黎和会消息传来,也曾上街请过愿,火烧赵家楼,痛殴章宗祥这样的热闹都赶上了!风头一时无两……


这胖子吹嘘完哈哈大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然后和唐棣儿讨论起最近时装界流行的“沃利斯旋风”来,言谈十分投机。又盛情邀请我兄妹二人到他北平的宅子去做客,坚称务必赏光云云,我只好表示感谢。


司汀逊飞机向北飞行,中午时分就到了山东地界。一路上徐胖子从时装流行元素谈到中国古代丝绸花纹图案,七扯八扯又说起鼎、彝、尊、卣器型纹路,博古通今,舌灿莲花。最后透露自己一行是到北平替日本驻沪领事馆采购一对儿“老天利”的景泰蓝花瓶儿。


我一听与日本人有关,马上来了兴致,一扫颓废无聊的做派,主动和徐胖子攀谈起来。


话说这景泰蓝制作的工艺小鬼子是垂涎已久,百多年来,一直孜孜以求。直到八十年代,还买通了高官参观了手工艺公司的制作车间。不过没有会家子口传心授,景泰蓝的技艺硬是没让小鬼子偷学了去,直到现在他们也只能做点山寨版的“齐宝烧”。


景泰蓝又叫“铜胎掐丝珐琅”,紫铜制胎。掐丝师傅在铜胎上作画,再用铜丝根据所画的图案粘出相应的花纹。然后用色彩不同的珐琅釉料镶嵌在图案中。最后经反复烧结,磨光镀金而成。工艺繁复,一件尺许的景泰蓝瓶子往往要几十个人工一个月的时间。


这种铜胎珐琅器创始于明代景泰年间,因初创时只有蓝色,故名景泰蓝。咱们国家有段儿时间百兴具废,根本拿不出什么有竞争力的产品,全指着景泰蓝出口换点儿宝贵的外汇,现在佳士得拍卖行够年头儿的景泰蓝叫价动辄数百万。


民国时期,象老天利、德兴成、静远堂、志远堂这些个大作坊的精品,时价往往也要几千的大洋。就这样,洋鬼子们还是趋之若鹜。


……不过怡和洋行为取回两只订做的瓶子,要出动三个高管,这排场也忒大了点。


我早已留心,知道这仨人里面,那个最不动声色,少言寡语的眼镜儿青年,身上定是带了黄货。上飞机时踩得金属梯嘎吱作响,比起徐胖子也毫不逊色。


我心下奇怪,上海、北平之间,大笔的资金往来,在银行、票号间汇兑已是百多年来的通例。照理儿洋行大班、买办不应该随身携带大量黄金出入走动。


经过连年的军阀混战,北洋政府、南京政府、广州政府,你方唱罢我登场。走马灯一般的各路兵匪浩劫,使得一度汇通天下的山西票号江河日下,让位给了外国的各种银行。花旗、渣打、汇丰、麦加利、华俄道胜、横滨正津都是靠了兵船炮舰一路占领了中国金融的制高点。


当时,中国也有一些中央、地方、甚至私人的银行,可惜都不成气候,难以与之竞争。这些外国银行里,最受洋行买办、布尔乔亚、党国要员喜欢的要数花旗银行,就连我也是在花旗把部分金条换成了美金。这几个汇丰的买办随身携带了大量的真金白银,也不知是何意图。


飞机在海州停了一歇儿,乘客们略用了些点心,又沿着海岸线一路向东北飞去。这时云收雾散,能见度越来越好,唐棣儿头一次坐飞机,始终有些紧张,趴在舷窗口儿上一边往下看,一边使劲拉紧我的手。


妹妹,就算我有老鹰的本领,象你这样大只的美女我也叼不动呀?不过这种情形甚合我的心意,我偷偷捻着唐棣儿柔弱无骨的小手儿,嗅着处女阵阵的体香,心神皆醉,闭了眼睛舒服得直哼哼。


“哇!哥哥,有两个飞机飞过来了吔,原来翅膀都不会呼扇的。”唐棣儿使劲儿地抖我的胳膊,兴奋又天真。


“是吗?那它不如咱们坐的这个。”


噫?!不对!怎么会有两架编队飞行,难道是军机?


我一怔之下,睁眼望向舷窗。海面上日光刺目,一架三菱零式舰载战斗机和一架中岛水上侦察机借着日光的掩映,从海面上迅速接近。


空战讲究的是背对阳光,无论对空对地都能取得相当的优势,就好象海战讲究顺风顺水,陆战讲究地势高低一样。抢占了有利的形式,也往往代表着来意不善。我伸手去摸座位底下,果然,每个座位都配着降落伞,这点儿后世民航可比不了。


唐棣儿浑身一紧,两条修长结实的大腿夹住了我的胳膊。呃!我真的不是有意耍流氓,背上已被粉拳擂的“咚咚”作响。就在这时,有架敌机开火了,“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一串儿机枪的声音,吓得唐棣儿赶紧伏在我背上。


敌机枪法很准,咱国这架“济南号”司汀逊飞机被打得尾巴冒烟儿,再挨几枪就要粉身碎骨了。我连忙给唐棣儿系好降落伞包,自己也背了一个。结束停当,抬眼舱内已是天风倒灌,原来就在这一转眼的功夫,三个洋行买办已经踹开舱门,率先跳伞了。


副驾驶员梁碧塘跑到后面,招呼我俩赶快跳伞。关键时刻,当外资纷纷抽逃,还是国企把咱老百姓惦记在心上。我把唐棣儿抗在肩头,就向舱门跑去。这丫头铁定不会跳伞,只好抱着她一起了。


唐棣儿回过神儿来,伏在我肩头反手从行李架上抽出自己的背包。贪财!贪财!日宗很贪财,月宗自愧弗如。就这样我们俩人一行李,翻着跟头跳离了机舱。


天风浩荡,冷云扑面,望着脚下大地疾速接近,我连忙拉开了唐棣儿背上的降落伞带。这美女一声惊呼,抬头就见一朵白莲绽放,我和她就已晃晃荡荡地浮在天空中了。


唐棣儿象八爪鱼一样把我牢牢箍住,我也乐得和她共用一具降落伞,就这样飘飘荡荡一路向地面坠去。这时候,“济南号”已经拖着黑烟,划过我们面前,倒栽到在岸边水里,断成两截,好在两个飞行员业已成功跳伞。


“师兄!你看!”从最起初的惊慌失措中恢复过来,唐棣儿似乎并不担心眼前的处境。顺着她指的方向,我愕然发现有个买办的降落伞已被敌机机枪子弹扫成丝丝寸缕,该买办眼见是不活了。


“八格!”我恨声咒骂,忙让唐棣儿抱紧我,腾出手从腰里拔出20响盒子炮,两枪交错已经互相蹭开机头,对着扑面而来的中岛水上侦察机就是两梭子。


该敌机很是狡猾,一个侧转,就躲开了子弹,刮起狂风把降落伞吹得七扭八歪,后面的子弹打出去就更没有准头,两只弹夹打光连个飞机的毛也没够着。


呃!今天这是怎么了,当年我玩《抢滩登陆战》的时候,三发手枪子弹都能敲下一架飞机来,这破游戏真是害人不浅。


两架战机绕了一个圈子,调整飞行方位,从海面上背着日光一前一后俯冲而来。我连忙收起盒子炮,一手揽住唐棣儿的纤腰,一手从靴子里抽出流光短剑,瞅准时机,一剑就斩断降落伞的伞绳。


降落伞好象一个泼妇,张牙舞爪地扑向迎面而来的水上侦察机。该飞机依然一个灵巧的转身,就把这“泼妇”甩在身后。可惜!无法稳住身形,子弹又打光,不然这倒是个机会。事实上,现在我俩失了平衡,正翻翻滚滚的砸向地面。


当离地还有百多米,我拉开了背上的伞带,伞花带了我俩成功着陆。


感谢山姆大叔,降落伞很结实!又是参照美国大头兵体型设计,唐棣儿身量虽高,顶多也就一百斤,加上我的重量,并不会比一个全副武装的美国大胖兵重多少。呃!还有唐棣儿的行李!幸好落在柔软的沙滩上,不然可够我受的。


那两个先期跳伞的买办运气不佳,连人带伞掉进了海里,好不容易挣脱束缚,爬上了岸,已是筋疲力尽。抬头又刚好看到那个摔成肉饼的同伴,远远的招呼我和唐棣儿过去。


这俩买办莫非脑子有问题!就算我是雷锋,那也不会顶着小鬼子的枪林弹雨去救你们这俩二鬼子,此时不往树林子里跑,等着当靶子吗?我背了唐棣儿的行李,拉了她一阵儿猛跑,终于在敌机扫射之前,跑到远离海岸的一片儿松树林子里去了。


机枪子弹把树枝、松果打得落了一地,我和唐棣儿猫着腰,在林子里乱窜。敌机无可奈何,朝着大海飞去,把海滩上正狼奔彘突的两个买办扫倒,然后降落在了不远处的海面上。


我目力惊人,和唐棣儿趴在树林子里远远地偷看。只见这架水上侦察机上下来个瘦小的鬼子飞行员,全副披挂,模样都遮住了,拿了一把小手枪,在死了的眼镜青年身上一阵儿乱翻,却并不见找到什么。我心中起疑,这小子身上的黄金哪去了?


天上还有一架三菱零式战斗机在来回盘旋,不然此时冲出去,把这贪财的小鬼子灭掉也不是什么难事。突然,趴着装死的徐胖子和另外一个买办发足狂奔,正在捡尸体的小鬼子子弹打完,也没能阻止这两个“狡猾狡猾”的东西。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人趁着天上、地下少有的空档,顺利地跑进林子里了。


这倭寇难道是个女子?拿的什么破枪,有效射程怕连五十米也没有。


不过……也习过枪斗术哩,我不由得想起在静安寺路教堂里缴获的那把袖珍勃朗宁女式手枪,林巧舜见了喜欢的不得了,硬被她抢去。这种枪很贵的说,没理由成为倭女们的制式武器呀?


有句话叫做“逢林莫入”,还讲究“穷寇勿追”。对面的妖妇看了看形式,毅然转身开了侦察机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哼!……是个BOSS级的大怪物呢!审时度势,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不过你虽没有露出眉眼,但身形做派已然被我铭记心中,等你卷土重来的时候,定要给你一个惊喜。


天上还有架不知死的飞机象只讨厌的破冰箱一样“嗡嗡”作响,我正考虑怎么把它弄下来,不料这架飞机朝着树林子扔下一个燃烧瓶。松脂枯树极易着火,不多时,树林子里已存身不住。


徐胖子一伙儿沉不住气,率先跑了出去,冒着敌人的炮火,跑到远处另一片林子里去了。三菱飞机追了过去,围了该树林恋栈不去。这是一个机会,我扭头看见身侧稍远有一颗孤零零的老松树,迎风傲立,心里顿时想出一个主意。


这海边难得的长了许多白芽松,这些树有的高达十多米,耐海雾,抗海风,韧性极佳,海滩盐土上多有生长。眼前这棵独苗大松树生得风姿绰约,甚合我的心意。


成败在此一举!我使了个“大鹏逍遥决”的轻功架势,决起而飞,纵上枝头,拔出流光剑将这苗老松树的枝枝叉叉,全都削去,远远看去仿佛天地间一把出鞘的利剑,直指苍穹。


“准备窝弓擒猛虎,设下香饵钓金鳌。”三菱飞机果然被吸引过来了。我和唐棣儿瞅准机会,在老树梢头腾身而起,借着白芽松树绝佳的韧性,上下弹跳,越纵越高,离地能有二十米上下。


在半空中势尽将要落下的瞬间,我托起唐棣儿的纤足,用力向上疾送。唐棣儿借力再次腾空而起,身子又拔高了数米,翻手从背后擎出羿王弓,弯弓搭箭,“嗖”的一箭就射了出去!


赞!师兄没有白疼你,唐棣儿的九天御神箭法当真有鬼神莫测之机。利箭撕开了敌机风挡,洞穿了鬼子飞行员的左肋,该飞机歪歪扭扭地想要逃跑,可是支持不住,终于迫降到海边沙地上去了。


在沙滩上,我发足狂奔,跑到敌机跟前,看见鬼子飞行员挣扎着想爬出机舱。我踢出一团沙子击中该鬼子胸口,把他又打了回去。


鬼子喷出一口瘀血,委顿在座位上。我上前封了他几处穴道,暂时控制住他的伤势。从他怨毒的目光里,我看出这是一个冥顽不灵的顽固派,不过我压根儿也没想过先礼后兵。


唐棣儿也跑了过来,我打发她把那苗功勋卓著的老松树速速火葬,免得启人疑窦,再去寻找“济南号”的残骸。


这正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其实我把唐棣儿支走的真实用意,是不想给她留下心灵上阴影,因为我就要首次施展魔门“冷焰搜魂”的残酷手段逼供情报了。


这鬼子一口北海道的乡下口音,呕哑难听,哆哆嗦嗦地说了很多,毫不隐瞒,只求速死。我收好箭矢,点着飞机,送小鬼子上了西天。


又过了一阵儿,唐棣儿领着徐胖子一伙儿,还有“济南号”上两名飞行员找了过来。原来这俩飞行员一落地就马上躲入了附近的松树林子。后来看见徐胖子从另一片儿着了火的树林跑出来与他们会合,却没有见到我和唐棣儿,还着实担心了一把。这时见到我俩都安然无恙,不禁松了一口气,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一行人将死难的眼镜儿青年拖到“济南号”残骸附近,草草掩埋。众人取回行李,稍事修整,辨明方向,原来这里距离青岛已经很近。


众人沿着金沙滩前行,一路上都慨叹上天眷顾,小鬼子飞机竟然自己出了故障坠毁,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众人死里逃生,都觉运气不错,兴致很高,并不十分悲戚。只用了半个点钟就走到干水湾,寻了船家又走了十几里的水路,终于来到了青岛。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