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殇(长城新兵)

天快亮了,残冬的黎明,冰冷萧瑟,窗外雪花大片大片的飘落。此时的世界,安宁而纯静。

壁炉里的火焰,闪着温暖的光亮,照着雨儿苍白的脸,眼神里只是一片空空的迷茫。手里的照片一张一张的被她丢进火堆,卷曲着化为灰烬。照片上的他依然温柔的微笑着,“若寒,我的若寒”雨儿 的心紧缩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呆呆的麻木。

今天,是雨儿出嫁的日子。老人们说腊月是喜庆的节气,而十九,可以让人生十全十美,让爱情长长久久。爱情?出嫁?我是谁的新娘?若寒.若寒!绝望的心底只剩下唯一的名字,唯一的记忆。照片使火焰燃烧起来,渐渐模糊了......

一年前,雨儿在网络里认识了若寒,雨儿的沉静,聪慧和忧郁深深的吸引着若寒。也许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两个人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而那份默契和灵犀相通,缩短着天南地北的距离。但是,若寒只是雨儿的哥哥,一个疼她爱她相知相契的哥哥。因为,罗敷无夫,使君有妇。

初夏的阳光明媚,雨儿的心情却坏到了极点。刚进办公室就被那个有些神经质的老板娘痛斥了一顿,最惨的是自己还莫名其妙。办公室空无一人,雨儿愤愤的敲击着键盘,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滴滴滴”的声音传入耳膜,若寒上线了“雨儿,在干吗”?“哭”雨儿想都不想甩出去一个字。视频打开了,雨儿的泪一滴一滴落在若寒的心里。若寒怔怔的望着雨儿,“为什么?为什么你的眼泪会让我心痛 ?这种感觉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呀。难道?不!不会!”若寒转过头,妻正在一旁看着他......

月色如水,若寒从梦中惊醒,手里紧紧拉着妻的胳膊,却喃喃的叫着“雨儿.雨儿”而一夜未眠的雨儿正愣愣的看着天花板。手机铃声响了,是若寒打来的,有些语无伦次“雨儿,我们不能做朋友了,也许我的生活太顺理成章,规规矩矩,以至竟不知情为何物?这算什么,我好怕,此时说爱,已经太晚了,我.我......”“好吧”雨儿闷闷的答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然后对自己说“是的,雨儿,不可以伤害别人,对你来说,失去一个朋友,不算什么,对不对?”

一连数日,莫名的忧伤总在雨儿的心底蔓延。打个电话吧,也许问题没那么严重。终于忍不住拨通了熟悉的号码,电话那头,若寒已经泣不成声了“雨儿,为什么会这样?越想忘记你,想你却越深,我真的爱你!真的!是你让我明白,爱和敬重不是一回事。我敬重我的妻子,感激她为我做的一切。而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却让我刻骨铭心啊。我爱你!雨儿,我的雨儿,我该怎么办?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你知道吗?”“我知道”雨儿深深吸了一口气,让心痛的感觉沉积下去。“爱了,又能怎样,只怪相逢春已老,我们又不想去伤害别人,就这样吧,我们还是朋友,不说相守,不说分手,好吗?因为任何一个决定,我们都承受不起呀!”

说定了,却不知为什么突然放不下了,短信,电话一直聊个没完,牵肠挂肚的象失了魂。那些整天围遮雨儿打转的男孩子,越来越令她心烦,而若寒,她的若寒,是那么遥远却无处不在。他的关怀,他的呵护,他的淳厚......闭上眼,触手可及......

终于有一天,若寒静静的出现在雨儿的面前。没有意外,没有狂喜,仿佛初初相遇,亦仿佛相识千年。两人牵手无语,默默相对。远处的天空,清澈湛蓝。蝶生双翼梦醉红尘,不问今夕何夕,不管今年何年?

离别的站台,落叶掠过雨儿的发梢,有泪从心底淌过。雨儿说:“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若寒抱着雨儿哽咽“牵手天涯,不离不弃!爱你,我的雨儿”

回到家里,若寒向妻说出了一切。早有预感的妻子还是开始哭闹,一家人纷纷怒目相向,软硬兼施,若寒不争,亦不语。妻子打通了雨儿的电话,哭诉着丈夫要负的责任,要雨儿答应她放过自己的丈夫,和若寒从此不相往来。雨儿开始不知所措,除了流泪还是流泪。若寒从妻手中抢过手机“雨儿,我爱你,今生今世,没有人能让我们分开,等我......”泪又涌出“我会等你的,若寒,等你尽完自己的责任,然后一起牵手天涯,不管未来的日子有多久,我不在乎青丝染霜,红颜无色,有爱,足够了!”

日子开始沉闷,若寒在冰霜雪雨坚持着自己的爱情之路。父母的眼泪,妻子的哭闹,亲友的指责,朋友的劝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了。而雨儿,虽然不能见到她心爱的若寒,因为有了承诺,还是觉得幸福充塞着每天的自己。唉!爱情,是甘露清醇,还是穿肠毒药啊?

中午的天有些变了,暖暖的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冷雨 。雨儿的心里也说不出的沉闷,若寒已经打了三次电话了,可一听她还在上班就挂了。有些心痛,敏感的雨儿开始意识到些什么,烦乱的等待下班的时间。

若寒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嘶哑着哽咽:“分手吧,雨儿,我真的受不了,你不会知道,我每天面对的是什么,我本来以为,我可以放的下一切的。可现在才知道不行,我的雨儿,爱与爱的磨檫是没有宽容的磁场的。没人会象你一样宽容我,我对她们有责任,我走了,这个家就散了。对不起,雨儿,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去找你自己的幸福吧!”幸福!雨儿的幸福在哪里呢?天怎么黑了?是谁在耳边说“死生契阔,不离不弃!”雨这么大,天这么黑,若寒,我到哪里去找你呀?来时的路,已经被泪海淹没了......

半个月没出家门,雨儿瘦削如柴,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妈说“雨儿,有人来求婚了,就是一直追你的那个男孩。”雨儿说:“妈妈,把我嫁出去吧,别超过这个月。”母亲叹气,转身拭了拭酸涩的眼角。

天终于亮了,迎亲的人来了,彩花鞭炮纷纷扬扬。为什么每个人都在笑?笑的诡异阴森。新郎是谁?若寒是谁?雨儿是谁的新娘?不思!不想!不忆......

婚礼喜庆热闹,主婚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雨儿的手指套上了婚戒,脸颊被人轻轻吻了一下。若寒!雨儿的脸泛起了红晕,若寒,我终于嫁给你了。你说过,穿上婚纱的雨儿是世上最漂亮的新娘!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沉浸在杯斛交错,酒香菜美的客人们此时已不在注意今日的新娘。雨儿拖着长长的婚纱,缓慢而坚定的走上顶楼。雪越来越大了,风吹落了她发髻上的玫瑰,花瓣如血色梦幻般飞扬。雨儿望着远处的天空,象一尊绝美的雕塑,苍凉.美丽。她张开双臂“若寒,我的若寒,来生,我是你的新娘!”

路边,一个小女孩大声喊叫起来:“妈妈,快来看,好美丽的蝴蝶呀!她从天空飞下来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