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2.html


第十五章 暗战

1

华强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缘明园”茶餐厅,点了一杯可乐,眼睛不停地扫视着周围。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发现要找的人。华强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你好~~请问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子慵懒的声音。

“你好,我是华强,今天晚上想请你喝茶,希望你能赏脸。我在老地方等你。”

“请我?”女子愣了一下,旋即娇笑起来,“呵呵,好呀,我现在就去。”

华强无聊地等了好一会,就在他昏昏欲睡之时,耳边莺语响起,伴随着一阵浓郁的香味:“华强君——我来了。”

“请坐。”华强转过头:“服务员,一杯清酒、一杯可乐。”

“呵呵,华强君怎么不喝清酒,改喝可乐了?”

“其实我不喜欢喝清酒,原来只是为了陪你喝罢了。”华强接过服务员端来的清酒,递给了女子。自己端了一杯可乐。

“哦,原来是这样。”女子媚目一闪,“今天怎么想到请我喝茶?”

“有人向我们台长告密,说我发的林氏集团和小川会社合作的新闻夸大其辞,变相的为两个公司做广告,目的是让两家企业股值上升。还说我拿了别人的钱才这样做的。现在我被电视台停职了。”

女子很关切地盯着华强:“谁告的密呢?”

华强很蔑视地盯着女子:“谁告的密呢?”

“华强君——是在怀疑——我吗?”

“这件事只有我们俩知道,稿件还是你给我的,你说是谁告的密呢?”

“……”女子嘴动了动,说不出话来,眼睛里涌出一串串泪水,侵蚀了一脸的香艳装饰。

华强没有见过这种阵势,慌了手脚,只好不停地劝道:“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问问,没有别的意思。”

女子抬起泪眼看看华强,又把头埋在双臂中,抽抽搭搭起来。引起旁边的情侣好奇地张望。华强没有办法,只好起身坐到女子身边,笨嘴笨舌地劝慰。女子抽搭一会,缓缓起身,华强以为自己的劝慰起了效果。谁知她又猛然抱住华强,脸埋在华强胸前,放声大哭。

华强连忙将她扶起来,在周围形形色色目光地包围中,落荒而逃。

2

林弈美正在办公室忙活,电话响了,是林福祉打来的。

“小美,在忙什么?”

“正在看公司的营业额,什么事呀爸爸?”

“好,知道工作就好。” 林福祉称赞一番,话锋一转,“还是和你说说小川株式会社的事。据我的观察推断,小川株式会社的股票还要上涨,你马上再买一些,等涨到顶峰时再抛售出去。”

前些日子责怪自己买小川的股票,现在又鼓动自己去买,真不知道爸爸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不过林弈美还是答道:“好的,我立刻去日本。”

“你不用去了,你手下不是有一个叫张仁的吗?让他去就行了。”

“张仁也行,挺可靠的。”林弈美暗想,他去比我强,好歹张仁会日语。

“事关重大,不要再让其他的人知道。”

“知道了爸爸。”

林弈美挂断电话,叫来了张仁,把要办的事情向他交代一番,让他现在就动身。

张仁为难地说:“固然是件好事,可是用什么买呢?咱们分公司已经没有钱了。”

林弈美思考一会,说:“你先去日本,我回头向爸爸要钱,再打给你。”

“谢谢大小姐。”受到重用,张仁很是高兴。

3

“强哥,现在和金丽贤发展的怎样?”

“不知道是为什么,她现在对我带理不理的。”

“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刘奥运开始卖关子。

“你知道?”

“别忘了,我女朋友是她的闺中密友。”

“那是什么原因呢?”华强急切地问道。

“你是不是现在经常和一个女孩子约会?金丽贤说她看到几回了。你想想她能不生气吗?理你才怪。强哥,我就是想不通,金丽贤那么好,你为什么还泡别的女孩?我是追不上,她要是愿意我了我现在马上回头找她。柳惠敏是挺漂亮,但是和金丽贤一比,又差了一个档次。珍惜呀强哥。”

原来是这个原因!

那边刘奥运还在喋喋不休:“不过说不定你现在泡的也是个绝色,不然你是不会不理金丽贤的。要不什么时间你领来让我看看,我替你参谋一下看看选哪一个……”

“不用了,谢谢你。”华强挂断电话。

4

晚上,华强来到金丽贤的学校,决定向她解释清楚。走近寝室,听到里面传出一阵阵的吵闹声。华强连忙敲开门,看见了开门的金丽贤和屋里的另外两个人——柳惠敏、崔韩镐。

看见华强进来,崔韩镐礼貌地向华强打个招呼,然后对柳惠敏说:“我们出去谈。”

柳惠敏跟在崔韩镐身后走了。华强好奇地看着二人的身影出了寝室,问道:“他们怎么了丽贤妹妹?”

“崔韩镐开始不重视柳惠敏,对柳惠敏很冷淡,说人家不了解他。现在柳惠敏不理他,他又后悔了,来找柳惠敏忏悔!”

“原来是这样呀,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

“男人就是这样,得到的不在乎,失去了又后悔。”

(不知道金丽贤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向她解释呢?)

“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呀华强哥哥?”金丽贤问道。

华强一脸无奈的表情:“我被电视台停职了。”

金丽贤很惊讶:“你工作不是一直很积极吗?让我猜猜——是不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好好上班,到处乱跑啊?”

(看来是暗指我和别人喝茶,怎么办?还是照实说吧。)

“是这样的——那天我在喝茶的时候,认识了一个不知道名字日本的女子……”华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地讲给了金丽贤听。

金丽贤津津有味地听着,像是在听一段传奇故事,华强讲完了,金丽贤叹了一口气:“那个说女人是什么祸水的成语怎么说?”

华强:“红颜祸水!”

金丽贤笑了。

华强松了一口气。

5

出了寝室,华强立即给刘奥运打电话:“刘奥运,你现在在忙什么?……还有心玩游戏,有人在抢你老婆!”

“谁?”

“崔韩镐!”

刘奥运愤怒了:“妈的棒子,竟然挖我墙角。看我怎么整他。”

呵!整他,口气不小。“怎么整?”华强问。

“我——还没有想好,不过我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不用着急,我打听到了,柳惠敏现在已经不喜欢崔韩镐了,主要原因是崔韩镐不爱陪她。你要吸取崔韩镐的教训,多陪陪柳惠敏。”

“知道了,谢谢强哥——你和金丽贤怎样了?你准备选哪一个?”

华强突然间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把那个日本女子介绍给崔韩镐。一则可以分散崔韩镐的注意,让他不再纠缠柳惠敏;二则解除金丽贤对自己的疑心(呵呵,一举两得)。华强将自己的想法说给刘奥运。

刘奥运问:“哪个日本女子?不会是小川静子吧。”

“别提小川静子了,我现在不想听到她的名字。我说的是另外一个,就是你说的金丽贤看见我和她约会的那个。长得挺妖艳的,估计崔韩镐把持不住。”

“哈哈,好主意,就这样干。”

6

华强坐在“缘明园”茶餐厅,面前放了一堆清酒,他在等待两个人。

崔韩镐来了,瞅了好一会,显然他还不适应这儿的环境。华强很热情地将他拉过来坐下,给他开了一瓶清酒。

“我不喝酒的,华强君。”

“男人嘛,怎么能不喝酒呢?”

崔韩镐不再推辞,但是并没有喝,只是问道:“华强君,约我来有什么事?”

“我上次看到你写的文章,很是震撼,写得太绝了!我是想和你交流一下。”

“华强君真是知音呐!” 崔韩镐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差点流下滚滚热泪,“很多中国人说我是意淫,只有你最了解我。知音呐!”

“你还有什么大作让我拜读一下。”

“我写的文章很多,只不过大多是韩文写的,用中文写的少,因为好多中国人不认同。现在好了,终于有中国人赏识我了。我回去了翻译成中文,让你看看。华强君,真是我的知音呐!”

一阵浓香袭来,又来了一个女子。看见华强旁边还有一个人,愣了一下。

华强起身将她迎过来,介绍道:“这是我的好朋友,韩国的崔韩镐。”

女子坐下,不举手不投足,只媚目一转,便尽得风月。崔韩镐宛如被电击一般,微微一颤。

“你好,崔韩镐先生。”

“好好好,你也好。” 崔韩镐浑身发烫,有点语无伦次。

女子会心一笑,转向华强:“华强君,约我来有什么事?”

“我是就上次误会你的事向你道歉的。”

“不用了,我都忘记了。”

-------------------------------

华强打开清酒,一杯一杯地劝两人。崔韩镐不停地偷偷瞟着女子,女子装着没有看见,偷偷地看着华强。华强偷偷地观察着两人的神情表现,暗自高兴。看见两人喝得差不多了,华强偷偷地给刘奥运发了一条短信:

——我要闪了,给我打电话。

华强的电话响了,华强掏出来放在耳边,装模作样地大声说着话:“你好,我是华强……什么?急事,必须马上去……好的好的。”华强挂断电话,抱歉道:“不好意思两位,电视台有急事,打电话让我必须马上去。”

女子很奇怪:“你不是被电视台停职了吗?”看来她还没有喝醉。

“这——可能是说我复职的事情,反正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我必须马上离开。对不起两位,失陪了。崔韩镐,你负责护送这位美女。”

“行行!”崔韩镐连声答道,心里巴不得华强马上消失。

华强闪了,身后传来女子断断续续的声音:“华强君……别走嘛……再陪我喝一会……”

华强出了门,立刻给刘奥运打电话:“马上行动!”

7

“到底带我到什么地方?” 柳惠敏嗔怒道,“一会说这儿一会说哪儿,都转了半天了,烦死了。”

“马上就到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全北京最温情最浪漫最好玩。”

“大骗子!我到要看看你带我去什么地方。”

“到了。”刘奥运停下车。柳惠敏抬头望去,“缘明园”三个字被霓虹闪烁得千变万化,捉摸不定。

“就是这地方?”柳惠敏好奇地说,“有什么好玩的?”

“进去就知道了。”刘奥运催促道。

刘奥运和柳惠敏进入了茶餐厅。刘奥运四处张望,突然发现了新大陆:“哎——宝贝,你看坐在那儿的是谁呀?”

柳惠敏仔细地看了看:“好像是崔韩镐——就是崔韩镐。”

刘奥运:“他旁边的女孩长得不错,挺妖艳的。”

柳惠敏白了刘奥运一眼:“看你见了美女的德性,恶心!我们走。”

刘奥运:“不过去打个招呼?”

柳惠敏:“走,我不想再见到他!”说完强行拉走了刘奥运。

“哈哈哈哈。”刘奥运突然笑起来。柳惠敏打了他一粉拳:“笑什么笑,莫名其妙。”

8

林弈美正在把玩一支钢笔,接到了张仁从日本打回的电话:“大小姐,我考察了,日本的股价大部分都在下跌,但是小川株式会社的股票却逆势上涨。现在正是买进的好时候。”

买进?可是钱在哪?林弈美回道:“我也问爸爸了,可是他说一时半会还挤不出太多的钱,你还是先回来吧。”

张仁急了:“大小姐,现在是绝好的机会,我害怕等几天股价又上涨了。”

“可是我说不动爸爸,要不你和他说。”

一听林大董事长,张仁沉默了一会,道:“这——还是不说了,现在怎么办?”

林弈美:“你先回来吧。”

“大小姐,我——”

没等张仁说完,林弈美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