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弱敌强,1937年鲜为人知的中日虎门海战

哈德良 收藏 0 205
导读:1937年9月14日凌晨,虎门海战爆发。   这次战斗对中国海军来说,颇为出乎意料,因为日舰慑于中国的海防阵地,一般不敢进入珠江口活动,而这一天,肇和号巡洋舰和海周号炮舰开始例行巡逻,刚刚驶出舢板洲锚地,瞭望兵就发现三艘日舰已经迎面扑来。肇和舰舰长方念祖连忙命令水兵站炮位。   日舰显然是有备而来,中国军舰还没有摆开战斗队形,日军的炮弹已经劈面而来,第一弹就击中前面的海周舰!   原来前一天中国空军和海军发生误会的时候,日军第二十九驱逐战队的疾风号驱逐舰正在口外巡曳,根据高射炮的炸点推断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7年9月14日凌晨,虎门海战爆发。


这次战斗对中国海军来说,颇为出乎意料,因为日舰慑于中国的海防阵地,一般不敢进入珠江口活动,而这一天,肇和号巡洋舰和海周号炮舰开始例行巡逻,刚刚驶出舢板洲锚地,瞭望兵就发现三艘日舰已经迎面扑来。肇和舰舰长方念祖连忙命令水兵站炮位。


日舰显然是有备而来,中国军舰还没有摆开战斗队形,日军的炮弹已经劈面而来,第一弹就击中前面的海周舰!


原来前一天中国空军和海军发生误会的时候,日军第二十九驱逐战队的疾风号驱逐舰正在口外巡曳,根据高射炮的炸点推断出了肇和舰与海周舰的锚地,因此连夜调动第五水雷战队旗舰夕张等三艘主力战舰前来截击,试图消灭粤海舰队主力,并准备以陆战队抢登虎门炮台!


下面是双方的实力对比:

日本海军 中国海军

舰名吨位建造时间 舰名吨位建造时间

巡洋舰夕张号3,4501923 巡洋舰肇和号2,6001909/127936/11

驱逐舰疾风号1,3401930 炮舰海周号1,2501904

驱逐舰追风号1,3401930


这只是表面的数字,如果计算真实的战斗力,中国海军的两艘战舰就更不是对手。海周号是原来法国淘汰的老式扫雷舰,被陈济棠买来海关缉私的,只有一门127毫米炮比较有威力,肇和是清朝从英国阿姆斯特朗厂定购的涡轮透平主机巡洋舰,但是在连年的内战中曾经多次受伤,舰体年久失修。而日军的三艘战舰都是日本海军的精华。夕张号被称为日本海军现代巡洋舰的里程碑,3500吨的战舰设计得极为精巧,战斗力竟然和5500吨的巡洋舰等同。因为性能优异,日本海军以它为蓝本设计了8,500吨级的古鹰级重巡洋舰。该舰在太平洋战争中东征西讨,1942年在第八舰队司令三川中将麾下大战萨沃岛,和青叶等舰协同夜战,接连击沉盟军昆西号、阿斯托里亚号、文森斯号、堪培拉号四艘万吨级重巡洋舰,算得上一条世界名舰。疾风号、追风号属于日军第一型排水量超过千吨的现代化驱逐舰峰风级,鱼雷发射管设在舰桥前方,造型奇特,它们每艘都装备四门127毫米炮,航速可以达到40节!


其实中国海军两艘战舰也有优势的地方,那就是熟悉珠江航道,如果发现日舰后立即后撤,并非没有撤离的机会。但是中国海军当时有一条名言,那就是——谁向上游退避,谁就是方伯谦第二!这话刺激的第一舰队海军少将方莹把自己绑在罗盘上大战江阴封锁线,因为他就是方伯谦的亲侄子。方念祖虽无这层关系,但也绝不愿意在日本海军面前当懦夫,所以他冒着弹雨下令向日舰猛烈还击。


中国海军难忘的甲午,中国海军痛苦的甲午啊。


日本《世界的舰船》1982年第2期,以及《防卫厅历史纪录——帝国时代海军编》中都对这次海战有详细的纪录。


日舰以疾风、追风攻击海周,第五水雷战队旗舰夕张号集中火力打击肇和。


这时候,在虎门要塞的陈策才接到报告。以他的性格,如果早点收到消息,只怕就要亲自登舰和夕张拼了,没能在海上和日本海军一决雌雄大概是陈策极大的遗憾。他只能登虎门炮台指挥作战了。陈策下令离舢板洲最近的沙角灯台岛炮台开炮支援肇和和海周。


海上,灯台岛炮台受到射角限制,只能向攻击海周号的日舰开炮。夕张号的六门140毫米重炮则连连命中肇和号。肇和号的炮塔是后面敞开的,因此夕张号上的日军用望远镜看到肇和每中一弹,甲板上的水兵就要倒下一片。但是肇和号的炮火依然炽烈,它的两门150毫米阿姆斯特朗主炮虽然陈旧却依然准确,第三次齐射即命中夕张!


肇和号巡洋舰,大概所有中国的中学生都对它有印象吧?中学历史教科书里关于反对袁世凯,曾经提到过孙中山麾下的革命党人发动肇和号起义、炮击上海制造局的事件。但是对这艘军舰究竟是何种形象,大概就很少有人知道了。


肇和舰,是1909年清朝摄政王载沣和海军总司令萨镇冰出访欧美时定购的三艘巡洋舰之一,也是满清在海军上的最后订单。它的外形优美,舰首垂直如同钢铁峭壁。但是这三艘巡洋舰未及完工中国就发生了辛亥革命,满清王朝被推翻,使它们的后续资金难以为继。财政艰难的北洋政府一度准备把它们卖掉,只是由于海军力争,才保留了肇和、应瑞两舰,编入练习舰队,而另一艘飞鸿号终于没能保住,只好拍卖,被希腊政府作为赫拉号巡洋舰买走。好在这笔卖舰的款子倒使用得很恰当,被用来资助中国第一批到麻省理工学院学习飞机工程的十七名留学生。这批留学生也是才华横溢,后来波音公司的第一任总工程师王助,中国海军飞机工程处处长巴玉藻,著名飞机设计师曾诒经、王孝丰,思想家魏瀚,海军名将陈宏泰、李世甲等都是他们的成员。


陈策和肇和舰的缘分也很早,袁世凯倒行逆施,陈策和许多革命党人一样,都参加了护国战争,他的第一仗就是袭击肇和舰。


他参加的这次袭击,并非那次著名的炮击上海制造局起义,而是在澳门。


1916年,肇和舰锚泊澳门,同盟会元老朱执信在澳门秘密设立军事指挥机关,扩展中华革命党组织,积极策应蔡锷的云南护国军征讨两广。3月7日,朱组织革命党人敢死队,准备乘永固号轮渡劫夺肇和号军舰,可惜,因为守军防卫严密告失败。陈策和后来的清帮大亨杨虎都是敢死队的成员。


历史教科书上记载的肇和舰起义是在1915年12月5日,比陈策他们的行动早几个月,指挥官是陈其美,副指挥官是——蒋介石!他们事先暗杀了袁世凯的亲信上海镇守使郑汝成,并说服了肇和舰舰长黄鸣球参加起义,因此当夜顺利攻占肇和舰,炮击上海市区。蒋介石、陈其美亲临南市工程总局火线督战。各路义军在陈其美和蒋介石的指挥下,分头攻击上海警察局、电灯厂、电话局等目标。但是由于孙祥夫(孙中山在永丰舰蒙难时的海军陆战队司令)的策应人马没能同时夺取另外一艘巡洋舰应瑞号。应瑞舰和通济舰联手攻击,重创肇和号,原定参加起义的建威、建安两舰不敢行动。战至黎明,义军被袁军分而围击,伤亡惨重。陈其美和蒋介石等人只好退返指挥部,起义失败。肇和舰上的海军官兵陈可钧等殉难。这是孙中山成立中华革命党后对袁世凯的第一次军事反击。


因此陈策等人二次劫持肇和舰就没有内应了,生土上种花,失败是难以避免的。


1910年的肇和舰可以说相当先进,但是1937年它就已经落伍得太多了,包括炮弹都陈旧过时,夕张舰弯曲的烟囱曾被一弹命中,但炮弹却没有爆炸。相反,夕张舰的炮击却连连撕开肇和舰的装甲,肇和舰机舱被击穿进水,死伤惨重支撑不住,舰长方念祖下令转舵撤退。


日军记载:“该舰中弹后倾斜并转舵逃离战场,而夕张号的炮弹依然继续命中。这艘巡洋舰负伤后向浅滩搁浅……另一艘巡洋舰也被击伤搁浅。”当时中国海军在华南没有第二条巡洋舰,这应该指的是海周号。


从技术角度说,方念祖的命令并没有错误,实际上肇和舰的钢板早已老化不堪重负,负伤进水过重,没有开到锚地就不得不抢滩搁浅。但是无论如何这也是逃跑。甲午之战后的中国海军再也容不下“逃跑”这个词。于是,在中国方面的记录里,这次战斗的过程就是:“13日平明前,广东空军封锁珠江口,误以为执勤的“海周”、“肇和”两舰是日舰,即行低飞轰炸,这场误会为日舰发现,偷机图袭。是夜,日舰三艘潜伏在舢板州后面,翌日平明,海周号向大角海面巡逻,正在左转沙角时,日舰出击,双方展开激烈海战,沙角守军发炮支援,但后巡的“肇和”舰长方念祖畏惧不敢抵御……”


可怜的方念祖,两辈子也要后悔下这条命令。更加悲惨的是,此战后军法审判方念祖“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将其处死。


剩下的海周号孤立无援,顿时遭到灭顶之灾,日舰的炮火准确地倾泻在它的甲板上,海周号主炮失灵,正要转舵随肇和撤离之时锚机又被一弹炸毁,两条锚链自动抛落,把海周舰固定在当地。只短短几分钟,海周号舰尾被洞穿下沉,幸好该处水浅,该舰勉强坐礁而没有沉没。


打垮了中国战舰部队的日军马上炮击虎门要塞,同时命令海军陆战队准备登陆!


但是他们低估了中国指挥官的能力,确切的说,低估了陈策。


海军老将陈策早就准备好了三个绝招,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亮出来的。


这个时候,已经足够关键。


肇和号的沉没其实并非陈策意料之外,这艘二十多年舰龄的老巡洋舰,战斗力和当时先进的驱逐舰级别舰艇相比都已经难以抵挡。抗战开始的时候,中国海军无力和日军争夺制海权,这一点无论陈策还是海军部长陈绍宽都很明白,因此中国海军战前仅新建了宁海、平海两艘浅吃水的轻巡洋舰,却大量制造改装适用于长江的浅水炮舰,如“十小海”、“十二胜”等,每年的秋操大演习并非在外海,而是在长江上的湖口进行。对此当时新闻界讥讽不断,大公报以《海军乎?江军乎?》的标题对此进行过报道,认为海军不敢出海,只敢吓唬陆军。事实上这是因为中国海军高层已经预见到抗战开始中国海军就无力和日军争夺制海权,未来的战场将是长江和珠江这样的内河。


因此,海军原有清代遗留下来的几艘老式巡洋舰成了鸡肋,它们吃水深,目标大,不适合内河行动,防空火力薄弱,处于防又防不住,逃又逃不了的尴尬境地。由于长江上的战斗日军主要出动航空兵攻击中国海军舰只,这些战舰即便想与日军一拼也不可得。结果,肇和舰的准姊妹舰应瑞号练习巡洋舰9月25日被日机炸中负重伤,10月23日在采石矶终被击沉,而其余五艘清代遗留的老巡洋舰海圻、海容、海筹、海琛、通济则命运更为悲惨,被作为阻塞船自沉于江阴封锁线。相比之下,肇和的结局是其中最为壮烈的,假如它苟延残喘到虎门陷落,由于吃水深无法上驶珠江,恐怕也难逃自沉的命运。


当肇和舰正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另一艘日本军舰正在珠江口停船待机。


这就是日本海军运输舰甘丸。它抛锚在这里是因为正在准备组织陆战队换乘,强登虎门炮台。


其实,当时日本军队在广州方面的兵力并不多,能够用于陆战的海军陆战队不足千人。假如从兵力上计算,和广东地区的中国陆军相差几十倍。因此,日军并无攻占广州的作战计划,主要目的是封锁珠江海口,断绝对中国大陆的海外运输和援助路线。日军最初采取的作战方案是夺取万山群岛,封锁广州海口。然而,广东进出口多经过中立的香港,而且万山群岛海区面积过大,日军兵力不足,整个封锁线如同一只大型的漏勺,效果极不理想。


为了真正达到封锁的目的,日本长谷川清海军中将指示华南的第五水雷战队调整部署。日军很快发现,实现封锁最容易的方式就是攻占虎门要塞。因为虎门要塞正当珠江咽喉,所有广州向海外的水路都必经虎门,假如将其攻占,整个广州海口的运输线就完全被关闭。


即便如此,陈策部下的虎门守军也有两千以上,远超日军。不过当时中国军队因为装备和训练的低劣,即便以多打少,也常常难以招架精锐的日军。当时的战力推算,基本是六名中国政府军士兵可以抵挡一名日本兵,所以,日军指挥官原显三郎并不认为自己兵力不足。


眼看中国舰队被击溃,日本海军陆战队员登甘丸运输舰,开始在虎门口外换乘小艇,准备登陆。关于这艘甘丸号运输舰,后来的报道十分模糊,中国方面的战报中称“击沉日本海军甘丸号运输舰一艘”。而日军方面只提到“运输舰一艘受创”。该舰到底是沉是伤,双方的结论并不一致。根据兄弟查到的资料,甘丸,石川重工制造,原为关西汽船公司班轮,排水量2,450吨,1937年被日本海军征用,改为运输舰。1943年在马绍尔群岛被美军潜艇凤尾鱼号击沉。


因此,甘丸在虎门一战中,应该是负伤,而没有沉没。值得一提的是,看日军舰艇的名称,经常可以看到某某丸,于是有的朋友认为这就是某某号的意思。其实不然,丸,在日语中代表顺利、生意兴隆等含义,一般商船名字中常带有“丸”字表示祈福。所以,如果在日本海军舰艇中看到某某丸的字样,就表示这条军舰是由商船改造的,比如甲午海战中的西京丸,就不是海军原有舰只,日本海军的正牌军舰名称中,是不带有“丸”字的。


日军根本没有想到甘丸会被击中,因为当时甘丸停船的位置离虎门要塞最前方的大角沙角炮台还有一万五千米。根据情报,虎门炮台原有射程超过十五公里的重炮,但孙中山东征陈炯明的时候已经拆卸带走投入陆战,现有中国守军的火炮最大射程只有十二公里,而且按照常规应该部署在比较靠后的威远炮台。所以,十五公里是一个安全的距离。


然而,令日本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日军刚刚开始换乘,中国军队的炮弹就准确的飞向了甘丸,在它周围炸开一条条水柱。


原来,这射程十五公里的大炮,就是陈策安排的三条杀手锏之一,此人名字中带个策字,的确是老谋深算。


陈策经营虎门要塞多年,对自己的实力了如指掌,他名为海军中将,上了岸兵力连陆军小上校的一个旅都比不上,和日军硬顶自己是招架不住的。但他作战经验丰富,深知兵法中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道理,故此把最大的15厘米维克斯大炮和70%的兵力都部署在了第一线的大角、沙角炮台。取的是不足而示有余的道理。


然而火炮射程不足始终困扰陈策。当时兵工署在广州有一座制造大炮的工厂,因为准备持久抗战,正在迁往内地,来了个炮兵专家叫沈辛耕指导拆卸设备。陈策到德国考察的时候和沈有一面之缘,因此请他来炮台指点,沈是当时中国少有的炮兵专家,随即提出了十点改进意见,包括减轻弹头装药,特别是采用倾斜炮座改善火炮仰角的措施。实验证明非常有效,维克斯15厘米大炮的射程从十二公里提高到了十五公里,但这个秘密,连广州的余汉谋司令长官都不知道。日军几次进犯虎门,陈策都没有舍得用这十五厘米大炮,今天终于用上了。


炮弹飞到十五公里,本来准确性差些,但是日军过于托大,竟然让甘丸抛锚组织换乘,结果让中国海军打了死靶,虎门炮台守军根据炮弹炸点修订射击诸元,一颗15厘米炮弹正中甘丸舰首,接着又命中它的中舱,等待登陆的日军陆战队员死伤惨重。


甘丸舰长急中生智,下令砍断锚链,带着满船烈火逃出珠江口。我想15厘米大炮的炮弹减三装药可能是没能击沉甘丸的一个原因,否则一条商船标准的运输舰,如何扛得住如此重炮的打击?


然而陈策得势不饶人,第二个杀手锏立即出手,大队长梁康年中校率领四艘鱼雷快艇风驰电掣般冲出虎门,直扑受伤的甘丸。


广东海军的四艘高速鱼雷快艇是陈策的宠儿,这是中央海军都没有的出色武器。1号、2号鱼雷艇是英制,航速40节,3号、4号鱼雷艇是意制,航速41节!都是三十年代的最新产品。相比之下,中央海军的四艘星级鱼雷艇则是1895年的产品,四艘湖级稍新,但也是1907年的老家伙了。


日军见状不妙,顾不得继续攻击负伤搁浅的肇和、海周两舰,掉头赶来迎击。夕张全力压制炮台火炮,追风、疾风则阻击鱼雷艇的攻击。


但是中国海军鱼雷艇速度太快,不顾干扰发射了鱼雷后高速返航。


广东海军战报称有一条鱼雷命中甘丸,将其击沉,而日军则没有击中的纪录。在这个问题上,我个人比较倾向相信日军的纪录。这是因为广东海军使用的鱼雷艇比较特殊,为了追求高航速,它们采用无发射管的抛掷发射法发射鱼雷,因此在远距离上命中率比较低。采用同样艇型的电雷学校史可法中队在上海袭击日军旗舰出云,也因为同样原因未能击中。相对来说,人民解放军海军鱼雷艇采用的管状发射器命中率就高得多,而国民党海军死撞南墙,到台湾以后研制的鱼雷艇还是抛掷发射。海峡内战中G·C·D一方的鱼雷艇战绩辉煌,国民党却寸功未立,这也未始不是一个原因。


尽管只是有惊无险,然而日军已经不敢继续实施登陆了,甘丸逃走,夕张还不甘心地继续和大角、沙角炮台展开炮战,试图捞回面子。


这时陈策的第三招杀手锏就出手了。


日军忽然听到头上传来隆隆的机声。抬头看去,却见中国空军的霍克战机已经凌空杀来.


中国抗战中兵种配合从来是一个大问题,陈绍宽的江阴大战从来没得到过空军的任何支援,其他战场上空军的掩护也总是姗姗来迟。唯独陈策这一战,空军来的迅捷及时。这是因为陈策在广东人脉深厚,大路条条没有他走不通的,战前他便和空军大拉关系。广东空军本来对陈有点儿忌惮,因为有当年击沉飞鹰舰的过节。结果陈轻袍缓带,雍容大度,自己掏腰包请空军官兵到香港开心(当年东江纵队的一本回忆材料里面对这个事情评价可是不高,称广东的海军和空军“沆瀣一气,到香港狂嫖滥赌”)。真实的情况谁也没见过,但是自此广东空军对陈策的确达到了一个电话就来的默契水平。


原显三郎这才意识到自己太托大了,以为依靠第五水雷战队就能解决问题,放着龙骧、凤翔两艘航空母舰不用,让中国飞机来炸自己的巡洋舰!


日方自己的纪录是这样的:“立即停止了对虎门要塞的炮击,中止了炮战,全舰队沿珠江向外撤退,退向大铲岛锚地。中国飞机继续追击,先后发动四次攻击。(夕张舰)被近弹击中造成伤亡,但不影响航行。”


日舰被陈策的三招杀手锏搞得晕头转向,虽然取得了击沉肇和海周的海战胜利,却不敢在珠江内停留,匆忙逃往外海。


联合舰队认为原显三郎未能完全达成任务,广东方面中国海军的力量还很强大,必须加以扫荡。因此立即加派舰艇,由高须四郎中将指挥试图彻底消灭华南的中国海军力量。


除原有的第一航空战队(航空母舰龙骧、凤翔)、第五水雷战队(夕张,第二十九驱逐舰队,第十六驱逐舰队)外,增调第一联合航空队(飞机79架)、第九巡洋战队(重巡洋舰妙高、轻巡洋舰多摩)、第二十三航空队(水上飞机母舰香久丸、巡洋舰五十铃等)前往华南珠江口。


高须四郎是日本海军名将,太平洋战争开始后,古贺峰一大将失事遇难,高须担任过联合舰队总司令,并晋升海军大将。接手指挥后,他认为中国海军之所以能够具有较强的战斗力,原因在于日军并未取得绝对的制空权,因此从9月20日到9月23日连续空袭广州白云机场和天河机场。广东空军虽然竭力应战,但终因寡不敌众,牺牲惨重,最后仅剩下三架可用飞机,后退到从化和韶关机场,只能偶尔杀来珠江口做一点游击战,再无力掩护海军的战斗了。


随后,日军利用天气晴朗的有利条件,连日追击狂轰陈策所部海军各舰。广东海军虽然全力抗击,但是势单力孤,防空火力不足,至30日,除彻底炸毁搁浅的肇和舰外,先后击沉炮舰海虎、海强、江大、坚如、舞风,运输舰福游。至此,广东海军主要水面舰艇,除执信、仲元等浅水炮舰退入珠江上游,全军覆没。


但是面对陈策虚虚实实的布防,高须摸不清他的底细,最终也不敢对虎门要塞下手,直到1938年2月,双方始终僵持在虎门要塞之前的珠江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