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三十三章 地盘(二)

李天骄龙 收藏 16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三十三章 地盘(二)

太原。华北方面军第1军司令部。

梅津美智郎今天刚刚赶到太原,接任桥本群的饭田祥二郎少将把他迎接到司令部。里面已经坐满了高级军官。

“诸君,客气话就不讲了。当前我军处境十分危急,希望大家精诚合作为天皇和帝国效力。饭田君你对当前态势的判断是什么?”严峻的形势致使梅津美智郎顾不上休息,直接召集高级军官进行作战研判、部署工作。

“司令官阁下”饭田祥二郎起身向梅津美智郎屈身致意后,径直走到军事挂图前,“我军在山西南部为20师团,中北部为109师团以及一些直属部队。基本分布在正太路和同蒲路沿线的大中城市。总兵力46000余人。支那军队的态势是:卫立煌的南路军集中在中条山地区,晋绥军在吕梁山区和晋西北河套地区,G军部队分布在晋东南、晋察冀交界处和晋西北。新冒出来的38军在山西境内兵力,主要集中在晋西南靠近河北的黎城、潞安一带。山西境内支那军队,总兵力10余万人,但是普遍装备低劣,作战技能低下。前段时间他们为了配合徐州作战发起前执行反攻,已经被我们有效地瓦解。当前,G军部队较为活跃,经常对我薄弱处发动小规模袭扰。”

“饭田君,你对这新冒出来的38军了解多少?”

“对不起!知道的非常少。只知道他们与一般支那军队不一样。不仅装备精良、而且作战勇敢,战法新奇诡异。太原和长治机场被袭相信是他们所为。”饭田努力把脑子中对38军有限的“情报”看法都搜集整理出来。

“川岸君,你的看法呢?”梅津美智郎把目光投向20师团师团长川岸文三郎。

“司令官阁下,我认为饭田君的分析很有道理。这个38军应该被我们列为主要打击目标。而且还要加强军事情报的搜集工作。”川岸想了一下又继续说,“如果不解决河北问题,那么我们的处境将会非常危急。我20师团在中条山地区受到支那军队的疯狂反扑,我军遭受一定损失,急需要补充。一旦晋东北的补给线被截断,我们就成为瓮中之鳖,有被聚歼的危险。因此,我建议迅速撤离山西,迟恐生变。”

“迅速撤离山西?”109师团山冈重厚中将肥胖的身躯剧烈的起伏,可以想见他的激动程度。“难道要我们放弃山西。那么多帝国勇士的血岂不是白流了?吕梁地区和晋察冀的国军被我们打的抱头鼠窜,毫无还手之力。川岸君是不是太悲观了?”

“山冈君”川岸文三郎轻蔑地说,“河北问题和现在的困局就是你们这些后备师团一手导致的。你既没有和他们交过手,又不知道对方底细,请不要在这里说大话!”

“你说什么?”山冈中将噌得站起来“你自己胆小还…”

“住口,看看你们哪里还有一点帝国军人的样子?”梅津美智郎终于按耐不住了。

“对不起,卑职失礼了!可…”山冈意犹未尽。

“诸君,我们还是考虑怎么摆脱这不利的局面吧!”梅津美智郎再次打断山冈的话头。一时间房间内大家都缄默了。

“不论从什么角度来说,山西,不到万不得已我们绝对不能放弃,”梅津美智郎的心情十分恶劣,皱着眉头继续说:“河北的事态必须尽快得到解决。否则,我军在支那将被分割为首尾不相联系的两部分。这种态势是绝对不能允许再持续下去。因此,根据华北方面军的命令,我第1军必须配合即将到来的对河北的攻击。”

“司令官阁下,”饭田祥二郎,面色沉重的说:“如果我军向河北进攻,那么可以预见,山西支那军队势必要对我军发起攻击。万一我军进攻受挫,我军将腹背受敌处境会非常艰难。因此,如果我军要进攻河北,必须放弃山西。”

“是的!”川岸文三郎也附议,“待我们的解决河北事态之后,转身再进攻山西也不迟!”

“我坚决反对,”山冈重厚中将面色因激动变得绯红,“饭田君、川岸君我看你们是过于悲观了。先不说38军怎么样,就说山西的支那军队几乎谈不上什么战斗力,他们现在穷的连叫花子都不如。即便河北支那军队再厉害,我想也抵挡不了我军近5个师团7个旅团的强大进攻吧!”

“山冈君,不要忘记太原、长治机场的是怎么被毁的。这说明他们有空中打击能力。也不要忘记14师团是怎么挫败的。他们可以从河北长途奔袭,说明他们具有令我们所难以企及的机械化作战能力。更不要忘记16师团的溃败,这说明他们也具有进行化学战的能力。我们的优势并没有我们自己想象的那么明显。”川岸文三郎对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怪事”的提出自己的分析,然后瞟了山冈一眼继续说:“所以说,我们所要面对的敌人,绝不是从前的支那军队,我们绝对不能轻敌。帝国陆军再也不能承受失败所带来的巨大的荣誉损失。”

“好了!”梅津美智郎制止双方的争执,“这件事,带我请示寺内阁下再做打算。当前,山西各部要做好一切准备。我还是那句话,诸君要精诚团结为天皇和帝国效力!散会!”

散会后,梅津美智郎立即给方面军的发电。“寺内阁下,卑职认为,当前我们主要威胁来自河北支那军队,歼灭之应为第一要务。为达此战略目的似可暂时放弃山西,以便我军全力以赴配合作战。”

北平的寺内寿一接到电文后火冒三丈,“巴嘎!这个梅津美智郎,号称什么关东三羽鸟,我看他不是谨慎过头了,而是畏敌如虎!给他发电:”机要参谋立即记录。“梅津美智郎军长,山西绝不容有失,你部可派109师团进攻河北,20师团留守!望君等以帝国和帝国军队的荣誉为重。拜托了!”

梅津美智郎放下电文长叹一口气,心中的的忧虑更深。但是军令如山,那容他再做申辩。

此时的河北上空战云密布,日军以近3个师团、7个旅团的兵力由北、西、南三个方向向第六战区压来。

沧州。A集团司令部。

“我们当前之敌,北面是关东军第20、21、22混成旅和驻天津的混成第2旅团。南面是驻山东步兵第5师团。”参谋长梁先楚停顿了一下,“诸位,当前对我威胁最大的不是北面的4个旅团,而是这个第5师团。日军第5师团是在关内作战的唯一的摩托化步兵师团。该师团为日本广岛镇守府,1937年7月27日奉命调入中国,8月中旬在大沽登陆,集结于天津附近,尔后沿平绥线向张家口方向进攻。此后,第五师团攻南口、侵晋北,以一部迂回南京,打台儿庄。组建第五师团的广岛,属于日本西国地区,自古为交兵之地,有武家传统且受天皇重视。因此,该是团官兵战斗作风凶狠,顽强。应该作为我们重点防御和打击目标。一旦消灭第5师团,我们就夺取了主动权,或北上夺取天津或南下攻克济南。”

“当此关乎我军存亡之际,望诸位倾力奋战,卫国杀敌!”宋哲元从未感觉像今天这样痛快过。虽然形势危急,可是依然壮怀激烈雄心不已。他对这支部队充满前所未有的信心。


不出所料,打响第一枪的是驻山东安藤利吉中将的步兵第5师团。(板垣征四郎已经于1938年5月25日,奉调回国,任参谋本部部附。6月3日起出任近卫内阁陆军大臣。)就在土肥原到达济南的时候(6月12日),第5师团在加强了2个独立步兵联队3个独立炮兵联队后,进抵冀鲁交界处,德州、武城、宁津、乐陵一线。具体部署为:由第9旅团所辖的步兵第11联队、步兵第41联队和第20独立步兵联队(杜撰)骑兵第5联队1个大队、第1独立炮兵联队(杜撰)、独立机关枪第4大队(杜撰)、独立装甲车第2中队、工兵一个中队构成国崎支队作为右翼,驻守在宁津、乐陵一线。第五师团主力则驻守德州、武城一线。打响第一枪的就是国崎支队。

该支队与6月14日凌晨4时,越过漳卫新河对宣惠河北岸中国军队发起猛攻。意图一举突破孟村——盐山防线,表面上由东面进逼沧州,实质是向东光防线侧后迂回,妄图配合主力部队一举歼灭该出中国守军。

像以前国军那样一味死守?笑话!像楚浩这样来自现代的军事指挥员,饱受大纵深高机动熏陶根本不知道死守为何物。就在国琪支队兴高采烈的向宣惠河北岸中国军队进行炮火准备之后,在坦克的协同下发起地面进攻的时候。早就埋伏在盐山东南的高湾附近的第1装甲战斗群,向国琪支队右翼发起迅猛的攻击。近百辆坦克步战车在自行火炮的协同下,像一把寒光闪闪的飞刀立即把国琪支队一分为二。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向国琪支队本部人马掩杀了过来。二十几辆日军薄皮坦克,被大号盗版李逵们一个照面就纷纷被击毁,还殃及身边的步兵兄弟。遭殃的日本步兵,立即表现出他们凶悍的本性。没有人组织、没有人动员,纷纷不畏死亡勇敢的向巨大的坦克发起自杀式攻击。无奈,不是被并列机枪扫到,就是被伴随进攻的步战车的火力埋葬。

“必须进行阻断性炮击!”面对势如破竹的铁甲洪流,国崎登少将脑门见汗。

“可是,那里大部分是我们的部队啊!”第11联队联队长长野佑一郎大佐试图提醒他的上司。

“没办法,如果不阻止他们,我们就会有被击溃的危险!”国崎登牙关紧咬果断下达炮击的命令。在装甲战斗群攻击方向上,日军不过自身惨重伤亡进行炮火阻截。战斗群的进攻势头为之一顿。但是安装简易炮瞄雷达的自行火炮营很快定位了对方炮兵阵地的方位。射速是日军炮兵数倍122mm火炮立即对日军炮兵阵地进行覆盖性炮击。在支那战场上,面对支那军队那可怜的炮兵,几乎没有转移阵地观念日军炮兵们的末日瞬间来临。他们只发射了三轮急火炮击,就被从天而降炮火淹没。

遭受一定损失的装甲战斗群在国琪登少将惊愕的目光中,继续发疯般猛烈冲击溃散中的日军。依然骄狂的日军无法承受,集群坦克如此密集强大的火力、疯狂迅疾的速度的冲击。无法建立有效地抵御纷纷向漳卫新河撤退。

突然失去炮火掩护的日军进攻部队(结尾两段的前段日军),几乎像一群没有穿衣服的少女一样裸露在光秃秃的盐碱滩上,饱受漫天炮火的无情蹂躏。炮火渐渐向后延伸,阻断他们的退路。鬼子们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战法,这样的炮火的打击。习惯了炮击后冲锋的日军,几乎不知道该怎么打仗了。日军所谓强悍的战斗力,是建立在熟练的步炮协同战术上面。一旦失去炮火的有力支援,他们的战斗力也就无可避免的急剧下降。他们的生命被永远定格在这片贫瘠的盐碱滩涂。

惊慌渡河日军真是恨不得肋生双翅。战斗群没有给日军任何机会,高速尾随向日军掩杀。不到4小时的时间,国琪支队整整两个联队折损殆尽。就在惊魂未定的国琪支队向宁津、乐陵败退的时候,昨天夜里由海兴沿渤海海岸线向日军侧后迂回的第10摩步师的装甲团,及时的截断了国琪支队的退路。已无斗志国琪支队只得沿马頬河北岸一路向西,向德州方向溃败。退到德州的国琪支队不足还2000人,几乎损失了所有物资和重装备。按照楚浩的话说就是光着屁股回去的。

然而世界是平衡的,什么事有一利必定就会有一弊。就在楚浩的疯狂打击国琪支队的时候。安藤利吉中将率领第5师团主力,向东光、阜城的107师的阵地发起猛烈的进攻。107师属于轻装步兵师,没有装甲部队。倒不是李华雄小气,一方面特区的后勤实在无法支撑,另一方面即便承购支撑,这支由文盲半文盲组成的部队也无法操控和有效运用这些武器。这才是让李华雄最为上愁的。没有文化的国民必然导致没有文化的军队,而一支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无法适应今后的现代化战争。我们的先辈们,不论是在抗日战场、解放战场还是在朝鲜战场上面,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凭借自己的血肉之躯和超人的坚强意志与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搏斗。我们胜利了,可是我们的胜利是那么的惨烈。付出了超过敌人数倍十几倍的伤亡和损耗。

李华雄和他所代表的现代军人都明白:不是我们的命不值钱、不是我们喜欢人海战术、不是我们喜欢在热兵器横行的年代热衷于刺刀见红。那是落后的悲哀!

而这种悲哀在107师的阵地上面还在继续。

战士们殷红的鲜血刺眼在黄土地上流淌,生命瞬间远离年轻的躯体。残缺的肢体触目惊心的散落在阵地上、阵地前面。黄色的军装在钢铁炸药的掩映下,再一次汹涌而来。张大福冷漠或者说麻木的看着越来越近鬼子们。机械的下口令、机械的做各种战术动作。他没有时间考虑什么生命的意义、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家门口与陌生遥远的敌人打仗。他只能机械的努力做好那些被无数次证明可以让自己活下去的战术动作。瞄准、射击、投弹、反冲锋、跳回战壕、钻进防炮洞,然后再一个轮回。每一个轮回都有兄弟永远离开自己。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结束这一切,更不知道鬼子们什么时候才能被杀光。他没时间考虑这些。没有痛苦、没有伤感、没有思想、没有言语,每个人似乎都变成了没收生命的武器,奋力去杀死那些试图杀死自己的鬼子。

前线惨烈的战斗通过一个个求援电话、一个个战损电文迅速传到A集团司令部。宋哲元早就没有了刚才听到打败国琪支队的快乐。照这么下去,自己这支子弟兵恐怕要伤亡殆尽。自己虽然名义上是第六战区最高指挥官,是A集团的最高长官,可是他知道,没有李华雄点头,没有韩先楚认可,自己的命令连司令部都出不去。不过他不后悔,毕竟自己能够重披战袍,征战沙场为国效力。他明白战前的计划就是集中优势兵力迅速消灭国琪支队,然后再解决第5师团主力,这些他都明白。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新兵蛋子,可是那接连上升的伤亡数字还是撕咬着他的神经。长久以来的军事生涯或者说军阀经历,积淀下来的保存实力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没有这支子弟兵,自己说话的分量就更轻了。

“先楚”宋哲元面色凝重。“是不是可以考虑把盐山方向的第10师的兵力向东光靠拢一下。”

“宋长官,”韩先楚斟酌的词句,“第10师是不能动的,我们必须防止日军在渤海沿海进行登陆作战。我知道107师现在很苦,但是,只要107师再坚持3个小时,冀州的114师和第十师的装甲团、第一装甲战斗群就会部署到位。宋长官你知道这两只装甲部队刚进行了一场高强度的攻击,弹药油料都要进行必要的补充。114师目前进展还算顺利,击败第5师团的牵制部队,就会进逼德州。那时候就是聚歼这支部队的时候了。”

“恐怕到那时候107师也就不存在了”宋哲元幽幽地说。“鬼子现在的进攻重点在长江沿线,哪有时间和兵力进行所谓的登陆作战!”

“宋长官,据可靠情报,关东军25独立混成旅已经在旅顺登船,我们不得不防!”韩先楚没办法告诉他这是通过无人侦察机活的情报。看到宋哲元明显不相信的神情,只好继续说:“宋长官,有一句话卑职不知当讲不当讲?”

“先楚但说无妨!”宋哲元心中虽然有些私心作怪,但是对于面前这个年轻人的才华能力还是比较欣赏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参谋长能说出点什么来。

“军队!本质上来说应该属于国家。”韩先楚尽量不伤害宋哲元的自尊心。“但是,由于我国特殊国情,军队蜕变为一党、一家甚至一个人的武装。在我国群雄并起,内部也派系林立。要生存就必须有自己的军队,有枪才有一切。这就导致各将领长存保存实力之心。于是,有难不救有之落井下石有之。那么在这样的游戏规则下面,谁能够保证自己不被别人的保存实力之心出卖呢?当部队实力较小的时候,将领可以通过感情维系,一旦队伍壮大之后,顺境还好说,遇到挫折往往分崩离析。这充分说明一支军队不是靠个人感情维系的,而是靠铁的纪律、共同的信念才能紧紧团结在一起。日军为什么战斗力强,一支部队被消灭立刻就能重组一支战斗力毫不逊色部队?抛开正义与非正义、武器装备、国家实力这些因素,他们忠于天皇、忠于自己的祖国,有共同的明确的目标,只有这样才能具有凝聚力和战斗力。台儿庄一战,李宗仁长官手里全是平时不被看好的杂牌部队,付出极大的牺牲才取得辉煌的战绩。因为他们有了共同的信念,那就是杀敌报国。那些牺牲消耗的部队没有被取消编制,还有哪些原本就要被取消编制的军队,最后不都保留下来了吗?107师是在您带来的子弟兵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您对这支部队有感情,这都不难理解。可是,为了大局必要的牺牲是难免的。114师也是轻装步兵师也打得很艰苦,可是我们都没有看到他们的求援电报。还希望宋长官体谅卑职!”

还能说什么呢?宋哲元无语走到窗前,长时间负手而立。他来这支部队也有一段时间了。通过接触他知道这是一只全新的军队,有些方面与G军有相似的地方,但是又不完全一样。他们的将领和普通士兵的文化普遍较高,他知道哪些令自己眼红的技术装备,即使给了107师,不能说糟蹋了,最少不能发挥他们原有的威力。他们官兵之间的关系也不向自己看到的和带领的军队那样庸俗。等级依然森严,但是在下面官兵之间关系非常融洽。军官之间也有钩心斗角也有权力争夺,可是没有人敢拿战斗开玩笑。即便平时有矛盾,战时也没有人敢胡作非为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正因为如此,韩先楚的一番话,宋哲元并不认为是在说大话唱高调,敷衍自己。他的话让宋哲元想起楚浩在茅津渡对自己说的话。自己从戎多年,深知军队中种种弊端,可是自己无能为力。事情落到自己头上还是改不了多年的积习。宋哲元想到这里不仅长叹一声。心中默默为107师以及在前线与鬼子们奋力厮杀的全体将士祈祷,希望他们能够少一些牺牲,多一些人看到胜利的那一天。

楚浩在部队补充完毕后,率领着自己的铁甲战队,浩浩荡荡的向第五师团的有一杀来。以此同时,114师的马涛正在与第五师团的牵制部队展开血战。

火辣辣的太阳渐渐偏西,夕阳中,两支部队为了各自的目标相互厮杀,没有人知道,谁,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