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吴伯雄和江丙坤的三角戏

第三次陈江会刚落幕没几天,江丙坤就请辞了,这应该是台湾岛内近日来最大的震撼弹了。据台湾媒体透露,不论马英九是否批准,江丙坤“辞意坚定,铁了心要走”。

此举看似突然,实则由来已久。去年12月海基会替江丙坤庆生时,他就露了口风,表示会在“适当时机”功成身退,为请辞预留伏笔。江丙坤此次向媒体解释说,去年12月,之所以有辞职的念头,是因为海基会董事长的责任很重大,“自己的能力、体力能不能负荷?智力、头脑都有限,今后要面对这么多事情,还是有一点恐慌”。

江的这番说辞固然在情在理,但在我看来,这不是导致他请辞的真实原因。

自去年接任海基会董事长以来,针对他的负面新闻发生了好几起,均是暗指他利用手中权力去为家人和亲戚谋利。

这些虚假难辨的报道令江丙坤百口难辩,脸面很受伤害,但作为台湾政坛的老手,江此生肯定领受过多次的泼污,心理承受能力肯定够强,不至于因此就萌生去意。

在我看来,最根本的原因是马英九要兼任国民党主席,马要这样做,就必须给现任国民党主席吴伯雄找好退路。于是,马、吴、江的三角戏就登上台面了。

早在去年6月,马英九执政团队上路刚满月,台湾媒体就报道称“已有(国民)党代表私下串联,准备修改党章力拱马英九回任党主席”。 此后,劝进马英九兼任党主席的声浪四起,马英九一直保留模糊空间,没把话说死。直到日前马英九接受台湾中天电视台采访时,才首度正面表述兼任党主席的好处。马英九说,兼任党主席应有助于施政的顺利推动,党政合一并无矛盾,国民党仍可是个民主政党。

自上任以来,马英九执政团队与国民党中央、国民党“立法院”党团的关系并不十分融洽。双方的分歧导致在“监察院副院长”、“监察委员”、“考试院院长”人选问题上,马英九提名的人选屡屡无法顺利过关。后来还是马英九亲自带领“行政院院长”拜会国民党中央和国民党“立法院”党团进行沟通,各方才暂时化解矛盾。

于是,不少蓝营人士认为,马团队施政满意度不高,党政运作不通畅是主要原因。有台湾媒体指出,马英九若兼任党主席,可以通过中常会决策推动政策,也可以通过中常会直接听取各方意见,还可以遥控蓝营占绝对优势的立法院,对于他执政理念的推行,有极大的帮助。

显然,马英九终于动心了,要抛弃当初上任时“党政分离”的宣言了。但问题随之而来,如何安置现任国民党主席吴伯雄?吴伯雄当初铺助马英九夺取选举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且他在国民党内人脉甚广,德高望重,如果安置不好,将会造成强烈反弹。

但是,已届古稀之年(70岁)的吴伯雄的退路并不多,海基会董事长是最佳位子。4月底,有台湾媒体称,吴伯雄拟休长假向马英九“逼宫”,虽然旋即被吴伯雄本人否认,依然给人马、吴两人在党主席问题上存有分歧的印象,显然并未达成共识。

现在江丙坤请辞,恐怕是不得已而为之,说明局势快大定了。虽然马英九5月6日上午接受东森新闻专访时强调,“我当场就请他不要再有这个想法,当场把辞呈退回去”,但在外人看来,这未尝不是一番客套,以此礼遇的方式让江丙坤得以体面的下台。

也有“立委”称,江丙坤此举是在“以退为进”,实则谋取“行政院长”。江丙坤则回应说,不可能有这种想法。此前他在辞职信中引用苏轼的名诗《定风波》,形容自己辞职“也无风雨也无晴”,希望辞职后有淡泊且宁静的余年。

不过,政治游戏总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到最后一刻,难以看出真实的意图。据台湾媒体报道称,马英九最快会在5月20日(上任一周年)后表明竞选国民党主席的态度,届时,这场三角戏自然就会有明朗的结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