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二 曲阳风云 15 陈三回家

xinyu4520 收藏 8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size][/URL] 15 “孩儿他娘,咱三儿回来了吗?”从里屋传来了陈大叔略显苍老的声音。陈大娘站在门口,说道:“还没回来呢。”“哎!这天就要下雨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如果走到半道上,雨下起来,这路可就不能走了啊!”陈大叔虽然一直在这床上躺着,但这外面发生的任何事情却是知道的一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


15

“孩儿他娘,咱三儿回来了吗?”从里屋传来了陈大叔略显苍老的声音。陈大娘站在门口,说道:“还没回来呢。”“哎!这天就要下雨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如果走到半道上,雨下起来,这路可就不能走了啊!”陈大叔虽然一直在这床上躺着,但这外面发生的任何事情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陈大叔眉头紧锁,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异常的天气,不免有些担心了起来。

河田美惠子站在门厅,望着笼罩在黑暗当中的院门,心中不免有些焦急了起来,还不时的在小声的嘀咕着:“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旁边的陈大娘虽然有着哮喘,但是其他的毛病都没有,而且耳朵还很尖,一下子听到了美惠子嘀咕的话。于是轻轻的拍打着美惠子的肩膀说:“大闺女啊!放心吧!我们家三儿对这片很熟的,没事儿的。即便是真回不来,三儿也能找到地方安顿好的。大闺女,放宽心,你的贴心人没不了,我保证全虚全影的回来。”陈大娘安慰着美惠子。虽然几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久,但是她对美惠子是非常的喜欢,这个丫头老帮着自己干活,生怕自己累着。打心眼儿里,已经把美惠子当成了自己的闺女,把陈剑启当成了自己的有一个儿子。当然,躺在屋子里的陈大叔的想法也是和陈大娘一样的。

雨“哗哗”的下了起来,雨点击打在房梁上发出了“砰砰”的声音。可是那院门还是没有什么动静。美惠子站的久了,有些撑不住了,眼皮子总是在打架,而且还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陈大娘看出来美惠子这是困了,于是说:“闺女,困了吧!回屋睡觉去吧!我在这儿等着他们就行了。”话这么说,但是美惠子却坚决的摇了摇头:“大娘,我怎么能让您一个人等着呢。他们不回来,我也是着急啊。”

美惠子不光着急,而且还胡思乱想了起来,想着陈剑启会不会把自己一个人扔下什么的。但是想想,自己又是多余的。在美惠子胡思乱想的时候,陈家的院门被人轻轻的给推开来了。随着“吱吱呀呀”的门轴的响声,美惠子的心都跳了出来,仔细的盯着走进来的人。一个人,就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从外面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在曲阳县城外发生混乱的时候,与陈剑启分手的陈三。

“回来了!回来了!”看到院门打开,走进来一个人,美惠子非常的兴奋,总算是这半天没有白等,不过仅是一个人,美惠子的兴致逐渐的沉淀了下来。陈三捂着胸口,紧跑了两步跨进了屋门,猛烈的暴风雨已经将陈三的全身给浇透了。陈三连忙将怀里的两袋中药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接过了陈大娘递过去的手巾。

“三儿。”陈大娘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启子呢?”启子,就是陈剑启,陈大娘第一回这么叫他的时候,陈剑启还有些不适应,总是觉得在交开啤酒瓶子盖的起子。不过慢慢的也就习惯了,那会儿不都是这么叫的么。

陈三胡碌了两把头发,将手巾又递给了陈大娘。“大哥,在曲阳县要办点儿事儿,就让我一个人买完药先回来了。他让我告诉嫂子一声,最迟明天就会回来。”

“他人生地不熟的,你怎么不把他给看好。”陈大娘数落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陈三。尽管美惠子非常的担心陈剑启,但是她知道,陈剑启这么做肯定是事出有因,所以她连忙拦住要拍打陈三的陈大娘,问:“剑启他发生什么事儿,能告诉我们么?”

陈三望着神情恳切的美惠子,又想起了陈剑启对自己说“千万不要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那句话。突然之间,陈三在两者之间不好做什么决断了。但是,终究情感战胜了理智,陈三有些不忍心看着美惠子那炽热的眼睛,只好将事实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陈大娘听完了陈三的讲述,心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不知道如何是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而美惠子却放下心来,这时的她已经知道陈剑启不会有事儿了。也许这就是一种信任吧。

“三儿,启子伤没伤到?还有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住在哪里?叫什么?”陈大娘抓住陈三的胳膊问个不停。陈三站在那里眼巴巴的望着美惠子,无助的摇头。美惠子笑了笑,将陈大娘扶到了椅子上,说:“大娘,别在为难您儿子了,在那样混乱的情况,谁也不好照应谁了。既然剑启那么说了,咱们就等到明天吧。如果明天还不回来,再去找也不迟啊!”

“他娘啊!闺女说的在理,给三儿热点儿饭,吃了都去睡觉吧!三儿走了一天,也是累了。”里屋的陈大叔发话了。陈大娘也并不在说些什么,取了一把纸伞,去灶台那儿给陈三热饭去了。陈三也取了一小包药给他娘熬药去了。美惠子望着这一家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也回到了自己的那间小屋子,站在门里,望着漆黑的天空,思绪惆怅着:“陈剑启,你到底在哪里?”


猴子掀开了灶台,从锅里拣出了两块早已晒干的红薯干,将其中的一块递给了陈剑启。陈剑启接了过来,红薯,已经很久没吃了,记得上次吃这个东西的时候,还是在半年前带着他的队员们在野外拉练的时候,干粮吃完了,就将一处老乡田里的红薯挖了出来,给烤了吃了,当然最后,还是赔给了老乡1000元钱。烤熟的红薯是相当的美味,而这的红薯干,虽然不及烤熟的红薯,但还是能够填饱一下自己的肚子。

这暴风雨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这雨就不下了。走出茅草屋,这地已经被雨搅得变得泥泞了起来。“大哥,这道下完雨就没法走了,天色也不早了,倒不如明天一早我们再下山,去找那个小妮子。”陈剑启想了想,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便是同意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